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十六章 欢聚
第十六章 欢聚



更新日期:2018-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到了晚上八点,临泉庄园的歌舞厅开始热闹起来,可听到喧腾的音乐,看到川流不息的人影,四处都布满了迷人的彩灯。好在张宏道虑事周到,提前就订了一个KTV大包厢,否则恐怕去晚了就没包厢了。
 
    经过不长时间,张文会、谢献芹和石梅三个本已相熟的小孩就很开心地玩在一起了,互相追逐并热烈地谈论着大人们既生疏又搞不大明白的各种话题。来到KTV包厢后,三人一拥而上,霸占了点歌台,轮流点起了自己想唱的歌曲。
 
    谢献芹与他爸不一样,歌唱得很不错,音色很美,发音纯正,高音处毫不费力,韵味十足,不时博得阵阵喝彩。江雅婷兴致大发,提出要与他合唱一首,俩人颇为用心地合唱了一首林忆莲和李宗盛的《当爱已成往事》,唱罢令众人嗟叹不已,纷纷鼓掌并树起大拇指,尤娜和谢立业为此大感自豪。张宏道注意到尤娜不时为谢立业递上剥好的橘子和香蕉,而谢立业则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
 
    看着三个小家伙唱得正欢,玩得开心,大人们也就识趣不去打扰,纷纷结对出去跳舞。这所庄园里的舞厅不大,装饰也不豪华,却有支不错的乐队,跳舞的人也多。江雅婷和张宏道夫妻同心,配合默契,舞姿优美,引来众多的目光。石磊和陈雨荷则边跳边嘻嘻哈哈,俩人看上去显得特别恩爱。谢立业与尤娜跳起舞来则一本正经,偶尔低头窃窃私语几句,也是一副和谐的模样,这让张宏道不由大感欣慰。
 
    石磊今晚心情特别好,他一到临泉庄园就找了个机会与谢立业单独谈了一阵,得知他已与杨惠芳分手了大大松了一口气,还不吝言辞地夸了谢立业几句,赞他知进退殊为明智,说得对方都有些飘飘然了,这对平常一见面就抬杠的俩人是很少见的。他也不在乎别人是否认为在故意秀恩爱,在舞厅里旁若无人地与妻子打情骂俏起来,而在别人眼里他们这对夫妻就像两个顽童,既有趣又显得很自然。
 
    不过,谢立业与尤娜跳了两曲就不再跳了,回到了KTV包厢。尤娜性格热情温和,孩子们都喜欢她,很快就加入了他们玩耍的阵营,一起唱歌聊天。谢立业则独自坐在沙发上,边喝茶抽烟边消磨时间。
 
   他的目光投注在脚下的红色地毯上,想着心事。与杨惠芳分手后并未使他心情感到轻松起来,反而因愧疚而心中隐隐不安,缺少了这份男女之情的滋润和刺激也使他觉得有些无聊,生活仿佛突然失去了很大的乐趣。他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与杨惠芳在一起的情景,感到茫然若失,他长叹了一口气,起身出了KTV包厢,打算四处走走散散心。
 
    他穿过KTV包厢集中的那条走道,绕过舞厅,出了大门,来到一处很大的草坪上。夜色很黑,没有月亮,四周也比较安静,只有远处的歌舞厅传来隐隐的音乐声。
 
    “她现在怎么样了?对这事是否想开了?真的有些放心不下啊!”谢立业暗自想着。今天他来到此地之后,心里感到既庆幸又失落。几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让他很有归宿感,心里好像踏实了不少。不过与杨惠芳分手又让他颇为伤感,心中充满了渴望和不甘。他与杨惠芳虽谈不上多深的感情,但对方的美丽温柔、楚楚动人的模样仍让他留恋不已,而杨惠芳清贫的家世也触动了他心中的柔软之处。想到她那天晚上泪流满面悲戚而去的情形,他心里就非常不好受。
 
    “她那么贫困,会不会又重新去给其他的老板当陪客女呢?”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心里就一阵不安。毕竟杨惠芳所学的专业要在当前的社会上找一个不错的兼职工作简直太难了,不走陪客或类似的路子,也许只能辍学了。谢立业太了解生意场上那些龌蹉的人或事,一想到杨惠芳今后可能遇到的局面,他就烦闷极了。诺大的空旷草坪上,谢立业孤零零地驻立在哪里,黑夜中他狂吸着烟,火光在烟头上不断地闪烁跳跃。
 
    当谢立业回到KTV包厢后,发现所有的人都在里面。张宏道一见他就招了招手,待大家围坐在一起后,张宏道向大家谈起了他创立文化公司和与省卫视台合作拍摄《中国艺术之旅》的计划。
 
    石磊和谢立业闻之都颇感兴趣,谢立业问了问张宏道拍摄《中国艺术之旅》所需要的资金和如何操作的情况后,点点头说:“这个计划不错!应该能赚钱,绝对不会亏的。”
 
    石磊望了望三个正陶醉在音乐声中的小孩,感慨地说道:“你这个计划很好!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家奈斯比特认为将出现一种文化繁荣,一个新的文艺复兴。他还引用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馆长霍温的看法,霍温认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对艺术入了迷的时代。我们的文明已将艺术和不朽相提并论。奈斯比特的预测走得更远,他认为在今后几十年间,艺术将成为一种占统治地位的业余活动,它将替代体育的地位。”
 
    他沉思了片刻,继续阐述道:“美国著名社会学家休·戴尔齐尔·邓肯也认为:艺术是文化的本质,是社会行为的主要推动力。与其说文学艺术是对生活被动反映,不如说人类是在艺术指导下生活。艺术本身具有无限的描述能力,它引导着人们滚滚向前,朝崇高的理想迈进。人们必须靠艺术而不是靠科学行动,即便信奉科学也需要个人通过对科学价值艺术性描述来看到科学的意义。”
 
    江雅婷也插话应和道:“石磊说得有道理!这决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话,上述所预言的其实已经在中国部分呈现了,央视青歌赛的全民关注,影视艺术对人们尤其是青少年的广泛深刻的影响,美术作品拍卖中的令人乍舌的高价,这都说明了当今世界艺术在人们思想上和生活中的惊人影响,可以断言:二十一世纪将是艺术的时代。”
 
    她喝了一口茶,又继续说道:“我们常说‘诗唐’,唐代的繁荣与诗歌艺术是密不可分的。正是唐代光辉灿烂的文化艺术,才孕育了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无比强大的盛唐。中华民族的复兴首先应该是文学艺术的复兴。西方的文艺复兴才是他们摆脱中世纪走向近代的起点,当今中国的头等大事,就是要用最大的力量推动文学艺术的发展,要改变目前教育中把艺术视为附庸的观点,文学艺术应成为素质教育的主题。”
 
   张宏道哈哈一笑对江雅婷说:“你的观点倒颇值得商榷,不过我看过一本外国人写的《文化经理人:成果构思与工作帮助》的书,作者是从以下述几个方面来表达艺术作用的:艺术能帮助高技术取得成果;艺术将成为扩大意识的一种方法;艺术能构建新的认同;从审美的角度对生活世界和艺术作出评判,能帮助人们在日益复杂的环境中生存;艺术与生活将融为一体,而生活将复制艺术;艺术家将成为社会一体化的形象; 创造艺术将创造崭新的现实;艺术将成为经济的开路先锋;艺术将成为经济与社会之间,具有创造性的缓和剂。”
 
    大家热烈地探讨起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就连心情本来有些落寞的谢立业也很快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进来,谈了一番影视行业的巨大前景,言语中颇为艳羡;而陈雨荷则列举了孔子等先贤对音乐文化的重视和提倡,以此来强调艺术在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末了张宏道对石磊和谢立业征询道:“你俩是否有兴趣入一股,大家一起干!”
 
    这下大家谈论的更为热烈,最后石磊和谢立业都表示要入股参与进来。
 
    张宏道说:“《中国艺术之旅》这档节目我已表示请刘台长担任制片人,请苏紫云担任编导。至于编剧我们也不请别人了,石磊和雨荷都精通艺术史,就由你们俩口子来担任编剧吧。”
 
    石磊想了一会说:“雅婷对艺术史也很熟悉,且有不少独特的颇具启发性的观点,她也参与进来一起编剧吧,同时再请两位专家担任顾问。”
 
    张宏道看了看江雅婷说:“好啊!雅婷你也参与编剧吧!”
 
    江雅婷点了点头。
 
    “立业也别闲着,各方的协调工作就交给你负责了!”
 
    谢立业耸了耸肩,也点了点头。
 
    ……
 
    三家在临泉庄园这个如同世外桃源的度假胜地尽情地玩了几天,张宏道暂时忘掉了环线工程给他带来的烦恼,谢立业受到大家的感染,情绪也变得好起来。打打牌、唱唱歌、跳跳舞、散散步,搞搞运动,让大家长期工作和学习造成的紧张情绪得到了很好的放松。江雅婷、尤娜、陈雨荷除了睡觉外,几乎形影不离。三个小孩也是如胶似漆,玩得不亦乐乎。而张宏道、谢立业、石磊三人则每天喝喝酒,侃侃大山,他们仔细商量了文化公司的操作事项,展望了将来的发展愿景,均表示要大显身手好好经营一番。
 
    周日下午,三家高高兴兴返回了C市,在雅轩酒店共进晚餐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