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一章 弄巧成拙
第一章 弄巧成拙



更新日期:2018-02-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好转,菊花台的村民晚上便可隐隐约约听到狼的嚎叫声。

  菊花台是白崖乡的一个自然村,依偎在逶迤的祁连山脚下,地势南高北低,三面环山,由南向北顺势开出一条街道,房屋分布在街道两旁,零零散散居住着二十余户人家,向北引出一条蛇形的坑坑洼洼的山路。房舍拙朴欠规整,有红顶白墙的砖瓦房,有青墙灰顶的平顶房,也有土墙土顶的土坯房,家与家有间隔,家家皆有院墙门楼,齐胸的院墙用黄土夯筑而成,瓷实坚固耐用,门楼均有青砖修砌,底座狭窄单薄,顶座阔而厚实且前后微凸,形似帽檐可遮雨庇荫。家家养狗护院,户户养鸡食肉,稍有响动,狗叫鸡鸣,一家叫起,数家应和。村子距离白崖乡十五里,相距县城二十五里。一条凹凸曲折的砂砾路从村口延伸至村外,是打通外界的唯一通道。道路瘦窄,仅能容下一辆手扶拖拉机通行。路面时急时缓,忽直忽弯,行走其间晕晕乎乎,陌路人极易迷失方向。村外来人仅有两类,一是县乡公干人员,另是亲朋戚友。商贩历来不落脚印,即使吆喝声也属稀罕。村上稀罕水浇地,也稀罕水渠,尽是高低错落的山旱地,耕种费时又费力。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播下希望的种子,收获失望的果实,庄家的收成素来无保障。生活来源一向单一,除却庄稼收成,唯独的依靠便是外出务工。劳力紧缺的人家常遛进山区林地挖草药、狩猎、采菇、盗木,以此获取生活物资。近年来,国家对祁连山区林地资源日益重视起来,宣传巡查保护林区的力度越发加大,村民破坏林区生态环境的各种违规行为随即被遏制,山区林地得以休养生息。几年光景,山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林区植被日益好转,林木枝繁叶茂,草木葱绿,青苔墨绿,鸟兽出没。兔子、山鸡、青羊更是行踪无常。空闲守家的妇女灵机一动,索性摸索饲养羊只,念起养殖经。数量有起初的几只逐步递增至数十只,渐成规模。时兴养羊业,缘于羊的繁殖快,饲养方便,养殖周期短,销路畅通出手快,只愿出售,拨个电话,饭店、饭馆工作人员及羊肉商贩即刻赶到家门口,抓羊人技术娴熟手脚麻利,眨眼的功夫,羊走钱收,丝毫不费劲,不烦人搭帮,收入很是可观。因羊肉市场需求大,发展空间广阔,前景十分看好,养羊业渐成菊花台村民增收发家的又一主渠道。

一天后晌,村民割草途径林区,耳闻隐隐约约的狼叫声,循声遥望,树林深处的山坡上显出狼的模糊身影。人多势众,吼上几声,狼便逃遁远去,不见踪影。村民窘吓的瑟瑟发抖,手心冒汗,个个屏息极力抑制内心的恐慌,唯恐闹出响动招来野狼。哆嗦着身子颤抖着双腿匆忙回家,一传十,十传百,一夜工夫,山上有狼的消息传遍全村。

次日,到山区林割草拾柴的村民寥寥无几,胆小的闭门不出。养羊的妇人干脆反扣圈门,不再冒险出门去放羊。每至黄昏时分,山区林地的狼叫声就飘荡在村巷上空,令人不寒而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素来胆大的刘二队长对林区有狼的传言置若罔闻,执意孤身前往林一探究竟。临近林区边缘,还未到达林地,倏忽几声狼叫声真切的从林区深处传来略过头顶,刘二傻傻的静立原地,呆若木鸡,浑身直打哆嗦,脑际嗡嗡作响不知所措。刘二趔趔趄趄的回到家,神情恍惚,茶饭不思,目光呆滞的瞅着黑乎乎的窗户看了一夜,屋里的灯亮了一夜。自此刘二再未反驳过村民相传山区林地有狼大的传言。

次第二天太阳一露脸,刘二就紧急召集全体村民开会,专题谋划商议捕狼策略,安排群众牲畜安全防范事宜,经过反复讨论商议,议定家家出一男壮丁,组成捕狼突击队,趁夜入山袭击狼群。定实目标细化任务后,数十个体个健壮的男子积极准备棍棒、绳索、套袋、铁夹,待夜色落幕便麻利的跟随刘二出发了。突击队队员体壮身健,腿脚麻利,一支烟的功夫便就窜到了山上。稍做修整便迅速布绳、下套、下夹,挖暗穴,行动按部就班依次展开,大家精心实施,严密布置。布控就绪后,队员迅速隐蔽起来,屏住呼吸,静候狼的大驾光临。夜晚的林区,格外的黑,出奇的静,心跳骤然加剧,犹如战前急促密集的鼓点,令人亢奋,令人心潮澎湃。未待心跳平静,突然一声嘶哑的嚎叫,大家心领神会得知野狼已经中招。队员翻身跃起,打灯四处搜寻。待找到确切位置,狼已挣脱简易铁夹的束缚逃生,铁夹周围一片斑斑血迹,估摸野狼伤势不轻,料定不会跑远。

大家分头追寻受伤逃窜的野狼,夹伤后的野狼行动极为不便,逃进深山已不大可能,队员抄起家当顺着坡势急速冲出林区,在荒摊处发现野狼的血迹,便循着村子方向洒下的血痕追下山。野狼已到山脚的村头,追赶的人群越来越近,野狼来不及逃避,灵机一动,缩身躲在沿路一户人家街门边的草垛后。正寻摸着逃避,街门咯吱打开一条缝,走出一人到草垛跟撕麦草,此人名叫刘桂,外号南郭先生,为人忠厚老实,生性软弱胆怯。南郭先生伸手正要撕草,听到草垛跟有动静,立马缩回了手,惊吓的浑身直打颤,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捕狼人的追杀声越来越近,野狼匆忙跪倒向南郭先生哀声求救,唔-唔-唔的哀叫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惹人心碎,南郭先生心里顿时涌出阵阵揪心的疼痛,情急之下,匆忙将受伤的野狼塞进套袋,然后又塞了麦草作掩护,待追捕野狼的人走进询问,南郭先生支吾着搪塞了事。

追捕野狼的人群离去后,南郭先生迅速将野狼背回家。见狼腿流血不止,南郭先生顿生怜悯之情,蹑手蹑脚从家里找来止血药和纱布,颤抖的双手颤的愈加厉害,笨拙的将狼腿的伤口草草作了清洗,敷了药,裹了纱布。由于野狼伤势严重,暂且难以出行,南郭先生不忍心驱逐,决定留宿在家,次日赶早送回山里。思谋良久,找不到适合狼的安身地,无奈之下把狼安顿羊圈空闲墙根下歇息。皎洁的月亮泻下满地银光,夜里异常安静,狼蜷曲着身子静静窝着,夹伤的腿直打哆嗦,睡意顿消。巡视一圈,发现身边作伴的竟是日思夜想的羊群。看着体肥膘壮的羊只,野狼直流口水,苦于伤势难圆口福,只好心灰意冷极不情愿的放弃美好梦想专心养伤。静静的,狼恍恍惚惚进入梦乡。感觉腿伤已愈合,疤痕消失,用力起身,双腿劲道有力。环顾无人,冲上前扑倒一只体格肥壮的羊,独自享用起来。贪婪的狼解了口馋,填饱了嘟囔,正想叫来同伙一块享享福,犹豫间,栅栏圈门嘎吱响起,一个惊吓使狼走出了梦境。此刻,曙光微明,南郭先生依旧用袋子装好狼,猫着腰背着野狼挪着小步顺着房后的侧道上了山,急匆匆把野狼放回林区,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家,若无其事的忙活起家务。

  野狼回到林区巢穴,忍疼静静养伤。尽管伤势依然严重,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羊圈的羊群,羊的身影时不时总在脑海翻腾,每次想起就兴奋一阵,激动一阵,嘴馋的不能自禁。数日后,狼的伤口得以恢复,勉强能够起身走动。渐渐的,伤口完全痊愈,身体恢复了往日的体能。在一个月明如洗的夜晚,腿伤恢复好的野狼迫不及待的带上引领狼群直奔山下南郭先生家的后院,养圈的围墙不高,狼群跃墙而入,对圈里睡意朦胧的羊群进行大围剿,大歼灭。羊群尚未缓过神来,已被凶悍的野狼擒拿断颈毙命。野狼牙口利落,喝茶的功夫,数十只膘肥体丰的棉羊一扫而空。贪婪的野狼望着空荡荡的羊圈,意犹未尽的返回了林区。月色下,狼羊厮杀过的痕迹和血迹格外真切,场景不堪直视,仿佛能听到羊群挣扎的惨叫。  

  次日清晨,南郭先生去羊圈喂养,看到满墙的爪印和圈里的斑斑血迹,口里颤颤的只说了一句话,我上狼的当了。话后,瘫身倒地,软成一团,没了声息。

   太阳洒金时,南郭先生的媳妇在院子喊着南郭先生的名字,颤颤的声音犹如袅袅的炊烟,飘在屋顶,回荡在村子的上空,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