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六章 喝酒生非
第六章 喝酒生非



更新日期:2018-0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转眼间,大地变成了绿洲,处处绿波荡漾,生机盎然。刘二带着十八人组成的小分队一溜烟的来到金山新区的地头,映入视野的是茫茫绿洲,庄家黑绿黑绿的,茎壮叶肥,长势喜人。
水沟、田间道和田埂将田地分割成均匀的小方块,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副水墨画。看着绿油油的庄家,个个乐呵呵的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无线憧憬。刘二指着绿浪起伏的庄家说:“乡亲们啊,你们说这里的水浇地怎么样?庄家好不好啊?”大家连连点头,满脸的喜悦。这里土厚肥沃,庄家长势好,杂草自然也长得稠密。大家带着农具分头到自家田地里锄草。男人没耐心蹲不住,刚蹲下锄一会就站起,伸伸腰就又蹲下,有的干脆猫着腰锄草,猫久了就坐下歇息片刻,持久力差,锄草效率低下。时过半晌,竟还没锄完一大块的一半。歇息片刻,随即接着锄草,有的一边锄着草,一边抽着纸烟,在田里看不见人影,只见一股青烟慢慢地移动着。南郭先生临近中午就已吃不消了,直喊着腰酸腿麻,饥饿口渴。一个人走出田便在地拐处喝茶吃馍,不时还就着咸菜。简单吃了上午饭,从包里顺手摸出一小瓶高粱酒拧盖抿了一口躺下歇息。田地的汉子一个个也陆续走出田地凑在空地上准备吃午饭,还没坐稳屁股,就隐隐闻到一股酒香味,顺藤摸爪,发现南郭先生的包里带了白酒。大家都说南郭先生好口福,太会照顾自己,喝口白酒还能解乏,想的颇为周到。说着每人就轮流抿了一口,正喝上兴头,瓶里的酒喝完了。庄家汉子实在,哪里肯罢休。说笑着都凑了份子钱打发人到附近去买,眨眼的功夫,车响酒到。望着四斤高粱酒,一个个眼睛亮的灯泡似的,嘻嘻哈哈的就用水杯喝上了。十八个汉子,几个来回就干尽了。有的干脆倒地休息了,有的聊得兴趣盎然没有睡意。太阳西斜时,刘二催促着大家下地除草。喝了酒的人,眼睛不好使,腿脚也就不灵活。没法干农活,就商议早点回家。吆喝着收拾工具返回,看着时间尚早,竟有人提议顺路到县城KTV乐呵乐呵解解乏困,开开眼界,大家不经思索一致同意了这个提议。
到县城,就近进入一家饭店,大家点了爱吃的家常菜和面食,吃完饭顺势就旁边的KTV唱歌喝啤酒。县城的KTV,豪华大气,新潮时尚,饮食一条街最多,隔门就有,乐呵呵的进了一家新开张的。提起唱歌,大家都不在行,吼了几嗓子就开始玩牌喝啤酒。老板见势派进七八个时髦陪酒女子,女子个个浓妆艳抹,穿着简约,媚态万分,汉子个个欢喜,迅速打成了一片,瞬间有了“娱乐”的氛围。不觉间,汉子们已喝的有点过头,东倒西歪,摇摇晃晃。正当玩的尽兴突然又进来一伙年轻人找包厢唱歌,催促着走人腾地儿,汉子们酒喝多了,说话有点儿吼,说是没玩尽兴,要接着玩。年轻人火气旺,说话把不住嘴,就骂了一句“乡巴佬事情多。”话音刚落,汉子们暴跳如雷,握紧拳头冲上前伦理,说着就动手了,推推搡搡的没个轻重,桌上的啤酒瓶哗啦啦摔得直响,茶几也掀翻断裂。KTV老板听到嚷嚷声赶来劝阻,庄稼汉要让年轻人道歉,年轻人要他们赶快走人,大家互不相让,撕着衣领不肯罢休。老板立马拨打了110报警电话,眨眼间就听到了警车的声响。年轻人闻声逃窜,庄稼汉紧随身后追出门外,民警见一群汉子醉醺醺的骂人粗话,迅速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并做了笔录。一伙年轻人找不到,只有自己承担责任。因吵架扰乱公众秩序,喝酒损坏物品设施,民警最后做出原价赔偿损坏的物品设施和一千元罚款的处罚决定。大家自认倒霉,翻遍衣兜尚未凑够数目。无奈,刘二即刻出去找熟人借钱,等把钱借回办理了赔款和罚款,夜已深沉。略微清醒的刘二匆匆组织大家,在月亮和星星的陪伴下开车回家。回到村上,刘二把醉汉挨个送回家。南郭先生已经醉酒迷糊,媳妇扶进门倒在炕上就睡了。媳妇扒了衣服准备洗衣,见衣服多处破烂,又是酒味,又是脂粉味,生气的扔了衣服自己也上炕睡了。
次日晌午,南郭先生才懒洋洋的起身下炕,洗刷完备肚子已饿的咕咕响。便问媳妇:“早晨准备了啥吃的?”媳妇说:“早晨没吃的,想吃自己做了去吃。”媳妇的不理不睬让南郭先生格外惊奇,莫名其妙,觉得自己没干理亏的事,媳妇怎么就生气不理睬自己了。就又和声细语的追问原委,媳妇背着身凶巴巴的说:“你们昨天干啥去了?回来那么晚,衣服也破了多处,还一股女人的脂粉味。交代清楚就有饭吃,说不清楚歪想吃饭。”南郭先生一下想起了昨晚的事,回想先是在田地边喝酒,后来到县城吃饭上KTV,再后来就记不清了。南郭先生将昨天记着发生的事给媳妇说了,衣服的破口和脂粉味却丝毫不记得,也说不清楚。媳妇不依不饶的,南郭先生只好去找刘二来解释作证。进了刘二家的门,刘二也在和媳妇纠缠此事闹不愉快。南郭先生回家后,媳妇还是不搭理,就自己熬粥喝了。晚饭是分,厨房里冷碗冰灶,媳妇照旧没做饭,照旧不搭理他,南郭先生自己又熬粥喝了。晚上睡觉,南郭先生睡这边,媳妇另抱了被褥睡那头,屋子里静的只有呼吸声和叹息声。半夜,又响起了咕噜声。
次日一大早,刘二就主动找上门来,把昨天发生的事向南郭先生媳妇一一说了清楚,并就打架处罚和陪酒女的事也做了解释。说罢,南郭先生的媳妇就不吱声了。过了半晌才压低声音说:“你们太过分了,自己老婆都养不好,还外面招蜂引蝶,精力旺了不会多锄点草!老大不小的人了,尽歪想,尽胡整,家里人尽未为你们瞎操心,你们竟犯糊涂干理亏的事,真为你们的行为羞耻。”罢了就进屋了,刘二和南郭先生傻傻的站在院子里,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低着头,你望着他,我望着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