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三卷 幽冥郎君 > 第九章 静海烈战
第九章 静海烈战



更新日期:2017-02-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僵尸魔君的僵尸兵团却明显地在静海周围处处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看来僵尸魔君对静海宝藏也是势在必得了。

 

到时那小岛若被发现的话。

 

这静海可能真的要成为海中地狱了!

 

一想到那惨烈的场面。

 

我不禁感到头皮发紧。

 

我的心情也变得矛盾重重起来了。

 

希望那小岛不要出来。

 

那我该怎么办?

 

它若出现了,那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真的拿不定注意了。

 

只好到时走一步看一步了。

 

若是我能第一个找到那小岛的话。

 

我进入时不管怎么样得先把那洞口从里先毁了它再说。

 

太阳慢慢升起来了。

 

静海海面烟雾浩淼。

 

静海的西北面上果然有一颗鸡蛋大小长椭圆形的黄色星星正慢慢地升起。

 

静海沿岸的朝拜者越来越多了。

 

赶早的,我听说凌晨他们就在海边上焚香祷告了。

 

海雾中,太阳才刚刚露头,里面就闪起了无数的黑影和流星。

 

不明所以的民众还以为那是神灵在静海上显灵呢!

 

他们又哪知道,静海迷雾中心的杀戮已经开始了。

 

不知已经死了多少赶早的贪心之辈了!

 

日头升起有丈多个高时,我也没头没脑地成直线在迷雾里钻来钻去想碰碰运气。

 

哪知一进入里面你就根本没什么东西南北的概念了。

 

而且象有无穷的力量无时无刻地吸引在你的周围。

 

稍有不慎就有落入还中的危险!

 

难怪有人叫它死亡之海!

 

在我一进入海面十来米就无法看清楚海岸上的景物了。

 

初时还能贴近海面踏水而进。

 

刚过五十米你就无法踏进海面了。

 

而且越往里面你就不得不离海面越高。

 

离得一米高就无法辨清楚海面了。

 

这叫人如何能找到那小岛!

 

听爷爷说,那小岛在静海的中心位置。

 

进入里面,周围一遍黑雾。

 

越往中心就离海面越高不说。

 

而且伸直手就不能看见自己的手掌了。

 

何况那小岛浮出海面根本就不高。

 

以我多次得渐进测算。

 

离海岸一公里远时,离海面就有二三十米高了。

 

即使找到了中心位置,那里已经离海面有几百米高了!

 

哪来那么高的海岛!

 

不然早就被人家发现了。

 

难怪那九磨那么厉害都无法找出那入海的通路。

 

看来我这一路可能也是白跑一趟了。

 

可我又不甘心。

 

仍然在里面窜来窜去的,还时时成弧线极速窜近海面。

 

居然象流星一样划出了长长的轨线也没找出什么海岛!

 

反将功力耗去了不少。

 

还时时闻得里面有暴斗的声音。

 

初时我还以为那打斗必在老远。

 

谁知近在数米!

 

见他们暴斗的霞光根本就无法闪出周身数米。

 

有时听见他们暴斗的轰鸣声,却只见眼前闪了一个扇面大的光团!

 

根本就分不清人影在哪里。

 

谁知就在我注意那交战点时,身边一股煞气闪电向我罩来!

 

我回身用剑一不挡,用了五成功力竟然只看见两兵器交接点周围闪了个扇大的光闪。

 

对面是谁,根本就无法知晓。

 

而且连他兵器的全形都无法看清楚。

 

更何况看见他的手腕了!

 

有时只能凭那人想极速贴近海面所划出的轨线的亮度强弱来推测他的功力的大小。

 

居然发现里面已经高手如云了!

 

有时竟闪电打斗了数千回合还不清楚自己究竟跟多少人交过手了!

 

看来这样的找法,一辈子也别想把那小岛给找出来!

 

待我闪出静海回到岸上时,太阳竟然离西山只有丈把高了。

 

想不到我在里面竟然呆了快一天了!

 

当晚我在一所废庙里蜗居了一夜。

 

明天看来得不顾一切定要把那小岛给找出来。

 

既然爷爷说那小岛在中心位置。

 

我明天何不先在浓雾顶端先定好中心,然后使出杀招划出百万道霞光绞入中心海面。

 

我就不相信它静海的吸引力比我上次跟幽冥郎君恶斗的那个星球上还大!

 

第二天,天刚亮。

 

我刚接近海岸就发现海岸边浮了不少的死尸。

 

随后我闪电沿岸察视了一遍,希望能见到九魔的徒众。

 

却发现所死的居然全是我们胡起仁人!

 

我不禁为我们胡起仁人感到悲哀!

 

大敌当前,各个魔头毫无动静。

 

反到是我们胡起仁人先沉不住气自相残杀了。

 

当真是可悲!

 

可叹!!!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立时窜上迷雾的顶端。

 

分清东西南北后在上面闪窜了无数次。

 

满以为终于可以确定中心位置了。

 

可返身寻找时,却又无法确定清楚。

 

只知道个大概的位置,我不敢冒这个险。

 

想等搞得自认为相当精准再下去时,我还是举棋不定下不了决心。

 

这迷雾上又作不了记号,哪能搞得非常精准呢!

 

这时我突然发现我周围已经围包许多暗哨和想阻止我寻找小岛的武林群豪及各种打主意的贪心客了。

 

我本想顾不了那么多了,干脆钻下去再说。

 

谁知一团煞气瞬间便侵近我身向我罩来!

 

待我定睛看清楚她们时。

 

心里不禁悲痛万分。

 

又是她们!

 

杀招之狠,无以发指!

 

可我真的不想伤害她们。

 

又不得不奋力还击。

 

当我看清蓝慧她们那一脸咬牙切齿像时,心里已经凉透了。

 

罢了,罢了!

 

我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她们的手上!

 

也不能因我消耗了她们的功力而让别人趁机解决了她们!

 

我不由冲她们大吼一声:

 

“我就是长风剑洪!!!”

 

可我再想说话时,那胡氏姐妹和张氏姐妹夜及时加入了战阵!

 

这次她们可是受了指点有备而来。

 

可我仍然不能伤害了她们!

 

只能在她们之间泥鳅样钻来窜去。

 

可她们却以为我无力招架她们了。

 

反而杀招越来越凌厉。

 

根本逼得我无法向她们辩解什么。

 

又不能用力挡开她们,我怕伤了她们让别人捡了便宜!

 

可这些蠢货!

 

我不得不这样骂她们啦。

 

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反而配合的越来越天衣无缝了,逼得我频频增功。

 

急得我满头大汗。

 

可我又不能使我辛辛苦苦定好的大概中心位置前功尽弃。

 

我只能在中心位置周围跟她们游斗,可她们却偏偏想将我逼开。

 

居然还使出了漏洞百出的拼命杀招,确实让我惊心不已。

 

也幸好是我。

 

不然她们早就飞灰烟灭了!

 

可我又不能伤害了她们,又不能脱身离开。

 

我心里这急得,伤得我真有无尽说不出的感慨!

 

居然斗得我流出眼泪。

 

可她们却更加变本加利了。

 

逼得我手忙脚乱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我们竟斗到了快日中了。

 

我不能再跟她们耗斗下去了。

 

闪电跟她们每人打了一个照面将她们逼退后我才挥剑划出万道霞光将她们炸退到了数丈开外。

 

可我剑一停,她们又想趁机侵近!

 

这时她们大概见我剑威太大了,在侵近我丈把远是就不敢再接近了。

 

这时我猛然发现她们脚下的倒影都有些朝外。

 

再注意我自己脚下时,我的身影竟隐隐在脚下成了一点!

 

我不禁满心暗喜。

 

忙又太头望了一下天空。

 

此时太阳正好当顶!

 

我不禁欣喜万分。

 

不管怎么样。

 

这次我一定得试一试了!

 

这时蓝慧她们见我神色怪怪的,还以为我想对她们耍什么花招呢!

 

各个皆小心戒备起我来。

 

这样更好!

 

我于是卖了个关子。

 

旋身挥剑划出剑光百万,对准中心就直往下钻。

 

她们见了以为我想闪电偷袭她们。

 

一个个忙闪身暴退!

 

在她们再明白过来时,我已经钻入了迷雾之中了!

 

想不到我这划出霞光百万的威力竟不过划出了一个近一米的光洞!

 

越接近海面,我下钻的速度就越快。

 

闪电间,我只见眼前闪出一个黑团。

 

当我剑尖闪电抵触时,居然只有炽目霞光,却不见飞沙走石,也不闻爆雷惊天!

 

在我落脚小岛时,只见一片黑暗。

 

周身那无穷的吸引力竟然消失了。

 

终于找到你了!

 

我激动万分。

 

同时双手不停的在我周身摸了个遍。

 

这哪是什么小岛!

 

简直就是一块浮在海面上的大石头!

 

周围不过十米,光溜溜的!

 

不要说什么洞口!

 

连个插针的地缝都没有!

 

我试着摸了一下水里。

 

周围海水竟然清冷透骨!

 

不管我用多高的功力抗拒,这海水居然还是冷透骨髓!

 

我心急了,只能不死心地在上面乱摸一气。

 

可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

 

遍处皆光溜溜的!

 

我不禁大失所望,万分沮丧。

 

想不到我历尽千辛万苦居然只摸了块大石头!

 

什么宝藏!

 

连根鸟毛都没有!

 

我想返回去。

 

可当我想站起来时居然站立不起来!

 

我不禁满心大骇!

 

使尽力气双手撑地想慢慢把腰先直起来。

 

谁知一松手就被压趴在地上!

 

起先我还能撑着稍微直直腰,到后来压力象是经我反撑它越向下压了。

 

最后压地我只能坐在上面了。

 

我疑心可能是我的功力消耗太大了。

 

是气力越来越不齐的缘故吧?

 

于是我又盘腿坐起来调息运功。

 

谁知等我再次睁开眼时,周身已经大亮了。

 

连远处祭海山的轮廓也能看清楚。

 

可我仍象罩在瓶子里一般无法出去。

 

这时只见烈日当空。

 

周身无数高手仍然在海上穿梭不止。

 

还时时见他们缠斗不止,时不时的有死尸闪电落下想跌落在玻璃上一般往海岸边滚去。

 

这静海就象罩了口锅形的大玻璃盖子一般。

 

我看见他们在里面缠斗不止,却不知他们能不能看见我。

 

过了一会儿我才明白,他们根本就无法看到我。

 

因为我在里面为他们着急时,他们竟然没发现背后有人来偷袭了!

 

其实那也不算什么偷袭的。

 

他们在里面本来就彼此看不到对方。

 

那仗剑直冲的根本就没看见他前面的一切。

 

更奇怪的是,有人闪电挥剑冲击,明明快要刺到别人的脊背时,他却偏偏将剑尖往上一挑,在那人头上钻过去了。

 

前面那人居然没事一般在里面继续乱闯。

 

有的被人家刚好乱剑拦腰斩为两段了,那人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更有可笑的是,那舞剑前进的人,他已经杀了无数的人了,居然自己还不知情!

 

这所有的一切让我看得触目惊心,汗冷透骨!

 

这时竟有几道闪电在我周身知插而下冲入海里。

 

那玻璃象是重水做的,随后就合缝无迹了。

 

随后闪电不停地在我周围钻入海里。

 

我见他们钻进海里根本就不起一点波纹。

 

也不溅起一点水花。

 

一触水面就不见了。

 

就象下雪时的池面,那雪花融入水里就不见了一般。

 

我不知他们是进入了海里呢,还是在海面上给气化了?

 

我忽然想起我刚才若没有找对位置的后果不禁毛骨悚然。

 

千幸之中的万幸!

 

那些什么好像看见了我的位置了。

 

可相距了近千米,偏差了一点点到我这里就好远了,只能一个个有去无回了。

 

可我只能伸手四周摸摸而已。

 

而且现在我竟象是给玻璃罩严严地罩着连边都摸不到了。

 

我也毫无办法,即使有无穷的力气,在它的面前也无能为力了。

 

只能眼睁睁地干等着。

 

那海水越来越近了,太阳偏西了,我知道小岛在慢慢下落了。

 

外面的惨斗还在进行中。

 

也越来越激烈了,无数的人潮涌近我的周围,也有无数不要命的想瞎子摸油碰碰运气。

 

竟然毫无反抗地闪电般在海面上消失了。

 

这静海海雾想象是分了两层一般,进入第一层死的就跌入了第二层层面上不停地滚向了岸边。

 

进入第二层的,他们若无力返回时就只有比闪电还快地在海面上消失得连一点浪花和一丝波纹都没有。

 

太阳渐渐向地平线靠近了。

 

外面的人依然在惨烈地作着无谓的牺牲。

 

我真是怕了他们了。

 

汗冷脊背,凉透骨髓。

 

到反把我自己的安危给忘了。

 

谁知在太阳刚没入地平线下,一道闪光,我象进入了另一重天地。

 

四周白晃晃的,我象要跌入太阳的中心一般。

 

时间变得要多漫长就有多漫长似的。

 

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