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七卷 决战魔王 > 第一章 大战六魔怪
第一章 大战六魔怪



更新日期:2017-06-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赶到阿卡德狼星球时,妹妹她们竟在那里搅闹了五天了。

 

幸好有飞鼠帮和苍狗星的好手也见机加入了搅闹,混得阿卡德狼星球一团糟。

 

九头魔君闻听妹妹她们竟各个非常了得,竟比以前完全换了个人一般,惊得纳闷至极。

 

也亏他坐得住,到闻听我已经赶到了才带着几个怪物赶来迎上了我。

 

想不到这次这魔王搬出了他的箱底之物了。

 

他一挥手就见六个怪物将我围在了核心。

 

第一个单头六臂,身披黄金铠甲,那单头竟象只是安放在他颈项上一般能够转动幻变不停。

 

见这情形有点象千变魔君的样子。

 

他上手一个照面就逼得我使上了无上全书上的神功。

 

闪电间竟对战了五千多招。

 

随即他们又换上了一个三头六臂的角色。

 

他一身银色铠甲,各手紧握着一把长剑,剑剑不同。

 

一把清风长剑,一把蛇形长剑,一把柳叶形长剑,一把一指宽的线蛇软剑,一把粗笨的梭现长剑,一把带宽镂着古怪纹案的薄剑,此剑也软可带卷,游如飘带。

 

三头,没头两面,前男后女各不尽同,却个个俊秀,类同双面人魔。

 

在跟他闪电缠斗间,时时竟有两头脱体飞空喷吐炸光令我应接不暇。

 

分神之际只要一丝破绽,那线蛇软剑就如游蛇一般闪近我身,逼得我不得不收功护体,缩拢煞威窄身闪斗,穿闪转游间,不得不时时挂心提防着它。

 

有时竟随着粗剑架招闪碰之际它已经绕缠了我的剑身。

 

我若慢了一拍,那宽带软剑紧随贴缠竟裹住了我剑上光煞!

 

随着清风剑,柳叶剑和梭形剑一古脑向我上中下盘闪罩而来,时时逼得我手脚并用捞剑踢刃之际还得十指玄光封住他如双星绕日一般双头时时突袭的炸光。

 

想不到这家伙我一跟他上手就得跟他平分秋色,不然低了一着,他就逼得我无法提劲,差点乱了方寸!

 

在我好不容易将战局扳平时,他却闪向了一边。

 

接下来是一个形似僵尸却不是僵尸的怪物。

 

想不到他竟象得了僵尸魔君的真传一般,居然还有些青胜于蓝了。

 

我不禁骇异!

 

心里闪想连篇,难道这魔王竟得到了那几个魔王的元神珠了?

 

不然何以这三位竟分别象千变魔君、双面人魔和僵尸魔君?!

 

他们使用的兵刃都象他们!

 

第一个是布满狼齿的榔头棒,第二个是剑,第三个居然也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蛇形鬼头杖,可能这本来就是僵尸魔君的兵器!

 

那僵尸魔君我是跟他亲自交过手的。

 

这里我闪电跟他过招五千,想不到他双掌寒气竟能把我团团冰封起来!

 

逼得我连连摧功震碎它们将煞威时时扳平。

 

等我们杀得难分难解时,他竟然冰封自己来个金蝉脱壳将身上的冰团向我极撞过来!

 

在我挥剑炸碎脱壳冰团时,又一个怪物窜上来触招便打。

 

他使的是吸血狂魔的血魔杖!

 

煞风卷来腥气熏鼻恶心,瞬间就使我闷头闷脑的。

 

我大骇!

 

遇此强敌,头脑一昏糊,那还得了!!

 

若再不增功抗拒,这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不得不在刚才的基础上增功一成才扳回颓势闪电交兵,杀得光团炸扩,腥风卷云。

 

想不到这怪物竟也象得了吸血狂魔的真传了。

 

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这我就奇怪了。

 

这元神珠要保留其前身的所有武功和特性,那他必得本身无一点法力武功,再在别人的精心调护下才能做到。

 

他的所有功力也不过只完全继承了前人的修为而已!

 

何以他们竟比前人高出了多多呢?!

 

我心里怪异之际也特别感到纳闷。

 

这魔头不可能耗费自己的修为为他们增功吧?!

 

以他九头魔君的心性,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干的!

 

难道他竟象那黑匣子里一样将他们制造出来的?

 

那他何以不多制造一些呢?

 

难道没有根基匹配的高手?

 

我想可能就是这样了,不然他早就大批制造这种怪物了,那还得了!

 

我赶到阿卡德狼星球时,妹妹她们竟在那里搅闹了五天了。

 

幸好有飞鼠帮和苍狗星的好手也见机加入了搅闹,混得阿卡德狼星球一团糟。

 

九头魔君闻听妹妹她们竟各个非常了得,竟比以前完全换了个人一般,惊得纳闷至极。

 

也亏他坐得住,到闻听我已经赶到了才带着几个怪物赶来迎上了我。

 

想不到这次这魔王搬出了他的箱底之物了。

 

他一挥手就见六个怪物将我围在了核心。

 

第一个单头六臂,身披黄金铠甲,那单头竟象只是安放在他颈项上一般能够转动幻变不停。

 

见这情形有点象千变魔君的样子。

 

他上手一个照面就逼得我使上了无上全书上的神功。

 

闪电间竟对战了五千多招。

 

随即他们又换上了一个三头六臂的角色。

 

他一身银色铠甲,各手紧握着一把长剑,剑剑不同。

 

一把清风长剑,一把蛇形长剑,一把柳叶形长剑,一把一指宽的线蛇软剑,一把粗笨的梭现长剑,一把带宽镂着古怪纹案的薄剑,此剑也软可带卷,游如飘带。

 

三头,没头两面,前男后女各不尽同,却个个俊秀,类同双面人魔。

 

在跟他闪电缠斗间,时时竟有两头脱体飞空喷吐炸光令我应接不暇。

 

分神之际只要一丝破绽,那线蛇软剑就如游蛇一般闪近我身,逼得我不得不收功护体,缩拢煞威窄身闪斗,穿闪转游间,不得不时时挂心提防着它。

 

有时竟随着粗剑架招闪碰之际它已经绕缠了我的剑身。

 

我若慢了一拍,那宽带软剑紧随贴缠竟裹住了我剑上光煞!

 

随着清风剑,柳叶剑和梭形剑一古脑向我上中下盘闪罩而来.

 

时时逼得我手脚并用捞剑踢刃之际还得十指玄光封住他如双星绕日一般双头时时突袭的炸光。

 

想不到这家伙我一跟他上手就得跟他平分秋色,不然低了一着,他就逼得我无法提劲,差点乱了方寸!

 

在我好不容易将战局扳平时,他却闪向了一边。

 

接下来是一个形似僵尸却不是僵尸的怪物。

 

想不到他竟象得了僵尸魔君的真传一般,居然还有些青胜于蓝了。

 

我不禁骇异!

 

心里闪想连篇,难道这魔王竟得到了那几个魔王的元神珠了?

 

不然何以这三位竟分别象千变魔君、双面人魔和僵尸魔君?!

 

他们使用的兵刃都象他们!

 

第一个是布满狼齿的榔头棒,第二个是剑,第三个居然也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蛇形鬼头杖,可能这本来就是僵尸魔君的兵器!

 

那僵尸魔君我是跟他亲自交过手的。

 

这里我闪电跟他过招五千,想不到他双掌寒气竟能把我团团冰封起来!

 

逼得我连连摧功震碎它们将煞威时时扳平。

 

等我们杀得难分难解时,他竟然冰封自己来个金蝉脱壳将身上的冰团向我极撞过来!

 

在我挥剑炸碎脱壳冰团时,又一个怪物窜上来触招便打。

 

他使的是吸血狂魔的血魔杖!

 

煞风卷来腥气熏鼻恶心,瞬间就使我闷头闷脑的。

 

我大骇!

 

遇此强敌,头脑一昏糊,那还得了!!

 

若再不增功抗拒,这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不得不在刚才的基础上增功一成才扳回颓势闪电交兵,杀得光团炸扩,腥风卷云。

 

想不到这怪物竟也象得了吸血狂魔的真传了。

 

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这我就奇怪了。

 

这元神珠要保留其前身的所有武功和特性,那他必得本身无一点法力武功,再在别人的精心调护下才能做到。

 

他的所有功力也不过只完全继承了前人的修为而已!

 

何以他们竟比前人高出了多多呢?!

 

我心里怪异之际也特别感到纳闷。

 

这魔头不可能耗费自己的修为为他们增功吧?!

 

以他九头魔君的心性,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干的!

 

难道他竟象那黑匣子里一样将他们制造出来的?

 

那他何以不多制造一些呢?

 

难道没有根基匹配的高手?

 

我想可能就是这样了,不然他早就大批制造这种怪物了,那还得了!

 

当我呆愣时,一把巨剑如裂峰闪电一般向我当头劈了下来!

 

我应势起剑竟然当头架招还差一寸就头破光炸了!

 

这一接招如炸星临头一般,骇得我极速回煞紧身如金蛋一般被震炸得弹向那蛇身美女蛇怪。

 

此时她洞口开张着蛇身长驱直进如直捣黄龙一般将我接入了她如铁水沸腾了的腹内。

 

等我刚想展身挥剑环炸时,她竟收腹紧缩,顿使腹内“铁水”柱飞将我冲口而出,挤冲得我如光柱顶蛋穿空极飞一般擦出一路连环巨爆,绵延不绝!

 

幸好我还没有展身,不然真被她伤了。

 

上盘那千变魔君般的千变魔怪挥着榔头棒和吸血狂魔般的吸血魔怪挥着血魔杖成夹角闪冲了过来。

 

下盘那三头六臂的双面魔怪六臂剑挥着与灭绝狂魔般的灭绝魔怪舞着蛇形巨剑也成夹角闪冲了上来。

 

对面是那形似僵尸的僵尸魔怪挥着鬼头杖如怒虎穿林般向我对撞了过来!

 

此时我想着该怎么甩开他们去缠斗九头魔君。

 

见三面被阻,我只有透破身前连环炸爆震起的光煞向地面俯冲,来个“狂龙穿峰”避过他们。

 

等他们随尾追来和那美女蛇怪翻身下插堵截时,我再来个火山冲顶喷发在冲天破云时极转斜插再度穿云闪过狂煞摧起的飞石卷砾。

 

我接连闪冲着终于摆脱了他们的追围堵截。

 

我透了口长气见前面山谷中炸石冲天,磨砾卷飞。

 

肯定是劲手对敌,我忙趋近观看,见五十多个黑衣蒙面的绝顶高手围着妹妹和凤凤两个。

 

此时妹妹和凤凤摧动了双星梅花阵时聚时分地对敌,摧炸得光团剧炸。

 

看来她们已经战得难舍难分了。

 

此时出手我怕伤了她们。

 

等他们趁着妹妹她们聚身贴背团形再度摧势分身时我见时机已到.

 

此时那些不作死的蒙面人推测出妹妹她们准备再度寻隙破围闪穿了,忙聚势紧压,炸挤得妹妹她们光团紧缩。

 

这时我不出手跟妹妹她们来个里外夹击的话,等妹妹她们散冲出来时就再没机会了。

 

于是我双脚蹬峰而起,旋身作势一记“狂龙入海”划剑旋绞着炸向他们。

 

他们此时只顾着紧围着挤炸妹妹她们,哪顾及到我这一闪电偷袭!

 

刹时令他们措手不及,被我绞剑网兜般环罩入剑煞中与妹妹她们里外夹炸着将他们全数炸灭得一个不剩!

 

等妹妹她们透过光煞出来时,我忙呼:

 

“妹妹!

 

你们快找一组姐妹替我拦阻那追我的六个怪物!

 

好让我腾身缠斗那九头魔君!”

 

等我闪冲了一阵发现闪冲进阿卡德狼的苍狗星人和飞鼠帮帮众已经组成了无数战团四面开花了。

 

而且星际间时时有战团闪向了地面。

 

看来他们都被魔众拖住了只能时时增兵将战局扩大了。

 

这场战争看来不分出胜负是无法罢停了。

 

不知此时吕大哥的救兵来了没有?

 

看来无论如何我得先了解一下战场情势了。

 

于是我又闪冲向天际。

 

见那六个怪物寻我不着都回到地面上去了,我担心之际不得不作速边闪边掏出水晶权杖朝天急划。

 

一会就闪出两个使者近来问我有什么吩咐。

 

看他们情形也象是很急了。

 

我忙问:

 

“现在整体战巨局怎么样?”

 

他们忙说:

 

“大家都在极速调兵。

 

看来此次都得倾剿而出了。

 

不知帮主近期内带着救兵赶到。”

 

我忙问:

 

“那五万精兵已经调来了没有?”

 

他们忙说:

 

“已经调到了三万和二十万普兵。

 

另两万由于上次激战,让他们多休息一下,现正在途中,胡起仁豪众可能近两天赶到。”

 

这时我才舒心了一些忙叫他们快去办事。

 

接着又找苍狗星前哨探闻明情况。

 

苍狗星人已经调派了几批援军了。

 

此时领主晶莹兄妹可能亲自率团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