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宠妃承欢 > 正文 > 011 欺凌
011 欺凌



更新日期:2018-09-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尉迟寒风和苏墨一前一后的走进王府,尉迟寒风回了他的寒风阁,苏墨理所当然的回了她的竹园。

竹园里十分的清净,清净到苏墨觉得空荡寂寞。

这时,她才回想起来,今早除了要进宫时,随着萧隶来给她梳妆的几个丫头,竟然再也没有见到一个除了紫菱外的奴才,那几个梳妆的丫头也在收拾好后就离去了……

呵呵!

苏墨无奈一笑,她这个王妃当的可真够寒碜的。

“紫菱……”苏墨唤着,可是,整个竹园都找不到人影,她不免自喃道:“去哪里了吗?”

苏墨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想了想,提起裙摆外园子外寻去,由于她不熟悉这王府的布局,只能沿着小径寻着,可是怎么也寻不到人。

苏墨有些急了,紫菱虽然是个好动的丫头,可是,却是个知礼的人,这王府不熟悉,她不可能到处跑的。

这时,苏墨正好见着两个丫鬟迎面行来,急忙上前,问道:“看见我的侍婢了吗?”

“参见王妃!”两个丫鬟微微一福,听苏墨问人,二人互相看了眼,抿了抿唇,说道:“奴婢不曾看见!”

苏墨正想离去在找找,突然凝眸一想,觉得两个丫鬟的神情有些诡异,站住了身形转头看去……

只见刚刚的两个丫鬟步履匆匆的小跑着,心中更加的坚定,这两个人心里有鬼。

“站住!”

两个丫鬟闻言,吓得站住了身子,缓缓的回过身,哆哆嗦嗦的问道:“王……王妃……还……还有何……有何吩咐……”

苏墨走上前,看着两个丫鬟,冷嗤的沉了声,喝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骗本王妃!”

“奴婢不敢!”两个丫鬟吓的噗通一声跪倒了地上,身子瑟瑟发抖着。

苏墨不是个仗势欺人的人,可是,但却也绝对不是个受人欺凌的主儿,不管尉迟寒风待不待见她,她都是这个府里的正妃,容不得这些个丫头骑到了头上。

“说,紫菱在哪里?”苏墨冷声问道。

两个丫鬟见苏墨动了怒,心里虽然害怕,却也不敢说,毕竟……作为下人就是要懂得看风头,从昨天开始,大家心里就都明白了这风是往哪里吹的!

“奴……奴婢真……真的……真的不知道!”

苏墨冷笑,这两个丫头城府不深,看她们的样子就已经知道她们心里想什么……

“侧妃在哪个院子里?”苏墨淡漠的问道。

两个丫鬟一愣,不知道这王妃怎么突然问起侧妃住在哪里?

“侧妃娘娘住在……住在兰花园!”

“带本王妃过去!”苏墨冷声说着,这王府极大,她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如果就这样走着,有可能明天都找不到。

两个丫鬟都快要哭了,刚刚想找个说辞推托掉,就听苏墨淡漠的说道:“本王妃不喜欢杀人,但是……不听话的奴才也留之无用……你们说,对吗?”

在苏墨的强硬下,两个丫鬟只好带着苏墨往兰花园行去。

行至兰花园,苏墨方才发现,这兰花园的斜对面竟然就是尉迟寒风的寒风阁!

呵呵,尉迟寒风,你对苏墨做的也够彻底……

一个帝桀,一个尉迟寒风!

如果她是之前的苏墨,此刻是应该是什么心情?

“王……王妃……这里就是……就是侧妃的园子了!”

苏墨回过神,微微颔首,道:“行了,你们忙去吧!”

两个丫鬟一听,急忙福身退下,生怕走晚了苏墨会反悔一样。

苏墨看了眼匾额上好看的字体,抬步走入院内,刚刚进入,随风拂面扑来淡雅的香气,顿时让人心脾舒畅。

苏墨举眸看去,竟是满园子的各式兰花争相开放,白色的小花朵儿迎着风轻轻摆动着……

只是看了一眼苏墨就收回了眸光,她不是来欣赏精致的。

“参见王妃!”园子里的奴才见是苏墨,恭敬的行礼。

苏墨倪了眼园子里忙碌的奴才们,相比她的园子,这里应该才是个主子住的地儿。

“侧妃呢?”苏墨问。

“回王妃,侧妃正在小院的凉亭里!”

“带路!”

奴婢轻抬头倪了眼苏墨,方才应声,“是!”

苏墨随着奴婢走到小院,远远的就见柳翩然坐在凉亭中,凉亭的前面跪着一个人,还有一个人真叉着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贱婢,你也不看清楚什么形式,哼……先不要说你家主子不受宠,就算受宠你也只不过是个丫头罢了,竟然敢骂侧妃娘娘……我今天不给你点儿教训,你就不知道这王府里的规矩!”

说着,站着的丫头狠狠的向紫菱一巴掌甩了过去,将她的脸打翻到一侧,紫菱还来不及去想脸上的疼痛,紧接着又是一巴掌贴上了她的脸……

“住手!”苏墨顾不得其他,急忙奔了上前,一把架开正欲落下手的丫头,然后将紫菱扶了起来。

看着紫菱脸上那清晰的手指印和嘴角的血迹,苏墨的脸上笼罩了一抹寒气,她转过身,看着呆愣在一侧的丫头,二话不说的就重重的甩了一巴掌。

“你……”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地甩上了丫头的脸。

“你凭什么打我的丫头?”柳翩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怒视着苏墨。

苏墨冷哼,冷漠的问道:“那么……你又凭什么打我的丫头?”

柳翩然看了眼紫菱,吓得紫菱低垂了头,她冷冷说道:“因为她对本妃不敬!”

苏墨冷笑,杏眸微微一叹,冷嗤的说道:“看来……本王妃和你教训奴才的方式都是一样的……我的丫头对你不敬是该打!同理,你的丫头对我不敬……更应该打!”

说完,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苏墨的话是什么意思,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向了那个丫头,清脆的响声惊的所有人一时不知道没了反应。

“看见本王妃不但不行礼,竟然还敢直呼‘你……’,哼,今天我就替侧妃妹妹好好教训一下,省的以后出去丢了王爷的脸,让人家说了妹妹闲话去!”

苏墨冷冷的说着,故意加重了侧妃二字。

柳翩然气的云袖中的手紧紧攥着,正想着如何反击,眸光微瞥,突见行来一个声音……

“姐姐,妹妹有错还请姐姐责罚,您……您就绕过纸鸢吧……”

说着,柳翩然的眸子里氤氲了一层水雾,整个人看上去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