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四章 攻克难关
第四章 攻克难关



更新日期:2018-0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正月十五年尽头,十五已过,年也就算过完了。数十天里,大家天天围着饭菜转,夜夜拿着酒杯盏,你来我往欢笑不断,养足了精神,攒足了劲儿。
年轻人不愿守在家里干农活,鸟雀儿似的叽喳着飞向各地去务工。庄稼人走出闲暇抖擞精神便开始忙活农活。刘二挨家逐户跑了一遍,催促大家维修机械,整理农用具,为春耕做好准备。三天后的一个早晨,刘二带着十八户愿意搬迁的村民顶着寒冷的春风,带着农具、开着手扶拖拉机,在哒哒哒的声响和浓浓黑烟中出发了。沿路人烟稀少,车辆稀疏,显得很空寂,耳边的风声呜呜作响,似在戏弄,如在嘲讽,大家瑟缩着身子把衣服裹的严严实实,相互依偎着,鼻孔呼出一道道热气,无人愿意开口说话。
停在金山区整理好的田地边,看到整齐规范的地块好似一排排列队的卫兵,威严的守护者他们的希望,大家脸上顿时荡起了笑意。今年开春的主要任务是挖水沟、泡地、翻地、播种。这些活生山区从未碰到过,显得格外生疏。山区种地,单一轻松,山旱地不需要春灌、秋泡,夏灌,春上撒了种子就等着秋天收获,没啥工序。平原里种地,秋季把庄家收割了,冬季要进行秋泡,为来年春季耕种保湿做准备。春季播种,等麦苗出地了,要灌一次苗水,帮助庄家生长。待庄家长高抽穗了,要施一次肥料,再灌一次水,给庄家提供足够的养分,确保庄家长得壮,麦穗硕大。在庄家成熟前,再灌最后一次水,确保庄家颗粒饱满,丰产丰收。对于山区的村民要耕种好平原里的地,须要克服挖沟关、灌溉关、翻地关、播种关和收割关五个关口,才能保证庄家颗粒归仓。要耕种新平整好的土地,先要给新平整的土地灌水,要灌水,先要有水沟引水。新平整的田地,是没有水沟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在田间挖出一条水沟来。面对陌生复杂的水沟,山里人成了门外汉。刘二叫南郭先生带人先去地块选择适合挖水沟的地儿,自己匆匆去乡上请专业的专家帮忙。在大家的分头行动下,迅速规划好了挖水沟的路线,刘二请的土专家到场后,开挖工作顺利展开。请来的专家是乡镇从邻近村子挑出的地地道道的有足够种地经验的庄稼汉,脸色黝黑,穿一身晒得发灰的工作服,身体微胖,但又不失灵活。他是乡上专门派来配合搬迁户干农活,解难题的农民技术员。在技术员的指挥下,按照事先的规划用米尺确定了方向、走向和长度,随后在线路上撒上白色石灰作标记,水沟模型大致呈现在大家眼前。技术员把开挖水沟的深度、标准、要求做了讲解,大家信心满怀的挥起铁锹开挖水沟。这个工程原本也不算个工程,只是挖条水沟而已,但对生疏而又极度缺乏开挖水沟技术的山里人而言,算是有难度的工程了。在十八个庄家汉子紧张别扭的开挖下,半天时间的进度不是很快。或许是手脚不顺当,不太适应的缘故。午饭时,大家边吃边聊天,气氛活跃。刘二说,大家辛苦了,我给你们说个笑话吧。话说,夜晚一醉男去跟情人约会,女人事先说好夜里街门不上锁的,但男子喝酒过多,晕晕乎乎走到大门口又忘记如何进去。找来找去,抱来几块石墩放在墙角,踩在石墩上面打算翻墙而过,但怎么跳跃就是爬不上去。折腾半晌,爬上去手脚已经疲软,浑身乏力,想休息片刻等缓过力气再爬下去。竟未料到爬着爬着就睡着了。次日一大早,酒过人醒,发现自己依旧爬在墙上,顿时羞得跳墙而逃,日后没再去和情人约过会。说罢,大家笑的拍手又跺脚,都指着说那个醉男就是他,刘二咯咯的笑着不作声。午饭过后,大家又打起精神继续开挖水沟,彼此干的得心应手,不再别扭,效率高,进度快,半天完成了四分之一的工作量。就这样,大家早出晚归连续干了四整天,挖好了灌水的水沟,土头土脸的汉子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一个个会心的笑了。如何将有限的水引到每一块田地,发挥好水的最大效益,灌好水是关键,灌水便成了十八罗汉攻克的第二道关口。水从田地外的灌渠引到田间水沟,半沟水急速流经每个地块,十八个汉子毛手毛脚的站在水沟边束手无策,慌忙中,在这块田地的地埂挖个口,在那边田地的地埂开个缺,水迅速从挖开的口子直往里灌,地埂挖开的口子在流水的冲击下,越冲越大,越大越无法收拾。水肆意遍地流淌,十八个汉子跟着流水合着裤子鞋子满地跑,守了这块地,顾不上那块田,看着平整好的地埂被无情猛烈的流水冲击的破破烂烂,无奈之下,迅速切断水源,紧张的脚步才缓和下来。汉子经过一阵折腾,浑身上下全是泥巴,湿漉漉的裤管贴在光腿上直打颤。胶鞋里满是泥泞,脚趾冻的失去了知觉,站在地边摇摇摆摆,稳定不下来。刘二光着脚板,挽着裤管坐在地埂上歇息,表情自然轻松,好像已经适应了这些农活。等过几天,田里土层接了硬壳,不太松软,表层有点发白,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十八个汉子进地挨着对损坏的地埂进行加固修复,随后将松软的土层夯实,地埂变得坚硬厚实了,足够承受大水的冲击。晾过几天,等泡过水的地块表层干裂,随即开始翻地。在技术人员的示范下,刘二开着拖拉机挂着犁铧顺着地埂开始翻地,尽心翻着,总就翻不均匀,翻过的地凹凸不平。在大家的埋怨声中,南郭先生试着翻地,机子走的直而稳,翻起的土很均匀,翻过的地平平整整的,没有土疙瘩,大家即刻拍手称赞。南郭先生别扭的说:“不在行,不在行,还需不断学习哩。”大家一块起哄:“你个傻逼,骗谁呢,一天总没个正行。”南郭先生嘿嘿的笑着不做声了。庄稼汉子,心灵手巧,看着、听着,也就大胆试起来,来回几趟,大家都熟练掌握了翻地操作技巧,一天下来,个个成了翻地的行家里手。田地犁过翻平整了,接下来就是播种。技术员蹲在地头,给十八罗汉说着播种的事儿。播种前,先选好饱满的种子,疏松的化肥,按照地块的面积大小,算好种子、化肥的比例,然后将种子化肥混在一起掺和均匀,放入播种机,来回播种,行距要均匀,播下的种子化肥更要均匀。在技术员的示范下,刘二和南郭先生争相抢着播种,你一趟,他两趟,你一块,他两块,播种的进度也越发神速,稠稀也越发把得适中,行距也掌握的均匀。刘二和南郭先生一直争着播种,忘了劳累,忘了困乏,干活的劲头十足。其他汉子有的跟着机子转,乐此不疲;有的坐在地埂上喧荒说段子,笑的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田地里,轰隆的机械声,忙活的叫喊声、嬉笑逗骂声绘出了一幅早春播种图。
伴着西下的夕阳,劳作了一天的汉子们收拾好农具,开着手扶拖拉机,唱着在希望的田野上,扬着尘土踏上了返乡的山路,一路上风景依旧,一张张红彤彤的笑脸成了一道道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