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喜事临门
第十一章 喜事临门



更新日期:2018-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金山村村民自从发展养殖业和腾出闲散劳力外出务工以来,家家来钱的渠道多了,收入也稳定了,加上山区和新区两份庄稼地的收入,日子越发殷实了。
初冬时节,田野一片沉寂,偶有麻雀高空飞过,抛下沉闷干涩的喳喳的叫声。苦干的芨芨草在旷野的寒风里挣扎着摇摆手臂,与寒冷作着生命最后的抗争。微弱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沉睡的大地上,泛起昏黄的光亮。庄稼人闲暇了,村里自然就热闹了。年轻人雀儿般叽叽喳喳的嬉闹声从这家飘到那家,从村前飘到巷尾,一群群一伙伙,结伴相行去县城购物逛街,走了一波又一波。大人们都绑在繁忙的家务上脱不开身,时光尽耗在三顿饭、洗衣物、打扫卫生、饲养牲畜上,自打早晨起床后,身体就像上足发条的钟表,滴滴答答的走不停,忙忙碌碌的不得空闲,直至夜里才闲下来,闲下来也已到入睡时间。终日忙碌着,大家也都愉悦着,没有怨言,没有空虚,没有烦躁,只有实在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南郭先生只要从繁忙的家务解放出手脚来,就四处串门打听找媒人给自己的娃子喜喜张罗媳妇。搬出山区建了新家做起致富产业,总算做了件有脸面的事,也有了炫耀的资本,出门腰身也直挺硬朗了,说话底气也足了。费了许多口舌,在邻村沙枣村打听到有个适合的姑娘,南郭先生一路笑盈盈的回到家跟媳妇说了,媳妇打心底里高兴,就等去县城购物的娃子喜喜晚上回来定夺。南郭先生乐呵呵的坐在床上抽着纸烟看着电视,至于荧屏上节目的内容他倒没有在意,他的心里被喜悦占领着,看啥都不在乎,看啥心情都敞亮,听啥心里都舒畅,屋子里的一切看上去都很舒坦,顺眼,顺气,顺心。媳妇端来饭菜开始吃晚饭,饭没吃几口,南郭先生竟然有了喝酒的念头,媳妇拿过酒瓶,倒着一连喝了八杯,感觉脸面有些发烧,隐隐有点醉意,才拧上酒瓶。
听到街门咣当一声响,南郭先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知道是娃子喜喜从县城回来了。未等站稳,南郭先生就叫娃子细说说媒的事。话说一半,娃子就笑嘻嘻的说:你就好好休息吧,找媳妇的事你先歪张罗了。一头雾水的南郭先生不乐意的反问:娃子,找媳妇是家里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你整天就知道耍疯,我不着急难道要你去着急!喜喜没说啥,只是傻傻的笑着。南郭先生急巴巴的说:娃子,你别不把找媳妇的事当回事,行不行你得表个态吧,光傻笑有啥用呢?喜喜抿口水慢吞吞的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就别再张罗了。南郭先生:哎,不对呀,你说的是啥时候的事,我咋就不知道呢?再说你最近一直也没提起过呀?喜喜解释:是真的,就是今天的事。早晨去县城购物,午饭时分恰好碰到了上次来过我们老家的那个女孩佳佳。她问我们村子搬迁的事宜,我告诉他新村已经建好并搬了新家。她说她要兑现上次在老家给我许下搬新房后介绍女朋友的承诺,她说她已经相中一个适合我的女孩子,在我再三追问下,她才说出那个女孩子的姓名,不是别人,就是佳佳她自己。南郭先生听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无法再言语。喜喜的母亲脸上早就乐开了花,只是没笑出声,麻利收拾饭桌上的碟儿碗儿辣罐醋瓶儿。心里有了底的南郭先生起了身,咿--呀,哼唧着秦腔出门去经营牲畜。这一夜,南郭先生和媳妇睡的很深沉。喜喜仰躺在床上,瞅着月亮从窗帘缝隙射进的寒光扑闪着纯真的眼睛想着心事,佳佳一双深情的,炯炯的,眼睫毛密密的大眼睛正凝视着他,眸子里柔柔的目光像云层里射出的缕缕阳光,温暖舒适,伸手用指间轻轻的抚拭她的脸颊,柔软的像一团团棉花,她竟也嘻嘻的笑了。
女孩佳佳也是兴摊乡的村民,父亲是振兴村的村党支部书记,母亲是笋稼乡的村民,还有一个弟弟在县城高中上学。初中和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上学期间,和喜喜是同班同学且相处甚好,毕业后都有相恋心思,鉴于不到谈婚嫁年龄,便离散各自寻找出路,没在联系。喜喜喜欢自由职业,在亲戚的引荐下去新疆一油田上班,单位缺乏计算机工作人员,喜喜如鱼得水做了计算机操作员,不参加生产,只在机房操作计算机,工作相对轻松稳定,工资待遇不错,引荐的亲戚希望长期坚持上班,五年后可转成正式油田工人。喜喜在油田上数最年轻,还是个娃娃子,其他大都是中年人,也有五十出头老年人,或许因年龄的差异,彼此间除工作、开会、学习上的接触,别无往来。工作闲暇既不会友,又不搞活动,更无法娱乐,只有倒腾计算机玩接龙纸牌游戏,感到孤独难耐,空虚无聊。油田距离县城遥远,因工作性质,工作人员均为男性,青春的潮水涌起又退下,退下又涌起,终究碰不倒暗礁激不起浪花,不到一年光景就打起了退堂鼓,苦于老家山区缺乏就业发展机遇,就硬着头皮暂时待在油田消磨时光,直到去年父亲在搬迁的新家发展起养殖业才叫自己回来帮忙。回到搬迁的新家,整个人就像得到了解放,青春、朝气、活力如火山一样喷发而出,压抑的身体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心灵获得了极大的自由。面对广阔肥沃厚实的黄土地和发展养殖业的大好机遇,喜喜就把自己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深深埋在了脚下的黄土里。佳佳毕业后,是自己的父亲托人介绍到金山工业园区一家化工企业做产品检验员。不下生产车间,整天待在检验室面对仪器对抽样产品做检验,工作轻松单一,七八个年轻男女嘻哈着穿梭在两间摆满电脑、检验仪器设备的敞亮的产品检验室,处处散发着青春的朝气和活力。佳佳很喜欢产品检验员的工作,虽然每天机械式的做着同样的工作,但她每一天都收获着不一样的快乐,天天感觉自己和充实很快乐。几年的工作中,也有别人从外企介绍对象,也有自己的同事介绍身边对象的,但她始终没应承。在她富有青春活力和充满诗情画意的心里,已经被喜喜装的满满当当,再没有顶点儿空隙容下其他男人,哪怕是帅男俊男。
南郭先生看时机已经成熟,便急急忙忙托人在振兴村请了媒人,并带着喜喜拿上厚重的礼物去拜谢。没过几天,媒人捎话过来,说佳佳的父亲同意了这桩婚姻。在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里,南郭先生叫自己的娃子喜喜骑摩托车到振兴村请来了说媒人,和家人一块合计商量了订婚、结婚的相关事宜。经媒人沟通说和,在一个喜鹊叽叽喳喳的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喜喜怀揣五千元的大红包,载着羊腿、猪腿、红酒、白酒和纸烟在佳佳的家里择定了婚日,媒人和双方父母参加见证了儿女的订婚日。佳佳的父母饭菜准备的丰盛,猪、牛、羊、鸡、鸭齐上阵,高、中、低、家常菜皆亮相,荤素搭配,酸甜辣齐备,满满实实的一桌饭菜足见人家的诚意。饭席间,佳佳的村党支部书记的父亲很谦和,说话、夹菜、喝酒没有一点架子,也没提出啥出格要求,一再反复说着一切顺着女儿佳佳的意思办。和谐、宽松、愉快的氛围使南郭先生一家人很是放松,很是适应。喜喜和佳佳在隔壁嬉笑打闹,女亲家和媒人在一边唠家常伴闲话,男亲家两人边喧荒边喝酒,太阳落西时分,两亲家已喝的有了醉意,面色红润,谈吐不畅,声音时高时低、时粗时细,有时嘴里竟咕噜着说不出话来,尽是碰杯喝酒。屋子里满是烟味和酒味,浓浓的烟酒味挤出半开的窗户,散漫在院落里,飘浮在院落的上空,倏忽间随风而散,汪汪的狗叫声一直回荡在前后院子里,丝毫没有影响屋子里两家人心头的快乐和喜悦。
随着新婚临近,南郭先生和喜喜给家里置办了新家具,新电器,新厨具,也买了大彩电、大冰箱和自动洗衣机。购置白乳胶漆和涂料将房屋里外的墙面粉刷一新,街门也油漆了中国红的颜色,小小院落顿时显得美观、亮丽、气派,里里外外洋溢着欢乐的氛围。随着牲畜饲养交易量的加大,在娃子喜喜的鼓捣下,南郭先生从市汽车专卖店买来一两白色崭新的客货两用皮卡车,邻居们前来道喜祝贺,鞭炮声和划拳声直至被黑夜吞噬。
新年元旦,喜喜以五万元的彩礼钱娶回朝思暮想的佳佳在自家的院子里举办了喜庆的结婚仪式,摆设十五桌丰盛的酒席款待招呼佳佳的娘家人、金山村的父老乡亲和佳佳喜喜的亲戚友朋。酒席从午时持续到黄昏,嬉闹从早晨延续到深夜。满院的划拳吆喝声,满街道的孩子嬉闹声,满村子的鸡狗鸣叫声。
青涩腼腆的佳佳喜喜在晚上的闹洞房中,被邻居友朋五花八门的游戏戏耍的晕晕乎乎,精疲力竭,调教的服服帖帖,顺顺当当,俨然是一个大男人,大姑娘,不再青涩,不再羞涩,不再缅甸,不再羞怯。闹洞房的邻居友朋意犹未尽撤散后,在花花绿绿的五彩气球、花环、灯光下,佳佳喜喜浸沉在温馨浪漫喜悦的氛围里,陶醉在闹洞房的花样繁多的令人面红耳赤的游戏里,慢慢的地,两人心跳加速,呼吸紧促,粉红的灯光在桃红色的被面上荡着波波光晕,娇羞的月亮星星闭上了眼睛,门面一片漆黑,时不时飘来稀稀疏疏的若有若无的狗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