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5章 慵懒性感
第5章 慵懒性感



更新日期:2018-10-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闵旻的身体完全僵住了,一动都不敢动,深怕戚吾尊就这样吻下来。

戚吾尊的鼻息近在咫尺,愈渐浓重,闵旻不自觉地屏住呼吸,闭上了眼睛……

本以为会发生什么,但戚吾尊与闵旻的嘴唇擦肩而过,最终将嘴唇停留在了她的耳畔,压低了声音:“你还敢说你没谈恋爱?我都看见你跟这女孩牵手了!”

“牵……牵手?”闵旻睁开眼睛,额上全是汗。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可脸上的滚烫又要怎么解释?

“我……我和她……我们……只是同学……”闵旻的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

戚吾尊已经抱臂而立,一副“我看你怎么解释”的姿态。

一旁的吕一弦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一旁盯着戚吾尊的神颜发呆。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男神。就算是这样的距离,男神的容颜也是无懈可击!

戚吾尊又补了一句:“你这位女朋友看着不怎么专一啊,怎么一直看我?”

“那是因为……”理智终于恢复到闵旻的脑袋,“那是因为三叔您太帅了嘛!您这样的神颜,任哪个女人都会移不开眼的!”

闵旻说着,伸手按住吕一弦的花痴脸,抹到一边。

“油腔滑调!”突然间的话锋转变,让戚吾尊习惯性的训斥就到了嘴边。

闵旻保持着标准的“拍马屁”式微笑:“对了,三叔您在这大太阳底下站半天了,可千万别再中暑了!要不要先喝点藿香正气水?我背包里有!”

说着,她便拉开自己的双肩包。

戚吾尊的脑子里“嗡”地一下……那天下午不愉快的记忆瞬间涌入……该死的藿香正气水!

几乎是条件反射似地大喊:“不用了!”

“不是,三叔,您还是喝点儿吧,这是为了您的圣体……”

闵旻话未完,戚吾尊已经眉头紧皱,略带惊恐:“我说了不用!”

语毕,就拉开了车门,修长的指尖朝闵旻一指,一张“给你个眼神你自己体会”的臭脸。

而闵旻则一脸得意地九十度鞠躬:“恭送三叔!开车小心!”

直到阿斯顿马丁的轰鸣声渐远,闵旻才直起身来。

“呼……逃过一劫!”

吕一弦凑过来:“你真的带着藿香正气水啊?”

“当然没有!”闵旻拉上包,“我吓他的。”

“真有你的,要是换了我,肯定被他吓得说出全部实话。”吕一弦撇着嘴。

闵旻一个白眼:“大姐,麻烦你下次收起那张花痴脸好吗?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吕一弦作委屈状:“臣妾做不到……”

————————

周一的课程比较轻松,下午的课结束之后,闵旻同吕一弦来到食堂吃饭。

刚坐下,吕一柱就从外面跑了进来,身上湿了大半:“外面雨好大,你们俩没被淋吧?”

吕一弦摊摊手:“我们没你运气好。”

吕一柱一边掸着身上的水,一边白吕一弦。

倒是闵旻赶紧拿出纸巾,帮一柱擦拭:“哪有你这样当姐的,老是挖苦他。”

吕一弦撇嘴:“我又不是自愿当他姐的……”

“你……”闵旻还要辩驳,吕一柱已经拉住她。

“行了,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懒得跟她计较。怎么样,你没淋着吧?”

“没有没有。”闵旻招呼一柱坐下,“你快喝点热汤吧,别感冒了。”

吕一柱笑容粲然:“谢谢!”

此时,他那单纯美好如初生骄阳般的脸才露出来,那白净脸蛋上的笑容极具感染力,有一种能让人暂且忘记烦恼的强大力量。

闵旻喜欢一弦这个“闺蜜”,也喜欢一柱这个“兄弟”,更喜欢他们两个在一起抬杠的样子。

刚吃了两口,闵旻的手机突然响了。

闵旻接起电话,脸色就变了。

吕一弦问她怎么了,闵旻挂下电话一脸惊恐:“戚阎王居然要我回家跟他一起吃晚饭。而且……半小时内必须到……”

吕一弦还来不及回话,闵旻已经抓起包,百米冲刺般地冲向外面。

吕一柱赶忙起身,追出去:“闵旻!伞!”

不多时,吕一柱灰溜溜地拿着伞回来了。

吕一弦大口吃着菜:“来来来,两个人吃三人份……你怎么了?伞怎么没送出去?”

吕一柱放下伞:“闵旻被门口的豪车接走了。”

吕一弦起身就往吕一柱头顶敲下一筷子,尽量小声:“傻小子,你不会喜欢上闵旻了吧?”

吕一柱惊慌抬头的瞬间已经说明了一切。

吕一弦叹息一声,极少地语重心长:“吕一柱,你记住。闵旻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人家住的是豪宅,用的是豪车,你我呢?能做朋友就不错了。你就不要存着非分之想了。”

“非分之想?”吕一柱忿忿地拍桌,转身冲进了雨中……

吕一弦摊了摊手:“行行行,都走了,三个人的饭菜我一个人包圆!”

——————

回落山的豪华轿车里,空调出奇地冷。

闵旻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肩上,她却没心思擦干。满脑子都是戚吾尊突然喊她回家吃饭的事情。

毕竟,住在落山三年,她从未与他坐下来吃过一顿饭。

戚吾尊总是那么行色匆匆地回来,小住一晚。每次他都让边嫂把饭菜送到房间去。

所以,即便是两人都在家,也从未一起吃饭。

今天他突然的举动,让闵旻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阿嚏……”闵旻在空调中一个哆嗦,车子已经驶入别墅大门。

一进门,边嫂就冲闵旻使了一顿眼色。

闵旻不笨,当然知道今天戚吾尊八成是要教训她,边嫂是要她小心行事。

正当闵旻忐忑之际,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她一听就知道是戚阎王。

戚吾尊从楼梯上走下来,他显然刚洗过澡,一身真丝的宝石青睡袍,随性却不失风度。头发上的水珠还未干,蓬松地覆在额前。白天的锐利全无,只剩下慵懒与性感。

闵旻的脸上又开始新一轮的发烫,毕竟那同样蓬松的头发曾经在她的鼻尖下面散发出那种成熟男人才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