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二卷 遗恨九龙堡 > 第十二章 寒一飞
第十二章 寒一飞



更新日期:2017-0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看来如此下去对我非常不利。况且外围还待立了几十位高手。

  

  此战非同小可!

  

  不用爷爷的无相六合神功,看来无法解决问题。

  

  剑光一闪,我那正在飞驰的白马竟四足一齐被削掉了,跌落于地,我飞身骤起。

  

  只见那马由于急驰势猛,足断了竟连地打了几个翻滚,惨嘶不止。

  

  他妈的!

  

  又是你们这些狗杂种。

  

  看来你们是绝不放过于我的!

  

  不如杀他个片甲不留再说!

  

  谁知还在我暗想之际,他们到闪电围近,剑光齐闪,狠不得立时将我飞灰烟灭!

  

  我闪身抽剑一挥既闻剑声淋漓不绝于耳。

  

  寒光烁目急剧外扩,炸地飞灰。

  

  那落地残马竟顿作雾雨!

  

  狗娘养的!

  

  竟然毫不容情!

  

  我有岂能放过你们!

  

  我环剑施威,煞气大盛,剑光激闪。

  

  这时他们竟然作团将我围个水泄不通。

  

  顿时剑光漫空,分毫无隙!

  

  随我游斗飞滚,始终将我罩入中心。

  

  煞气越压越盛,如地挤热岩将熔之势。

  

  我不得不频频提升功力。

  

  不知不觉中竟将功力提升了八成!

  

  谁知我仗剑发威刹使辣手。

  

  霞光爆发却只是将他们击飞!

  

  煞气剧扩居然对他们无伤分毫!

  

  随着煞围大扩,他们也不断扩员补缺。

  

  随后剩有十余位,象是他们中的最顶尖的高手。

  

  一个个虎视耽耽地分立周围。

  

  看来我这分身群杀力敌百众是难以奏效了。

  

  只能仗着爷爷的流云步法将碧火爷爷的无上阴阳剑法发挥到及至分向击破才是办法。

  

  我随即闪电才冲突,东西南北定向冲杀。

  

  万道霞光合为一柱旋身绞杀。

  

  顿使煞气大减。

  

  外围围众顿时灰飞数十人。

  

  他们阵势大乱,在我想趁势击杀时,他们竟然立时改变了打法。

  

  周身煞气陡增,居然使我无法顿下杀手!

  

  我只能闪电回剑旋身护体闪击。

  

  谁知电闪交化了几千招,居然对他们豪无动摇。

  

  我满以为杀了他们几十人了,杀威应该大减才对,未曾想他们竟然威力越来越大!

  

  我周围顿感炽热异常,有如烫金熔银!

  

  毫光映日。

  

  而且他们旋速也越来越快,煞气也愈缩愈紧。

  

  竟然使我手中的玄冰铁宝剑亦越来越奇热烫手!

  

  我满心大骇!

  

  想不到他们威力竟如此强烈!

  

  看来要使爷爷的无相六合神功和碧火爷爷的无极玄阴神功通合才能凑效!

  

  刻不容缓,我心随意至,闪念运功。

  

  仗剑环身撞击,随势旋身骤起,霞光冲顶,终于撞破突围,重见天日。

  

  外面已是万林飞灰,巨石粉砾,沙卷石飞了。

  

  由于我这一剑奋力突围使中空势虚,他们立时紧缩。

  

  我见如此大好时机,岂能错过!

  

  我闪电仗剑旋身来个鱼鹰扑水啄鱼之势环身绞起霞光百万把他们罩入了我的剑光之中。

  

  旋即地裂山崩,毫光大爆。

  

  这时外围十余高手见情势对他们非常不利,闪电向我侧背夹击。

  

  形势非常危急。

  

  闪念之际便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我只能仗剑,身剑合一径往前冲,刺破那急剧爆裂外扩的煞气,穿刺而过冲入地底!身后瞬间轰然大爆!

  

  这才躲过了侧背之危,不禁使我冷汗透背。

  

  终于又躲过了一劫!

  

  在我自地底回身钻出时,又被他们合围在当中。

  

  这时他们只剩下三十来人了。

  

  这一来我又岂能怕他们!

  

  “长风大哥!

  

  我来了!”

  

  随后一阵长啸向我传。

  

  是寒一飞!

  

  太好了!

  

  有他一来我就更不用怕他们了!

  

  随即一道寒光,寒一飞也闯入了圈中。

  

  “寒兄弟!

  

  想不到这时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

  

  “洪哥!

  

  别说话。

  

  我们一起来对付他们!”

  

  我们贴背仗剑,顿时威力大增。

  

  那些蒙面人见我有了后援,刹时散手,闪眼竟逃得不见了踪影。

  

  “可恶的恶贼!

  

  见了大爷竟然招呼不打就跑了!”

  

  寒一飞破口大骂。

  

  随后仗剑想追,我忙拉住了他。

  

  “想不到在这儿能遇上寒兄弟,当真是暑天遇凉风,满心爽之极啊!”

  

  说完我们就收剑,四手扶肩,四目相对,当真感慨万千。

  

  随即紧紧抱拥着旋了几圈松手又各擂了对方一拳喊道。

  

  “兄弟,走!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谁知我们竟是异口同声!

  

  面面相觑之际又豪兴大发。

  

  随后交抱着手臂闪离了山谷。

  

  身后空余阵风拂起片片扬灰.....

  

  天色又将阑珊了。

  

  是夜我们在一处酒馆大喝了一通。

  

  之间才晓得自那九龙堡之战后,寒一飞竟和妹妹,风平,龙威他们失散了。

  

  他说:

  

  “我沿路躲躲闪闪希望能找到他们,谁知茫茫天涯竟杳无音信。

  

  不久前才听说有个神秘人物救了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勤勤。

  

  我想那神秘人物可能就是你洪哥了。

  

  不知我猜的对不对。”

  

  在兄弟面前我也不好说谎。

  

  只说我救了她们,随后跟他们又分开了。

  

  因为我还要找我妹妹。

  

  这时寒一飞问我:

  

  “你怎么和妹妹分开了?”

  

  我于是把我跟僵尸磨君恶斗的事情全跟他讲了一遍。

  

  想不到那僵尸磨君走后我再去找妹妹时,却毫无妹妹的消息。

  

  来到着胡起仁星球竟然也没人提起过关于我妹妹的一丁点消息。

  

  我叹息了一声,两眼茫然。

  

  真的不知道妹妹现在究竟身在何处。

  

  不过我非常自信,妹妹绝对活着。

  

  不知她竟为什么不显身向我联系。

  

  我们仗剑环旋了三周,这样警戒着不是来头。

  

  “寒兄弟,我们快闪吧。”

  

  我小声对寒一飞说。

  

  谁知我话音刚落。

  

  只见周围林木残叶纷纷随风漫卷,刹时绿油油的一片森林竟然叶片全消!

  

  阳光落地时,刚才还杂草茅柴密布的地面竟瞬间黑泥显露,杂草茅柴竟也无故消失!环眼一片,竟尽剩光杆!

  

  残飞叶片竟然也落地全消!

  

  寒一飞大骇!

  

  狂吼道:

  

  “不好!

  

  洪哥快闪!

  

  万虫磨君来了!”

  

  可惜迟了,刹时漫天黑点弥漫无边!

  

  地上竟也忽显层虫叠堆,几近眼前!

  

  我也吓了一大跳!

  

  随即跟着也狂呼了一声:

  

  “寒兄弟!杀!”

  

  随即我们挥剑闪扫,煞气护身。

  

  剑光过处,残尸遍地,恶臭熏心,随后地面泡起,残尸水消!

  

  “虫有剧毒!

  

  寒兄弟小心!”

  

  这时漫天飞虫近罩环身,遮云蔽日!

  

  我们只能闪电挥剑,寒光团闪,飞身穿林。

  

  剑光所至,秃树遍倒,飞虫亿万破杆而出!

  

  原来林木早就树空剩皮了,里面包的全是虫子!

  

  眼光所处,触目惊心!

  

  我们不得不威力大增,毫光炽闪,煞风狂卷。

  

  漫天飞虫随风怒卷,形成虫风!

  

  有无数虫子竟然朔风直进乘隙闪进。

  

  丝毫空隙竟可侵体。

  

  这些虫子无谓无惧,横冲直撞。

  

  尸灰碎雨毫无所碍,绵绵绝绝了无穷期。

  

  我们斗得天昏地黑尘沙狂卷裂石天飞,竟然无法冲破虫阵。

  

  电光所处竟空一虫洞而已。

  

  暗黑无边。

  

  “不好!”

  

  忽然听得寒一飞大呼一声,我这才发现剑刃之上竟然死缠了许多虫子!

  

  无论我们怎么挥剑如电,它们竟然寸寸推进!

  

  我大骇。

  

  这时寒一飞象是被虫子伤了,只闻他暴起狂呼,霞光万闪。

  

  “洪哥!我受伤了!

  

  看来我们得分头突破了!”

  

  我也只能运起无相六合神功震落剑身上的缠虫。

  

  闪电挥起光霞万闪竟然只刺破了周身十来米的空洞就消隐无踪了。

  

  “看你们这些小虫子能耐我何!”

  

  我不得不猛提起八成功力。

  

  刚才我们还剑光相连环环相套的,这时竟然不见了寒一飞的踪影!

  

  我狂呼剑闪,穿梭如电,竟然追寻不到寒一飞的光影!

  

  我大骇!

  

  不知寒一飞怎么样了?

  

  这些虫子有毒,任何部位被咬都有可能毒发全身!

  

  我心急了,希望寒一飞能撑住。

  

  我也只能运足全功仗剑直绞,破空而出。

  

  终于又见天日了。

  

  回望身后,不禁愕然。

  

  竟然只见虫子,不见山谷!

  

  难怪我们左闪右忽无法穿越!

  

  那些虫子非常厉害,随风趋进。

  

  这时也已成团柱闪追我身!

  

  我环身旋飞挥出一剑,光霞百万辟向那些虫子。

  

  随后一阵爆轰,终于看见虫子堆里闪出了一些霞光!

  

  是寒一飞!

  

  他还无恙!

  

  我忙闪电环剑旋绞,霞光成柱杀入虫堆。

  

  寒一飞周身虫墙火碳,焦臭难闻。

  

  我仗剑直飞插入里面绞了个空洞。

  

  终于又和寒一飞合在一处了。

  

  我冲着寒一飞大呼:

  

  “寒兄弟!

  

  我来了!

  

  你怎么样?”

  

  这时他正杀得性起,无暇顾我。

  

  我只能循光环杀。

  

  只见寒一飞光圈越来越小,看来他体力难支了。

  

  我不得不再狂吼一声:

  

  “寒兄弟!

  

  我来了!”

  

  紧接着就撞入剑幕。

  

  凌厉一阵剑响,寒一飞才知道我来了。

  

  忙空身一侧让我补上。

  

  我们又贴背而战了。

  

  我问寒一飞:

  

  “怎么样?”

  

  他说:

  

  “我吃了散毒丸还无大碍。

  

  只是虫子太多了,无法脱身。”

  

  我说:

  

  “我们现在只能合力环身全力一击了。

  

  成败在此一主。”

  

  寒一飞点了点头回道:

  

  “我们也只有合身全力一击了!”

  

  我们连手环身挥剑,随即光霞大爆,有如黑夜炸星破幕散飞。

  

  又如地底熔岩挤地破土而出。

  

  刹时雷霆大震,地裂山崩,连环爆破,煞气狂推,沙石狂卷,虫墙气飞!

  

  见到霞光映天了。

  

  终于成功了!

  

  我和寒一飞终于可以相拥称庆了!

  

  这时一声炸雷传来:

  

  “何方鼠辈!

  

  竟敢破我虫阵,纳命来!”

  

  只见一蜈蚣头的怪物挥着一双蜈蚣爪闪身而至。

  

  此时煞风刚散,灰石雨下,百米之外残虫山堆。

  

  那蜈蚣头的怪物暴跳如雷,跺地裂动。

  

  我和寒一飞惊惧相对,这怪物可能比那些虫子更难缠!

  

  仗剑警戒,以静制动,看他有什么动作!

  

  只见那蜈蚣怪头上万点齐闪,击地轰炸。

  

  我和寒一飞不得不闪身飞退。

  

  谁知他后发先至,闪电一双蜈蚣爪向我们当头罩下!

  

  瞬间交手几千回合,其间夹以他头上的闪电,炸得我们穷与应付难以还手。

  

  我们且战且退,沿路煞风怒卷,残虫雾雨,怒石狂飞。

  

  终于将我们逼退到了一座陡峭的山崖下面没了退路。

  

  那蜈蚣头怪哈哈狂笑,头上闪电不止。

  

  炸得我们手忙脚乱,只得双剑合壁贴背旋身腾空全力挥剑罩向这蜈蚣头怪。

  

  在我们光霞笼罩着蜈蚣头怪之际,这蜈蚣头怪当真了得,头上无数光柱闪出,随着他那闪电挥舞的蜈蚣爪的煞气织成光网闪电回击。

  

  一声巨爆,我们身后峭崖崩裂,随即巨石雨下。

  

  我们亦被击得闪身暴飞。

  

  本想借势闪逃。

  

  谁知那怪毫不放过,煽动便至。

  

  一双蜈蚣爪当头罩下,将我们打得措手不及。

  

  可惜寒一飞不是妹妹。

  

  若是我妹妹的话我们随意一个眼神就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出手了。

  

  这时我和寒一飞虽说是双剑合壁,其实各自为战不得要领,让这蜈蚣头的怪物捡了个大便宜。

  

  这时忽地一阵爆轰居然把寒一飞给震伤了。

  

  我暴怒奋起,挥剑狂呼:

  

  “寒兄弟,闪开!

  

  让我独个来斗斗这个怪物!”

  

  这怪物见我要独斗他,狂笑不止。

  

  手上双爪电闪却连环不止,把我周身罩住。

  

  我挥剑远足势力,一记力劈华山之势震起霞光百万,闪电冲破周围煞气急趋蜈蚣怪近身和他闪电光交三千余合。

  

  闪电映空,光团爆散,有如炸星当空。

  

  刚才两个相斗,各有牵制。

  

  现在放手独击,反而越斗越随心,越战越顺手了。

  

  这一战,我们竟然从天亮斗到了天黑,又从天黑斗到了天亮!

  

  这时那蜈蚣怪渐渐有松懈之状,这我又岂能放过良机。

  

  他妈的狗杂种!

  

  我不灭了你,誓不为人!

  

  那怪越战越惊心,居然想脚底摸油。

  

  在他环身玄飞想逃之际我奋力挥剑闪追一击从后背把他劈成了飞灰。

  

  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随后我从天落到了寒一飞的身边,他此时正运功疗伤。

  

  满头黑气正在散尽之时我见他脸色渐舒,忙问了一句:

  

  “寒兄,怎么样?”

  

  这时他收功缓缓站起来说:

  

  “还好。”

  

  见我灭了那蜈蚣怪了,他兴奋异常,接着又夸我说:

  

  “还是洪哥功法无边。”

  

  紧接着又幽幽地说:

  

  “兄弟自叹不如,反成累赘,实在于心难安。

  

  不过还好,兄弟佩服之至!”

  

  “那寒兄弟就见外了!

  

  你我兄弟有难同当,无分彼此,怎么说那些分生的话来。

  

  此地不宜久留。

  

  我们该马上离开此地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调息一下为上。”

  

  想不到这万虫磨君手下竟如此强悍,看来那万虫磨君更是了得。

  

  今天我们杀了他的得意弟子,看来今后我们得步步小心了。

  

  想他那虫子无处不在,当真使我心里难安。

  

  我们一路拉手穿山越岭闪电离开了南洲,还是先避避为好,于是我们又闪到了吸血狂磨的中洲地界。

  

  在一处石林遍谷的地方我们找到了一处隐蔽的所在坐了下来就忙着调息内力。

  

  这一战我也耗神太大,无暇顾忌就忙运功调息。

  

  谁知在我刚入定之际,一道煞气自后向我劈来!

  

  幸好我学了苍狗星领主大哥的感天应地之法了,有它护身,我随身无意识地挥剑还击。

  

  只听一声巨爆。

  

  我竟然也失去了知觉!

  

  在我醒来之时已是三天之后了。

  

  忽听一女声高喊:

  

  “小姐!

  

  小姐!

  

  他醒过来了。

  

  他醒过来了!”

  

  声音好熟悉,是晶晶丫头的声音,我这才放心了下来。

  

  这时高金凤喊着:

  

  “洪哥!

  

  洪哥!

  

  一路跑过来了。”

  

  这时晶晶丫头才知道那满脸钢刺胡的丑汉就是我了。

  

  兴奋的比凤凤还要忘形。

  

  “哈哈!

  

  小姐原来藏私得紧,把我们都蒙在鼓里了!

  

  真有你的!”

  

  听凤凤扑到我身边紧抓住我的手轻声喊着:

  

  “洪哥。

  

  你终于醒了。

  

  害得我守了你三天三夜,吓死我了。”

  

  我不明白我怎么被她救到这里了。

  

  满脸的疑惑。

  

  凤凤这时看破了我的心事。

  

  接着又满脸含笑地说:

  

  “你先别急。

  

  我待会儿会慢慢告诉你的。”

  

  随即又回头朝晶晶丫头喊着吩咐道:

  

  “死丫头,还不去给我把那汤端过来!

  

  还愣着干啥?!”

  

  那丫头听了就风一样地应声出去了。

  

  “谢谢你。”

  

  我说着紧握住凤凤的手。

  

  “什么你呀你呀的。

  

  你难道又忘了?”

  

  “不。凤凤。”

  

  “这还差不多。”

  

  凤凤羞红的脸真让人着迷。

  

  我们痴痴地对望着。

  

  这时晶丫头端着汤进来了。

  

  见我们还呆呆地对望着。

  

  这丫头调皮地用手指头在凤凤额头上按了一下调笑她:

  

  “看把你美得!

  

  魂飞天外了是吧?!”

  

  羞得凤凤随手就要假意打她。

  

  谁知晶丫头却大吼一声:

  

  “汤!”

  

  随即将汤碗望凤凤面前一送就躲开了。

  

  凤凤接过汤碗羞笑着骂道:

  

  “小妮子,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

  

  晶丫头也挺调皮的,在送手闪身外出之时还不忘激她道:

  

  “有种的就现在出来追我呀!”

  

  见她出去了,凤凤回过脸来,娇笑着满脸羞红。

  

  轻声地说道:

  

  “别理她让我给惯坏了。

  

  等下看我怎么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