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三卷 幽冥郎君 > 第五章 搅乱江湖
第五章 搅乱江湖



更新日期:2017-02-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入定不知过了多久。

 

我醒回神时竟然和苍狗星领主大哥的儿子晶晶呆在一起了。

 

他给了我一个面包。

 

我一咬,只有一层薄皮,里面竟然是空的。

 

这小家伙,顽皮得紧。

 

他向我扔鸡蛋。

 

我一接,却是空核。

 

我不接,打在我身上却溅了我一身蛋黄!

 

好小子!

 

你敢耍我!

 

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奋力追他,并伸手接过他飞来的鸡蛋。

 

到手时却是一只空壳。

 

不任我怎么接,让它刚刚触手再接也是一样。

 

不接却溅了我一身蛋黄。

 

好小子!

 

我一定要追上你!

 

我伸手抓他时,他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果子里面。

 

我摘下果子用力一握,却是一层空皮。

 

好家伙!

 

你跟我玩虚的!

 

在他往前飞奔时,我闪电在树上摘了十多个果子。

 

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打你脑壳,那果子就在他头上开花了。

 

我打你后颈,那果子就在他后颈上开花了。

 

他伸手想接,我打你手背,那果子就真的在他的手背上开花了。

 

我打你后脚跟!

 

看你往哪儿逃!

 

逃往星际我也要追上你!

 

我想追上你就追上你!

 

我想打到你就打到你!

 

我这一想,他真的手忙脚乱了。

 

我揪你耳朵,我真的一闪身就近身揪住了他的耳朵。

 

他撒赖了。

 

不跟你玩啦!

 

这么快就露底了。

 

不跟你玩了!

 

真不好玩!

 

说完他就不见了。

 

我急出声大呼。

 

竟然声如炸雷,天际回响!

 

我猛然醒悟:

 

意至心归,想啥是啥,其妙无穷!

 

睁开眼时,我终于又见了满天的星斗。

 

眼前霞光乱闪,东西南北!

 

这使我想起了我跟妹妹当初刚出来追光的情景。

 

这是哪里?

 

我拿出星际图来辨别了周围的繁星才知道我已离开胡起仁星球几万个神起星系了!

 

现在胡起仁星球到底是什么时间我都分辨不清了。

 

我得马上返回胡起仁星球!

 

我心里暗暗祈祷:

 

千万千万赶在那小岛露出水面之前赶到!

 

九月十三日啊!

 

我很希望你现在还是八月十三!

 

我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时间。

 

可我总觉得过了很久了。

 

这期间胡起仁星球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真的有很强的预感!

 

胡起仁闹翻天了。

 

原来我和寒一飞杀死的蜈蚣头怪是万虫魔君的唯一儿子。

 

你说那万虫磨君又岂能放过我们?

 

一听说自己的儿子被毁了,那万虫魔君简直气疯了。

 

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闯,驱着虫子发着毒誓。

 

希望亲自将我们措骨扬灰!

 

儿子死了,万虫魔君可什么都不顾了。

 

着十个得意弟子驱着无数虫子从林韵神起星系的荷花星球一赶回胡起仁星球老巢万虫谷就立即派人四处打探我的行踪。

 

当我离开高家庄的那天下午,万虫魔君就带着他的虫子和十个徒弟把个高家庄围了个水泄不通。

 

幸好凤凤一觉醒来一听说我走了忙带着丫头和两个亲身暗随离开了高家庄而幸免于难。

 

那万虫魔君当真疯了,把个高家庄捣了个寸草不生。

 

一品残阳。

 

还一把火把个档案库烧了个精光还不解狠。

 

一定要把青龙帮毁个片甲不留!

 

这可急坏了帮主高劲宜。

 

忙向九头魔君星火求救。

 

谁知九头魔君竟然推托不应!

 

让万虫魔君三天破了青龙帮四十八个堂口。

 

杀得片甲不留,逼得高劲宜父女流亡天涯。

 

那万虫魔君毫不放松,肆掠九头魔君东洲全境。

 

九头魔君竟然让手下退避三舍互不侵犯!

 

逼得青龙帮主高劲宜走头无路。

 

待安顿女儿之后只好单刀赴会,跟万虫魔君费尽口舌苦口婆心,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他。

 

并最后委身于万虫魔君身边做了他的顾问才免了追杀。

 

同时那陆氏双雄遗孀磨界煞星张曼青张曼倩姐妹双剑合璧联袂而出,攻击了煞星门的老巢黄龙谷。

 

谁知煞星门高手云集。

 

张曼青姐妹无功而返。

 

最后进了蝴蝶谷。

 

张氏姐妹到了蝴蝶谷后求母亲蝴蝶宫主一定要帮她们报仇雪恨。

 

蝴蝶宫主是何等人物。

 

想那幽冥郎君如此嚣张,看来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

 

轻举妄动可能反受其害!

 

既然他煞星门不把我蝴蝶宫,百合谷及玉峰山放在眼里。

 

大家到不如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这煞星门。

 

看看他们有什么后台!

 

于是蝴蝶宫主写了两封密信派了两个得意弟子送往百合谷。

 

又吩咐张曼青姐妹带着信函同去请她们师傅玉修罗常月华。

 

约定大家最后齐聚百合谷同百合仙子白雪一起商议大事。

 

看来这天下见大事不断了。

 

九魔暗暗欲动。

 

这胡起仁江湖形势现在将操纵于谁手,目前还无从知晓。

 

大家现在应小心应对才是。

 

同时告诫徒众严加戒备,密切注意江湖动静。

 

再说那百合仙子听说爱徒被幽冥郎君毁了。

 

气得柳眉倒竖。

 

本想立马派人为徒儿报仇。

 

随后静心一想,这事竟没那么简单!

 

在这九魔当道之际,虽然已灭了三魔,毕竟还有六魔呢!

 

再怎么嚣张也轮不到他煞星门头上。

 

背后肯定有什么大的阴谋。

 

不可蛮然行动。

 

这时听说外面蝴蝶宫信使求见,忙叫传进里面进见。

 

百合仙子见了蝴蝶宫主的信函后立马响应。

 

“太好了!

 

在这众魔当道之际,我们胡起仁人早就应该抛弃成见连为一体了!”

 

既然蝴蝶宫主有如此心意,她百合谷乐意万分!

 

于是百合仙子连忙回了一封回信托两位信使带回。

 

信约她们之间早就该聚会了。

 

一应准备她百合谷立马实行。

 

这时张曼青姐妹也到了玉峰山拜见玉修罗常月华。

 

师徒好久不见本该高兴喜庆才对。

 

可丧夫之痛令这姐妹一见师傅就酸泪雨下。

 

令那玉修罗也老泪纵横。

 

其实玉修罗也早听两位徒婿受害了。

 

随后又听说两位爱徒竟然跑到黄龙谷去寻仇。

 

她是非常担心。

 

后来又听传她们报仇未果去蝴蝶宫投奔母亲去了,她才放下心来。

 

今日相见落泪伤情。

 

玉修罗不禁感慨万千。

 

人世无常,后果难料。

 

她见徒儿带有蝴蝶宫主的亲笔信函,忙令人带她们姐妹到后堂去休息。

 

随后玉修罗独自看信沉思,细想当今群魔当道,胡起仁人四分五裂,一盘散沙,江湖繁杂,好坏难分。

 

虽说已灭三魔,是好是坏后果实是难料。

 

更想不到的是,这刚兴不久的煞星门竟敢如此嚣张。

 

当真让人难思其解。

 

背后阴谋也难猜其实。

 

那金铠郎君来路去处目前也难猜结果,杀一两个小魔小怪的有能算得了什么?

 

想那群魔按兵不动。

 

胡起仁人倒耐不住性子先掀起了风浪。

 

起幕后推动者是谁,也难猜其实。

 

也很难预料。

 

江湖传闻虚虚实实。

 

谁又能清楚真假呢?

 

唉!

 

群流暗涌,谁又能独善其身呢?

 

蝴蝶宫主说得对。

 

不趁此时天下混乱大家连杆揭起。

 

到时大家被群魔围困之时,其后果就更难想象了。

 

失去此次机会,有得等待何时呢?

 

于是也修书一封命两个得意弟子送往蝴蝶宫。

 

再说在这蝴蝶宫主,百合仙子,及玉修罗商议联合之际。

 

那煞星门在江湖中越搅越频繁了。

 

居然派了两百多名绝顶高手将九头魔君东洲老巢青峰山魔云谷两个守卫徒弟杀灭了后,还将整个魔云谷毁得一品残阳谷底朝天了。

 

顺带着将阴阳魔东南洲的老巢莫青山流泉谷的镇守徒众杀得一个不留!

 

谷内宫室片瓦无存。

 

气得阴阳君魔咬牙切齿暴跳如雷。

 

想不到这阴阳魔君老谋深算,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这次也给拉下水了。

 

闹得整个江湖鸡犬不宁,众说纷纭,胡猜乱测,众口莫一。

 

这煞星门到底想干什么?

 

搅浆糊似的把个江湖人众个糊糊涂了。

 

难道他幽冥郎君就真的要钱不要命了?

 

不管黑白,处处树敌?

 

难道他真有一统星际的势力和野心?

 

这里阴阳魔君想找幽冥郎君复仇之际,那万虫魔君竟搜到了落霞山灵峰洞外面!

 

那漫山遍野的虫子见缝就插。

 

竟然给它们找到了爷爷的里洞!

 

那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的眼睛都好了。

 

玉姬蓝慧比桃花仙子勤勤早两天好了。

 

这天早上,蓝慧给勤勤洗了药膏之后,勤勤感到光线烁目,随后就能见着洞内的景物。

 

姐妹两双眼复明了,竟抱疼哭了一场。

 

随后又双双叹气了一声,可惜我不在场。

 

她们多想当时有我在场啊!

 

那就能第一眼目睹我的容颜了。

 

可我那时还在打坐入定之中。

 

她们本想在洞里等我回来再重出江湖。

 

谁知第二天下午那万虫魔君的虫子就拥进洞了。

 

那些虫子竟蜂涌而入。

 

蓝慧和勤勤顿感大不对劲。

 

当时她们还不知道是万虫魔君来了。

 

谁知虫子越来越多,竟然一霎时就填满了洞里的空缺将她们团团罩在了核心!

 

蓝慧和勤勤大骇!

 

不得不仗剑贴背挥杀。

 

霎时电光交闪,将洞内虫子杀得气飞!

 

可虫子不断涌入,连环不止!

 

蓝慧她们竟在洞里连环击杀了两天两夜!

 

那万虫魔君见虫子两天两夜只进不出。

 

料想我在里面。

 

于是收了虫子在洞外狂呼乱吼。

 

“长风剑洪!

 

你个胆小鬼!

 

有种的马上出来受死!

 

长风剑洪!

 

你个狗娘养的。

 

缩头乌龟!”

 

可惜蓝慧她们不知那就是万虫魔君。

 

听见外面将我骂得越来越不堪入耳了。

 

大怒。

 

两个仗剑就出了里洞闪到了外面。

 

见着洞外漫山遍野的虫子,两人一下子就惊呆了。

 

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没想到这外面竟有这么多的虫子!

 

万虫魔君狂骂着过来见是两个女的。

 

叱问:

 

“那狗娘养的长风剑洪在哪里?!”

 

接着以为我还躲在洞里不肯出来。

 

又在那里狂骂不止。

 

这时蓝慧她们才明白是万虫魔君的人来了。

 

她们还不知道这眼前就是那万虫魔君!

 

不然的话,她们准被吓得双腿发软了。

 

这时勤勤忽然明白了一些,她对蓝慧瞟了一眼故意装蒙问道:

 

“长风剑洪是谁?”

 

万虫魔君见她们两人面面相觑。

 

以为他真的弄错了。

 

竟然真的撤了虫子不追究她们了。

 

这到令她们真的面面相觑了。

 

这也是她们运气好。

 

这万虫魔君对女人特别好感,很少直接杀害女人。

 

在有他在场时,从没让虫子害过一个女人。

 

这也是人们普遍认为蝴蝶宫能得以存在的原因。

 

不过人们也不得不相信那是唯一的理由。

 

因为万虫魔君的境内几乎就是女人的世界。

 

凡有能耐的男人几乎全被这魔君和他的虫子害光了。

 

他的虫子也挺怪的。

 

一个女孩子若踩死了一只虫子到没什么。

 

若是男的,那你就倒霉了,不一会儿就叫你成为一堆白骨。

 

等万虫魔君走后,蓝慧和勤勤才长嘘了口气。

 

觉得那里不能再留了。

 

只好决定在江湖中去找我了。

 

谁知她们竟一路明目张胆地四处打听我的消息!

 

这怎么能行呢!!

 

不一会儿她们就被那伙蒙面人缠上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斗了一整天,两人才连手把那六个蒙面人给解决了。

 

自从蓝彗她们学了我的流云步法之后,武功精进了很多。

 

挥剑的威力竟增长了十数倍。

 

虽然不能百战百胜,这逃命的功夫到是第一流的。

 

就是那万虫魔君也不能奈何她们。

 

可她们竟然还不醒悟。

 

居然还在沿路打听我的消息。

 

这终于让万虫魔君知道了。

 

当她们在一个旅馆歇脚时,当真让万虫魔君的虫子吓得半死。

 

幸好那万虫魔君只是吓唬她们。

 

等她们早上醒来时,让被子里外布满的虫子吓得她们狂呼乱叫。

 

幸好她们是和衣而睡,不然她们准会光这膀子跑出去!

 

随后一段时期,她们连连被那些虫子害得苦不堪言。

 

此后她们才明白,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找我了。

 

可是随后一路上她们也难以安稳了。

 

连着几次遭了煞星门的追杀。

 

幸好她们学了我的流云步法,用它几次都脱了险。

 

后来她们终于听到我跟一伙蒙面人斗到星际,早已经离开胡起仁星球好久了。

 

随后她们才决定仗剑江湖行侠仗义。

 

希望能有机会碰上我。

 

后来居然混了个星际双骄的名号。

 

期间她们两无意中跟踪到了那入地门的老巢。

 

她们早就狠死了这专门偷尸掠口的入地门了。

 

这天下不知有多少女子经他们的手给卖到那些魔窟里糟蹋了。

 

这次逮到了这么一个好机会,她们又岂能放过!

 

也合该这入地门给毁了。

 

想不到这青龙帮和那些魔头暗哨网织竟没探到这入地门的真正老巢所在。

 

这次竟然让她们给撞上了。

 

这也是拜那万虫魔君所赐。

 

那万虫磨君害得她们心有余悸。

 

从此再也不敢住店宿林了。

 

专找小船江心宿夜。

 

而且大的也不行。

 

只要能睡她们两个人的无棚小划子,平蒙一块雨布就当挡雨的船就行了。

 

黑夜森森,伸手不见五指。

 

蓝慧和勤勤在一江心小船露宿。

 

她们警惕心很高。两人轮流入睡。

 

半夜时分,有一艘大船向她们驰来。

 

里面笙歌不断,时不时地从船舱中传出哈哈狂笑。

 

蓝慧她们的船实在是太小了,又是天黑,她们的船舷近乎水平。

 

那大船舷高,不精心又有谁能发现她们呢?

 

还差点把她们的船挤入水中。

 

幸好蓝慧沿船撑开。

 

在靠近他们船底侧时,只天他们时而狂笑,时而高语。

 

蓝慧将耳贴船一听,原来是那入地门门主独眼黑狼在和一个僵尸魔君手下管事的头头在吹牛放炮!

 

蓝慧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次一定要探清楚他们的老巢所在!

 

于是蓝慧推醒勤勤紧贴着他们的大船尾后随行。

 

到下半夜时。

 

大船进了一处芦苇遍布的湖区。

 

随着大船在芦苇荡中左摆右转的,忽然看到大船上亮了三下灯光。

 

随后那芦苇荡有百米远处有蓝灯也亮了三下。

 

这就是他们联系的暗号。

 

在那大船快靠近时,蓝慧她们将自己的小船弄沉了。

 

贴船壁沿着闪电跳如了附近的芦苇荡中。

 

这时船终于靠岸了。

 

那独眼黑狼和那僵尸魔君手下的采买头头每人被两个妖冶的女子扶上了船头。

 

勤勤想闪电突击,杀他个措手不及。

 

谁知这时从水中冒出了一座台梯!

 

芦苇荡开处现出了一个宽阔的出口!

 

里面灯火通明。

 

这时沿梯站了两排,大约有三十多个壮汉!

 

个个兵刃各异。

 

原来这天正是入地门每年一度的舵主大会!

 

这次除了九头魔君境内的俩个没来,其余的都到齐了。

 

勤勤见一下子从水底冒出了这么多人!

 

吓地不停地手拍着胸脯,暗暗庆幸幸好没有鲁行事!

 

不然麻烦就大了。

 

面对这么多人,蓝慧她们当时犹豫了。

 

能否对付得了,她们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两人在芦苇荡中思之再三。

 

只有趁其不备,先由一人闪电出手杀倒一片,另一人躲在暗处观战。

 

等她战得险象环生将显败局令他们戒心松懈时,在又另一人突然闪电杀出又扫倒一片。

 

尽量杀灭得越多越好。

 

她们对自己的势力估计了一下。

 

这两记闪电突袭能撂倒二十几人的话,那胜算就有把握了。

 

这时独眼黑狼他们都进去了。

 

随后那台梯也慢慢隐入了水中。

 

那大船竟也慢慢下沉。

 

在沉得离船舷差不多时就不再下沉了。

 

随后就见几个人从船舱里搬了芦苇披子出来。

 

他们竟然把这大船伪装成了一处芦苇丛生的芦苇荡来。

 

蓝慧她们决定只能趴在芦苇丛里慢慢到等机会了。

 

她们估计他们这次会议最起码得两三天。

 

现在天快亮了。

 

他们今晚不出来的话肯定最早也得明天晚上了。

 

她们相信大白天他们是不会出来的。

 

第二天天亮时,她们伏在芦苇丛里趁着天光放眼四顾了一下。

 

果然芦苇遍布,茫茫接天。

 

根本不辨东西南北。

 

面前那船静静地浮在那里,活脱脱象一片芦苇荡在湖中。

 

在芦苇荡中,不时有野鸭和飞鸟从里面飞出来。

 

此时芦苇青绿,还不是芦苇开花的季节。

 

景色异常清雅。

 

若是划着小船荡漾在里面,倒真是一种极美的享受。

 

可蓝慧她们必须得等。

 

静静地等。

 

坚持在这段时期内不出问题就胜利在望了。

 

这一等竟连着整整等了两天。

 

幸好芦苇很旺,湖风清爽。

 

不然这天晴烈日的就有得蓝慧她们受了。

 

不把她们皮肤晒暴了才怪。

 

也亏她们能耐住性子。

 

到了第二天晚上。

 

天刚入黑不久就有人打着灯笼从大船里冒出来了。

 

前后有八个人。

 

蓝慧跟勤勤早商议好了。

 

先由蓝慧闪电出击灭了那八个喽罗潜入船舱中等待。

 

勤勤则仗剑伏于芦苇中待机会偷袭。

 

这时那八个喽罗刚把船面收拾干净,船就开始慢慢上升。

 

那八个喽罗正各自伸着懒腰。

 

有一个想进去。

 

蓝慧忙见机地仗剑闪电冲了过去。

 

飞剑穿心,动作之准,手段之快,刹那间就把那八个喽罗给解决了。

 

并闪电将那快要倒地的死鬼扶着轻放在船上。

 

谁知在蓝慧扶倒第六个时。

 

靠近船舷的两个正向湖中倒去!

 

幸好勤勤见机闪电赶到。

 

待他们刚要掉进水里时,勤勤一招雨燕掠水把他们托着轻轻地放入了湖中。

 

随后又点水旋身回到了原处。

 

蓝慧也毫不迟疑,在那些死鬼血将冒涌之际闪电撩起他们各自的衣服堵死了他们的伤口。

 

然后一个个把他们轻轻放入了湖中。

 

紧接着朝勤勤打了个手势就闪进内舱。

 

船面上竟然干干净净,不留一点血迹!

 

在船舱里除了四个侍女外,还有六个抽水的。

 

他们正在卖力地抽水。

 

大船还在不断地上升。

 

里面再没有其他的人了。

 

现在杀了他们极为不妥。

 

蓝慧料想他们只不过是些内侍。

 

他们是不会到船面上去的。

 

于是又悄悄地返回到了舱口。

 

船面这时升起了护栏。

 

一片平坦,哪有可藏之处。

 

这时里面水已抽干了。

 

船舷升位已定。

 

蓝慧想:

 

那洞里的人物可能快出来了。

 

希望船里面的人不要出来。

 

这时还有时间周密考虑。

 

蓝慧突然发现船舷离水面有两丈多高。

 

居高临下的,如果伏在船头不是很好吗?

 

想着她就闪到船头探头朝下一看。

 

那平台刚露水面慢慢上升。

 

接着洞口自上而下慢慢露了出来。

 

原来这平台和洞门本是一体的。

 

自下而上到顶时,只见洞内大亮。

 

随后陆陆续续走出一大窝子人来。

 

个个摇摇晃晃的。

 

有人在说:

 

“当心点!

 

当心点!”

 

“没事的,没,事的!

 

你放心。

 

都这,这么多年没,没事了。

 

你放一,一万个心好了。”

 

他们所说的全是一些醉话。

 

前面的竟不打灯笼。

 

想来他们是太小心了。

 

怕天巡天使巡着亮光吧。

 

真是太好了!

 

蓝慧一见这情形,竟不住地心跳了起来!

 

真是天助我们啦!

 

蓝慧高兴异常。

 

随即决定就趴在船尾等他们一个个登上平台时再闪电出击杀他个措手不及。

 

勤勤趴在芦苇丛了紧张的要命。

 

心里不停地催他们快上,快上,越多越好!

 

谁知他们却尽说着嘴话,摇摇晃晃慢慢腾腾的有十多个先登上了船头,有十多个正在梯坡上,还有十多个没出来。

 

这时勤勤在心里纳闷了:

 

有十多个已经上了船头了姐姐怎么还不出手呀!?

 

原来蓝慧趴在船尾见他们醉摇着竟然毫无防备!

 

临时决定多等几个再行出手。

 

这时里洞的人全上了梯坡了。

 

怎么姐姐还不出手?!

 

勤勤可把心都急到嗓子眼上了。

 

这时猛见一道霞光划破夜幕!

 

随即一阵连环巨爆,船头二十几个入地门的高手瞬间化为了飞灰!

 

坡梯上的猛惊得面面相觑着想闪电回洞!

 

勤勤见此良机岂肯放过!

 

猛然暴起,闪电凌空旋身绞挥一剑,划出万道剑光罩向梯坡。

 

其间间隙比蓝慧只差一瞬!

 

两道剑光撞向一处,剧烈爆轰。

 

把个梯坡连带船头炸得星火闪飞!

 

随即水面大爆,激起的水柱有数仗高。

 

落入水中的幸存者也随之震得尸碎散飞!

 

短短一刹那间!

 

竟毁了入地门四十二位绝顶高手及僵尸魔君的采买头头!

 

所幸最后四位闪得极快而分毫无伤。

 

不然蓝慧和勤勤两人对付那独眼黑狼就轻松多了。

 

这样一来可就麻烦了一点。

 

这时独眼黑狼大惊,不知来头!

 

忙命:

 

“紧闭洞门!”

 

蓝慧见状大呼:

 

“勤妹!

 

快闪进去!”

 

随即蓝慧先华剑闪冲了进去和他们交上手了。

 

勤勤随后便至,窜入洞中。

 

洞门正好关闭。

 

那独眼黑狼和那四个幸存的舵主见竟然是两个女的毁了外面所有的人众!

 

不由起的暴跳如雷。

 

骂骂咧咧,臭话难以入耳。

 

蓝慧和勤勤气得面红耳赤,不由火起气暴涨。

 

双剑合璧把个洞府摆设破坏得片甲不留。

 

那些喽罗不敢近身。

 

气得独眼黑狼忙亲自出阵恶斗玉姬蓝慧。

 

那四个舵主见门主以缠上了蓝慧,忙连手将勤勤围在了核心。

 

幸好她们学了无极流云步法。

 

不然他们就要吃大亏了!

 

这时她们第一次用流云步法闪斗如此绝顶高手。

 

起先有些散乱,随后越斗越顺手,也越斗越勇,越斗越顺心了。

 

这下倒轮到独眼黑狼和他的四个舵主吃惊汗紧了。

 

他们是越斗越心怯,越斗越紧张,居然脚底摸油想溜!

 

蓝慧和勤勤又岂能放狼归山!

 

她们越战越勇,死缠不止,把个洞府震得梁塌柱毁,洞顶开裂。

 

这下倒麻烦了。

 

洞府潜在水底。

 

被她们震破的洞壁注水如剑,暴射入洞!

 

箭水暴射,溅的个个一身水湿。

 

如此一来,这洞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勤勤和蓝慧可都是旱鸭子。

 

这时蓝慧猛一闪身贴近勤勤,轻声叫了起来:

 

“洞口。”

 

勤勤明白。

 

两人贴背环身暴闪一剑,旋身趋近洞门。

 

两人顶背,蓝慧暴起一剑挥炸向洞内封阻了独眼黑狼他们的追路。

 

勤勤挥出一剑把那洞门炸碎!

 

随即洞口水柱暴射。

 

原来洞口被那冲水暴击之势,早就把外边震坍塌了。

 

这时洞门炸碎了,水柱猛灌。

 

勤勤仗剑破柱。

 

蓝慧随后联袂出洞破水而出。

 

激波冲天,映霞无限。

 

这时那独眼黑狼命四位舵主冲前开路,自己尾随而出。

 

当前面两位刚冲出水面,被蓝慧悬空环身一剑炸为了飞灰。

 

其余两位和那独眼黑狼山闪身侧出,闪电迎上了蓝慧她们。

 

霎时剑光映天,芦苇火起,湖面也炸水柱起连波推涌。

 

这次桃花仙子以一敌二捡了个大便宜。

 

不过千招就把那两个舵主给封在了剑下。

 

随后桃花仙子闪电配合玉姬蓝慧合战独眼黑狼。

 

本来这独眼黑狼和玉姬蓝慧战得难分难解,这勤勤一行加入,败势立显。

 

独眼黑狼见大势已去,忙闪身来个翠鸟追鱼冲向水里。

 

他想潜水逃跑!

 

蓝慧和勤勤又岂能让此恶贼逃之夭夭!

 

两人全力催剑空旋侧身对剑环绞,来个海底捞月将那独眼黑狼连人带水挑入空中。

 

待独眼黑狼还没破水而出之际,她们姐妹连着一招雨燕掠水冲空双剑齐指。

 

两道五彩光柱把那独眼黑狼连着水团炸为白气!

 

终于把这入地门给连窝端了。

 

蓝慧和勤勤高兴异常,手牵着手闪电离开湖面而瞬间消隐无迹!

 

这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灭了入地门四十六舵主和独眼黑狼的事情一传入江湖,群豪震动,大快人心!

 

入地门余众罗喽无首散乱,作鸟兽散。

 

剩下两个舵主被一位刚出道的白衣剑侠乘机连窝端了。

 

江湖中人也替他取了个雅号叫白衣神侠。

 

正当蝴蝶宫主,百合仙子,玉修罗在百合谷商议如何处理当今武林形势和大家如何同心协力稳定阵脚不被群魔乘机吞灭时,阴阳魔君气势汹汹地在煞星门黄龙谷玲珑洞扑了个空。

 

气得阴阳魔君把那玲珑洞捣了个一品残阳。

 

刚刚发泄完愤气时,听得传报,那煞星门一百零八杀手毁了蛇头魔君西南洲老巢毒雾谷临渊洞。

 

还灭了蛇头魔君四个徒弟不说,连着毁了他十处行宫和二十四处暗哨!

 

这蛇头魔君,残性暴烈,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他又岂能容别人在他头上动土!

 

何况还是个刚成气不久的小小门派!

 

气得蛇头魔君眼冒金星。

 

当即带了八个徒弟和九九八十一个护法武士气势汹汹地离开他在灵风神起星系回风星球的新巢灵蛇谷。

 

一路杀气腾腾地赶往煞星门的暗巢黄龙谷玲珑洞。

 

在气势汹汹地赶往黄龙谷的途中,蛇头魔君刚巧碰上了从黄龙谷赶往西南洲毒雾谷去的阴阳魔君。

 

两个初时都不明各自的来意。

 

僵持了一阵,阴阳魔君听说煞星门把蛇头魔君的老巢也毁了个片甲不留。

 

两个竟临时决定连手对付社星门!

 

他们商议,就是把胡起仁星球翻个个也要把煞星门的人找出来砍成了飞灰才能解了他们的心头之恨!

 

谁知他们连着发动全球的明岗暗哨搜寻煞星门众,连着几天竟连个鬼影子都没找到!

 

那煞星门竟也玩起了失踪!

 

这时那金铠郎君竟然北洲灭绝狂魔的境内大摇大摆地出现了!

 

那些伺机寻仇的千变磨君和双面人魔的实心弟子沿途追杀了几番。

 

金铠郎君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来一批杀一批。

 

那些千变魔君和双面人魔的残余徒众根本就不堪一击!

 

这金铠郎君出现在灭绝狂魔的境内旁若无人地四处游走。

 

也让灭绝狂魔惊疑不定。

 

不知那金铠郎君葫芦里买得什么药。

 

谁知没几天,金铠郎君又神秘地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