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度假
第十五章 度假



更新日期:2018-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周五遇上了一个好天气,晴空万里,艳阳当空。
 
    下午三点,张宏道、江雅婷带着他们的儿子张文会出发了,张宏道开着妻子那辆宝马车,而江雅婷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路不断地用手机与尤娜和陈雨荷联系。文会则窝在后排座位上独自玩着手游,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他其实并不情愿一大家子出去度假,而更想在假日里与要好的同学们在一起玩。
 
    临泉庄园在C市的西北方向,由于市内堵车厉害,他们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了城,进入高速公路后,张宏道和江雅婷被堵车弄得有些烦躁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二环路工程你打算怎么办?”江雅婷用一副既担忧又有些心疼的口气问张宏道。
 
    “车到山前自有路!”张宏道故作轻松回答道。从刘局长那里知道自己又面临一个劲敌后,他虽恼火却并不沮丧,反而激起了争胜之心。多年来在这一行业的爬摸滚打,他已变得凡事轻易不言输。自从刘局长告知对方是交通厅副厅长兼省公路局局长打来的招呼后,他就盘算着找哪位省领导出面了。
 
    “那你找谁去出面打招呼呢?”江雅婷追问道,与张宏道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对承揽道路建筑工程业务的一些套路也是非常熟悉的。
 
    “请省发改委的曹主任出面打个招呼吧!”省发改委的曹旭副主任是张宏道的老乡,非常熟络,逢年过节张宏道都要请他及家人吃饭,关系不错。
 
    不知怎的,张宏道脑海里浮现出苏紫云那穿着一身休闲装的身影,这可是一条通天之路啊!他看得出苏紫云对他颇有好感,也在不经意间表露出了与他深交的态度和意愿。不过他觉得利用这一关系去搞工程业务未免太俗气了,使得他对《文艺沙龙》节目的赞助看上去成了势利之举,何况他听说苏彤副省长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凭这种关系还未必会有效。他摇了摇头,竭力驱除头脑中这种想法。
 
    张宏道一行五点半到达临泉庄园后,谢立业一家不久也到了,江雅婷一见尤娜就手挽着手坐到大堂一侧的长沙发上私下攀谈去了,张宏道与谢立业则站在门旁抽烟聊天。二十分钟后,石磊一家开了一辆普通的面包车也终于赶到。
 
    女眷们相聚就像水珠洒进了油锅,瞬间热闹非凡,江雅婷、尤娜、陈雨荷从各自的衣着开始评点,没完没了地聊起来。张宏道首先去服务台办理三家入住手续,而石磊则拉着谢立业在一个角落里不知嘀咕着什么。
 
    临泉庄园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吃住玩一条龙服务。大家先在那座仿古建筑群的一个院落分别入住并略加盥洗后,就一起拥到庄内的餐厅里用饭。
 
   三家人围着一张大圆桌,三个已届中年的老同学凑在一起坐了下来,张宏道开了一瓶五粮液,一一倒满了三个玻璃酒杯。
 
   “文会,来吃个鸡腿,待会再玩游戏机!”尤娜笑眯眯地夹了一个鸡腿递到文会碗里。
 
    “谢谢尤姨!”文会只得收起手游,吃起了鸡腿。
 
    尤娜又继续给石梅夹了一个鸡腿,石梅也很有礼貌地向尤娜道谢。
 
    餐桌上尤娜不断地给大伙夹菜递水,忙得不亦乐乎。
 
    “娜姐,别管我们了,自己吃吧!”江雅婷劝道。
 
    “是啊!娜姐每次都这样,我们都有手有脚,还会亏了自己!”陈雨荷也应和道。
 
    尤娜作为市一人民医院的内科副主任医生,无论在社会上、单位里还是朋友圈中都是一位受到普遍尊敬的人物。工作上她勤勤恳恳,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因为医术高明,态度和蔼,找她就诊的病人特别多。虽然家境富有,但她坚持不请保姆,家务事也是一肩挑。她是如此的勤快,每次三家聚在一起,照顾大伙的生活就仿佛成了她的责任似的。
 
    陈雨荷起身给尤娜碗里舀了一大勺她喜欢吃的野山菌,尤娜只得笑着停下来,摆摆手道:“那你们自己就趁热多吃点!”
 
    一大口烈酒下肚后,张宏道看了看谢立业和石磊,不无感慨地说道:“当年读《红楼梦》,里面那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当时主流舆论都认为这是一种利己主义、明哲保身之论,是老于世故的滑头主义应世哲学思想,而我们那时也深以为然。现在它却受到越来越多的人推崇,奉为金科玉律,你们怎么看?”
 
    谢立业双手抚摸着酒杯,稍一思索就回应道:“我对此确实很有感触,读书人往往执着坚持事物的合理性,不知道人间世故的复杂性,死认理,结果常常是到处碰壁。他们抱着有理走遍天下的信念,不管不顾地往前冲,结果,遇事常是剪不断理还乱。不少读书人讲真情,不通人情,直来直去,我行我素,真诚待人却不懂得讲究方式,坦率处事却不知注意策略,书呆子气重,对人情世故不大懂,所以往往一事无成。不像那些老于江湖,深谙社会的人那样,能处事波澜不惊,遇事隐而不发,做事显得游刃有余。”
 
    张宏道眉头皱了皱,抿了一口酒,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过于在乎人际关系,未免一辈子也活得太累了!”
 
    石磊端着酒杯,思忖半晌,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通常注重的那一套与人打交道的方式和礼仪是农业社会的产物,比较适合中国传统的宗法社会,浸淫于此也确实能让人感到那浓浓的温情和诗意。但进入工业社会后,人们渐渐脱离了土地和宗族,变得越来越异化了,传统的那一套失去了土壤也变得越来越虚伪,所以应付起来就觉得很累了,沉湎于人情世故久而久之确实令人感到既无趣又俗气。”
 
    张宏道笑道:“好在我们三人互相知根知底,倒是不用装得那么辛苦了。”
 
    ……
 
    江雅婷尝了尝刚端上桌的清蒸桂鱼,皱着眉头对陈雨荷抱怨道:“这里的菜都那么贵,味道却比你家石磊做的差远了!”
 
    陈雨荷笑了笑说:“他也不是样样菜都做得好的!”但脸上却一副自豪状。
 
    谢立业闻之,抬起头来讥讽道:“石磊这个孔老二的徒子徒孙,当然要遵循祖师爷‘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一套啦!”还对着石磊挑衅性地咧嘴一笑。
 
    谢立业受西方哲学影响很深,对中国的儒家思想嗤之以鼻,常与石磊争得面红耳赤。其实,当年他们读大学的时候,正是中国大陆上西学东渐的又一次高峰,都受到了西方思想,尤其是海德格尔、萨特的存在主义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的影响,后来有一段时间石磊一头扎进了中国古代思想史中,而张宏道又受到了俄国宗教哲学的影响,三人的思想才有了较大的距离。
 
    石磊立即笑着反驳道:“中国的传统思想虽然在哲学的本体论方面没有西方哲学发达,但在道德学说方面却也是博大精深的,是完全可以与西方思想互补的,孔子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现代人的行为处事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最近几十年,世界各国宗教界、伦理学界的有识之士、专家学者不分种族、国籍、信仰,不断地齐聚一堂,探讨对于全人类适用的共同伦理原则,他们把这种最基本的规则称为‘金规则’,而金规则的首选和典型例子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及在其他语言中的类似表达。比如,1993年,世界宗教大会在闭幕会上发表了一份《走向全球伦理宣言》,就明确、清晰地阐述了这样的观点。”
 
    江雅婷也注意到了两人的争辩,插话说:“我觉得石磊讲得有道理,在如今日益浮躁的社会里,儒家思想也能起到良好的作用。”
 
    谢立业却嘴一撇,嘲笑道:“别吹了,儒家学说那一套早过时了,儒家思想塑造了中国人软弱的一面,它过于重文轻武,从而导致中国在古代历史中经常处于被入侵的地位;儒家思想还窒息了人的创造性。”
 
    张宏道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场争论,不声不响地抽着烟。他对谢立业很了解,因为两人相聚得比较多,但对石磊目前的思想状况就不很清楚了。
 
    石磊沉思了片刻后说道:“我不认同这种说法,说儒学塑造了人柔弱的一面,这种理解是很无知的。虽然在古代的《字书》里面说‘儒,柔也’,但这种柔和柔弱不是一回事,它是以柔克刚的柔。什么叫儒?儒,甲骨文里就有这个字,相当于需要的需,上面是雨下面是人,实际上这个叫沐浴。现在祭祀的时候常常要斋戒沐浴,沐浴就是改正自己,洗掉自己不应有的那些污秽,这很像我们现在所提倡的与时俱进的精神。”
 
  他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咽下酒劲,盯着谢立业继续说道:“儒家在培育和改变人的时候提倡润物细无声,教育就是慢慢进入人心的过程。柔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我们知道中国的儒家讲究三达德,即智仁勇,中国儒家特别强调勇,早期思想家对此不断论述,比如孔子说‘杀生成仁’,这不就是勇吗?荀子曾经把人的勇分成几类,‘有狗彘之勇者,有贾盗之勇者,有小人之勇者,有士君子之勇者。”荀子提倡的是‘士君子之勇’,说到这里我们常常提到孟子的‘吾善养我浩然之气’,这也是士君子之勇。中国在明代中期还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的国家,说儒家思想窒息了中国人的创造性也是站不住脚的。中华民族在儒家思想学说的指导熏染下,几千年来没有侵略过任何人,但是我们也能无数次成功地抵挡外来入侵,只不过到了近代中国我们受到了太多的欺凌。但我们不能因此简单把近代以来的落后归结到儒家文化身上,要历史和辨证地看待这个问题。”
 
    对石磊的这番话,张宏道、江雅婷都在头脑里仔细地琢磨和思索,谢立业虽心里仍不服气,但憋了半天也 没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陈雨荷则趁机嚷道:“你们不要再谈玄了,三家难得聚在一起,今晚大家都唱歌跳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