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霹雳长风剑 > 第二卷 遗恨九龙堡 > 第十章 凤凤
第十章 凤凤



更新日期:2017-02-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

  

  醒来时我头晕脑涨地从软床上醒来,一股软香扑入我鼻中,叫人有种仙飞的感觉。

  

  我懒懒地动了动身子,回手一摊竟摸到了一张滑腻的脸。

  

  高小姐竟然靠床侧身陪了我一夜!

  

  这令我非常感动。

  

  我妹妹临仙清儿都从没这样过。

  

  我痴痴地凝望着这张靓丽的睡脸竟忘了昨夜一夜没回。

  

  蓝慧她们不知怎么样了?

  

  幸好高小姐这时醒来。

  

  见我痴痴地凝望着她。

  

  竟脸红耳赤地不自然起来了。

  

  腼腆地问我。

  

  “你是不是瞧了我好久了?”

  

  “我刚醒。

  

  想不到竟把你弄醒了。”

  

  我老实回答说。

  

  听了我的说话,她轻叹了一声。

  

  我没在意,问道。

  

  “我这时在哪里啊?”

  

  她说。

  

  “这就是我的闺房啊。”

  

  “这是你的闺房!”

  

  这到令我比对刚才靠床陪了我一夜还要感动。

  

  我亦有些不解。

  

  听说女孩子很难让一个陌生人睡她的床的。

  

  尤其我还是个男的!

  

  我问了一句。

  

  “为什么?”

  

  她竟脸红着不作回答。

  

  随即我觉得我得要尽快离开了。

  

  不管天亮不亮,我得回去一趟了。

  

  于是我忙起床向高小姐辞行。

  

  “对不起!

  

  我得马上回去了。”

  

  谁知她听了竟一脸的幽怨。

  

  幽幽的问。

  

  “为什么?”

  

  我不得不解释说。

  

  “我实在是有急事。”

  

  谁知她竟冒了一句说。

  

  “是不是为了她们?”

  

  我迷惑了。

  

  她怎么知道我有她们的?

  

  “你认识我吗?”

  

  我不禁脱口而出。

  

  虽然我知道她已知道我就是那个请她试衣服的那个。

  

  她怎么就不认为是我妹妹呢?

  

  竟然说出她们来了!

  

  见我一脸的疑惑。

  

  她笑了,说。

  

  “这天下没几件事能瞒得过我的。

  

  我是为我妹妹买衣服。

  

  身材跟你差不多!”

  

  这到令我惊异莫名。

  

  我不禁抓紧了她的双手。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既然她能知道,这天下知道我的可能也不少了!

  

  她见我惊恐莫名,嘻嘻笑了起来。

  

  随即安慰我说。

  

  “你别慌。

  

  这事就我一个人知道。

  

  连我爹也不知道你的身份。

  

  其实我也是乱猜的。

  

  想不到你竟然真是那救了玉姬蓝慧和桃花仙子的神秘人物!

  

  难怪嫌我这庙小留人不住了。

  

  家里那两位神仙似的妹妹可等急了是吧?!”

  

  看她那一脸酸溜溜的劲儿,到让我莫名其妙地脸红心跳了。

  

  谁知她见我脸红了竟得礼不饶人了。

  

  酸溜溜地说。

  

  “吆!

  

  看你脸红耳热的。

  

  到真让我说中了。

  

  看来我这是竹篮子打水了。

  

  人家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我这强留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你走吧!”

  

  听她话语幽幽的。

  

  到让我一点也不自在了。

  

  这是哪门子意思啊?

  

  好象我定得对她好似的,不然就负她意了。

  

  这是为什么?

  

  我那时对这男女之情真的比木头还木头。

  

  可惜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可我对她还是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只是我真的满脑子妹妹的形象。

  

  妹妹几乎占尽了我的梦境。

  

  对着她们我也时时想着妹妹了。

  

  甚至我时常就把她们当作我妹妹了。

  

  我不得不离开了。

  

  因为蓝慧她们的眼睛已经上药了,不能再耽误了。

  

  可我又不能对她明说。

  

  只好叫她替我向她爹爹问候,并待我向他致歉我的不辞而别。

  

  我出房门时她喊住了我。

  

  “等等!

  

  我送你出去。”

  

  于是她将我送到了庄门外。

  

  我要走时她忽然问我。

  

  “你还会来我家见我吗?”

  

  我说。

  

  “我一定会的!

  

  到时我还有很多事情要你高小姐帮忙呢!”

  

  我决定了。

  

  这高家一定不是平凡的人家。

  

  托她们帮我查查妹妹的消息,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什么高小姐!

  

  人家是有名字的。

  

  叫我金凤好不好。

  

  恩,还是叫我凤凤吧!

  

  可要记住哦!”

  

  她说着双眼紧盯住我。

  

  “高——”

  

  见她脸往上翘。

  

  我忙改口喊了她一句:

  

  “凤凤!”

  

  “这还差不多!”

  

  喊凤凤能令她高兴,那我当然也挺乐意了。

  

  只是奇怪她叫高小姐跟凤凤有什么差别呢。

  

  还不是她本人!真怪!

  

  我离身时朝她点了点头就一闪身在她面前消失了!

  

  这动作竟然让她怔在当场!

  

  我也太心急了,不经意就露出了自己的身手来了。

  

  一路由于是白天。

  

  我小心小心再小心地在林子里转了无数个圈子回到了里洞。

  

  蓝慧她们到真的为我担心了一夜。

  

  一听我进来的声音就跑过来了。

  

  只是蓝慧快一点,勤勤犹豫了一下站住了。

  

  不知为什么?

  

  见了她们我的心就象一块石头落地一样才定了心神。

  

  这时蓝慧一把扑进我的怀里,显得非常急切。

  

  “对不起!

  

  我让你们担心了。”

  

  不等她说话我就说着把她紧紧地抱了一下。

  

  这时蓝慧双手摸着我的脸,扶定了说。

  

  “你是不是有急事脱不开身?

  

  不过能见到你回来到让我非常高兴。”

  

  这时蓝慧又紧紧地拢着我的脖子投入了我的怀中。

  

  由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的缘故吧。

  

  这时蓝慧闻到了我身上的一股甜软的幽香。

  

  随即我就感觉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阵。

  

  她扶着我的双肩,虽然眼睛看不见,可还是死死地对着我的眼睛。

  

  满脸充满着疑惑。

  

  我那时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我隔着她勤勤,勤勤正一手扶着石床在静静地啼听着我们。

  

  这时她好象感觉到了我们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忙急切地问了一句。

  

  “你们怎么啦?

  

  快告诉我!

  

  洪哥!

  

  洪哥!

  

  你们怎么啦?”

  

  接着她竟摸索着向我们走来。

  

  我忙放了蓝慧,只听她轻叹了一声。

  

  我没理会,径直走到勤勤面前抓住她的双手。

  

  勤勤也紧紧地抓住我的。

  

  随后她紧紧抽吸了一会儿鼻子说道。

  

  “哇!

  

  好香啊!

  

  洪哥,你身上是不是戴了香囊了?”

  

  “没有啊。”

  

  我随口应了一句。

  

  “没有怎么那么香呢?

  

  好香好香啊!”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呢?”

  

  我再仔细用鼻子嗅了嗅我的衣领口。

  

  大概是身在香中不知香吧。

  

  我这时才觉得身上挺香的。

  

  我笑了说。

  

  “我昨天在一个朋友家过了一夜。

  

  大概是她床上的香味吧。

  

  想不到竟带到这儿来了。”

  

  这时蓝慧也靠拢了过来猛紧抓住我的左手问我。

  

  “是个女孩?”

  

  “是啊。

  

  你怎么知道的?”

  

  我还没跟她们说呢!

  

  她们竟先知先觉了。

  

  奇怪!

  

  随即想想也释然了。

  

  原来这里的女孩每人身上都有一种芳香,好象这就是她们的身份一般。

  

  难怪她们一闻这香味就知道是个女孩。

  

  可妹妹身上没有这种软甜的幽香。

  

  她们身上也没有。

  

  不过妹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幽香。

  

  不管怎么样,我一闻到这种幽香就知道妹妹的所在。

  

  而且还特别敏感。

  

  每次和妹妹做谜藏我都是凭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来找到她的。

  

  这时蓝慧又问了一句。

  

  “她是不是很美?”

  

  我没在意她脸上那酸溜溜的神情惊讶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

  

  她可真是太美了!

  

  跟两位妹妹差不多。

  

  如果你们三个站在一起的话,我还真分辨不出你们到底是谁最美呢!”

  

  我这时到注意起她们的脸色了。

  

  勤勤到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我觉着她有些惊异和不信任的神色。

  

  到是蓝慧她变得挺紧张的。

  

  真搞不懂她们!

  

  这时蓝慧又问话了,她说。

  

  “你们昨晚住在一起?”

  

  “是呀。

  

  我昨夜跟她爹都喝醉了。

  

  是她扶我进房的。

  

  早上我醒来时才知道她那房间好雅致好香好香啊!”

  

  听我说得有些神往的语气,蓝慧脸色有些讪讪地说。

  

  “你们认识好久了吗?”

  

  “哦,那到不是。

  

  我们才认识几天呢。

  

  对了,就是在跟你们买衣服的那天才认识的。

  

  那天我望着那些衣服不知该怎么挑选时,她来了。

  

  这也奇了。

  

  她身体跟你们竟然都差不多。

  

  你们的衣服还是她试过并买下的。

  

  我由于对她还不够了解,而且还有事。

  

  竟然连谢谢人家都没说就离开了。

  

  她竟然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好象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越说越兴奋了。

  

  紧接着有说。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那天我急着为你们买衣服竟忘了扮装易容了。

  

  谁知她眼力那么好。

  

  这次我批着这人皮刺毛面具她竟能一眼就认出了我!

  

  我还以为她认不出我了呢。

  

  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就在昨天,晚上我准备回来时,竟想不到她被几个蒙面人围着追杀。

  

  幸好我及时赶遇上挥剑杀退了那四个蒙面汉。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让她吐血受伤了。

  

  她急叫我送她回家。

  

  我见她受伤了,身份又不明朗,不好带她回来。

  

  只好听她的把她送回她家了。

  

  她家那庄园好大好气派呀!

  

  特别是她爹,非常好客。

  

  我盛情难却,推脱不了,只好留下跟他们晚宴了。

  

  不曾想我竟然喝醉了!

  

  害两位妹妹为我担心了一夜。

  

  对不起奥。

  

  早上我一醒来见高小姐竟在床边陪了我一夜!

  

  见我醒来,她那高兴的样子。

  

  我到真的不好意思跟她马上告别。

  

  可你们的眼睛要紧。

  

  于是我就立马回来了。

  

  还害得人家不高兴,真让人过意不去。

  

  下次见了,我一定得跟人家说清楚。

  

  我相信她那么好,一定会原谅我的。”

  

  谁知我说这话时勤勤竟揽着我的手臂,头靠在我的肩上静静地听我说话了。

  

  我真搞不懂她。时冷时热的,让人琢磨不定。

  

  见她们满脸舒心的笑意,我心里好高兴啊!

  

  随即也知道自己该干啥了。

  

  我随手拍了拍她们的后背说。

  

  “现在你们该好好静静地躺着,我该为你们敷药啦。”

  

  她们听话地对望了一眼齐头在床上躺下了。

  

  我把配好的药用药水调好再跟她们洗了眼睛。

  

  然后就敷上了药膏。

  

  这时她们缠着我给她们讲外面的故事。

  

  我把我在外面听到的看到的都跟他们讲了一通,谁知她们竟睡着了。

  

  还牢牢的紧抓住我的手。

  

  我怕弄醒了她们,也只好在她们中间盘腿坐了下来练功调息,

  

   这次我在洞里跟她们呆了有五天了。

  

  这五天里她们把所学的剑法都在我面前演练了一遍。

  

  剑式非常精奥。

  

  可她们的功力太小了,还不能完全发挥它的威力。

  

   我精心调教指点了她们许多。

  

  她们竟非常聪明,而且悟性也很高,经我指点调教后,她们的功夫到进步了很多。

  

  只是她们的轻身功夫太差了。

  

   为了让她们日后遇上强敌时能够自保,我把爷爷教我的一百零八式流云步法全教给了她们。

  

  只是她们眼睛看不见,这样到费了我不少手脚。

  

  不过她们悟性真的很高,假以时日,她们的流云步法可能用起来比我可要潇洒多了。

  

  这五天我们呆在洞里没有出去。

  

  这到让她们闭上眼睛也能在洞内行动自如了。

  

  这样到免了我不少的尴尬和麻烦。

  

  不过我到没什么。

  

  只是她们总妞妞捏捏地,弄得我也不自在起来。

  

  现在她们好象懂我脾性了,这样才随便了不少。

  

  还时时帮我擦汗。

  

  我到凭空又添了两个妹妹。

  

  “到时见了我妹妹我一定带她和你们见见。”

  

  我跟她们说。

  

  我相信我妹妹也会非常喜欢她们的。

  

  现在她们可好了。

  

  能摸着相互替对方洗眼上药了。

  

  在里洞行动也象眼睛能看见一样方便多了。

  

  我也轻松了许多。

  

  药铺时她们还帮我捶捶背,一起玩笑玩笑,到也其乐融融。

  

  可我又想我妹妹了。

  

  我得请高小姐帮忙。

  

  我这样隐隐蔽蔽的,没她那么方便。

  

  于是我跟她们说。

  

  “我有急事要出去几天。

  

  这其间我可能会回来,也可能说不定。

  

  你们要好好相互照顾着点。

  

  千万不能到洞外面去!”

  

  我说这话的语气竟然用起了当时我爷爷当年教训我们的口气了。

  

  令她们嬉笑连连。

  

  还手摸着替我把衣服整弄整齐。

  

  其实我的衣服已经是很整齐了。

  

  只是勤勤摸着我的钢刺胡时偷偷地笑了。

  

  我奇怪地问她。

  

  “你笑为什么?”

  

  她竟脸红着说。

  

  “我——

  

  不告诉你!”

  

  见她脸红耳热的,我也不禁被感染了。

  

  常常心不由己地也脸红耳热妞妞捏捏起来。

  

  比起以前,我越来越变得不够爽快起来了。

  

  时时得察颜观色的,生怕让她们不自在起来。

  

  尤其在她们洗澡时,起先她们教我出去等她们,洗好了再教我进来。

  

  她们眼睛看不见,难免有不齐整的地方。

  

  少不得我又得替她们整弄一番。

  

  这难免有些肌肤碰撞的。

  

  见她们脸红耳热像,搞得我象绣花一样,生怕碰着她们那些部位了。

  

  谁知这样更让人别扭得紧,时时弄得你哭笑不得。

  

  到第五天晚上洗澡时她们才让我坐在小潭边等她们。

  

  不过不许偷看,还说偷看的是什么鸡屎眼。

  

  这鸡是个什么玩意我都不知道,还鸡屎眼呢!

  

  可我竟然真的坐在那里在地上划来划去的没瞧向她们。

  

  其实看着她们,她们也发现不了。

  

  只听她们在里面嘻嘻哈哈的比以前自在多了。

  

  还时时将水泼弄了我一身。

  

  我几次想回头看看她们。

  

  竟然象有双手在扶着不让我看似的!

  

  想以前和妹妹在一起泼水追戏。

  

  背着爷爷时,妹妹还强要我替她穿衣服。

  

  我也大大咧咧地竟没当回事。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最近——

  

  我最近老自己象那赤面老怪一样跟个女的抱在一起,

  

  只是不知道她的面目是谁。

  

  而且下面粘乎乎的。

  

  看见她们我就脸红心跳了。

  

  现在到不是她们妞妞捏捏,竟然到过来使我自己不自在起来了。

  

  虽然我在替她们整弄衣服时,她们脸红耳热的,可比起我来要正定多了。

  

  反到是我变的缩手缩脚的,幸好她们看不见,不然我可更别扭死了。

  

  唉!

  

  我真的变的不象我自己了,仿佛另外一个人了。

  

  终于又到了跟她们依依脱手而别的时候了。

  

  我本想一路直去玉泉庄的,可看到那连片的屋宇时我又有所顾虑地犹豫了。

  

  随后还是改变了路途。

  

  不知不觉中竟进城了。

  

  在城里,我想着莫名的心事。

  

  总那不定注意。

  

  也想不定见她的理由。

  

  我也摸不着我自己的头脑了。

  

  暗想:人家凭什么能帮我去找妹妹。

  

  这“关系”二字竟让我深思熟虑了起来。

  

  这时一只手忽然拍在了我的肩上。

  

  唬了我一跳。

  

  我大骇!

  

  竟然没有一点防备!

  

  若这时不是一手而是一把利剑!

  

  我该会成什么样子呢?!

  

  真让人不敢想象!

  

  这时她跳到我面前喊道。

  

  “你怎么啦?

  

  心事重重的,怎么这么多天不见你的影子,上哪儿去了?”

  

  见她一脸的幽怨。

  

  我回道。

  

  “是你!

  

  我还以为谁呢!

  

  唬了我一跳。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心里暗暗庆幸:

  

  幸好是她!

  

  这时心上才放落了一块石头。

  

  这时她到怪起我来了。

  

  慎怪道。

  

  “这几天怎么不见你人影呢?

  

  害得人家天天在这里苦等。

  

  总是落兴而归。

  

  你可要赔我!”

  

  我不解。

  

  问道。

  

  “怎么赔?”

  

  她作深思状,头望着天。

  

  随后说。

  

  “让我先考虑考虑。”

  

  这还值得考虑吗?

  

  我凭什么要赔什么呢?

  

  我暗想。

  

  这时她到笑嘻嘻地叫道。

  

  “哪!

  

  你今天把我哄得开开心心了就算你对得起我这几天的苦等了。”

  

  她凭什么等我?

  

  我又有什么让她等得呢?

  

  我很奇怪。

  

  可她没当回事。

  

  竟大大咧咧地挽着我的胳臂就走。

  

  我们这样子竟象顽皮的女儿在向父亲撒娇。

  

  到引起了无数路人的好奇。

  

  我也觉得奇怪,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谁知她竟凑到我的耳边说。

  

  “你能不能把脸上这块皮脱了。

  

  让人老觉得我们象是一对父女。”

  

  她还说。

  

  “我敢打赌。

  

  很多人在纳闷儿,象你这样的父亲竟能有这么貌美如花的女儿!”

  

  她调皮地笑了。

  

  我竟突然将这父亲,母亲,生出个女儿跟那赤面老怪那一幕联系了起来。

  

  而且还闪着蓝慧她们娇羞的模样。

  

  我一时顿然大悟。

  

  这就是男女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个“爱”吧。

  

  我一时面若火烧。

  

  幸好给面具给蒙了。

  

  我爱她们吗?

  

  我对她们是爱吗?

  

  我一时仔仔细细地回想着和她们在一起前前后后的细节。

  

  竟然满脑子多了这么多古古怪怪的问题来了。

  

  幸好高小姐一点也没觉察。

  

  只顾了她自己的高兴。

  

  一路把我这个木偶牵着往前走。

  

  这时忽然一个女声叫道。

  

  “哈哈!

  

  原来你们在这里!

  

  哦!

  

  让我好找。

  

  小姐,老爷叫我找你回去呢!”

  

  这丫头就是那天带我进庄的那个。

  

  看来她们关系还不错。

  

  她看了我一眼。

  

  看她这神情,我这时明白了她的想法:

  

  想不到小姐竟给这种丑汉给迷到了。

  

  这时高小姐对我暗暗笑了笑。

  

  因为她是知道我的真像的。

  

  可能这丫头在她面前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了。

  

  而这位小姐竟尽跟她买关子糊糨糊,把她给蒙糊涂了。

  

  这时她问那丫头。

  

  “我爹叫我回去作什么?”

  

  那丫头瞟了我一眼忧郁地说。

  

  “还不是你这几天丢了魂似的让老爷疑心了。

  

  是什么人物把我的宝贝女儿给弄得神不守舍的?”

  

  瞧她那古怪的神情,我知道她说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瞟了高小姐一眼。

  

  她竟然脸红耳赤着朝那丫头发起了脾气。

  

  她喊道。

  

  “你还说!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让你嚼舌根!”

  

  那丫头瞟了我一眼不依不饶地调笑着凤凤。

  

  “看!

  

  让我说中了吧。

  

  脸红耳热的,今天灌了蜜还要打人。”

  

  接着嘴皮子一耸就跑远了。

  

  见那丫头跑远了,凤凤回脸不自然地笑着向我走来。

  

  讪讪地说。

  

  “你别理她瞎说。

  

  这小妮子叫我给惯坏了。”

  

  见这情形我也只能傻笑了。

  

  她也搓着手有些尴尬。

  

  随后她猛甩着头发一飘换了个话题问。

  

  “你说我们该向哪里去走走?”

  

  随后依然没事似的揽着我的手臂往前走。

  

  那时我心里复杂得紧。

  

  脑子里充满了杂七杂八的思想和问题。

  

  这时不自由地瞟了她一眼。

  

  谁知她也正看着我。

  

  四目相接竟然都闪电般的避开了。

  

  我莫名地脸红了。

  

  她低头用脚在不停地踢着小石子。

  

  这时突然有股强劲的煞气向我们袭来!

  

  光天化日下竟然有人敢当街行凶!

  

  我不自觉地抱紧凤凤闪向了一边。

  

  这时从旁边楼上跳下了十二个黑衣蒙面人。

  

  四围的人们见有了杀场,一个个鼠窜着四散了。

  

  这时高小姐才明白了过来。

  

  怒目瞟向那些黑衣蒙面人叱道。

  

  “你们什么人!”

  

  这时他们已把我们围在了核心。

  

  楼上有个想偷看热闹的人刚探出头就被他们其中一人探空一揪给摔了下来。

  

  摔成了一滩肉泥!

  

  那人象没事人一般回答道。

  

  “要你命的人!”

  

  他们好象不认识我。

  

  接着只听一人威严地叱道。

  

  “没事的人马上滚开!”

  

  他妈的,我火了,吼道。

  

  “你说谁?!”

  

  “你!”

  

  那人用剑朝我一指竟然一道剑光向我射来!

  

  岂有此理!

  

  我闪电抽剑一挥想给他们一个警告,叫他们不战自退。

  

  我只逼退了他的剑光将他的手剑震脱飞碎。

  

  那人大感意外,忙闪身飞退。

  

  命人立即合围击杀我们。

  

  那些人立马挥剑,寒光尽闪。

  

  这是在闹市,我不想伤及无辜,只跟他们力拼。

  

  打斗异常残烈。

  

  可他们依然不依不饶,居然引我们杀向了人群之中。

  

  剑光闪处,那些无辜的群民被他们挑得尸碎雨飞!

  

  我大怒!

  

  顿下杀手。

  

  剑光闪处,立时有两个被我炸成了飞灰。

  

  其他九个却并不惧怕。

  

  反而缠斗甚紧,威力大增。

  

  周围顿时墙倒梁飞生民雾雨了起来!

  

  看来不立时解决他们,这种场面会越闹越大了。

  

  我挥剑一手托着金凤环身旋扫了一剑,杀威顿起把那些鸟人斩为两截。

  

  可惜让那头领跑了。

  

  这时那些被尸飞了的亲人们围了上来,哭的呼天抢地,并不要命地把那尸血扫成堆捧尸号哭。

  

  我从没见过如此场面。

  

  顿感凄冷心伤。

  

  想不到这杀戮竟令人如此凄惨!

  

  杀戮之罪何患无穷啊!

  

  我顿感背心生冷,此地不宜久留。

  

  我忙拉着凤凤离开。

  

  心里感叹万千。

  

  草木无感,人心千累啊!

  

  我们又于心何忍呢?

  

  万不得已,下次我可不能再起杀戮了。

  

  当我们刚出城时凤凤的丫头领着两个壮汉来了。

  

  见我们没事她才舒心着问侯了几句。

  

  我也随着她们进了庄内。

  

  我们一进庄内高庄主就迎了过来了。

  

  只是没有上次那么热情。

  

  他向我额了一下首就问他女儿:

  

  “那是些什么人?”

  

  “又是那些蒙面人!

  

  爹!”

  

  凤凤紧接着说道。

  

  听了他女儿的说话,高庄主眉头皱了一下。

  

  凤凤又接这个说:

  

  “他们是专为女儿而来的!

  

  爹!”

  

  高庄主听说是专冲着自己的女儿来的,不禁眉头紧锁了起来。

  

  随后对下人吩咐道:

  

  “带小姐和长风大侠进里屋休息一下。”

  

  说完就默默地回房去了。

  

  我也挺纳闷的。

  

  想问高庄主有什么仇家没有?

  

  可惜被凤凤缠着,只好随她进了后院。

  

  一到后院我就忍不住问道:

  

  “你父亲能不能查出那些人来?”

  

  她说:

  

  “等我问了我爹才能知道。

  

  不过——”

  

  随后她又蛮肯定的说:

  

  “我父亲肯定能查出那是些什么人的。

  

  可能我爹已经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了。

  

  只是他还可能不太明白他们身后的真正幕后主持者是谁。”

  

  这时我可以肯定她们就是青龙帮的人。

  

  我想证实一下,于是问道:

  

  “你们是青龙帮的?”

  

  听我这一说,凤凤到以外了。

  

  她紧接着反问道:

  

  “你才知道吗?”

  

  原来她还以为我早就知道她们是青龙帮的人呢!

  

  “原来你们真是青龙帮的!

  

  想必你父亲在里面地位极高咯?”

  

  这时那丫头忙接过话说着进来了。

  

  她说:

  

  “那当然咯!

  

  我家小姐就是帮主千金呢!

  

  你难到还不知道吗?”

  

  她也有些奇怪了。

  

  想不到我这人武功奇高却不明江湖事理。

  

  金凤瞟了我几眼有些不理解,忙问道:

  

  “是吗?”

  

  那我就更不理解咯。

  

  起先还以为这青龙帮主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呢!

  

  想不到他竟有如此美如天仙的女儿!

  

  我竟然有些不敢相信。

  

  而且顿感周身危机四伏。

  

  她们可是九头磨君的手下!

  

  若让她们知道我的身份那后果将难以想象!

  

  幸好我还没将找妹妹的想法跟她说起!

  

  看来我这一路跟她们小心交往才是!

  

  想不到正想要结交一些青龙帮的人物探探妹妹的消息,可巧碰到帮主家里来了!

  

  而且这位帮主小姐待我挺好的。

  

  到是从她嘴里应该能探出些江湖绝密来吧?!

  

  先试试再说。

  

  谁知她见我疑心不定,象是看穿了我的心事似的。

  

  也是满脸疑惑。

  

  痴痴地望着我凭空增添了许多烦恼。

  

  随后她对那丫头说道:

  

  “玲儿,你们先出去一下。

  

  我和长风大侠有话要说。”

  

  于是玲儿和几个侍女都听话的出去了。

  

  等那些丫头出去后凤凤紧盯着我的眼睛说:

  

  “洪哥。

  

  我能这么叫你吗?”

  

  我说:

  

  “你怎么啦?”

  

  她不管我,只顾说她自己的。

  

  她说:

  

  “你应该叫我凤凤才对。

  

  这一路来你好象从没这样叫过我。

  

  能不能叫我一声凤凤。

  

  我好想你能把这恶心的脸皮给撕下来。

  

  可以吗?”

  

  见她满脸的幽怨,我不自觉地把面具从颈下撕了下来藏入怀中。

  

  这时凤凤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有如那山崖上的映山红在艳阳下频频额首含笑。

  

  “叫我凤凤。

  

  你怎么不叫了?”

  

  谁知我经她这一逼到变得脸红耳赤妞妞捏捏起来了。

  

  那凤凤二字叫得一点都不自然。

  

  急得她叫我再叫。

  

  要叫得她满意为止。

  

  这时她竟跟我撒起娇来了。

  

  我没有一点办法,只好依着她。

  

  就象我时常依着我妹妹似的。

  

  叫了无数遍她才满意了。

  

  谁知随后她又冒出了一句话。

  

  她说:

  

  “你真是长风剑洪吗?”

  

  我怵了一下问道:

  

  “为什么这样问?”

  

  我一点不理解她忽然问了这个问题。

  

  我一点也不解她问的这个问题。

  

  这时凤凤说:

  

  “象你这样的绝顶高手,我爹应该了如指掌的。

  

  除了那星际神君和那金铠郎君外,这天下入流的人物还没有我们青龙帮不知道的。

  

  能告诉我你的姓名吗?

  

  这里只有你我,你相信我吗?”

  

  我能相信她吗?

  

  她能相信我吗?

  

  “我本来就是长风剑洪。

  

  这个名字我可以对天起誓!”

  

  “那你是蝴蝶谷的人吗?”

  

  “蝴蝶谷?

  

  这蝴蝶谷跟我有关系吗?”

  

  我一点也不理解。

  

  她见我一脸茫然接着有又问我:

  

  “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好聪明的女孩!

  

  难怪她一眼就能认出我。

  

  这分慎密的心思,若是为那九头磨君我不就惨了!

  

  我紧盯着她的眸子,希望能感觉出一点黑影。

  

  谁知她坦然如水,随风起波,让人难以琢磨。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我想起了爷爷曾经说过这蝴蝶宫主姓张的。

  

  我长风之姓怎么和这姓张的挂上号呢?

  

  我反问道:

  

  “那蝴蝶宫主不是姓张吗?

  

  怎么和我这长风之姓挂上了号呢?”

  

  谁知她以为我拿话蒙她。

  

  娇脸紧绷,贝齿咬唇。

  

  见她这样,我不解地说:

  

  “我错了吗?

  

  我实在不明白你这一问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可能信我了。

  

  脸色舒展显出了娇红。

  

  我的心也松了下来,舒了一口长气。

  

  她反问我:

  

  “你是不是一直都用这长风剑洪的名字?”

  

  我不好说,只好默言。

  

  这时她竹桶倒豆子般地对我说了一通我这长风一姓的情形。

  

  “你知道吗?

  

  目前在胡起仁星球上还只有你一个姓长风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问你是蝴蝶谷的人吗?

  

  因为这长风一姓就只有蝴蝶谷这一门亲人了。”

  

  她瞟了我一眼,见我一脸的疑惑。

  

  接着说:

  

  “也就是说,只有这蝴蝶谷才有可能藏有这姓长风的人!

  

  因为就我们目前所知,这长风一姓目前可能已经绝种了!”

  

  “为什么?!”

  

  我不解。

  

  对我这长风一姓,我是一点名堂都不知。

  

  只是听爷爷讲,那时竹篮里我枕着的纸包上只写着长风剑洪四个字。

  

  对这长风姓氏的了解,爷爷都不知有什么太大的江湖地位。

  

  这下到让我来了兴头了。

  

  想不到我这姓氏还能成为他们青龙帮的秘密。

  

  而且还遭遇了灭氏之祸!

  

  这长风姓氏有什么特别呢?

  

  我这时抓紧着凤凤的双手,一时还真有些以外。

  

  愕然相觑,随即也充满了疑惑。

  

  “你真的信长风?!”

  

  我不得不说实话了。

  

  我把爷爷当时告诉我的一切全给她说了。

  

  我几乎是求她一定要把长风一姓的事情全告诉我。

  

  谁知她笑了笑,脸显无奈。

  

  “这,我也不能完全说明个中情由的。

  

  只有在我爹的资料库里查到你们的档案才能明白。

  

  可没有我爹的手令,谁也进不了那里。

  

  我知道的这点也是上次你不是当着我爹的面说,你是长风剑洪吗?”

  

  “是呀。”

  

  我纳闷了。

  

  当时她爹一听我说了长风剑洪的名号就连着打量了我几遍。

  

  可能他知道我们长风一姓的什么特征,居然不相信我就是长风后人。

  

  那天他进入资料库看了那些资料。

  

  可能因为我救了他女儿的缘故。

  

  那天他竟然破天荒第一次把女儿带进了资料库。

  

  还故意让她了解了我这长风一姓的一点情况。

  

  可能是想让她劝我今后别再冒用长风这个姓了。

  

  他想让女儿告诉我冒用长风姓氏的危险性。

  

  我理解她的难处。

  

  抓紧她的手说:

  

  “不管怎么样。

  

  我还是得非常感谢你!

  

  是你让我知道了我在这个世界的一点点价值。

  

  我一定会慢慢弄清楚我的身世的。

  

  谢谢你!”

  

  凤凤听我说这一通致谢的话竟变了脸色。

  

  犹豫的说:

  

  “你还当我们是好朋友吗?

  

  最最要好的朋友?”

  

  “我,我知道。

  

  凤凤!

  

  可我还是得谢谢你。”

  

  我真的想一把拉过她抱入怀里。

  

  “凤凤!

  

  我——”

  

  我真的无话可说。

  

  “你放心。

  

  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你的详尽消息的。

  

  虽然我爸爸是跟九头魔君卖命的。

  

  那也是情势所逼的。

  

  我爸可能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她说着顿了顿,双眼紧紧地望着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也理解她说这话的含意。

  

  “你放心。

  

  不管怎样。

  

  我们都是胡起仁人的子孙。

  

  我们最大的敌人是那几魔个头。

  

  这我是很有分寸的。

  

  尤其在这胡起仁人势微的时代。

  

  能生存下来并活得很好的武林世家真的好难好难。

  

  不管事实怎么变化,我们还是好朋友,你说是吧?!”

  

  凤凤听了不住地点头说:

  

  “你放心。

  

  我们的事情只有你我知道。

  

  这个世界除了你我是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的。”

  

  “谢谢!”

  

  我打心眼里谢谢她给了我一颗定心丸。

  

  我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住地猛力地点头。

  

  我们再也不能这样紧张下去了。

  

  这样让人憋闷得慌。

  

  我对她笑了笑又说:

  

  “我们还是不谈这些紧张的话题了。

  

  既然这世界还有蝴蝶宫是我的亲人。

  

  我相信她们一定会知道我长风一姓的情况的。

  

  你放心吧。

  

  我很快会清楚这所有的一切的。

  

  不过我真的要谢谢你。

  

  是你让我知道了我还有这些问题存在。

  

  你别那那种眼神看我。

  

  我是真心谢谢你。

  

  没有别的意思。”

  

  天色快晚了。

  

  我得离开了。

  

  我看了看天色,觉得我应该尽快了解我的身世。

  

  我从心底里决定,我应该尽快去一趟蝴蝶谷。

  

  我决定必须尽快!

  

  凤凤想留我吃了晚饭再走。

  

  我想我还是尽快离开得好。

  

  虽然她得我很好。

  

  可她们这儿还是九头魔君的机构之一。

  

  如果让她父亲或其他人怀疑上我了,到时反让她为难。

  

  我抓住她的手站起来嘱咐她说:

  

  “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随即就转身想离开。

  

  她见留不住我了。

  

  于是把我送到了门外含泪跟我道别。

  

  想不到我们才认识了这么久。

  

  竟真有些难舍难分依依不舍的感觉。

  

  在我刚离开高家庄不久。

  

  在一个不知名的山谷里被人截住了。

  

  又是那些黑衣蒙面人!

  

  这时我觉得他们到象是好人了。

  

  因为他们几次三番地想杀了凤凤。

  

  她毕竟是青龙帮帮主的宝贝女儿。

  

  不找她又能找谁呢?!

  

  我于是挺友善地向他们供手问道:

  

  “各位兄弟!

  

  不知你们拦我出路所为何事?”

  

  谁知有个蒙面黑衣人到很爽快地说:

  

  “有人出钱要你的人头!

  

  识相的话,我们会给你留个全尸。”

  

  这世界竟有如此猖狂的废话!

  

  人头去了,还要个全尸干啥?!

  

  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不过我到想弄明白他们到底是不是煞星门的人。

  

  我随口问了一句:

  

  “你们是煞星门的人吗?”

  

  那人却回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惹得我火起了。

  

  吼道:

  

  “是的话,叫你们一个不留!”

  

  随即我就仗剑在手。

  

  那人哈哈狂笑着回道: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

  

  无名之辈。

  

  你有什么斤量使出来看看。

  

  兄弟们,上!”

  

  这次他们象是有备而来,个个功夫比前一拔大大的不同。

  

  他们一个个眼中精光射射。

  

  煞风起时,周身蓝光隐隐。

  

  看来这一战非得硬拼不可了。

  

  这时他们九人成尖角状剑阵向我冲来。

  

  煞风陡起, 随即九道剑光闪电而至。

  

  我挥臂一剑挡开他们的剑光煞气。

  

  谁知他们在闪电近前时突然三三成团从天而地成立体九剑光交将我罩入了剑光之内。我旋身挥剑,瞬间触剑无数。

  

  兵器裂响如潮。

  

  他们威力不减反增,到让我差点措手不及。

  

  他妈的!

  

  不来点狠的,你们不知道我小爷的厉害!

  

  我忽地来个急进反退之势旋身挥剑直向那空中三人绞去。

  

  寒光白化之际轰然大爆,四周树木烟飞火闪。

  

  那三人竟然毫发无伤!

  

  随即他们九剑象九星绕日一般将我临空团团围住,绕行不止。

  

  剑光团闪完全将我裹入其中。

  

  有如客星忽然临球一般。

  

  地上爆炸不断,煞风狂转,飞石卷沙,烈焰空舞。

  

  我仗剑极旋不止,威力随即盘升。

  

  光团烁目,越扩越大。

  

  我如入熔炉核心一般,竟然看不到周围的一丝一毫!

  

  那剑气光闪如烈日吐焰,有熔金化石之威。

  

  想不到这煞星门竟也有象各磨头一样功法无常的高手!

  

  我不得不使出爷爷的无相六合神功了。

  

  初用五成功力环剑外划,霞光破壳而出。

  

  映天蔽日。

  

  一声巨爆,将他们一起炸飞。

  

  顿时狂尘怒卷,地裂山蹦。

  

  想不到只将他们一个个震得口中喷血,元气大伤。

  

  我收剑在手。

  

  我不想赶尽杀绝。

  

  “你们快滚吧!”

  

  随后他们几个伤轻的夹着伤重的一个个迅速在我眼前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