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心墙 > 第一卷 > 谜



更新日期:2017-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心理学上的人格来自于希腊文——面具,所以,每一个人都是带着面具生活。久而久之,人就会忘却最初的自我,但是,生活中,总会有一些事让你突然想起面具下的的自己,而这是种本能,你无法阻挡,无法逃避,所以,日复一日的自我麻醉,永远沉溺在痛苦中。

​苏雪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这段话后,很快就有一个叫“弗洛伊德”的人点赞,片刻后发表评论:然而并不是所有人知道真相都会痛苦,因为大多数人的真相并没有那么残忍,只是对面具很抗拒,却而又不得依恋。

​苏雪一笑,有嘲讽,也有欣慰。一句有语病的话,主语不明。

​吃过安眠药,苏雪很快便陷入沉睡,而另一方,一名男子坐在电脑前盯着那段文字,陷入沉思。

​求求你,不要跳,不要。


​从来没有人理解我,从来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世界那么不公平。

​姐姐,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在怪我。


​雪儿,我好累,真的好累。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滚,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既然你们让我那么痛苦,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
​苏雪的梦里响着这些声音,这些可怕的梦一直在她的深夜了,循环放映。直到次日七点,电话铃声响起。

​“喂,谁啊?”
​“苏雪,你的病人醒了,你过来吧。”
打电话的人事车羽文,平时苏雪叫他渔翁,那个病人是个小女孩叫杨圣药,一次上学的路上,被人贩子拐卖,受尽煎熬,最近被救出来,精神已经崩溃。

苏雪立刻开着车来到医院。虽然此时还是早上八点,但医院外已经堆满了记者,还有一些孩子同样失踪的家长。
​据说,拐卖圣药的团伙多次作案,已经形成一条有条不紊的作案链,所以,圣药是如何虎口逃生以及其他孩子的下落,甚至拐卖团伙本身都非常吸引大众眼球。
​但是,按理来讲,圣药被救的消息应该已经被警察全面封锁了,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记者?苏雪带着这个疑惑,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

白色的病床上,一个小女孩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她的母亲一手握住她的双手,一手抚摸着她的头发,静静地流着泪。苏雪推开门进来,杨妈妈反过头,捂住自己的嘴,苏雪把她带出来。

​“杨夫人,我们都很理解你现在的痛苦,但现在最重要的事照顾好孩子的心理。所以,家人的情绪也很重要,幸运的是,孩子没有受太大的伤害,只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我们都会帮助你们一家度过难关的,你放心。“苏雪拍着杨妈妈的肩,以示安慰。

​苏雪再次进入病房时,只有她们两个人。看着病床上的女孩,苏雪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