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四章 宴请
第四章 宴请



更新日期:2018-03-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张宏道和江雅婷领着儿子文会,提前半个小时就来到了沁香楼。上了酒店二楼,进了名为牡丹厅的包厢后,张宏道首先点好菜,吩咐服务生等客人到齐后再上,然后坐在长沙发上边喝着毛尖茶边耐心等着。
 
    儿子文会拿着沙发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摁了几下后,荧屏上出现了一幅MTV画面, 一位近年特别蹿红的青年男歌手正饶舌似地哼着,文会见了也兴奋地摇晃着身子跟着哼唱起来。听惯了西方歌剧的江雅婷和张宏道望着儿子面面相觑。他们平素用了很多手段想培养儿子对古典音乐的兴趣,可收效甚微,儿子根本不愿听,只热衷于流行音乐,尤其青睐这位正在饶舌的歌手。
 
    “这是个审丑的时代,看来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也将告一段落了,这种粗制滥造毫无艺术品味的东西如今竟大行其道,真令人不解,”张宏道脸转向妻子说道。
 
    江雅婷抿嘴一笑,说:“如今的人大都追求金钱与权势,对其它东西都不较真了,怎会有真正杰出的艺术产生呢!现在就连大学都成了官场和生意场,真正做学问的都已经没几个了。”
 
    “你最近在研究些啥呢?”张宏道盯着妻子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关切地问道。
 
    “这段时间主要兴趣是宋词。”她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我现在越来越服膺李清照词‘别是一家’之说,词确实应以婉约为宗。相对于苏轼的词,我现在更喜欢周邦彦,周词含蓄蕴藉,柔丽婉转,调美、律严、字工,更适合词这种文体所善长表现缠绵悱恻、情韵低回的那种意境。”
 
    “嗯!这算是文学史上一大公案了,我以前对苏轼所谓以诗入词颇有些不以为然,但觉得苏轼、辛弃疾这些豪放派词人毕竟开拓了词的意境。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写一篇文章详细谈谈吧。”张宏道语带鼓励地说。江雅婷笑了笑,脸上带着调皮的神情道:
 
    “说个故事,据宋张端义《贵耳录》中记载:有天晚上,周邦彦正在京城名妓李师师处,恰逢宋徽宗驾临,他躲避不及,藏入床下。宋徽宗送给李师师一个新鲜的橙子,聊了一会就回宫了。周邦彦在床下听得真切,就以这次经历,写下了那首有名又有趣旳《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一次,李师师竟在宋徽宗面前唱起了这首词,徽宗闻之龙颜大怒,把周邦彦贬出了京城。周邦彦出京之日,众人为他送行,他又写了有名的《兰陵王》这首词,甚是凄婉,李师师又把这首词唱给宋徽宗听,徽宗听了也觉淒然,笫二天就下旨召回了周邦彦。”
 
    张宏道听后沉思了半晌,然后感慨地说:“古人把生活艺术化,提高了生活的品质,今人却把艺术弄得比日常生存还要低俗,我们也许真的生错了时代!”
 
    ……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包厢被服务生打开了,刘汉文局长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他的夫人陈莉和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那是他们的儿子刘炜,张宏道与江雅婷忙起身迎上前去。他们两家平素就熟络,江雅婷与陈莉关系也挺好,大家边寒喧边入座,气氛轻松随意。
 
    刚坐下来,江雅婷就与陈莉叽叽咕咕地聊起来,而刘汉文则张开右手掌拍了拍张宏道左肩,两眼上下瞅了瞅对方,笑道:“几天不见,你小子开始发福了呀!” 张宏道咧嘴一笑,一副呆萌样道:“向领导学习嘛。”服务生走过来凑到张宏道跟前问:“现在上菜吗?”,张宏道点点头说:“好!”
 
    刘汉文中等个子,身体虽胖却结实,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风度儒雅,他是刚恢复高考那一年考入同济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分到市建筑公司,他虽没啥背景,但因为工作能力很强,既善巧干又能打硬仗,给前任主管城建的副市长现在已是副省长的苏彤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就把他调到市建设局,一步一步升到局长这个位置。
 
    谢立业还在市建筑公司时,张宏道常去那里玩,有一次,在职工宿舍碰见刘汉文正跟别人下围棋,一群棋迷中竟无人是他对手,引起了张宏道的兴趣。张宏道也是个围棋迷,有业余三、四段的实力,他很高兴遇见一个高手,一时技痒也加入了战团。真是棋逢对手,互有输嬴,俩人从中午战到深夜才作罢。从此以后,每星期总要聚两次在棋枰上撕杀一番,遂成为了好朋友。当张宏道下海自己成立公司创业时,已是副局长的刘汉文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总是尽力地支持他。刘汉文这个人从不收红包,也拒收礼品,只有张宏道请他吃饭他才偶尔光顾。为此,张宏道常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有次他对江雅婷说:“人生中往往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人你恰恰无法报答,像刘汉文就是这样!”
 
    “上星期在我们局系统举办的棋赛上,我又夺了笫一名呢!”刘局长得意地对张宏道说。
 
    张宏道也听说了这事,他开玩笑地说:“大概是别人看在你局长面上,让你的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姜还是老的辣吗!”
 
    “别吹了!你现在能赢炜炜吗?围棋还是年轻人的天地啊!”刘炜从小就拜名师学围棋,曾在市围棋比赛中获得少年组第二名,棋艺已远超过自己的父亲。刘局长为自己儿子感到特别骄傲,听了张宏道的话也不着恼,反而嘿嘿地笑了起来。
 
    “你现在还下棋吗?”刘局长问。
 
    “很少下,自从在你炜炜手下屡战屡败后,就没多大信心了,我现在尤其不敢跟年轻人下。”
 
    刘局长又嘿嘿地笑起来,望着自己儿子,撇了撇嘴。
 
    张宏道转脸问刘炜:“炜炜明年高考吧,打算学什么专业?”
 
    “我没想过,随便学什么。”刘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还是学建筑吧,这个职业永远是热门,而且毕业后找工作也容易些,你老爸也能帮得上忙啰。”
 
    “还是靠他自己吧,我尊重他个人的选择。”刘局长口里虽这样说,内心还是希望儿子能学建筑专业,而且也多少与自己在这个行业的影响不无关系。
 
    服务生开始上菜了,张宏道叫服务生打开他带来的茅台酒和饮料,给大家斟上。刘局长平常不大喝酒,工作上的应酬更是滴酒不沾,只在私下与朋友在一起时喝上一、二两。服务生给他倒酒时,才在高脚玻璃杯上倒了不到一半,他就忙叫服务生停下并捂住杯口表示够了,张宏道知道他的习惯,也不强劝。
 
    “莉姐,听说省属文艺院团也要改制了,有这回事吗?”江雅婷问陈莉,陈莉在省文化厅办公室工作。
 
    “是有这么回事,究竟怎么改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案呢。”陈莉答道。
 
    “那省京剧团改制后,光靠自己能生存和发展吗?”江雅婷是从省京剧团团长张艺玲那里听到剧团要改制的消息的,张艺玲对此忧心忡忡,她对江雅婷说:“如果把剧团完全推向市场,那它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我倒是已到退休年龄了,无所谓,可团里一两百号人怎么办?”
 
    “问题就在这里,省京剧团本来就存在经费不足、市场缺失的问题,如果现在一下子就把它推入市场,确实难以生存。”陈莉说道。
 
    “省京剧团大院内像个什么呀!几栋老宿舍楼,里面黑糊糊的,办公的地方设在宿舍楼一个角落里。团长告诉我他们连公函纸也没有,写字笔还要自己掏腰包。全团一百八十多人,退休人员六十多,国家每年拨下的几百万,连发工资都不够,哪来钱租场地、排练剧目?”江雅婷忿忿地说道。
 
    “那他们平常靠什么办法解决经济上的困难呢?”刘局长也好奇地问。
 
    “什么办法!把临街的房子改成门面出租了,可收几十万,还以房产来投资,与别人合办了一所幼儿园,每年也可收入几十万,以前就是这样熬过来的。”江雅婷回答道。
 
    “我有次和江雅婷去青年剧院看京剧联欢晚会,发现只有一位青衣和一位花脸还唱得勉勉强强,其它的演员都不行,出场的演员中竟然没有小生,剧团的水平确实也不太高!”张宏道也插嘴说起来,他在江雅婷的影响下也渐渐爱上了京剧,俩人为了看场高水平的表演,曾数次专程坐飞机去北京长安剧院去看京剧。
 
    “主要是因为待遇和平台的问题,京剧演员是成熟一个走一个,造成了这个局面。”陈莉叹息了一声说道。
 
    “可能喜欢京剧的观众现在太少了是最主要的原因吧。”刘局长说道。
 
    “其实,我们这里还是有一批相对固定和相当数量的票友。1937年梅兰芳率团来我市演出时,可谓万人空巷看梅郎,只要剧团艺术水准高就会有市场。当然,这是个系统工程,环环相扣,但首先需要政府支持,加大投入,才能良性发展。” 江雅婷像作总结似地说道。
 
    “江大教授言之有理,应该仼命你为文化厅厅长了。”刘局长调侃地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
 
    当在酒精的作用下张宏道感到两耳发热身体开始轻飘之际,他环顾了四周一眼,两个小孩已不再吃了,刘炜在看电视,文会则低头玩着母亲的手机,江雅婷和陈莉不知私下在嘀咕什么,而刘局长则满脸通红。他身体凑近刘局长说:
 
    “刘局,听说市二环路资金已基本到位,快要动工了,承建企业会如何定呢?”
 
    刘局长略一沉吟,身体也往江宏道倾了倾,说:“工程分三个标段,市里决定釆取邀标的办法,必须是一级资质的企业,首先初选六个企业参加,再根据情况评出三个企业。”
 
    “那我公司有没有希望中标呢?”
 
    “你是一级资质,以前的工程都做得不错嘛,还是有希望的。但这项工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还有董副市长和其它部门也会参与进来,你要把准备工作做得扎实点。”接着刘局长把将参与评标的部门和相关人员告诉了张宏道。
 
    张宏道从刘局长这里知道了他所希望了解的情況后,心里很高兴,他举起酒杯和刘局长干了杯,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转向陈莉说:“莉姐,今晚我们去夜总会唱歌跳舞去,潇洒潇洒。”陈莉喜欢唱歌,陈局长爱跳舞,俩人没有推托,爽快地同意了。
 
    绿岛夜总会是一家新开张的夜总会,位于全市那条最宽阔的主干线上,据说老板是台湾人。外面看上去金璧辉煌,无数的彩灯照得人眼花缭乱,新装修的地板、墙面和天顶显得高雅华丽,而里面那些桌椅和其它陈设既气派又奢靡。
 
    江宏道订了一个KTV包厢,大伙进去后先唱了几首歌,然后,刘局长邀妻子陈莉去外面的舞厅跳了两曲,回来后又邀江雅婷去跳舞。刘局长舞技不错,他最喜欢同江雅婷跳,江雅婷不但舞技出众,而且与他配合得很黙契。张宏道与陈莉在里面独唱了几首歌,又合唱了两首二重唱后,看到文会和刘炜拚命地轮流点着各自爱唱的歌曲,几乎轮不到他俩再唱了,就也一起出去跳舞去了。
 
    今天是周五,舞厅里热闹非凡。张宏道与陈莉一边跳舞,一边聊着各自孩子的种种琐事。突然,在人群中他发现了谢立业,正与一位年轻美貌的姑娘共舞。那姑娘不是尤娜,张宏道也不认识,不过他沒想太多,也许谢立业今晩也在应酬吧。不久,谢立业也发现了张宏道,当彼此擦身而过时,张宏道发现谢立业朝他笑着点头时,表情有些不自然,身形也有点躲躲闪闪。张宏道寻思着待会去和他打个招呼,可接下来舞厅里就不再见谢立业和那个姑娘的踪影了。
 
    ……
 
    送走刘局长一家后,在回家的路上,江雅婷边开车边问张宏道;“今天怎么样?”
 
    他长吁了一口气,说道:“嗯,收获很大。”接着向她谈了一些了解到的情況,末后说道:“有刘局长的支持,初选应该没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