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二十二章 说服
第二十二章 说服



更新日期:2018-03-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谢立业好不容易下决心拨打杨惠芳的手机,但电话中传来的却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他周一给杨惠芳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一直都关机。第二天,仍与杨惠芳电话联系不上后,他再也无法保持内心的镇定了。其间,他也考虑过张宏道和石磊对他的劝说,内心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可他还是按奈不住自己。下午四点,他踌躇了半晌,还是决定打电话找汪茜问问情况。
  
  他很顺利地打通了汪茜的电话,寒暄了两句后,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我几次打杨惠芳的电话,她手机都没开,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她现在哪?究竟怎么样了?”只见汪茜在电话那头有些愠怒地答道“你现在才想起问她了?当初是你要我介绍个人帮你去应酬的,说好了只是在你那挣份工钱的,你欺负她单纯,让她失了身丢了工作,还伤害了她的感情,你有钱就可以乱来呀!”
  
  谢立业听了很惭愧,又觉得有点委屈,忙解释说:“你听我说,确实是我的错,对不起她,但不是你说的是玩弄她的感情。”
  
  “怎么不是?是你害了她!”汪茜越说越火,她在电话里几乎吼起来:“你知道吗?她家里本来就很困难,学费生活费完全靠她自己去挣,不认识你之前,她每天晚上靠摆地摊去挣点钱,我看她太辛苦了,才介绍她去你那挣点轻松钱。她开始是不答应的,好歹在我们几个同学劝说下才应承了下来。可你一点不讲规矩,玩弄完别人感情就把她给甩了。她一回来人就完全崩溃了,精神恍恍惚惚的,病了好长一段时间,生活费没有了来源,感情又受到伤害,别说继续上学,我看她死了心都有了!”
  
  谢立业听到这里,胃部一阵痉挛,心里难受极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我就过来……。”
 
    “你还是不要再找她了,她不会见你的!”对方啪的把电话挂断了。
  
  谢立业手里仍久久攥着话筒,心情糟糕到极点,汪茜所说的这些话,令他又愧又急,想起与杨惠芳相识相处的过程,感觉自己良心受到了很大谴责。她现在这样了,又不愿见他,那他又怎样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呢?他隐隐感到,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他太差劲了,眼下的局面让他惶惶不安。他胡思乱想,毫无头绪,不知如何是好。无奈之下,他打电话给姚军,约他晚上在万泉宾馆的茶座见面,说有要事找他。
 
    神情灰暗的谢立业坐在卡座里,失魂落魄地等着姚军的到来。待见到姚军胳膊下夹着个老板包在茶厅入口处晃荡时,他腾地站了起来,连连打手势招呼。姚军嘻笑着走了过来,把老板包随手放在桌边,一屁股坐在了谢立业对面的那把椅子上。
 
    等到谢立业把他与杨惠芳的事情都告诉对方后,姚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竟瞪眼数落起来:“我说谢总啊谢总,看你做生意有条有理有规有矩的,怎么处理女人的事就那么没头没脑,你脑子是少根筋还是缺心眼?将小杨介绍给你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不就是来帮你去应酬客户的吧!你呢!却自己和她玩起感情了,你要玩也可以呀!那你就要对她负责呀!不能玩弄完就这样甩了吧!做什么事事前都要想清楚,做了的事就得要担当,哪有象你这样的男子汉!”
  
  谢立业红着脸低着头分辨道:“我没有玩弄她,真的,我就是这样的人,碰到男女之间的事就是整不大明白,脑子有点不够用。我当时是真的喜欢上她了……爱上她了。我那时没有半点玩弄她的意思。只是清醒后理智告诉我,我是有妻室的人,有家庭,我不能这样对不起我的妻子,我一直很矛盾,情欲与道德发生矛盾时,我只能选择道德,所以才提出与她分手的。”
 
  姚军突然咧嘴一笑,表情在谢立业看起来竟有点邪恶,他挖苦道:“你为什么一开始不选择道德呢?老谢啊!不是我批评你,你这是敢做不敢当呀!”
  
  谢立业急忙反驳道:“我这样做确实是不应该,那你与汪茜的关系就很道德吗?”
 
    姚军听了,哈哈一笑,回敬道:“怎么就不道德了?我与她可没有发生过任何肉体关系呀!她想赚钱,我请她帮我接待并给她工钱,但并不要求她卖身,她心甘我情愿,我们之间只是个利益关系而已。”
 
    谢立业听了不由一愣,摇了摇头说:“你就别在这瞎蒙我了!”
 
    姚军望着他,叹了口气,满脸同情地对谢立业说道:“我不知怎么说你好,简直像个土包子,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道上规矩一点都不懂!”
 
    谢立业不吭声了,这会他仔细回顾姚军与汪茜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竟发现他俩除了偶尔打情骂俏外,确实也没啥特别出格之举,原来自己是看走眼了,他不由大为沮丧。
  
  姚军点了支烟,吸了一口,缓缓地吐着烟圈,然后脸凑过来对谢立业说道:“我告诉你呀!现在男人去找艺校学生目的都是很明确的,一开始就会考虑自己挑选的对象是打算作为哪种关系相处的:一种呢,就是我和汪茜这种关系,纯粹生意场上关系;替我招呼好客人,也就是陪陪吃喝、唱歌跳舞而己,只有利益关系。假如我与她有性和感情上关系,我还会要她去招待别人吗?第二种呢,主要是性关系,有钱有权的男人对性不满足,寻求一种性的刺激,他会出钱叫女生陪他个人吃喝玩乐,负责女生的吃穿用玩和高档消费,将来还也许还会帮她找份好工作,给她一笔钱,而不管以后俩人结果如何,但这必须是双方你情我愿。第三种呢,就是真正的情人关系,也就是包养关系,男人会帮她买房买车,女人帮她生儿育女。男人选择以上任何一种情形时,他首先都会想清楚后果,想清楚责任。”
  
  他停顿一会,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当初你选择小杨的时候,考虑的是第一种,但你却破了规矩,发展成了感情和性关系,你现在单方面终止这种关系,又没给她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如果碰上厉害的女生,不向你敲诈一笔,也会在你夫人面前吵得个天翻地覆,甚至还会上法庭上告你个强*女学生罪。好在小杨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单纯女孩,现在你把她弄成这样,你说你该怎么办?”
  
  谢立业听了姚军一席话后,感觉自己像掉进了冰窟,背上渗出了冷汗。他焦急地对姚军说:“我上次提出分手时本打算给她一笔钱的,但她不要。”他停顿下来瞟了瞟姚军,见对方认真地等着他说下去,就继续说道:“如今再给她钱我估计她也不会接受的,唯一的办法是帮她找份兼职的工作,好解决她目前的经济困难,但要她再干这种招待人的事她肯定不会做了,我也不想让她去做这个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拜托了!”
  
  姚军点了点头,又摇头叹道:“唉!这女孩太单纯了,根本不知社会的险恶,真不好帮她找个什么样的事。听汪茜说,她还特好强,家里那么困难,在学校里却从来不接受同学们的经济帮助。”姚军沉默了一阵,突然说:“有了,前不久听我一位亲戚说,她在市青少年宫办了很多少儿美术呀乐器班什么的,还准备办个少儿京剧学唱班,要拉人投资,并且需要招老师。我去问问,如果已经办了京剧班,我设法推荐杨惠芳去当老师。”
  
  谢立业听了,高兴地一拍桌子,长吁了一口气,马上表态说:“行,这工作好,又很对她专业和爱好。办这个班我也投资入股吧,我现在对京剧也挺有兴趣的,也愿意为普及京剧出点力,只要能把她安排好就行,但不要告诉她我也参与其中了。”
  
  姚军双手一摊,说道:“那就这样吧,明天我俩一起去见我那位亲戚谈谈,小杨那里我会叫汪茜好好劝劝她!”
 
    “谢了,哥们!”谢立业现在总算感到自己异常沉重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下来。
 
    ……
 
    汪茜挂掉谢立业的电话之后,心中仍愤愤不已,与杨惠芳相比,她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得更全面深刻些,也更有心计些,杨惠芳的遭遇让她既同情又自责。她匆匆来到了杨惠芳寝室,见杨惠芳没吃中饭,还睡在床上。她没有告诉对方谢立业打来电话的事情,而是立即在书桌里找出了方便面,撕开上面一半薄纸,加上开水冲泡起来,然后走到杨惠芳床边,心疼地说道:“惠芳,起来吃点方便面吧,别傻不啦叽地伤害自己身体。告诉你啊!我今天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奶茶店喝奶茶时,得知她们那里有一个营业员就快毕业要走了,需要重新招聘,每天上晚六点到十点的班,我说了你的情况,她们同意你去那试试。”
  
  杨惠芳听到这消息,马上从床上坐起来,身子晃了晃,问道:“是真的吗?但我现这身体不知还能去上班不。”汪茜拉着她的手,安慰地说:“可以的,你这是心病,只要忘掉他和过去的事,身体就会好的。惠芳,你必须从死胡同里走出来才行,我现在与你分析啊!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啊!”杨惠芳点了点头。
  
  汪茜轻声说道:“你说你当初去谢总那去上班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去帮他搞接待自己赚点工钱嘛。”杨惠芳答道。
 
  “那为什么会发展到与他发生了那个关系呢?”
 
  “因为他对我很好很关照体谅,又很优秀很有魅力,他也喜欢我,所以我就爱上他了”
 
  ”谢总与你说过他有老婆和孩子吗!说过他们的感情不好吗?”
 
  “说了,有老婆也有孩子,也说了老婆挺不错。”
 
  “你知道他有老婆孩子,那你怎么还会对他产生感情呢!”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喜欢上了他了。”
 
  “那你不在乎他有老婆和孩子,想一辈子做他的情人?”
 
  “我是不在乎,但没想过是否一辈子只做他的情人。”
 
  “哦!是没想过还是不敢想还是不可能。”
 
    汪茜这一句把杨惠芳问住了,她停下来思考了一阵,说了一句:“反正不可能一辈子做他情人。将来我还是要结婚生孩子的。”
 
  “那你觉得他会与老婆离婚与你结婚生孩子吗?”汪茜又紧逼了一句。
         
  杨惠芳想了想说:“我原来没仔细想过这问题,认为只要我俩相处久了,感情如果比她老婆好也许有可能,但现在我觉得不可能了,因为他与我分手就是怕老婆知道这事会与他离婚吧。”
  
  “这不就对了,既然不可能,如今分手不就对你俩都好吗?从道义上来讲,你本身就不应爱上有妇之夫的。男人如果说爱你而不与老婆离婚,那他对你的爱就是一种性爱,一种占有欲,而不是爱情,懂不。”
 
    在汪茜的开导下,杨惠芳的心情好了些许。她穿上了衣服,起来端起桌上的方便面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后,她还是语气哽咽地说道:“茜姐,道理是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觉得好痛!”
 
  “天天躺在床上不做别的事情当然心情不会好,待会你吃完了我们出去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