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十四章 分手
第十四章 分手



更新日期:2018-03-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谢立业周三几乎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那间他用来收藏和陈列古籍古董的房间里,心情郁郁,昨天在雅轩酒店吃饭时,张宏道与石磊的话对他刺激不小。他不时从那张宽大的老板椅里站起身来,在各藏品之间不安地走来走去,有时在摆满了古籍的书架前停下来,抽出一本书翻一翻,又很快不耐烦地放回原处。
 
    那本张宏道送给他的薄薄的小书《爱的意义》摊放在书桌上,他今天匆匆地看了一下,思想上还是有所触动的。其实三人中,他对文学昔日最为狂热。在大学读书期间,本就经济拮据的他还节衣缩食,想方设法进了一家业余大学文学系深造,利用晚上时间风雨无阻去听课。《红楼梦》是他的最爱,他现在收藏的古籍也以《红楼梦》的版本最为丰富。有一段时间他狂热地投入文学创作之中,写了好几本小说,虽未能发表,但他并不如何灰心。实际上他当年下海做生意,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体验生活,积累创作素材的。虽然他有好长时间没有动笔了,但创作的冲动可从未停止过,张宏道和石磊的话也击中了他的软肋,他思想上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这段时间他其实心里也不好受,虽然与杨惠芳在一起令他身心无比畅快,仿佛时光倒流,青春又重现。但每想起自己的妻子尤娜来,他就感到深深的愧疚,一想起尤娜一旦发觉了会出现的可怕后果,他就忍不住全身一阵颤栗。
 
    早年因生意上经营不善而经历的那些倒霉的日子,现在想起来他都心有余悸。多亏了妻子尤娜的付出和承受以及忍耐,他才挺了过来,最终走向了正轨。朋友们都对尤娜称赞不已,他自己也觉得十分幸运,他虽然仍然不大理家务,但对妻子还是很尊重的。即使现在与杨惠芳搞在了一起,他也从来没想过要与妻子分开。张宏道与石磊的批评和规劝让他冷静不少,开始十分担心此事会被尤娜发觉,一种大难即将临头的预感令他恐惧。
 
    罢了,收手吧,就让此事成为将来一段美好的回忆吧,他想。他又想起几个生意场上的朋友为了同样的事情闹得家庭分崩离析的惨状,不由庆幸自己现在还安然无恙。否则,儿子痛恨他,朋友鄙视他,妻子甚至可能会为此寻了短见,他可就没法活了。可这事怎么向杨惠芳解释呢?唉!多么漂亮,多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姑娘啊!
 
    他压下心中的矛盾和不甘,拨通了杨惠芳的手机。对方温柔好听的声音再次让他感到内心隐隐有些刺痛。他尽量平静地告诉她,叫她今晚八点半到万泉宾馆的茶座里等他,他有事要跟她谈。
 
    杨惠芳接到谢立业打来的电话后,心里很高兴。谢立业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杨惠芳虽然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感觉有些尴尬,但这个男人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却变得越来越重了。没有了曾让她喘不过气来的经济上的压力,每天的上课和练嗓就使她感到既有趣又快乐,生活条件的改善和舒心令她容光焕发越发动人了,而谢立业的文学修养和幽默感以及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慷慨也让她倾心不已,心中虽有所遗憾,她仍感到惬意和满足。
 
    万泉宾馆不大的茶座内只坐了稀稀落落几个顾客,刻意营造的暗淡柔和的灯光让这里弥漫着似梦似幻的氛围,正在交谈的人们也都压低了声音,传到众人耳朵时已模糊不清了。杨惠芳静静地坐在位置靠窗的一张圆桌旁,望着窗外霓虹灯的世界,耐心地等候着谢立业的到来。
 
    她只点了一杯白开水,右手不时无意识地抚摸着放在桌上的她那精致的手提包,那是谢立业不顾她劝阻,执意给她买的高档货。灯光虽朦胧,但她美丽的侧影和婀娜的身姿仍吸引了多人的目光。这悠扬的萨克斯曲真好听呀!寄给家里的钱父母收到了吗?如果问起来,就说自己打工挣的吧。他对我真好啊!我是幸福的。给他打一件毛线背心合不合适?他敢穿在身上吗?
 
    谢立业在茶座的入口处眼睛四处搜寻了片刻,发现杨惠芳后他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静立在原地,默默地盯着那位丽人。《望春风》是他十分熟悉而喜欢的萨克斯曲子,此刻响在耳畔听来却无比忧伤。她坐在那里多么美丽!多么楚楚动人!这些日子里她给我带来那么多快乐,真的让人刻骨铭心啊!就这样放手我将来会后悔吗?我怎么跟她说呢?但愿她能想得开,不会太伤心才好!
 
    杨惠芳意识到有人正在走近她,忙抬起头来。
 
    “小杨,你来了。”谢立业觉得喉头发紧,说话声都有些变调。
 
    “嗯,来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来。
 
    谢立业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坐下来,自己也坐在了她对面的那张椅子上。
 
    “你喝什么茶?”杨惠芳问道。
 
    “毛尖吧。”他愣了一下,然后回答说。
 
    她向款步而来的女服务生点了一杯毛尖茶。
 
    有一阵子俩人互相凝视着,都没吭声。
 
    “你明年就要毕业了,有什么打算?”谢立业打破沉默问道。
 
    “能进京剧团最好!”她右手整了整衣衫。
 
    女服务生端着盘子送来一杯毛尖茶,放在桌上。
 
    他点了点头,俩人之间又陷于沉默。
 
    如何开口向她解释呢?她家境那么困难,离开我后她怎么办?多给她点经济上的补偿吧,他下意识地捏了捏身边的提包。
 
    “你电话里说有事要跟我说,是什么事?”她觉得气氛不大对头,有些压抑。
 
    他低下头,长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小杨,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能维持不了啦。”此事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好的理由来,无可奈何地就这样直挺挺开口说了。
 
    她就像突然挨了电击一般,一下子愣住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伏在桌上哭了,肩膀耸动得很厉害,他看着她,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愤怒宣泄和咒骂,对此他感到更无力应对,口中嗫嚅着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惭愧地低下了头。
 
    良久,她抬起头来,两手抹了抹眼泪,也不看他,哽咽着说道:“好吧,那我走了。”说完拿起桌上的手提包,就欲离开。
 
    “等等!小杨。”他有些手忙脚乱地打开自己的提包,从里面拿出一叠报纸包着的东西,递给她,“这是五万块钱,你拿着用吧!”
 
    她愣了一下,然后推开他的手道:“我不要!”转头快速走向门口,脚步有些踉跄。
 
   谢立业很想追上去,把钱硬塞给杨惠芳,却不知怎的双脚却无力向前迈动。
 
    ……
 
    省卫视台一行让姚丽珍充分体会到了张宏道对她的倚重,这让她欣喜不已。她暂时抛开了心中的一腔幽怨,全身心投入到筹建文化公司这显而易见她对之很感兴趣的事情上来。其实她也知道,她与张宏道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可能性,她见过江雅婷,一开始就为她的学识和风采所慑。她只是太崇拜张宏道了,经常跟着他出双入对去应酬,不时听到有人对她与张宏道之间的关系的猜测和调侃,也不知从何时起她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
 
    对张宏道这段时间有意与她保持距离的态度,她虽然很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她企图通过努力工作来暂时忘掉这些烦恼。因为工作的需要,她每天都要与苏紫云通电话,两人倒相处得挺好。情感上的苦恼和工作上的愉快让她处在一种矛盾又奇妙的状态中,她变得越发沉静庄重,而手下的人也很快习惯于服从这位上司了。
 
    张宏道虽然想在工作关系上与姚丽珍保持一段距离,但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也不得不让她配合自己去打交道。周四下午,他叫上了财务总监廖江和姚丽珍一起去市建设局办些事。
 
    一路上交通拥挤,他们乘坐的奔驰车像蜗牛似地慢吞吞前行。习惯了这座城市交通拥堵的几人均表现得心平气静,干脆聊起天来。
 
    “张总呀,再在公司里干一、两年,我就打算退休了。”廖江叹了口气说道。
 
    廖江原是国营某道桥公司的总会计师,精通业务,原则性很强,是张宏道花了大力气高薪聘请来的。他闻之一愣,忙道:“廖老身体还很不错啊!完全可以多干几年,帮我培养一个接班人出来嘛。”
 
    其实廖江也不过是说说而已,类似的话说过好几次了,无非是摆摆谱,张宏道深知这一点,常与之逗乐。
 
    廖江舒适地闭上了双眼,夸张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老气横秋地说了一句:“看看吧!”
 
    张宏道和姚丽珍都笑了,姚丽珍赶紧奉承道:“廖总,公司没你可不行的,你就别吓张总了!”
 
    廖江一脸惬意地摆了摆手,然后抬眼看着姚丽珍问道:“小姚啊,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呀?”
 
    姚丽珍身体一僵,眼睛瞟了一眼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张宏道,嘟哝了一句:“还早着呢!”满脸意兴萧索,不再吭声。
 
    廖江看了看她与张宏道,神情若有所思,也沉默了下来。
 
    他们差不多下午三点半才到市建设局。张宏道交代廖江和姚丽珍俩人先去财经处协商拨付工程款之事,自己则独自去找刘汉文局长。他到了刘汉文的办公室门口,见房门敞开着,就径直走了进去。
 
    刘汉文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见张宏道进来,点了点头,手一指示意他去沙发上坐,接着继续打他的电话。过了一刻钟,他才挂了电话,然后走到门口把门关上,来到张宏道面前,神情凝重地告诉他:“省里有领导打招呼下来了,希望二环路工程能照顾省公路局的通程道路公司一个标段,事情越来越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