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会议
第十一章 会议



更新日期:2018-03-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翌日是周一,早上一上班,张宏道就叫姚丽珍通知两位副总、财务总监和公司各部门负责人上午8点半在会议室开会。
 
    8点半,张宏道准时出现在会议室里,他站在那把专属他的坐椅旁,首先环顾了一遍正襟危坐在那张硕大的椭圆形会议桌旁的十几人,然后侧身问了问旁边担任记录员的姚丽珍:“人都到齐了吗?”见她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才在椅子上坐下来,清了清嗓子道:“那就开会吧,”神情很严肃,语气也毋庸置疑,在公司里,他的权威是绝对的。
 
    他首先听取了主管工程施工的副总王前进关于正在施工的宁福路工程的情况汇报,仔细询问了目前路基工程所遇到的几个问题,商量了解决方案,最后强调要确保工程质量和进度,绝对不能出安全事故。大家都知道了公司正在积极争取二环路工程施工项目的事,在这敏感的时候出了岔子将是灾难性的,一时个个都神情凝重起来,身材高胖的王前进做了好几次明显的深呼吸动作。张宏道叫业务部部长李建平全力配合好王前进,协调好施工中与政府各部门的关系。
 
    另一位身材矮廋的副总经理易彬主管材料,他汇报了沥青的供应情况,推算宁福路接下来的路面工程所需的沥青需要三千二百吨。张宏道要他在原来打过交道的各厂家沥青代理商中找中海石油的代理商洽谈。他对易彬叮嘱道:“一定要把好质量关,去年修建了长凯路的征程道路公司,因为沥青质量不过关,结果到冬天新建路面竟到处开裂了,为此,董副市长大发雷霆,所以今年的二环路工程它就彻底地出局了。”
 
    五十多岁头发已经半白的财务总监廖江,一开口就抱怨宁福路工程进度款迟迟未拨下来,末了还诅咒了几句市建设局。张宏道好言安慰了他一下,就叫他下午去市建设局财经处催一催,他想了一下,又转头对姚丽珍温言道:“下午你就陪廖老一起,去趟建设局吧。”姚丽珍与建设局财经处处长万力很熟,在以前应酬的场合,俩人常常开玩笑似地调情,姚丽珍忙点了点头。
 
    接着张宏道又谈了几件事,末了,他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道:“现在我宣布一项任命,任命姚丽珍为办公室副主任,主管劳资、档案、公司车辆以及对外联络。”
 
    ……
 
    姚丽珍听到张宏道对她的任命后,真是又喜又愁,喜的是张宏道对她不薄,几年来的忠心耿耿得到了回报,她现在受到了重用,手上有了许多实权;愁的是她得花不少时间管着自己的一摊子,这样俩人以后势必再难经常在一起了。心中不由有些失落,以至她回到办公室后很久,当办公室文员张燕恭敬向她道贺时,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两眼直瞪着张燕,弄得张燕尴尬不已。
 
    午饭后,张宏道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靠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别看他一动不动地如同老僧入定,其实脑海中正翻波滚浪。
 
    昨晚,王通打来电话,告诉他已经约好了董副市长今晚在梅园酒店宴请他,也和董副市长谈到了自己的老同学张宏道夫妇也会来相陪。而前天谢立业也电话告之他已经做好了市建设局总工周杰的工作。王通当然是支持他的,刘汉文局长也没问题,除了董副市长,他已取得了所有有关领导的支持。所以,今晚这场饭局实在是太重要了,有一锤定音之效。
 
    有一阵子,他思绪变得很杂乱,他想起谢立业,前天他本来想规劝一下他,又觉得电话里不方便,最终还是没提那档事。他努力回想那天在夜总会碰到谢立业的情景,和谢立业在一起跳舞的年轻姑娘真的是很漂亮啊!他不禁为尤娜感到悲哀。
 
    他任命姚丽珍为办公室副主任也是无奈之举,姚丽珍既能干又忠诚,他得尽量避免伤害她,提拔重用又保持一定距离,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可是以后谁又能陪自己外出应酬呢?
 
    ……
 
    三点半一到,张宏道强打起精神,走出办公室,来到楼下停车场,开着他的奔驰车往家赶,准备接江雅婷一道去梅园酒店赴宴。
 
    今天的晚宴董副市长携带了他夫人梅大姐同来,董副市长五十多岁,矮壮,一口北方话,看起来似乎很豪爽。梅大姐却和蔼可亲,模样谈吐就像一位知识分子,江雅婷对她印象不错。王通的妻子赵柔也来了,她与江雅婷很熟,所以场面上气氛较好。当酒过三巡,张宏道欠身恭敬地对董副市长长说:“今天很荣幸能当面向董市长汇报工作,听说二环路也快修建了,我们公司也很想参与,为C市市政建设出一份力,请董市长多多支持!”
 
    “哈哈!好!好!”董副市长豪爽地笑了笑。不过,接下来的谈话张宏道发现董副市长总是避开二环路工程的话题,说的也是冠冕堂皇的废话,心里不由担忧起来,他仍强打精神应酬着,但时间一长,场面不知不觉就冷了下来。
 
    王通一见餐桌上气氛不对,赶紧出来调节气氛道:“董市长,您和梅大姐好像都喜欢京剧,江老师也爱好此道,你们肯定有共同话题的。”
 
    果然,董副市长顿时眼光一亮,他们夫妻俩都是河北人,都喜欢京剧,在南方生活和工作很难碰到同好。闻之,马上转向江雅婷问道:“江老师喜欢哪派?最喜欢那位角儿?”
 
    “我对每个流派都有兴趣,尤其喜欢张君秋大师。”
 
    董副市长点点头说:“张君秋的唱功确实无与伦比。”
 
    在一旁的梅大姐插话道:“都说现在京剧观众少,可张火丁去上海演出却坐无虚席,票价涨到一千多还买不到呢。”
 
    江雅婷接过话说:“京剧最关健的问题还是表演的艺术水平问题。这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演员自身的艺术水平,听多了过去那些京剧大师的演唱,你会觉得像梅、尚、程、荀和张君秋、余叔岩、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和叶盛兰这些人,就是放在今天,他们就是不想火都难。张君秋八十多岁了,登台唱了一段《诗文会》中的《喜盈盈》,那音色、那韵味,现在都无人能企及。另一方面是编剧和音乐创作问题,不说解放前那些经典剧目艺术上的高妙,就是五、六十年代的新编剧目尚有《望江亭》、《西厢记》、《刘兰芝》、《状元媒》、《杨门女将》等一批脍炙人口的剧目,其中的唱段仍广为流传。反观今日那些所谓大制作,即使评了大奖,又有几人记得,几人传唱?几人爱听?”
 
    董副市长情绪越来越高,目光热烈,急切地问道:“听你这一说,我也觉得很有道理,很多人说京剧过时了,已不适合现代人的口味,江老师怎么看?”
 
    江雅婷也来了兴致,她沉吟了片刻,接着说道:“这是因为现代很多人美学品味退化了,对中国传统中的精妙高雅的部分失去了感受力,难道能说唐诗宋词现在就不美了吗?谁这样说只会被人瞧不起!”江雅婷撅着嘴、神情似笑非笑。
 
    董副市长闻之哈哈大笑起来,他叹了一口气道:“很早的时候,我还不大懂京剧。有一次我偶然从电视上看到京剧《小宴》,那个饰演吕布的小生虽用小嗓在唱,但他高亢的声音和气势,把吕布的刚愎自负和万丈毫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当时就想,京剧的表现能力还是很厉害的,现在我每天都要听几段京剧。”
 
    江雅婷起身给在座的每位斟了一道茶,落座后接着说道:“京剧是中国戏曲里最富有表现力的,从微妙细腻缠绵的心曲到慷慨激越的情怀,从优美到壮美,它都能自如地表现。现在有些人追捧昆曲,形成一股昆曲热,虽然京剧从昆曲里吸收了大量的元素,但昆曲的表现力却远逊于京剧,到了十八世纪中叶,昆曲已衰落得很厉害了,在戏园和茶馆听戏的人一听昆曲上场,就纷纷利用这段时间上厕所,你能想象昆曲的水磨腔能表现吕布那种豪情吗?京剧在晚清、民国和建囯初都处在欣欣向荣的阶段,它的突然衰落是人为的中断,是政治造成的。”
 
    “江老师的这番话实属高见,佩服!佩服!”董副市长哈哈大笑道,语气高兴而真诚。
 
    ……
 
    晚宴最终在欢乐友好的气氛中结束。
 
    回家的路上,张宏道对旁边正在开车的江雅婷说道:“今天辛苦你了!”
 
    “我没做什么,你比我更辛苦!今天怎样?董副市长会支持你吗?”
 
    “今晚气氛很好,董副市长和梅大姐都很开心,但结果如何我也没底。”
 
    王通在送董副市长夫妇的路上,找了一个机会小心翼翼地对董副市长说:“我这位老同学人还是非常不错的,很仗义!况且他公司实力较强,施工质量也好,可不可以考虑二环路给他一段?”
 
    董副市长沉吟了片刻,叹了一声说道:“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僧多粥少啊!”
 
    王通马上献计道:“不如把标段从划分三段改为划分为四段,这样就可多照顾一家施工企业了。”
 
   董副市长听后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做也未尝不可,以前也有这个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