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冰骨神医 > 第一卷 > 54. 章 却死香
54. 章 却死香



更新日期:2017-05-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若不能在一炷香内找出死亡腹地,便无法到达中心宫阵捣毁幡旗,

  

  这第三宫阵不但关系着整个柔然国的命运,就连月明,船雪,敕连等人的性命也会朝不保夕。所以,这在一炷香内必须找出死亡腹地,否则船雪调制的反生香便会失去作用,没有反生香,便不能克制却死香,不能克制却死香,就真的只能死路一条了。

  

  月明带着士兵已走到第三宫阵的入口处,星夜宁静安逸,还有谁人在凑曲,是柔然的一首民歌,曲子幽远,流长。

  

  月明见士兵们朝着星夜图死门的方向走去,心中暗叫不好。这明明是却死香营造的幻境星夜,只有武功高强的人才不会中幻术,如此下去,士兵的心智已被思乡所迷惑,哪有心情打仗,还没走到阵里,便会全军覆没。得想法子破了这幻境?

  

  月明将弯刀高举,喝道,“听我号令,把眼睛和耳朵都蒙起来,违令者,斩。”

  

  士兵们似乎中邪一般,根本都听不到他的号令,一个个卸盔弃甲,将弯刀扔在地上,像没吃饱饭的马驹耷拉着脑袋,狰狞着面孔,颓丧的挪动着步子,如木如雕,如尸如兽。

  

  月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士兵一步步走向不归之路,却不能阻止,无论他马前马后的拼命挥舞,也不能将他的士兵带出幻境,他一拍胸脯,突然想起了洛缺夜说说的反生香,这种香不但可以使中了却死香的人“反魂”,还可以使死亡之腹复生。

  

  只是,反生香,只能使用一次,只能在死亡之腹使用,才能将阵中的却死香克制住,如若过早或者过晚的使用,都会影响到是否破了第三宫的关键。这一点,洛缺夜专门有交代。

  

  到底哪里才是死亡之腹?是这里吗?还未进入第三宫阵,九服不会蠢到把死亡腹地设在这里吧。可这明明就是却死香的作用,能使人“失魂”。他们虽然服用反生香调制的驱毒药,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时间已过便会失去效用。

  

  此时,正过未时,药效虽在,但有九服的幻咒之术,所以,士兵还是“失了魂”。

  

  月明记起师父曾讲过迷心阵法,用声,象,影,营造出人的心魔,使他们失去五官,成为尸肉,用血点刺,配合念清心咒,方能觉醒。想到这里,他找了块清净之石,盘腿而坐,割腕放血,点刺,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星空遁去,曲音消散,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白骨之地,寸草不生,鸟兽皆无,阴森诡异。

  

  支离破碎的骨片铺满了道路,几具骷髅骨架摆出各异姿势,横竖阻挡在生门之处,阵阵尸腐陈烂的腥臭,让人忍不住作呕。

  

  一炷香能燃两个时辰,月明唤醒了士兵后,已用去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他们只剩下一个时辰来闯阵了,时间非常紧迫。简单的安抚与鼓舞,使士兵们重新振作,穿戴好盔甲,紧握兵戈,随时准备战斗。

  

  他们每走一步,都把心提到嗓子眼,生怕突然冒出个不知名的鬼怪。脚踩在碎骨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掩盖住鼻翼呼吸的“哧哧”声。

  

  还好,他们有惊无险地进入了第三宫阵,月明不怕鬼怪,不怕毒虫,从小到大就怕猎犬,只要遇见猎犬,便会双腿发颤,头脑发昏,心慌气短。

  

  小时候他曾被一条猎犬追了十几里路,他和猎犬缠斗,左腿部被咬伤,现在还有个印记呢,从那之后,他时常梦见自己被狗咬,便十分畏惧猎犬。

  

  来到这里,多年不曾有过的恐惧感出现了,他很不安的环视四周,生怕那种东西出现。然而,这里静静地,根本听不到任何犬吠的声音,他的心终于放进肚子,只是,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仍在持续。

  

  月明心里很是着急,他带着士兵兜转了大半个圈子,仍旧没有找到死亡腹地,这里不见有机关布置,也不见暗器袭击,除了恐怖阴森,像鬼门关渡口外,什么都没有,船雪给他们服用的驱毒药最多只能管一个时辰,若不能找到死亡腹地,他们不是死于却死香,便要困死在这里。走了半天的路,还在原地打转,就像鬼打墙,怎么也走不出去。

  

  月明命士兵在走过的地方用碎骨围圈作记号,以免重复。可走来走去,还是在画圈圈的地方团团转。就算他们有备而来,人家不主动出击,只作围困,你能奈何?

  

  引蛇出洞。

  

  这是月明能想到的唯一计策了,只有引出九服,死亡腹地便不难找出。

  

  磨叽了这么久,全浪费在路程上,他们时间所剩不多,驱毒药快要失去了作用,有些士兵体质较弱,支撑不了,却死香已开始作用了。

  

  顶不住的士兵神智混乱,五脏六腑开始腐烂,士兵们丢盔弃甲,举刀相互残杀,拼的你死我活,地上血迹斑斑,景象惨不忍睹。

  

  看着身边的士兵一个个倒地,死相狰狞,面容愁苦,那些不到一半的士兵还在残杀,月明的心揪在一起,无奈下,只好用真气点了他们的穴道,使他们挨个倒地,昏迷不醒。

  

  月明约莫着只剩下半个时辰,他必须在半个时辰内找出死亡腹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狠狠地刺了自己一针,从马上栽下,痛苦的颤抖着,在垂死的边缘苦苦挣扎。

  

  哈哈——

  

  一阵妖艳的笑声,刺的鼓膜频频颤动。这是许多士兵失去知觉后,听到的最后声音。

  

  无数的白色纸钱散落,如雪花片子一般轻盈的落在废墟的地上,温热的人体上,浸染在雪白的纸钱上……

  

  最后,出现的是一个头高挑,穿着一件黑色流彩暗花云锦长衫的男子,他两鬓辫着鲜卑人特有的四股细辫,精巧地挽在脑后,梳云掠月。

  

  可是那面容,却鄙于不屑,臼头深目,穷形尽相。

  

  他咧着嘴长笑,眼尾处挤出一道深深的皱纹,蔑视地说道,“我九服底下无活人,这些纸钱就当送你们去阎王路上的见面礼吧。来人,把这个人给我带走,这么美的脸,死了有些可惜,留着或许还有其他用处。”

  

  九服一个华丽转身,便听到身后一群士噼里啪啦的倒地,他惊讶地看眼前生龙活虎的男人,呢喃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够站起来?好吧,看来我只好亲自动手了。”

  

  “要不是这样,我怎能把你引出来?”月明寒着脸道。

  

  “即便我出来了,你也破不了这却死香。”九服冷笑道。

  

  “能不能就试试看。”月明道。

  

  九服就像影子一样,随处可见,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他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月明跟前,随便反手一掌便将他打倒,吃了几次亏后,月明学精了,他扯下衣衫上一块布,将眼睛蒙住,只用耳朵去听风声,虽然九服的动作很快,就像风,越急劲的风,越有“嗖嗖”之声,月明就是靠这种声音来辨别九服所在的方位。

  

  九服放出无数毒鸠鸟,那只不过是毒液幻成了无数的鸠鸟,倘若碰上一滴,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多不胜数的鸠鸟一举向月明扑去,将他包围其中。

  

  九服看到黑压压的一团,露出得意的笑容,“碰上鸠毒,容颜尽毁,可惜了这张美脸。”

  

  只听,“嘭”地一声,强大的波动震得九服险些跌倒,乌黑的羽毛轻飘飘的落了一地,化为一缕黑烟,随即消逝。

  

  一个闪电般的招式猛然袭向九服,他被抛出数米远,直勾勾的倒地道,“你,真想不到,我的毒居然对你,不起作用?为什么?”

  “想不到的事多了,我也是才明白过来,因为我的体内有忘尘芝,与鸠毒相克,所以我才会没事。这次,是你的死期到了。”月明道。

  

  九服受了内伤,功力消退,他所布下的结界消散一些,逐渐露出了正常的路来,之前看到的白骨碎片,竟然是这是一堆堆是碎石幻化成的,还有一个石头堆砌的塔,顶端设着一面小鼓,鼓的周围插满了彩旗。

  

  那彩旗甚是诡异,盯着看的时间久了,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月明看了一阵,眼前便出现了许多骷髅,他立即闭眼凝神,调匀气息,心里猜测,难道这里才是死亡腹地?却死香会在那鼓里藏着吗?只有砸了它,才能知道。

  

  月明借助自己深厚的内力,将寒刀推了过去,一举击破塔中鼓,又将反生香点燃散开,所有的幻想立即遁去,骷髅不见了,石堆也没了,就连骨片,尸体也全都遁去,他残余的士兵,缓缓醒来,恢复了神智。

  

  九服因此受了重伤,晕死过去。月明大喜,以为这就是死亡腹地,已被破除,立即摔残余部将通往中心宫阵。

  

  月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本来的不祥之感却越来越强烈,扰的他心绪不宁,手指发颤。他努力握住自己的手腕,想要控制住,就连小腿也开始发软,根本不是他能左右的。

  

  走出了第三宫阵,便到了一片沙海之中,月明以为又是什么幻境,太阳晒的他们皮毛发焦,喉咙干灼,实在不像什么幻境,阵阵幽香扑来,醉人心扉。

  

  砂砾闪烁,湿热潮闷,毫无生气。怎么又到沙漠中了?月明抬头看了看天日,刺的眼睛发涩,他忽然明白过来,难道这才是死亡腹地?刚才的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