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醉爱成瘾:总裁宠妻超给力 > 正文 > 第3章 想要几次?
第3章 想要几次?



更新日期:2018-10-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嘟嘟……嘟……”

两短一长的汽车鸣笛声是戚吾尊回别墅的暗号,所有佣人全部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别墅门口站成一排,准备迎接这位于他们如帝王般存在的主人。

戚吾尊锃亮的墨色皮鞋落地的瞬间,迎接他的便是所有人九十度的鞠躬。

“欢迎三爷回家!”

戚吾尊眉头一蹙:“这是你安排的?”

站在旁边照顾他二十多年的边嫂立刻迎了上来,面带慈和的微笑:“只是想让您感觉到家的温暖。”

“跟夜总会门口接客时候的套路没什么两样!庸俗!”语毕,戚吾尊的皮鞋已经踏进别墅大门。

边嫂的笑容一滞,急忙跟了上去。

戚吾尊虽说出了名的言辞锋利,但向来还是给她几分颜面的。

今天也不知是什么事触到了他的逆鳞……

戚吾尊陷入柔软的沙发内,室内的空气让他觉得莫名闷热,顺手便解开了衬衫的第三颗扣子:“下午我打电话叫你送药为什么不来?”

“因为……我突然心口疼,二少爷说他替我去……所以……我去了医院。”边嫂小心翼翼。

戚吾尊张了张嘴,最终咽下了责怪:“现在好点没?”

边嫂心口疼的毛病,是从三年前开始的,就是闵旻到落山的第二天。那次发病十分凶险,几乎要了她的命。戚吾尊一直是知道的。

边嫂受宠若惊:“多谢您的关心,现在已经没事了。”

“闵旻那小子呢?”戚吾尊的眉头再次锁住。

“在楼上房间里。”边嫂恭恭敬敬。

戚吾尊猛地起身,往楼梯走去。

边嫂见他脸色不好,开始担心闵旻,急忙道:“三爷,都已经十点了,二少爷大约已经睡了。”

戚吾尊并没有停下脚步:“我有事必须当面问他!”

二楼的房间里,闵旻正戴着耳塞跟高中唯二知道她是女生的好友吕一弦打电话,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

“什么?!他差点把你睡了?你确定你说的是你那位颜值与身材齐飞、金钱与权力兼有的霸道三叔?你搞错了吧?他要是想要,全逸城的女人都会扑上去,能轮得到你?”

“吕!一!弦!”闵旻一脸黑线,“你到底是不是我闺蜜?”

“我当然是你闺蜜啊!但……我也是你三叔的粉丝团成员嘛……”电话那头的吕一弦花痴状,“你能不能……跟我形容一下……三爷的肉体……”

“哎呀!讨厌!”闵旻羞愤地跺脚……

“咣……”身后的门被猛地推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门口站着一个拥有鹰一样眼睛的男人,紧紧盯着闵旻和她手中的手机……

闵旻慌忙扯掉耳机、挂下电话、转身站好,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这是她到戚吾尊家之后练出来的技能,为的就是应对这个“阎王爷”的突击检查……

“三……三叔……”闵旻看到戚吾尊眼中的愤怒,后背迅速发凉,讲话也开始结吧,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完蛋!要暴露了!刚才自己毫不避讳地打电话,完全没有注意压低自己的声线……

“你什么你?!”戚吾尊的双眉紧蹙,盯着闵旻手中的手机,“我有说过你可以谈恋爱么?”

“谈……谈恋爱?”闵旻转念,原来戚吾尊把刚才自己的声音,当成电话那头的吕一弦发出来的……

幸好幸好……

不过……这下她要怎么解释呢……

“我警告你,你住在我这里,就要守我的规矩。”戚吾尊步步逼近,一张冰冷的脸距离闵旻只有十公分,“刚才那个是不是你女朋友?”

闵旻凝视着戚吾尊深邃的墨瞳,他的呼吸就打在她的鼻尖,带着他惯用的香水味道……

一时间,下午他将自己拥在怀里肆意抚摸的场景再次涌入脑中……

闵旻的脸颊顿时烫得厉害,脑中一片空白。

戚吾尊看到闵旻害怕的样子,火气更大:“回答我!”

闵旻一震,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刚才下午,戚吾尊硬将她的手按在他坚硬如铁的小腹上,也曾问过她:“想要几次?回答我!”

“不……不是……”闵旻回答的声音,轻到听不见。

此时的闵旻,就像一头惊慌失措的小鹿,湿漉漉的大眼睛害怕地仰视着戚吾尊,不知所措。脸颊上的红晕,令她看上去楚楚可怜。

戚吾尊最讨厌闵旻这副委屈的样子,好像自己欺负他似的:“你的阳刚之气呢?!你到底是不是男人!给我大声一点!”

闵旻的眼里一下子有了水雾:“我知道了,三叔。刚才那个……只是一个要好的女同学……”

戚吾尊居高临下地看着闵旻,竟然第一次在心里生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个男生,偏偏拥有那么柔软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地抖动着,像把鹅毛扇,挠地戚吾尊心里痒痒的。

“不是最好!”戚吾尊转身,利落地把门从里关上。

闵旻心里“咯噔”一下。

脑中瞬间冲过一百个问题:为什么他要把门关上?为什么他要跟自己共处一室?为什么他眼神那么凶?他不会发现今天下午在他床上的人是自己了吧?!

……

戚吾尊拉过椅子,霸气地坐下,就像审问犯人似地审视着闵旻:“今天下午你给我送药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别人?”

“什么……别人?”闵旻站在那里,两腿打颤。

“我是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女人在我房间?”戚吾尊铁着脸。

闵旻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哪有什么女人?我去的时候,只有三叔您一个人在房间。”

“那你走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戚吾尊顿了顿,“我的意思是……可疑的女人?”

闵旻自然是打死不认:“三叔,您不会是病糊涂了吧?哪有什么女人……”

“该死!女人,你可藏得真好……”戚吾尊的拳头一紧,自言自语道。

“三叔您说什么?”闵旻假装没听懂。

“没什么!”戚吾尊忿然起身,打开门,“我今天问你的,你权当没听到,知道没?”

“好的,三叔。”闵旻见他要走,心里欢呼雀跃,连忙屁颠屁颠地跟上,“三叔晚安!”

“还有!”

没想到,戚吾尊杀了个回马枪,壮硕的身体回身的刹那,与闵旻撞了个满怀,撞得她胸口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