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职场小说 > 浮世三重奏 > 第一卷 > 第二章 饭局
第二章 饭局



更新日期:2018-03-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中午十二点一到,张宏道就独自驱车去那家名为雅轩的小酒店,天空晴朗,万里无云,连太阳也出来了。一路上只有几处立交桥下的积水还未排尽,才看得出来这座城市刚被一场暴雨洗涮过。他感到空气格外清爽,心情不由一振。
 
    一路上小有堵车,这在C市已是司空见惯的事,看着马路上像蚁群般缓缓移动的车辆,张宏道不忧反喜,修建二环路确实是刻不容缓了,真是个好机会呀!他想。
 
    雅轩酒店规模并不大,装修也不是很高档,但这里是正宗的川菜,厨师手艺很好,于是成了三位老同学经常光顾之地,如果没有外人,他们往往选择在此地相聚吃饭侃大山。
 
    他来到酒店,停好自己的奔驰车后,径直走了进去。酒店里已坐满了客人,他目光略一搜寻,就看见了谢立业,正一个人坐在靠墙的一张小方桌旁。他走过去,朝谢立业点了点头算是寒喧,就在对面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已经点了菜,喝什么酒?”谢立业问。
 
    “我晚上还有应酬,中午就喝点啤酒吧。”
 
    谢立业招手叫来一个服务生,要他上两瓶青岛啤酒。
 
    “最近怎样?”张宏道一边端详着对面的老同学,漫不经心地问道。谢立业身材高大,体格强壮,眼上两道浓浓的剑眉令人印象深刻,嘴角时不时露岀一副略带嘲讽的微笑。
 
    “马马虎虎,混日子呗!”谢立业一脸玩世不恭神情,然后身子往前凑了凑,反问道:“你呢?”
 
    张宏道头一歪,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大学时代他们无话不谈,而且一旦打开话匣子,就聊得昏天黑地。三人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学校附近的一间茶馆,那里只一块钱一杯茶,还能呆上一整天,他们喜欢日以继夜地泡在那里,经常是直到茶馆打烊了而被店里伙计赶出来才罢休。有时意犹未尽,又在学校操场上兜着圈子继续神侃。如果是几个文学爱好者聚在一起,最喜欢的事就是买瓶白酒,以《红楼梦》中的诗词曲赋为准进行吟咏接笼比赛,谁接不上来就罚酒一杯,而这时谢立业往往是最后的胜利者。毕业后,这种以诗下酒的雅事就再没有干过了,它们留在脑海里成为一种颇带点诗意的共同回忆。
 
    “近来收藏了什么好东西?”张宏道问。谢立业最近两年热衷于收集字画和古董,还在家里特地安排了很大的一间房来陈列它们。
 
    “哦!也沒什么值得一提的玩意。”谢立业两眼斜睨着张宏道,以一副行家的口吻教训道:“古董字画市场的水很深,假货满天飞,骗子横行,稍不留心就可能上当,抱回来一个赝品,没我的指点,你千万别涉及此道!”
 
    张宏道咧嘴一笑,颇配合地点了点头。
 
    谢立业停顿了一下,两眼突然闪出一道光来,脸上带着神秘的表情说:“前段时间我从别人手中花二十万买下了一套宋版书,现在网上拍卖已到八十万了,嘿嘿!”
 
    张宏道忙问是什么书,谢立业说了一串长长的书名,张宏道在记忆中茫然地搜寻着,然后摇摇头,他沒听说过这本书。
 
    “这套书讲的是什么內容呀?怎么样?”张宏道问。
 
    “我根本就没仔细看!你也知道,我收集字画和古董主要不是为了自己鉴赏,而是一项投资。” 谢立业颇跟风如今新贵大款们的潮流,似乎涉及其中就立马提升了自己的身份档次,比如砸钱收集字画古董之类。
 
    大学毕业后,谢立业进了市建筑公司当技术员。不过,干了不到四年,他就厌倦了,冲动地辞了职,开始下海做生意。那时他刚结婚不久,妻子尤娜是市一医院的医生,性格随和达观,善解人意,见他成天愁眉苦脸的样子,心想自已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不愁没饭吃,也就没阻拦他。不过,这位老兄开始时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干什么都是心血来潮不切实际,老想发横财。他倒卖过电器,经营过养殖场,弄过烟酒批发,做过音像……,不一而足。折腾了好几年,最后除背上了一身债务外,一无所获。这其间儿子也出生了,经济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好在尤娜工作稳定,收入也较可观,更难得的是尤娜是位非常贤慧的妻子,人前人后都没抱怨过谢立业什么。
 
    不过,经过一连串的失败后,他开始变得现实起来,在朋友的劝说下,做起了建材贸易,放下面子找昔日的大学同学推销建筑材料。而这个时候,他这帮大学同学大都已经是建筑行业的骨干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看在老同学份上都给点面子,照顾一下他的生意。他这个人性格倒坚韧能吃苦,“农民的儿子后劲足” 是他昔日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几年下来生意越做越红火,自己开了一个水泥厂,还办了一家采石场,一跃而跨入了富人行列。
 
    服务生陆续把菜端了上来了,他俩碰了一下酒杯喝了起来。
 
    “尤娜和献芹还好吗?”一大口啤酒下肚,张宏道边打嗝边问道,献芹是谢立业的儿子。
 
    “还好!就是献芹不爱读书,伤脑筋!”
 
    “男孩子在小学都一样,大了就会好些的。”张宏道安慰道。
 
    “文会就好多了,成绩那么好!”文会是张宏道儿子的名字,正读小学四年级,考试成绩常常是班上第一名。
 
     谈到自己的儿子,张宏道眼光变得分外柔和,嘴里却道:“雅婷在学业上对文会管得太严,简直是拔苗助长,这样下去不利于孩子身心自由地成长。”
 
    谢立业嘴一撇,讥讽道:“得了!别占了便宜还卖乖。”
 
    “我们几家好长时间没在一起玩玩了,找个时间聚聚怎么样?雅婷已唠叨好几回了,她和尤娜还常在电话里抱怨我们不懂情趣,在感情上缺乏经营能力呢,对了,石磊最近怎样?”张宏道笑着转移话题道。
 
    “不会吧,你和江雅婷那么恩爱,到现在还弄得像新婚夫妇一样让人羨慕,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倒是我和尤娜之间的确已告别了那些激情燃烧般的岁月。”谢立业嘲讽似地一笑,皱起眉头,似乎想说点什么,又摇了摇头,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石磊那小子整天呆在他那个破书店里,今天叫他出来吃饭也推说没时间,如今开书店又不赚钱,不知他哪里来的劲头?”
 
    石磊是一个异数,当初大学毕业时,他主动要求进了一家乡镇建筑企业。在这家企业里他很快得到重用,沒几年就成了项目经理,个人的年收入也令人咋舌。可是三年前,正当事业红火,并且那家乡镇企业有意让他出任企业副总经理的时候,他突然辞职不干了,竟在市新华书店旁开了一间不大的书店,专营人文社科和艺术类图书,这在当时让人大跌眼镜。
 
    虽然张宏道对石磊今天沒来吃中饭不觉意外,但心里仍颇有一丝遗憾。尽管石磊自嘲开书店之举乃是在做“高级搬运工”的活,但这位老同学在此事上的专注与热情仍让张宏道诧异。想当年,有朝一日开个书店以书会友也是他们曾经的一个小小的宿愿,没想到石磊如今竟付之实现了。谢立业颇不以为然,常为此调侃石磊,张宏道虽有些羡慕他这种悠闲地与书为伴的生活,仍觉得他此举未免为之太早,倒是江雅婷和尤娜对之颇感兴趣,常去书店逛一逛。
 
    在如今这个全民淘金的时代,发财致富的观念是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那种金钱不是万能但万万不可缺少的说法也让张宏道深以为然,石磊在赚钱的大好时机下选择开书店,颇让张宏道认为不智,为什么不趁现在狠赚一把,将来再随自己的爱好行事呢?难道开个小书店也能称得上多大的事业?
 
    “干脆哪天几家开车去外地找一处渡假村玩两天”。 谢立业说了省内一家著名的豪华渡假胜地的名字。
 
    “嗯?行!”仍沉浸在遐想中的张宏道考虑了一下同意了。
 
    “你今年有什么工程做啊。”谢立业问道。
 
    “难说!”张宏道沉思了一下,然后把市二环路工程项目的事情告诉了他。
 
    “这么大的工程啊!凭你的实力和关系,接下一个标段应该沒什么问题呀!”谢立业兴奋地嚷起来。
 
    谢立业如此兴奋是有原因的,道路工程需要大量的水泥和砂石,都由承建单位自行釆购,凭他俩的交情,张宏道会尽量从谢立业那里进材料的,这不啻给了他一笔大生意。
 
    “说实话,如果工程只分一两个标段,我没多大的希望,但如果分三四个标段,我想办法争一争,幸许有点可能性。”张宏道脸色凝重地说。
 
    “那你打算怎么弄?”谢立业两眼瞪着张宏道。
 
    张宏道告诉他今晚约了刘局长吃饭,先摸摸情况。
 
    “如果有什么忙我帮得上的,你尽管吩咐!”谢立业举起酒来碰了对方的酒杯,一饮而尽。
 
    张宏道知道他也有不少关系,尤其是市建设局下的各科室,说不定也能用上,也就不客气地说:“需要时我会找你的!”
 
    接下来俩人的交谈就随意了,在旁人听来也许觉得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话语,俩人都频频地点着头,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长期的友谊、家庭的交集、生意场上的合作,让他俩话题不断。边聊边喝,很快各自就干完了一瓶啤酒。谢立业也不征询对方的意见,又叫服务生上了两瓶啤酒,张宏道也没有推拒,拿过一瓶又喝起来。
 
    吃完饭他俩步出酒店,并肩来到停车场,互相道别后各自开车离去,张宏道则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