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震惊 > 正文 > 第29章
第29章



更新日期:2016-12-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几天里,我的一颗心不堪重负。对池明霞的思念,对小杏的怀想,对自己和萝卜花之间龌龊行为的厌恶,对池长耐万一知道了这事后会怎样处置的担心……这这那那,林林总总,一股脑儿都积聚       

在我的心头。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知道怎样才能甩脱这一切。   

  就像遭了霜的庄稼,我完完全全蔫了下去。吃饭,什么东西到我嘴里都难以下咽,筷子在我手里像一个演戏的道具,纯粹是为了装装样子。这样,肚里装不进饭,身子自然就虚。我懒洋洋的,只想       

躺在床上什么事儿也不干。但不干事儿是不行的,因为生产队长天天催你上工。但我上工哪像上工的样子,走路像脚踩棉花,轻飘飘地一点儿也不踏实。干活时,什么活儿也难以干好。有一天推车送粪       

,在上一个高坡的时候,我费尽吃奶的力气也推不上去,眼前一黑竟晕倒在地。   

  村里人一致地评价我:这人得了相思病了,这人要毁。   

  我爹我娘可不愿让我毁下去,他们忧心似焚。他们商量了一下,说:俺们劝不转你,就叫你姐来劝。这天一大早,我爹就动身去了四十里外的杮子园。   

  傍晚,我爹和我姐回来了,但想不到他们的身后还跟了我姐夫。他来后,不叫弟弟不叫娘,只是坐在那里喘粗气咽唾沫。我见他是这副样子,心中有气,便把我姐拉到门外说:“你叫那个驴熊来干       

啥?”   

  我姐脸灰灰地说:“他对我不放心,非要跟来,我能有啥办法?”   

  我说:“真想揍他一顿!”   

  我姐说:“你可别!谁叫咱有把柄让人家抓着呢。”   

  回到院里,我娘已经把饭端上了桌子,一家人连同我姐夫便闷闷地吃了起来。我注意到,我姐夫吃饭的样子特别难看,往碗上一趴就不抬头,那嘴还巴嗒巴嗒响,活像一头抢食的猪。我想,我们家       

不久前丢了的那头黑猪要是像他这样就是头好猪了。   

  等我们都放下了饭碗,我姐夫还“巴嗒巴嗒”没有吃完。我看不下他这样子,就起身去了我的屋里。   

  刚刚把灯点上,我姐进来了。他站在那里看了看,突然就把池明霞的画像抓在手里,“哧哧”几下就撕了个粉碎!   

  我急坏了,瞪着眼说:“你怎么把她撕啦?”   

  我姐说:“害我兄弟的东西,我不撕留她干啥?”   

  我弯下腰,想去她脚下捡拾那些纸片,我姐却一脚把我踢得老远:“滚开!”   

  接着,她往床边一坐,瞅着我说:“喜子,这几年,姐一直忍辱受骂,为了啥你知道不知道?”   

  我站在那里说:“知道。”   

  我姐又说:“你看你姐夫,整天拉耷着一张驴脸,为了啥,你知道不知道?”   

  我说:“知道。”   

  我姐说:“你知道就好。你如果知道,就应该把池明霞忘了,好好地吃饭,好好地保养身子,好好地熬过这五年!等五年之后,你想找什么样的没有?那些女大学生,要文化有文化,要模样有模样       

,不比池明霞强一百倍?你看你,死了个对象,就把自己也要弄死,是个有出息的人吗?你知道不知道,村里那些高中毕业生都想上大学,巴不得你死了他们顶上呢!你倒好,不吃不喝地弄成这个熊样       

,你真叫我伤心呀你……”   

  说到这里,我姐已经是泣不成声。   

  我姐的这番话把我惊醒了。我想:是呀,死的已经死了,活的还要活下去。我这样算个啥,我对得起姐姐吗?对得起爹娘吗?就连已经死去的池明霞,大概也不希望我成为这个样子。   

  我不应该继续萎靡,应该振作起来!   

  我默默自责了一会儿,便说:“姐,是我不对。”   

  我姐说:“你知道不对就好。往后,该吃饭吃饭,该干活干活,啊?”   

  我点点头:“嗯。”   

  我姐见我回心转意,便放了心,走到院里去了。   

  我看着一地的画像碎片,心里尽管难受,但还是坚决地拿过笤帚,把它们扫到墙角里去了。我在心里说:池明霞,实在对不起,我只好这样了,我只能照我姐说的去办。但你放心,虽然我不会再像       

前几天那样地想你念你,但你的模样,你对我的好处,我会永远记住的。   

  收拾好了屋里,我不想在家里看我姐夫的熊样,就出门提了蓑衣,要到麦场上去。不料,我刚走到院门口,池长耐忽然来了。他说:“喜子,你是怎么搞的?这几天又不跟我报告观测结果,你还想       

干不想干这差使?”   

  因为和萝卜花又有过那事,我这几天是不愿也不敢再见池长耐的面。但是,此刻已经改变了心态的我却变得巧舌如簧:“我这不正要去找你报告嘛!”   

  池长耐说:“说吧,怎么样?”   

  我说:“没事,什么都没事。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池长耐说:“没有就好。有了赶快报告!”   

  这时,他向院里看一眼,忽然发现了异常情况:“哎?谁在你家坐着?”说着就朝院里走来。   

  朦朦夜色中,我爹我娘急忙起身招呼:“书记来啦?快坐吧!”   

  我姐也站了起来,但什么话也没说。   

  池长耐走近了看看她,惊喜地道:“叶从粉回来啦?你看,回来也不跟我咳嗽一声!”   

  这时,一直坐在旁边的我姐夫突然咳嗽道:“呃哼!”   

  池长耐转脸看看,问:“这是谁?”   

  我娘刚要介绍,我姐夫突然跳起来道:“我是你爹!”说着,一手揪住池长耐,另一手就变成拳头捅了过去。   

  看来我姐已经向我姐夫坦白了她的事情,让他知道了肚子里怀了谁的种。我心里虽然紧张,但还是站在那里没动。我想,揍吧,揍吧,池长耐你这狗东西也真该揍啦,真该让我姐夫出一口窝囊气啦       

。   

  然而我爹我娘反应非常迅速,急忙扑上去抱住了我姐夫。我姐夫虽然再揍不着池长耐,却在我爹我娘怀里跳着脚骂:“你个狗日的,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非宰了你不可!”   

  我姐捅了池长耐一下,小声道:“还不快走!”   

  池长耐便像一条狗似地急忙溜走了。   

  姐夫看他走掉,又扭过头来骂我姐:“你个浪货!你就知道向着你野男人!你跟他搿伙还想搿一辈子呀?”   

  说罢,他猛地挣脱我爹我娘,抄起饭桌上的一把菜刀,揪住我姐说:“我先杀了你!我先杀了你!”   

  我一看这情形,猛地抓过院门后的一把铁锨,窜过来对准他的脖子说:“你敢动我姐?我把你的头给端下来!”   

  我姐这会儿也来了硬的:“喜子你别管,你就叫他杀,反正我也是活够了!”   

  我姐夫看看她,再回头看看我,手里的菜刀便垂了下来。   

  但仅仅过了片刻,他将我姐一扔,将脚一跺说:“我不杀你,我去杀那个狗杂种!”说着就要蹿向街上。   

  我爹我娘又一起抱住他叫道:“他姐夫,他姐夫,你可别这样!”   

  我姐夫一边挣扎一边说:“我为什么不杀,我非杀不可!”   

  这时,我爹我娘竟不约而同地跪下去了。他们一人抱住我姐夫的一条腿,哀哀地道:“他姐夫,他姐夫,求求你了……”   

  我姐夫低头看看,显出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娘哭着说:“他姐夫,俺知道俺对不住你,知道你心里委屈。可你别怪喜子他姐,她是为了他兄弟,才用了这不是办法的办法,才跟书记有了那事……”   

  我爹向我喝道:“喜子,你快过来给你姐夫跪下,叫你姐夫消消气!”   

  要我向这家伙下跪?我怎么能够干得出来?我便站在那里不动。   

  我爹我娘却连声催促:“喜子,你快过来,这都是为了你呀!”   

  我看看我姐,想看看她的态度。然而,她却将身子一转,捂脸哭了起来。   

  没办法,我只好软下双膝,向着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跪倒了。紧接着,我趴到地上,发出了老牛掉进枯井里才有的一声长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