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六章 购书
第六章 购书



更新日期:2018-03-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张宏道上午八点半才醒来,他睁开眼看了看身边,发现江雅婷已经起床了。他并没有马上爬起来,而是继续躺在床上思索了一会儿。他回味着昨天饭局上同刘局长的谈话,想了想下一步的行动。
 
    今天是周六,每到这一天如果没有其它的事,他和江雅婷都有固定的安排,上午去图书城,下午逛音像店,晚上去听音乐会或看电影或回家看影碟。唯一的问题是儿子文会,他现在大了,不愿跟在父母身后当电灯泡,总想独自行动,每次夫妻俩都要费不少口舌,才能把他拴在身边一起带出去。
 
    张宏道爬起来,汲着拖鞋来到客厅,发现客厅里没人,他又走到餐厅,看见大家正在吃早餐。江雅婷一看见他就嚷道:
 
    “你快点去洗脸漱口,吃了早餐好出去!”
 
    “文会今天怎么安排,是不是跟我们一道?”他瞅了瞅儿子问道。
 
    文会没吭声,只顾低着头喝稀饭,江雅婷瞟了儿子一眼,不甘心地说:“文会说今天约了几个同学来家里玩,就让他们自己去玩吧!”
 
    江雅婷向保姆曾姨交待了几句,就起身进了她自己的书房。他们家有两间书房,张宏道也单独有一个,两间书房各有一台高级音响和电视,这样各有需要时彼此不会打扰。她在书桌上拿了一页写满了书目的信纸塞进手提包里,一边化妆一边等着张宏道。
 
    图书城位于市中心,交通方便。这座大厦的下面三层都面积巨大,其间大小书摊密布,既规范也复杂,这里也是全国著名的图书聚散地。当张宏道和江雅婷走进书城时,发现今天虽然是周六,里面的顾客却稀稀落落,营业员倒比顾客还多。这使张宏道想起多年前集中在本市一条长长陋巷里的图书批发和零售市场,当年是多么热闹,他俩在那条人头攒动、拥挤不堪的巷子里穿来穿去,捧一本书想找个地方蹲下来都困难,到了夏天更是空气纹丝不动,沒有一点风,热得人人汗流浃背。但那个时候是中国图书市场的黄金时代,一本好书出版了,哪怕是某些学术书,能很快卖出几万甚至几十万本,就连德国哲学家黑格尔那套晦涩难懂的《哲学史讲演录》都成了畅销书。令人想不到的是,如今随着这座交通方便、功能齐全、环境良好的图书城的建立,顾客却越来越少了,萧条得很。
 
    俩人径直朝二楼的弘文书局走去,尽管一路上不少书摊的营业员热情地朝他们吆喝,他俩也没停下脚歩,对这座图书城的每个摊位的情况他们都了解,每次来到这里主要去几家大的综合书店、学术书店和专业书店。
 
    弘文书局的李老板见他俩来了,马上过来热情地打招呼,李老板个子矮胖,是图书销售行业的资深人物,他总是感叹那个图书销售的黄金时代生意是如何好做,对现在普遍的惨淡经营忧虑重重。张宏道与这位精力充沛喜欢神侃的李老板聊了一会图书业的现状,就在店里转悠起来。
 
    江雅婷照例递给李老板那页书目,请他按图索骥找寻里面的书籍,然后信步走到文学类书架前看起来。一本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的《初唐诗》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曾看过这位汉学家一本叫《追忆》的著作,论述角度之新颖、析理之精微、语言之华美、情感之细腻动人,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把这本《初唐诗》翻了两页,就决定买下它了。
 
    弘文书局是个综合书店,学术品位也高,江雅婷还沒看完一半书架,手里就捧着一大摞书。她环顾四周,见张宏道正坐在一张凳子上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读着,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她走过去,把手里的书堆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转身问道:“看什么书?那么入神!”
 
    张宏道抬起头,把书的封面亮给江雅婷看。“《谁杀了古典音乐》?”江雅婷轻声念着书名。张宏道有点兴奋地说:“这是英国一位著名乐评家写的,谈了乐坛很多不为人知的掌故,挺有意思!那个日本索尼公司著名的总裁大贺典雄迷恋音乐,白天竭力搞好工作,晩上则在家里苦练三小时音乐指挥。每当午夜梦回,他就会从床上爬起来,跑到书房里练习指挥交响曲,他六十岁大寿时,公司为他租下一晚东京爱乐交响乐团,让他尽情发挥。此君仍不满足,竟提出要捐助纽约爱乐乐团一百万美金,条件是由他指挥一场音乐会,遭到拒绝后,他转求大都会歌剧院,结果如愿以偿,指挥了一场音乐会。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索尼要收购DC唱片公司,原来它的总裁是个古典音乐迷呀!”他停顿了片刻,叹口气道:“我们这里搞企业的赚了钱,就只知道买别墅、开名车、打高尔夫、包明星,以为自己从此就贵族了,沐猴而冠,与人家相比,境界差了不知多少档次!”
 
    江雅婷笑着说:“你也练练指挥吧!兴许哪天有机会上场呢。”
 
    “其实我早就想学指挥,每次看托斯卡尼尼、富尔特文格勒、卡拉扬这些指挥大师的录像,我就热血沸腾。家里有几本谈指挥的书,有时间要好好学学。”
 
    江雅婷含笑不语,她知道张宏道是一时心血来潮,过后未必当真的,但他喜欢丈夫这样的豪情。
 
    张宏道提了一大捆书和江雅婷走出了图书城,把书放入车子后备厢里,然后开车去雅轩酒店吃饭。
 
    今天买了不少书,俩人心情都很愉快,其实,对他们来说,逛书城几乎是一项十拿九稳的享受,因为在这里每个星期总能碰上几本好书,让人觉得心情雀跃、不虚此行。在车上江雅婷看着那张书单,满意地说:“书单上的书今天买到了一大半,特别是今人论述宋词的著作就有四本,下次给学生们讲宋词时材料就更丰富了。”她把书单小心折好,重新放进提包里,接着说道:“你昨天说要我写一篇关于‘词以婉约为宗’ 的论文,我倒想干脆花一年时间写本关于宋词的书,把自己对宋词研究的心得系统地理一理,你看如何?”
 
    “这你可要慎重,写文章只要言之有物,见解深刻独到就值得,不一定非要凑成一本书。当年陈寅恪声名赫赫,被清华骋为国学院导师时,除了一些论文,还没有一本系统的著作发表呢。西方一位大哲说过:‘一本大书,就是一桩大罪!’与其写一本注了很多水份的书,还不如写一篇论述严谨独到的小论文有价值!”
 
    他见江雅婷沒吭声,就问道:“你想写这本书,是不是为将来评职称考虑?”
 
    “这也是一个因素,我知道你说得很对,只是人处在学校这个江湖,真有些身不由己!”江雅婷幽幽地说。
 
    “所以,你我虽在不同的圈子,却同为江湖中人,都不是自由身!”张宏道开玩笑地说。
 
    吃饭时,张宏道跟江雅婷谈到了谢立业约他们去渡假村玩的事,江雅婷高兴地说:“早就应该出去玩玩了!虽然身在都市中,还不如说是整天呆在一个个水泥盒子里,外面的景观又千编一律,高楼大厦只给人带来圧抑感。尤娜每天在医院里忙得筋疲力尽的,赚那么多钱有啥意义呢!”
 
    “其实有钱而闲对某些人来说更可怕,会产生强烈的失落感,紧张的工作反而给他们带来生命的充实,当然,适当的放松一下也是必要的。” 张宏道回应道。
 
    “还有谢立业,以前那么爱好文学,发誓要写本《红楼梦》那样的小说,现在则成天泡在牌桌上,半夜三更才回家,尤娜在我面前都抱怨好多次了。”江雅婷数落着。
 
    “打牌与文学并不矛盾嘛,他也许是在体验生活吧,说不定他将来会写一本《麻将梦》出来,畅销神洲大地,直奔诺贝尔奖而去呢。”张宏道开玩笑地辩护着。
 
    “你俩是一丘之貉,你不是说也要写作吗,怎么不见动笔?”
 
    “我会写的,如果这项环线工程能接到手的话,弄完了我就成立一个文化公司,专做出版和影视,同时自己也搞搞创作。”
 
    江雅婷一听双目陡地一亮,思索片刻后就兴奋地说道:“这想法很好呀!我十分赞成!”
 
    张宏道笑着故意用讨好的口吻说:“那就请老婆大人多多支持啊!”
 
    江雅婷向他横了一个媚眼,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严肃地问道:“董市长那里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叫王通出面请他吃个饭,沟通沟通。”王通是董副市长的人,是他在市建设局里的心腹,而且王通的叔叔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估计董副市长会给点面子的。
 
    “董市长这个人怪怪的,我不大喜欢他!”江雅婷曾陪张宏道同董副市长一道吃过饭,对他有一种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厌烦感。
 
    “他这人只是文化水平低了点,喜欢拉帮结派,不过据说他很讲义气,帮人就帮到底。到时候你还是陪着我应酬一下吧!”
 
    “好吧!”
 
    吃完饭,他们驱车直奔音像城。
 
    古典音像行的刘老板一见他俩,就高声嚷道:“江老师、张老师,你们来得真巧!昨天到了两百多个新品种,很多是三星带花的唱片。”
 
    刘老板这一嚷,张宏道和江雅婷就像打了兴奋剂,直奔音像店一个角落里,那里木板地上放着几个大纸箱,里面全是新到的古典音乐唱片。他们首先把那些三星带花的唱片全部挑出来,然后再一张张地筛选其余的。两个多钟头后,他俩才全部弄完,望着身旁一大堆挑选出来的唱片,张宏道模仿金庸《鹿鼎记》中的韦小宝的口吻对江雅婷说:“好老婆,今天大功告成了!”江雅婷嘻笑着打了他一拳。
 
    张宏道和刘老板一起对选岀的唱片进行点数,江雅婷走到摆放DVD的架前,发现有一盒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上演的瓦格纳的歌剧《罗恩格林》的实况录相,指挥是当今如日中天的大都会歌剧院的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莱文,主要演员都是当今有名的演唱瓦格纳歌剧的大牌。她叫营业员试放了一下,发现歌手演唱的徳文还打上了中文字幕,这使她喜不自胜,忙叫张宏道过来看看。张宏道很喜欢莱文,尽管业内有人对莱文颇有些微词,批评他对音乐浓厚的浪漫主义式的演绎和夸张的指挥动作。
 
    他走过去,仔细听了一遍歌剧开头的那段著名的前奏曲,感慨地说:“这是我听过的这首前奏曲的最好演绎之一,真是美到了极致!”他转头对江雅婷说:“今晚外面也沒有什么好的音乐会和电影,我们不如晚上呆在家里看这张《罗恩格林》DVD,岂不是更好!”江雅婷马上说道:“我也是这样想来着!”
 
    出了音像城,张宏道把一大箱唱片又放入车子的后备厢里,然后对江雅婷说:“今天收获不小,应该庆祝一下,晚上去梅园吃饭吧。”江雅婷笑着讥讽道:“你干啥事都能找到理由,什么时候也为动笔写作找个理由吧!”张宏道吐了吐舌头,不吭声了。
 
    开车门的时候,江雅婷右手按着车门把手却停了下来,她转头对张宏道征询道:“时间还早,我们去石磊的书店看看如何?”
 
    张宏道左手横抱胸前,右手轻抚下巴,静立思考了片刻后,说道:“行!到时拉他一起去吃晚饭吧。” 俩人一前一后上了车,朝市中心新华书店的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