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上那个笨笨的天使女孩 > 第一卷 > 第六十二章:那些温暖的信息
第六十二章:那些温暖的信息



更新日期:2013-03-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苏小月和酒妃去了北京鼎盛平面广告公司实习。

  作为一个即将迈入大三的专科生,苏小月和酒妃都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实习机会。特别是在公司同时从别的本科名校也招收了一批实习生一起进行培训的情况下,两个人都颇感压力,因而更加珍惜这次的实习机会。

  幸好她们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也曾在一些企业里面做过兼职,因而对广告公司的工作流程都比较熟悉,所以比起那些看起来趾高气昂的本科生来说,她们的优势也非常的明显,至少她们不会抱着眼高手低的心态去工作。

  因而在实习期满后,宣传部的部长更是直接将两个人的档案保留了下来,让她们毕业后可以直接回来公司上班。

  对这个结果,苏小月和酒妃自然是非常满意。

  但是对于苏小月自作主张要留在北京工作的决定,苏小月的母亲蒋琼利非常不满意,为此还特意向公司申请了留职停薪,赶回来了北京。那么多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们夫妻两人都远离唯一的女儿在香港打拼,现在好不容易小有成就,对女儿的歉疚感更是厚重。她知道女儿的个性向来独立,在苏小月背着他们偷偷报考了北京的艺术学院,她虽然非常不高兴,但毕竟自己有愧在先,倒也不那么坚持。

  但是眼看女儿就要大学毕业了,说什么她也必须让女儿留在他们夫妻身边!

  当然,这种事情急不来,处理不妥,女儿说不定会反叛到底。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是清楚,别看女儿表面上看起来柔柔软软的,性子却是倔强得很!

  蒋琼利已经开始托人在香港为苏小月联系工作了,到时候再和女儿好好沟通,女儿会明白她的用心良苦的。

  不过这都是后话,毕竟苏小月还有一年才真正大学毕业。

  这个暑假漫长得似乎让人有些厌倦。幸好每天要实习,否则苏小月实在不知道怎么要怎么度过每一天。

  每天除了上班,便是回家和母亲相对,听她唠叨香港的好处。说实在的,她很喜欢北京,对于以后留在北京工作,要北京和香港两个地方来回跑,她也没有丝毫的讨厌。但是母亲似乎有意想要带她去香港…

  如果她去了香港,以后岂不是要和落小寒分隔两地?

  哎呀!

  她在想什么!

  苏小月涨红了脸,轻轻拍着小脸蛋让自己清醒过来。

  什么分隔两地!怎么说得两个人已经是一对儿似的!

  才….才不是呢!她又不是在想着他才想留在北京的!

  脑海中浮着那张帅气的面孔,苏小月不知觉羞红了脸,曲起双膝,抱着柔软的棉枕,将小脸蛋埋在枕头里,嘴间却不自知地噙着一抹笑容。

  突然间,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便来了短信。

  苏小月几乎是跳起来扑向了电脑中,将枕头和被单都扯到了地下,自己也因为被毛毯和被子的搅拌,差点儿摔倒在地上。紧张中抓起来的手机又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哎呀!笨死了!”苏小月贝齿轻咬着朱唇,轻轻敲着自己的脑壳,连忙将手机捡了起来!

  果然是他!落小寒!

  落小寒的短信很简单,只有五个字:想你了,晚安。

  苏小月紧咬着下唇,时喜时悲,紧握着手机,胸口为着落小寒的短信而起伏着。喜的是,这段时间以来,不管多晚,每天晚上落小寒都会坚持发短信过来。往往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每一个字都让苏小月细细地品味着,咀嚼着,一遍遍地浅唱低吟着。

  每一个落小寒发过来的字眼,都在苏小月的心里生根发芽,芬芳满园,从心里升腾到唇边,溢满着芬芳。

  突然,有一股失落涌了上来,苏小月哀怨地低低叹了一口气,柳眉轻锁。

  苏小月感动着落小寒的毅力,但是心里却为着自己似乎越来越不了解他而悲哀着。

  自从期末考试之后,落小寒似乎变得越来越忙,整天不见踪影。母亲还没有回来的那段时间,落小寒每天晚上会在她家楼下呆上一阵,抬头看着她窗前幽幽的灯光;她甚是感动,虽然还没有正式答应他成为他的女朋友,但是她的行为早已经倾向了他,连苏梦瑶也取笑她生来就是要折磨落小寒的。

  所以,偶尔天冷或者下雨的时候,她也会邀请落小寒上楼喝一杯热茶之类的。

  她似乎越来越习惯于他的存在。

  但是近两个月来,他却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在她的面前露脸过。

  是因为母亲回来了?还是因为…

  心,狠狠揪了一下。

  苏小月跌坐在摇椅上,满脸哀怨。

  这哪里像是在拍拖的两个人嘛!

  “哎,小月,想什么呢?不舒服吗?”蒋琼利将热姜茶放在电脑桌上,看到桌子上的手机就想要拿起来。

  苏小月大惊,连忙将手机拿了起来,慌乱地不耐烦地掩饰着自己:“妈!你干嘛呢?不是告诉你进来要敲门的吗?你怎么总是这样?!”

  蒋琼利满心委屈:“你说什么呢?谁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已经敲了两次门你都不回答,我只好推门进来了!再说,我不是你妈吗?我这还不是关心你妈?和妈还计较这个?”

  苏小月知道自己话说得太重了,内疚极了,连忙拉住母亲的双手,轻轻摇着,嘟着小嘴撒娇着:“妈,对不起嘛!别生气了好吗?生气容易长皱眉,可就不漂亮了!妈可是最漂亮的呢!”

  “你这孩子嘴巴搽了蜜糖,尽会瞎说。”蒋琼利被夸得直笑起来,眼角却撇到女儿正将手机悄悄地放进口袋里,心下不禁有些担忧,试探着问,“女儿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是学校有事吗?和妈说说?”

  “啊?…..”苏小月低低“啊”了一声,脑袋飞快地转了几圈,连忙点头道,“啊!是啊!也没有什么大事,哲宇哥发信息过来说,就要开学了,下一周让我回学校迎接新生。”

  在北京的时候,蒋琼利夫妻曾经是韩哲宇父亲的下属,所以对韩哲宇比较了解。

  “哲宇给你发的信息啊?”蒋琼利虽然心里有些疑虑,但也不好直接和女儿说出来,于是笑笑说,“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妈都回来大半个月了,也不见你叫哲宇来家里吃饭。亏你去上大学的时候,我还专门委托哲宇好好照顾你呢。”

  “妈,我知错了嘛!明天我就把他叫过来,行了吧?”苏小月心虚,连忙抱住蒋琼利的手臂撒娇。

  “嗯,明天你就把他叫过来,我给你们弄一顿好吃的!哲宇这孩子还真是不错呢!”蒋琼利言语间不断的是对韩哲宇的称赞。

  韩哲宇这孩子一表人才,不但能力绝佳,刚入学就成为了学生会干部,而且家底极好,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母亲也是国家机关干部,如果女儿能够和韩哲宇凑成一对,即使她以后留在北京生活,他们夫妻也不用担忧了。

  只是小月……

  蒋琼利有些遗憾地轻轻摇摇头,将姜茶端起来:“快喝了吧,前天下那么大的雨你还去什么图书馆呢?真是的!”

  苏小月调皮地吐吐舌头,努力压下心底升起的不安,很快地将姜茶喝完,又和母亲聊了一会儿,蒋琼利才将茶杯端了出去。

  苏小月抚抚跳得有些紊乱的胸口,脸色烦闷地跌坐在床沿上。修长的手指绞着发丝,目光有些呆滞。

  想起前天的一幕,她的心里便隐隐作痛。

  明明前天是他发信息过来约她在角礼影院见面的!所以她骗了母亲说要去图书馆,也不管倾盆大雨和母亲的劝告,早早便出了门!

  结果!

  结果落小寒竟然没有来!

  让她一个人像个傻瓜一样呆呆地站在电影院门口等了一整天!而让她气愤的是他的电话竟然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她一直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除了紧张和等待,她竟然手足无措!

  直到电影结束了,她才接到他的电话!

  她又气又急,而结果他在电话里一句话也没有解释,一句道歉也没有说出口,只是风轻云淡地道:“回去吧,下雨了!”

  “落小寒!你混蛋!”苏小月气急败坏地大吼。

  她想不明白,落小寒到底当她是什么人!放她鸽子就算了,竟然连一句道歉也没有!

  她在大雨中放声大哭,哭得撕心裂肺。

  后来也不知道苏梦瑶才哪里知道她在电影院,从家里赶了过来,将苏小月接到了她的家里。如果不是她的帮忙,恐怕苏小月的事情便被蒋琼利发现了。

  后来苏小月追问苏梦瑶怎么会知道她在电影院,苏梦瑶一脸的为难,欲言又止,最后扯开了话题,搪塞了过去。

  因为落小寒的事情,苏小月很不开心。她想不明白,如果落小寒如果真的喜欢她,那为什么连一句解析也没有呢?

  但她更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明明落小寒是这样的人!但是她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沉沦,让自己陷入相思中?!为什么在经过前天的事情之后,她还是会因为落小寒的一条简单的短信,就能让自己像得到了宝贝一样开心?

  “落小寒…..我该拿你怎么办…..”苏小月紧握着手机搁在胸口,紧拧着眉心,痛苦地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