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穿越言情小说 > 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 正文 > 第二十五章 主动,勾引龙凌煦
第二十五章 主动,勾引龙凌煦



更新日期:2018-09-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苏婠央是第一次来丞相府,但是她对这里可一点都不陌生。原主可是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七年呢。

丞相府每一条石子路,一花一草苏婠央都熟悉的很。一进到丞相府,她脑中自动出现丞相府的地图,所以……

她是不需要别人给她带路的。但是,苏婠央扫了一眼走着走着就走到她前面去的丞相府管家,嘴角勾起冷意。

一个下人,竟然敢走在她的前面,就算苏婠央没有原主的记忆也能想象到原主在丞相府的时候是什么地位。

丞相夫人操持着家中大小事务,给原主的待遇表面上看起来光鲜的很。但是原主一直搞不懂,她堂堂嫡女,也没被主母打压,为什么那些下人们一个个的都敢不把她放在眼里。

原主因为长得丑,很少出门。但是自尊心极强,丑成那样她也不愿意蒙个面。左右她呆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头,丑虽丑,也不会见什么人,但是!

就是时常有下人跳出来嘲笑原主一顿。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连下人都敢上门来欺负她啊?

原主也不是任人欺凌不做声的人。于是吧,丞相府嫡次女苏婠央样貌丑陋、心思恶毒经常毒打府上下人的事实自然而然的在每个人心中定型了。

苏婠央摇头叹息一声,过往的事情,她……不予置评。

踏进前厅,丞相夫人坐在苏相副手边儿,苏相高高坐着主位上,一脸严肃的像是公堂上审问犯人的官老爷似的看着苏婠央走进来。

“女儿见过父亲、母亲。”苏婠央规规矩矩的行礼。不管她心头对苏相是什么看法,明面上她可是苏相的女儿,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她可不想被人揪着自持身份不敬父母的小辫子。

苏相眼中溢着不悦和轻视,眼前的女子一身素装,蒙着面纱不见那一脸的脓疮,那挺得笔直的身影看在人眼里也是亭亭玉立。

若是不知道苏婠央的样貌,光看她的身影,一定会误以为那是个天仙儿似得美人。

“哼!坐吧。”苏相冷哼一声,高高在上的口气不悦的吩咐道。

一看见苏婠央他心头就有一股无名的火气,看着苏婠央的眼神还比不上看一个陌生人来的亲切。

丞相夫人淡淡的扫了眼苏婠央,眼底划过幸灾乐祸。

堂堂凌王妃,竟然孤身回门,凌王不给她准备回门礼物就算了,身边竟然连个使唤的丫头都没有。

简直落魄的连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都比不上。

见苏婠央不好,丞相夫人就高兴了。换上那贤良淑德的笑脸看着苏婠央道:“婠央,王爷待你如何?”

这话一问出口,苏相又是一声冷哼。

苏婠央扫了眼苏相。这死老头媳妇儿偷人了?这么大火气。

“王爷待本妃极好。”收回目光,苏婠央看向丞相夫人淡淡的回道。

没见她初次回娘家都是一个人回来吗?龙凌煦待她如何还需要问?

丞相夫人摆明想戳苏婠央痛处,但是苏婠央可不会在意这些。

反正她觉得龙凌煦没有杀了她就是待她极好。

要是别的男人摊上别人用来羞辱自己的有着奸细嫌疑的丑不拉几的媳妇儿,不杀了才怪呢。更别说是龙凌煦那样的天之骄子。

唉?龙凌煦怎么在她心里突然间变得这么好了?

“那就好,只要王爷好好待你,母亲和你父亲就能放心了。”丞相夫人虚伪的感叹一句后问道:“那今日王爷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王爷事物繁忙,这样的小事就不必劳烦王爷操心了。”真当你丞相府是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啊?龙凌煦会放在眼里?

丞相夫人一怔,听苏婠央的语气,是在维护凌王了?

苏婠央这个蠢货,以为她处处维护凌王就能在凌王面前讨好?没有娘家支持,她就是死在凌王府也没人过问!

丞相夫人心头高兴的很,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暗暗看了苏相一眼,继续道:“婠央,你既然嫁到了凌王府,就该早些为王爷开枝散叶才是。”

“王爷事物繁忙,你作为妻子的就该主动一些。若是没有孩子,王爷再疼爱你,你也没办法在王府立足。往后妾室们进门,你的宠爱就比不得现在了。”

苏婠央淡淡看向丞相夫人。

丞相夫人真不愧是一品诰命夫人。龙凌煦压根碰都没碰苏婠央这种事实,随随便便一个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

连碰都不愿意碰的女人,会待她极好?会宠爱她?

可丞相夫人却顺着苏婠央的谎话接下去,提醒苏婠央不去勾引凌王,妾室进门之后,她苏婠央就会被凌王给撂边儿去。

就苏婠央这个丑逼,随便来个女人都能让她男人把她搁边儿上。

这女人说话还真有技巧,你能听得懂她的意思,但是她却什么都没说。

叫她主动些?是叫她勾引龙凌煦?

这特么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平时连多看两眼都要挖她的眼睛,她要真去向龙凌煦投怀送抱,龙凌煦不拍死她才怪!

这么迫不及待让她去找死,还真是心急啊。

“本妃明白。”苏婠央淡淡的应道,那淡然的态度,真叫人看不懂她的心思。

她到底是真明白还是没明白?

丞相夫人有些迷惑。但话都说到这里了,她要在说下去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左右苏婠央她就算此时不明白,往后总会明白。

又叮嘱苏婠央两句,丞相夫人便起身告退,“老爷,婠央初次回来,妾身去盯着厨房那边,莫不要出什么岔子。”

一顿饭能出什么岔子,不过是个离开的借口而已。事实上,丞相府知道回来的只有苏婠央一人后,厨房那边根本什么都没准备。

“不必劳烦了,本妃不在相府用餐。”她不会妨碍丞相夫人离开,但她得把自个儿的意思传达给苏相知道。

苏婠央淡淡的扫了眼丞相夫人的背影,话说完就走,这可有意思。

有些话作为男人的一家之主不方便与出嫁的女儿说,那就只有麻烦自己的夫人去说。

嘴角勾起一抹笑,苏婠央瞟了眼苏相。

原来想让她往枪口上撞的人,竟然是她这个亲身父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