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下岗厂长打工记 > 第一卷 > 第八章 鸡飞蛋打
第八章 鸡飞蛋打



更新日期:2018-05-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八章:鸡飞蛋打
一天,王仁德被提审回来,一改以往愁眉苦脸的面容;兴奋的对我说,家里最近要来人了,我的事情快有眉目了。我听了也挺高兴;心想快点结束吧!十几天的看守工作总算快要熬到头了。
可是又过了几天后,王仁德垂头丧气的对我说,家里来人了,可是谈崩了。家里想用两部轿车,再凑些款顶帐,但你们程经理坚决不同意。家里这也是尽最大努力了,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第二天上午,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推开门,往里张望了一下后就闯了进来。我还没有来得及拦住;只见她看到被手铐锁在床上的王仁德后,就号啕大哭了起来。王仁德看见她后,大声的说道:“你怎么还没回去!”老太太没有回答,只是大声痛苦的哭着。声音惊动了旁边办公室的人员,赶过来把她轰了出去。
中午我们出去吃饭时,看到老太太还在检察院大门口守候着。我们刚走进饭店坐下,老太太便跟了进去;她靠进我身旁,小声地问我:“是您在看着我老头子吧?”我点点头。她面带乞求地对我说:“我想买些老王爱吃的,托您捎给他行吗?”我说:“可以,不过大嫂请放心,他每天吃的和我们一样,挺好的。不信可以问问他。”我指了指站在身旁的饭店老板,又说:“这样吧!你买好后送到这里,我们吃晚饭时给他捎进去。”老太太听后不停的说谢谢。
晚上我们拿出烧鸡放在王仁德面前时,他诧异的瞪大眼睛望着我。我连忙说:“这是你老伴让我们捎给你的,还有这个。”接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二锅头酒来。他看着我手中的酒瓶,眼睛中顿时放出光芒;连声说,谢谢!他说有好几次想托我们买些酒来,每次都没敢开口,这东西对他来说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强。老太太一连几天晚上都托我们捎些酒菜上来,有时还趁门卫不注意便溜进来看望王仁德。
时间一晃,在检察院又待了一个多月,但事情一直没有结果。
有一天,程石松找到我说:“我听说你们对待王仁德挺好啊!每天还好吃好喝的管着他。”我反问了一句:“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吗?”老程接着说:“他每天活的挺舒坦的,更不打算还咱们钱了。不能每天让饭店给他单独做饭,你们剩下的给他吃点就行了。”我没好气的说:“那你把他送监狱里去好了,这活我们正都懒得干了!我所以把他的生活安排的好一些,一是怕他身体生病出毛病,二是怕他想不开自杀。能不能还钱是他家里的事;如果人没了,一分钱也要不回来了。我们这又不是绑票,以此来要挟对方。让我管着,我就这么办,不行你就自己来看。”程石松让我的一番话说的张口结舌。
第二天王仁德被提审后回来时,我见他浑身颤抖,脸上青一片红一片的。其实每次受审回来,我都怀疑他被打过;但怕伤其自尊,从来没有问过。我给他倒了一杯水,问道,挨打了?他痛苦的点点头。他见我双眉紧锁,忙解释说:“不是检察院的人,是老程打的。每次老程过来提审,都会动手打我。这次下手特别狠,程石松看来不仅是要钱,还想要我的命。”
一天上午,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四十多岁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探进身来,小声的问,王仁德在里面吗?没等我答话,王仁德猛地扭过头来,瞪大眼睛说:“你怎么来了!”女人赶紧过来,坐在床边,攥住他的手,泪流满面的说道,我来看看你。王仁德忙问:“你那边情况怎样了”女人听了,摇摇头说:“不好,现在看来没有什么指望了。”王仁德听后,表情变得有些绝望。又连忙说;“你赶紧回去吧,免得让别人看见再出什么事。老张他们照顾我挺好的,没事!”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旁边不停的流泪。
 找王仁德的那个女人走后,小王在一旁说道:“老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走的这位是你的老情人,年轻时够漂亮的 。”他听后沉默了一会;然后对我说:“炼油厂的事情一直就是她在管,听她讲,那边的钱看来没有希望了”。
自从那天以后,我发现王仁德的情绪一天比一天低落。嘴里总是不停地说,他这辈子全国各地都转遍了,什么好吃的也吃过了,该享的福都已经享过了。活到六十多了,够本了。
一天夜里,他告诉我,看管他的另一班,其中一人这几天一直在打他。我说:“我知道是谁了,那个人是老程的外甥,一定是老程指使干的。这事情我还真不好管,恐怕越管越坏。你先忍忍,容我想想办法。”他听后神情异样的对我说:“不必了,老张!我没有几天了。你是个好人,咱们来世再做朋友吧!”我听了忙说:“你可千万别寻短见啊!”他又说:“老张你放心,就是死也不会在你的班上。程石松不会放我回去的,即使把钱还上,也会要我的命。老程知道我出去后不会善罢甘休的,程石松把那么一大笔钱交给我,不会是平白无故的。违法的不光我一人,你是懂得的;我只有死了事情才算了结。”
我找到经委领导讲明了情况,强调王仁德现在已经有自杀倾向。必须让老宋停止对他的暴力行为,或者马上送往看守所。可是我从领导的表情看来,我的话根本没有当回事。
又过了两天,早上我刚走进检察院大门,只见小王慌慌张张跑过来对我说:“王仁德跳楼了!”我忙问:“人在哪了?”小王告诉我已经送县医院了。
我们两个匆匆向医院赶去。到医院后,听大夫讲人送来时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现在停在太平间了。小王有些动情的对我说:“我们去看看他吧!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就当去送送他吧!”
王仁德在太平间静静的躺在那里;依旧穿着背心裤衩,看上去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他的眼睛却睁的大大的,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我站在旁边,在心中暗暗的祷告,老王!一路走好!
我后来听值夜班的小吴说,天快亮的时候,老程的外甥带着王仁德去上厕所,他便趁机跑到楼道尽头的窗户跳了下去。
王仁德的家人知道后,来了一伙人到检察院大闹了几日。欠公司的钱不但一笔勾销,公司又赔了几万进去。从此,公司再也支撑不下去了,职工也开始了下岗生涯。
我曾经听公司会计讲过;自从程石松承包公司以来,经常是利用公司的资金;把款汇到进货的单位,钱在外面流动一段时间后又如数从别处汇回来,公司每次也没有赚到过钱。公司的各项费用,职工工资,贷款利息,日常费用,都转化成公司的亏损。
老程承包公司,实际就是利用公司这个平台自己赚钱。他能这样为所欲为,其实也是经过精心谋划的。记得他对我讲过,他到县里后,先要搞定三个关系;一是顶头上司,二是县委领导,三是县检察院,用他的话说;还必须是一把手。程石松所以敢无视国法,不光是法盲,因为他认为怎么折腾也无所谓;出了事上面有人罩着,大不了出些钱财打点。
后来我听县委一个熟人提起过;老程劫羊毛出事后,县里的领导们没少出面到上头疏通关系,否则老程不会这样平安无事的回来。
老程对待公司的职工开始还能够给开工资;后来公司亏损了,他觉得给大家开工资不合算了,其实开的也是国家贷款,也并非是他赚来的。
于是他采取往下承包的办法,取消工资,完成任务后拿提成。公司的业务原来主要是经销钢材,他对业务人员取消工资,改为了利润提成,可是还不提供资金。门市部本来就人满为患,卖的那点货根本养不活自己,可以说就是弱势群体。他也实行承包,取消工资,美其名为打破大锅饭。老程的办法是将职工这个包袱甩掉不管,自己好得到最大的利益。
他的做法也遭到职工的强烈反对,纷纷找上级部门反映告状;但是老程上上下下都打点好了,任凭风吹浪打,老程丝毫不动。直到这次欠下银行巨额债务,公司再也经营不下去了,老程也逃之夭夭了。
我想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要自谋出路了,而且要跳出县城到外面的世界。
一天,我翻开新来的沧海日报,兴亚集团公司的大幅招聘广告映入我的眼帘。我拨通了上面的电话;从此开始走上十几年打工的漫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