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霹雳长风剑 > 第一卷 开始 > 第八章 自由镜天
第八章 自由镜天



更新日期:2017-0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八章    自由镜天
我们到了净天神起星系,不想在那里逗留。
于是越过白狼星球直奔和清星系。
“清妹!快看,我们快到了。”
那和清神起星在那繁星点点的星幕上有如一颗渐渐长大的鸡蛋。
我们终于到了和轻星系了。
那苍狗星很怪,南半球全是海洋。
北半球是点缀着十几个内海的连绵不绝的陆地。
只北极圈内有坐高大雄伟的山峰。
可惜我们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星图上也不过是一个圈带个红点加个注明而已。
积雪漫盖有如一顶巨大的金字形雪帽。
这山峰是我们见过的最高大雄伟的山峰。
我们就降落在这山峰的顶部。
山顶空阔,棱角分明,冰雪盖顶,坚硬异常。
东南山势斜缓,延绵数千公里。
西北山势陡峭异常,如拔地而起,极目远眺众山皆小。
层峰叠翠,有雄鸟飞行,出没山林。
妹妹指着那大鸟高叫着。
“哇!
好大鸟啊!
哥!
我们过去瞧瞧!”
于是我们隐身飞迎那大鸟。
好大鸟,头如婴儿,展翅近十米。
此时正展开双翼滑翔,忽上忽下的甚是优美。
看它们悠然自得,羽毛如扇迎风颤颤。
妹妹高兴极了,她想骑上它们玩玩。
看它们那么悠然,我不忍心打搅它们,于是拉着妹妹降入了下面的山林。
林中参天古树无数,十人难围,阴暗清润箭光射射。
我们见林中有蓝光点点,它们闪闪烁烁的,非常奇怪。
我们忙飞上一块巨大的闪石,见一群怪物在巨石后指手划脚的象是在商议着什么。
我记得爷爷说过,我们途径的星球有一颗有土人居住。
其他都是那九头魔君掳了我们胡起仁人开发的。
想必这就是爷爷所说的土人吧。
只见他们头如倒卵,癞痢点点,面前额头上有一颗倒菱形的眼睛蓝光隐隐
。菱角下边左右各有一围着肉边的小孔,绒毛耸耸。
下巴极尖,有一管,角质,有如翠鸟的长嘴圆光透亮。
颈部很长而且细小。
胸部就象他的膝盖,因为他的前脚独立直下。
头颈就象张在膝盖上一般,从膝盖后两边各张出一手,形若枯枝却行动自如。
手掌三指带蹼,爪子钩利,脚杆有角质鳞,三只趾有蹼,想必很会游泳。
后面两脚并列,跟前脚一样稍小。
肚子象架在三脚叉上的鼎底,离地面大约两尺半高。
后背有肉癞,自头到脚由小到大一直延及两股。
有如锯齿,身高一米三四左右,通体棕绿。
我仔细注意了一下,他们好像没有耳朵。
大概我们认为他们也象我们一样在头上,其实不然吧。
反正我们是一无所知,紧紧趴在山石上注视着他们。
突然我感觉有些不对,刚才他们还象在商议着什么,现在却个个悠然自得。
这时妹妹也觉得有些不对头,和我对视了一眼。
突然见到我们背后竟然早已站定了两个!
我们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骇然惊悚中忙拉妹妹一闪极逝,想不到我们隐形了还被他们发现了!
看来此地不能久留,我们又连忙纵出了黑林。
只见外面峻崖峭壁环环叠叠,烟蒸雾绕的煞是锦绣。
我们跨峰越岭,沿路鸟鸣兽吼。
不久我们就到了一个大盆地。
盆地外围沿山是高城坚垒,延绵合围了整个盆地有数千公里。
里面田园屋舍井然,交通网织八达。
城廓坐落有序,中部有一座高山,楼宇隐隐。
我们进了一户人家了解了一下情况。
那屋主正准备金钱向领主纳贡呢。
听说什么九头魔君的三个假子来了。
他们谴那八怪镇守八方行宫,他们三个坐镇中城。
过几天将全城欢庆。到时将有如大节。
我们辞了农家闪向中城。
好一座精美雄阔的城堡!
外中内三城环环相套,固若金汤!
内城傍山而起。
雕梁画栋,玉栏清池,精园别院无数,甚是奢华!
不知花了多少胡起仁人的精心和汗水。
据说当年八魔怪来到苍狗星球寻中了这个地方和苍狗人大战了一场,死伤无数。
最后那八怪施行了毁天灭地之法把个苍吾盆地毁个生灵血雨,草木烟飞。
那苍狗星人大骇,三年不敢近前!
随后那八怪大肆从胡起仁抓口买人先就中部这山内外建了三座围城。
之后步步外扩,数百年才把外围围定,严加把守至今。
期间杀戮不少,可胃劳苦功高。
只是胡起仁人累死无数才有了今天的规模却还口食艰难,真乃天理难容!
天色将晚,进城后我们投宿了一家叫来旺的饿旅馆,还算气派。
我们在三楼要了一间精舍住了进去。
由于有些劳顿,我们早早就吹灯入定了。
第二天。
我们沿路游玩,只见到到处张灯结彩的,中外两城热闹非凡。
内城外人不能擅入,我们只好退回。
我突然见一人好面熟。忙拉妹妹跟了过去,只见那人进了一家饭铺。
我们也跟了进去见他要了几碟菜和一壶酒独个儿在那小酌。
我们忙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能看到他的侧面的桌子落座。
叫了一壶清茶和一些点心。那人越看越面熟,可我又不敢肯定。
我问妹妹。
“你认不认识他?”
妹妹只一眼瞟了他一下就咬着我的耳朵说。
“可不是那五明山灭四怪的星际神君吗?
怎么,他夫人没来?”
经妹妹一说我也觉得就是他。
显然易容了。
只是身形脸形难改。
我和妹妹咬了耳朵准备跟踪他。
来苍狗星,他们肯定有什么行动。
这时闹闹嚷嚷进来了一伙人,他们在我们面前的桌子坐定后挡住了他。
只听那些人说胡起仁发生了一起大事。
到这里才有人谈起胡起仁星球的一些事情。
看来真是愈近愈熟谈,愈远难见提了。
那些人说什么吸血狂魔跟清风散人打起来了。
那一战真可是绝世难逢之战哪。惨烈异常。
绝世高手就是绝世高手啊!
那说客呷了一口酒买起了关子。
旁人急了,催他快说。
还有人给他筛酒。
他说那么个屋宇繁华,林草丰茂的山谷竟然片瓦无存砖石皆灰!
真真正正一座空谷!
你们说那一战惨烈不惨烈!?
众人不管那山谷不山谷的。
只问那清风散人跟那吸血狂魔怎么样了。
那人呷了一口酒还呷巴了一下嘴巴。
我真的想冲上去掐着他的脖子勒着他快说。
那人却摇了摇头冒出了一句。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大家在等着他快说下去呢!
他倒来了这么一问。
真他妈的混蛋。
我很想揍他,但还是忍住了。
耐着性子等他将下去。
那小子买足了关子突然低声说。
“那谷里千多号人口和吸血狂魔带去的人仅剩下了两个人!
其他的连个尸影子都没有!
就是那护甲和刀剑什么的居然都没留下!
你们说那一战威力大不大!”
众人连问他那两人到底是谁?
众人都猜那可能就是吸血狂魔和清风散人。
却还得问他证实证实。
那人却摇头叹息又叹息。
然后又说。
“可惜啊可惜!”
众人皆怪他罗嗦催他快说。
他却绕了个大弯子说。
“那些等着魔头回来的徒众和魔兵们等到了天黑还没见魔头回来。
忙派了一个哨探前去探探。
那天晚上月白天高,百米辩人。
那哨探环谷绕了几圈才发现了两人正面面相对。
相距五十多米。
似还虎视眈眈。
那哨探不敢近前。
忙趴地等待。
谁知等了好久还没有动静。
这就奇怪了,两人难道就这么干瞪着这叫什么打斗啊。
那哨探思之再四才斗胆靠近了吸血狂魔叫了一声。
‘大王!’
谁知没有应声。
伸手一摸,吸血狂魔就扑地倒下了,魔头滚了很远。
那哨探大骇。
忙闪身冲向清风散人飞起一脚就踢了过去,把那清风散人远远蹄飞了几十米远。
那哨探硬是蒙了。
还没等他醒回神来就软身倒下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
大家也真是奇怪。
我也挺纳闷的,望了妹妹一眼,妹妹也很茫然,在等那小子说下去。
那小子连说了几句,见大家还是不解,呷了口酒说。
“那哨探踢飞了清风散人时,那头被撞向天空,落下时刚好打在他的头上。
你们说他晕不晕。”
众人大哗。
我也忍俊不禁。
原来那清风散人的头也早断了。
那小子连说了三句。
“可惜。
可惜。
可惜!”
猛喝了一口酒才结了个尾说。
那清风散人和吸血狂魔同归于尽元神具灭了。
竟然能留下尸身也算是他们的造化了。
从此那吸血狂魔那里没了魔首,领地成了人皆有分了。
一片混乱。那些魔徒被杀的杀,逃的逃,全散了。
真是树倒猢狲散,到头一场空啊!
我再看那星际神君时,早就座空了。
我忙拉了妹妹出来,外面也早没人影了。
我们只好逛了一圈,听了写闲言碎语。
到是那清风散人和那吸血狂魔那一战把那五明山四怪被星际神君夫妇杀灭的事件给压下去了。
据说那天有几处有了动静。
比如蝴蝶谷和九龙堡遭了围攻,后来又突然全散了,猜疑遍起。
有说有前车之鉴不敢妄动。
有说是为了抢无主地盘。
人云亦云的。
最后我们无聊透顶就回到了旅馆决定到晚上再去四处看看。
天黑了。
等各房熄灯后我们推开窗户出来,忽然远处闪过一对人影。
星夜月明,我相信没错,忙拉妹妹闪身跟了上去。
那两黑影闪身极快。
我们也得加急催行,时时不离左右,几停几落后我们都闪出了城外。
只见他们出城之后立了会儿,象是在做什么决定。
随后两人牵手直奔正南方向。
闪速之快,一闪就到了一城堡围城外。
原来这是八怪之一的清风鹿面怪的行宫。
现在主城八大行院全给了九头魔君的三个假子了。
这里就成了清风鹿面怪镇守正南方向的大本营了。
此时城上灯火辉煌,人影闪动。
那城上流动岗哨轮环不息。
只见他们两个冲天而起越过高城进入堡内。
我们也跟着越过城堡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
只见城内中心一高楼大殿外灯火通明,外面有一百零八正子围守。
还有那十人一队的流动岗哨轮流不息。
里面豪笑不断。
我们见那两人围着那中心大殿转了几圈都没有地方下手。
最后两人对视了一眼返身又跃出了城外。
随后极速赶回中心城进了一家旅馆,不知哪个房间。
我们追近时才发现我们住的也是这家旅馆。
真凑巧,原来他们也住在这里。
那不用担心,明天慢慢会水落石出的。
我们随后也回到了房间歇息。
第二天我们早早就下楼到前厅要了两分早餐和一壶茶。
坐着慢慢吃喝,时时注意里面出来之人。
等到一壶茶喝光了他们才牵着手出来了。
果然是他们两个。
不知他们为什么要扮作我们两个。
我本想向他们招呼一声,抬头干噎了一下没出声。
我们从来没正面接触过,这一招呼人家,若是不理,我这不是太唐突啦?
这时他们径直往门外走了。
等他们出了大门。
我们也装出出去逛逛的样子出了大门。
见他们一路在街上这边瞧,那边看看,有说有笑的清热劲儿,真羡慕他们。
于是我看见一卖花饰的摊子想替妹妹买一对,一看妹妹女扮男装就傻笑了。
妹妹问我。
“你笑什么?”
“我差点忘了你已女扮男装了。”
妹妹听了以后把脸也笑红了。
我们突然见到一个大院挂着珍异馆的牌子。
人群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
见他们进去了,我们也买了门票跟进了里面。
里面假山深池围场木屋里养了很多珍禽异兽。
还挂着一块大牌子画着彩画说后院新进了一批本星球的土物。
听说好不容易才弄到了活物。
于是好奇,拉了妹妹进入了后院。
观者正排起了长队,慢慢的前移。
我们跟在后面只听见里面叽叽喳喳讲解着什么,太远听不清楚。
等渐渐靠近时我们才听得讲解员说这是本星球土物,叫单眼三脚怪。
此物最有组织,非常灵异,是我们的大敌,今抓了一窝真是个绝对难得的机会!
供大家欣赏欣赏以聊奇心等等。
我们终于靠近了。
见一铁笼里关了大小五个,极有可能是一家子。
一个呆在笼边象个长者一样静坐无神。
一个在笼里焦躁不安,踱来踱去,可能是个男的,我想。
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那个静坐的可能年纪最大,象是外公或爷爷。
一大两小紧靠在内角,大概是母子三个。
最小的藏在母亲的身下只探了个小头出来,大点的紧靠母亲挤身擦头不敢外看。
只是他们面无表情,眼无变色,不从他们的行动还根本无法辩出他们有所恐惧。
真可怜!
我想。
若是我被关在笼子里被人观赏不知能作何感想。
真是一言难尽!
我突然有个念头,我得把他们救出去!
我回看了四周,再抬头看了看屋顶,终于有了主意,那屋顶有个天窗正好出入。
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我想定了主意。
突然群众大哗!
我猛然醒回神来。
原来那土人突然伸手向我捞了过来!
幸好隔得远没捞着。
可我没觉得什么恐惧,反到觉得奇怪。
到妹妹拖我出来时我还在纳闷。
可能那土人感应到了我的想法!
那一捞是有深意的。
可能是在求我相救吧。
回到房里我把我的想法跟妹妹说了。
妹妹也觉得奇怪。
前面那么多人他理都不理,只是踱来踱去,却偏偏要捞我一把。
而且是在我正有想救他们的念头时。
这肯定是一种表示,他们可能是一个有超感能力的物种。
我今晚一定得救他们出来证实证实。
妹妹认为我们也应该救救他们。
就凭林中他们在我们身后没有下手,我们就应该帮他们一帮,报这一恩。
经这一出,我们倒把跟踪那星际神君夫妇的事给丢了。
不过还好,他们也住在这栋楼里,早晚注意一下就行了。
当晚,我和妹妹等人们都睡定了后出窗闪到了那院后的屋顶上。
这救人是件举手之劳的事。
我们轻而易举的从天窗进到那漆黑的屋子。
前面那蓝荧荧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烁。
我们走到笼前,他们居然早准备好等在笼边了!
这倒令我大感意外。
妹妹也奇怪的很。
他们若能说话那该多好啊!
那我们就可以问他们了。
我抽剑削断了那铁门。
那两个年纪大的男的一出来就把我抱得紧紧的。
经他们这一抱,我突然有一钟清宁平和高远舒适的气氛充满心胸。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交流。
我亦以一种祥和肃穆亲善急切之心应对他们。
他们亦随我抱紧他们闪出了天窗。
妹妹亦抱了那母子三个跟了上来。
我们在屋顶一闪身就把他们带进了那夜色茫茫的丛林。
我们一落脚就左右不时飞闪着荧光。
他们的警觉很高!
连我们这么快速居然能感应到。
难怪那么多年难得活物。
这次不知是什么原因才得了他们五个!?
因我们闪身太快了。
他们皆进入了休眠。
我们把他们放好在他们头上摸了一下才使他们醒了过来。
想不到我们这一救倒有了一段奇遇,得了一个天大的好处。
只见那男站起身来在原地转了三圈随后挥手舞脚跳了一番。
然后走过来握住我和妹妹的手,我们立时神清气爽,特别放心。
这时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围在了我们的周围。
看他们对我们身边这人的情形,他的地位可能很高。
这带到使我很纳闷。
这么高的生分怎么可能让他们抓住呢?
而且一抓就是一窝。
奇怪!
奇怪!
可我又无法跟他们做过细的交流。
我对他们只能表示出特别特别的友善和静心。
其他杂七杂八的细节想法跟他们很难交流。
只是我对他们毫无伤害之心,对别人我们也一样,只要他们对我们示好。
他们对我们的所思所想能感知多少?
我无法清楚。
只知道他们现在对我们没有伤害。
可能还有感激吧。
不然他们怎么能让我们心情那么轻松呢。
我望了妹妹一眼,妹妹居然特别的轻松,而且手也随便摇摆起来了。
只是我还多了一个心眼,一路跟着他们在林子里转来转去终于到了一个所在。
究竟在哪里?
我只能从天上闪烁的星星辨别出我们离那旅馆有几千公里远了。
他们带我们进了一个奇怪的山洞。
初幽暗,深邃。
根本无法辨别前后左右和路之远近。
我们只是默默的跟着。
突然眼前大亮,空旷如另外一个世界。
里面野草丰茂,奇花异木不计其数,是我们一路来完全没有见过的。
就是这苍狗星球表面的,所见过的物种我们都没有一个眼熟的。
仿佛这不是现实而在梦中。
我居然听见妹妹在和他们有说有笑的聊天!
妹妹说。
“哇!
好美好美哟。
这不是神仙天境吧!”
“你喜欢吧!”
 她们也在问妹妹,声音是那么柔美舒缓而且充满自豪和自信。
“当然喜欢啦。”
妹妹说,看她那样子,早把我给忘了。
随后跟那一群姑娘已跑远了。
我猛醒回神来。
奇怪!
哪来的其他姑娘!
这时才注意到我身边早站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大哥哥。
还有一位漂亮如仙的大嫂一手拖着一个金童玉女般的小孩!
“怎么样?
喜欢吗?”
“哦,喜欢!
太喜欢了!!
想不到这天地间有这么好的一片所在!
真想一辈子住在里面!这是什么地方?”
我亦明白又好像什么也不明白。
这感觉既明快又舒爽,可我又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我自己。
“谢谢你救了我全家。
我不知该怎样报答你才好。”
我看见那挂满花的树在向我招手,而且有眼睛在向我眨巴。
这使我异常高兴。
“我救的是你们吗?
你好像还没回答这是什么地方呢?”
这时那两个金童玉女般的孩子叫我。
“叔叔!
你能陪我们一起去玩吗”
“很好!
很好!
你们想去哪里?”
我欣然答应了。
孩子们乐了,欢快地说。
“你想去哪里就是哪里。”
我斜眼望了一眼他们的爸妈说。
“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去玩吗?”
“当然可以,随便。”
他说。
哦!
我高兴死了。
拉了两个小家伙就闪。
背后传来了一句。
“这就是我们的自由镜天!”
我和孩子们高兴的闪了一阵,还问了他们的名字。
男孩说他叫晶晶。
女孩跟着回答她叫莹莹。
我又问他们的父母叫什么名字?
男孩说他妈妈叫霞飞娘子。
女孩说她爸爸叫启德郎君。
还说他是苍狗星的领主。
“领主是什么呀?”
我不懂再问了一句。
“领主都不懂!”
孩子们到乐了,又有些生气,象个小大人。
随后又一本正经的告诉我。
“领主就是我们这自由镜天的主人,也是我们苍狗星人的领主。”
“噢!”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逗他们。
“你看我有多笨!”
孩子们想吃果子,问我。
“你想不想吃果子?”
我问。
“你们这里的果子好吃吗?”
他们说。
“你想好吃就好吃。”
“是吗?”
我不信!
“那到要尝尝。”
我们停下来进了一个果园。
那园里奇异的果子让我惊呆了。
奇怪得让我不只该怎么说出它们的样子。
就在我呆愣的一会儿里面竟然冒出了四只小眼睛!
我也乐了。
随手折了一颗来吃,心里想着白仁星桃的味道。
它居然就是白仁星桃的味道!
这时我突然想到烤鱼的味道。
它居然又有了烤鱼的味道!
我越吃越想吃。
吃着吃着居然碰了鼻子,接着对面居然现出了,饿两只小眼睛。
在我纳闷的当儿,两个小家伙拉起我的手又跳起了童舞,还唱起了童歌。
我很高兴,也跟他们唱了起来。
“小果果,
甜津津,
他吃得眼睛笑咪咪。
你问味道好不好。
他光吃不用耳朵听!
气死你,
让你吃出对小眼睛!
你说是啥?
原来是只——
小谗虫!”
“哈哈!
你们耍我!
看我不打你们屁股!!!”
这两个小家伙却逃进林子不见了。
我左寻右寻居然没影了。
我想我也在树里躲起来。
这时从树里看见了一对小屁股。
“哈哈!
看你们望哪里藏!
我现在明白了。
我想那里抓住你们就那里抓住你们!”
这两小家伙吐着舌头说。
“真没劲,一下子就让你掏底了。”
我到乐了,问他们。
“说说你们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他们又把我带到了水晶宫。
里面全是小孩儿玩的把戏。
吃的玩的样样都有。
等我们进去时,里面已经闹翻天了。
谁知他们两个突然一闪,漫天飞物雨一样打了我一身!
顿时我身上青黄白绿蓝,软的稀的浆的,汁的各色食品挂了我一身。
有如那开七彩浆糊铺的掉进缸里只见眼睛不见鼻子了。
随后嬉笑连连,吵的屋顶翻波,梁柱扭舞,木马飞蹄,爬梯乱抖,秋千打转。
我也乐了。
想想,看我怎么收拾教训你们这些兔崽子。
我想水里抓稀泥打了他们一身。
浪里拨水溅得他们睁开眼睛。
雪里滚雪球打雪仗追得他们漫山遍野乱窜。
我兴奋异常。
再跟他们来个山坡溜车,折了一把树枝抱紧了坐上去就望山下溜。
他们也乐了。
随后他们也一个个依葫芦画样在我身后接起了长龙。
喊声遍野,回音袅袅。
累了我吃鸡腿时,里面居然是空的。
这些小家伙居然把里面吃空了把皮撑在那里。
吃水果吃出了一对屁股,我伸手要批拍时他们又迅速跑远了。
我突然想起了星际大战,战况惨烈异常,我却无可适从。
只好拔剑四舞,瞬舞千循。
霎时天际暗昧竟无一物。
我颓然丧气,兴趣全无。
两小家伙忙带我到了一座城宫。
那城宫建于山腹之中。
山外丛林密布,晶果无数,霞光万彩。
进得宫来是金碧辉煌舞乐翩翩气爽心舒胸怀无边。
这时我看见妹妹,忙叫了句。
“清妹!”
随即向她跑了过去。
姑娘群中有男子向妹妹求婚,望她留下来。
妹妹笑语盈盈,软语回绝。
“我并不爱你。
只是喜欢你。
谢谢你的垂青。”
见我来了忙跟他握手道别,叫了我一声。
“哥哥!”
随后又回身回了那男子一句。
“我爱哥哥!”
我听了心轻气爽抱紧了妹妹。
“你去了哪里?”
妹妹问我。
“我去了一趟童年。
见了很多地方,可我非常想念星际。”
我说。
“我也是。
我还以为你不想回去呢。”
“那哪能呢?!”
随后我们去见领主启德郎君夫妇。
这一路妹妹听介绍我了解了这里的一切。
这里的人们和睦相初,宽仁待人,恩怨分明。
原来我们救的是他们领主一家和祭司。
那天正是他们苍狗星人的忌日,法力净失,警觉全无,所以才让他们轻易得手。
也幸好他们苍狗星人一律平等,并无分别。
所以他们就不知道抓的竟然是这个星球的领主!
我们进了内宫,领主夫妇领了两个小家伙忙出来相迎。
到了内堂大家席地而坐,盛宴款待。席间我们向领主夫妇辞行并至谢意。
领主豪爽异常说。
“兄弟去留随心,本人只是尽地主之宜罢了。
今想与兄弟结拜,不知兄弟是否应承。”
 我亦非常高兴,随即拜倒在地说。
“小弟拜上大哥!”
领主赶忙扶起我说。
“兄弟何必行此大礼,大家随意才是。
又何分上下彼此呢!
兄弟快快请起。
快快请起!
兄弟侠情义气,乃具上法之人。
我辈虽有自由镜天,比起兄弟星际之行有如逛街来讲,那可是相差何止万里!
望兄弟将来星际之间一视同仁和平相处才是!”
“大哥抬举,兄弟汉颜!
小弟何德何能罔顾那些。
不便之处还望大哥指教才是。”
“昔日兄弟初临时,探视我们竟然无顾后背。
兄弟虽无太大能耐,我苍狗星人倒个个天生具有自防之应。
兄弟无以报答救命之恩,只能授以此技以助兄弟日后所须。
还望兄弟不必推辞。”
见他切切真情,我也就爽朗受之。
“有大哥如此顾待小弟,小弟感激不尽。
还怕受之有愧负了大哥厚望!”
“兄弟这就见外了!
这于我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一切机缘还望兄弟自己把握,能领会多少就看兄弟自己的造化了。”
随后他带我进了一个暗洞。
叫我自己进去领会。
能领会多少就领会多少,不可强求。
在我进洞期间,妹妹也被大嫂传授了一技飞影随行的绝技。
此气练成,身轻如气,遇气扇飞,如影随行,叫人无法伤害。
我进得洞来。
初幽暗,形同地狱。
时有萤火自地底飞散,艳气升飞,形同鬼魅,阴气森森。
我气定神闲如同逛街。
继而如坠深渊,四际无凭,身如坠星,无以凭力!
我神清气爽,心明眼亮。
突然眼界大开,有如急速观景,底下深渊无际,四周景致迷离。
忽见一洞口缠藤悬落。
我随手一捞即幌如洞内。
谁知洞内杀气腾腾,陡然暴增。却时时触衣不发。
我肌紧肉绷,气闭如压。
一时忽听爷爷所言:上法既是空,无法也时是空。
空在哪里?
我茫然四顾无所适从。
便收剑入鞘,随即杀气尽减!
原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既是空,空既是佛。
佛既是心,心既是法。
心静则神怡,神怡则意至,意念所发,秋毫无犯,意到心随,何物不防?!
我心胸顿然开悟,眼前一片光明。
这时我看见前面有一灵台,灵台中间一束光柱绚丽非凡。
周围密密点点刻有文字。
文字说这苍狗星人从蛮荒物类进化到现在已经历了二十多亿年而生生不息了。
途中经历了六次大灾灭都逃过了劫难。
皆因苍狗星人吸汁允浆洞居过活。
对其他物种秋毫无犯任其自生自灭。
几厉劫难终于练成了感天悟地之法。
相互间凭感应交流,任何地方都通畅无阻。
最近一劫终于天灵开窍发现了自由镜天。
无法交流者带入自由镜天就能交流无碍,互换心声。
进入此洞就是苍狗星人的上上之宾。
无以为报,请上灵台一坐!
据记录,除却历代领主进入此台外,我是第一个,而且还是个外星人!
有此荣幸,感铭五内。
我在灵台前拜之再三,才端衣肃穆入座。
坐不久就感觉身体徐徐上升,空灵大化。
日月运行,万物作息,随心所至,感应入微。
随着我的感应深入。
我不觉中想到了最近我们时时关注的假星际神君夫妇俩。
立时感应出他们正在一股强大的煞气的合围之中!
而且难解难分!
且我还发现他们近处还隐茯着三个绝顶的高手!
他们的功力和他们两夫妻难分上下。
我大骇!
不觉间却到了宫中。
大哥大嫂和妹妹他们正等在那里。
我一清醒就向大哥他们辞行说。
“两位故人今有大难。
万分危急!
须马上离开,望大哥海函。”
大哥却爽朗大笑着说。
“兄弟即入我苍狗之门,乃是家人。
出入随心,又有何海涵不海涵的呢!
兄弟请自便。
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外人才是。
望兄弟今后随时恭临才是。”
我说。
“一定一定!”
随后拉着妹妹随他们出了自由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