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震惊 > 正文 > 第27章
第27章



更新日期:2016-12-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池明霞死了。我的未婚妻池明霞死了。   

  变故是这样的突然。就在那短短的两小时防震演习之中。   

  仅仅是两个小时,那个让我平生第一次动心的女孩没有了,那个让我用无限的爱意为她画像的女孩没有了,那个长着小毛毛眼、爱说“有些人、有些人”的女孩没有了,那个激情似火、曾给了我无       

数次温存的女孩没有了,那个已经与我传启定亲的女孩没有了,那个要把贞洁留到新婚之夜再给我的女孩没有了……   

  没有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在池明霞被抬回家中之后,我只是哭,只是哭。   

  池明霞的家人当然也是哭得厉害。她爹像老牛一样哀嚎,她娘几次晕死过去。但她娘再一次醒来后,哭过一阵,便与小杏一道给池明霞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准备送他下葬。   

  我突然想到,池明霞不能这么走,祸害她的狗东西必须得到严惩!至于是谁糟蹋了她,我曾经听到的二人对话就是一个线索。虽然我没听清是谁,但是如果把本村小伙子仔细排查一番,罪犯是能够       

抓到的。   

  我擦擦眼泪提出,应该到公社派出所报案,让他们查出那两个人来,为池明霞报仇。   

  想不到池明霞的娘却说:“你想俺闺女丢人还没丢够怎的?死了已经死了,还叫上边来人,不嫌丢人现眼?”   

  池明霞的爹也是这个意见。说人已经死了,再怎么着也活不了了。说罢,他便起身去找人张罗丧事去了。   

  中午,他带人从刘王村王木匠那里抬来一具棺材,让闺女入棺成殓了。   

  这大半天里,我一直在池明霞家哭。尤其是池明霞入棺时,我看了她最后一眼,直哭得眼前发黑。   

  等到稍稍平静了一些,我看到池明霞的画像还在他家墙上贴着,便将它揭下来,又看着画像上的她哭。   

  这时,我娘来了。她把我扯到一边说:“走,跟我回家。”   

  我说:“回家干啥?”   

  她说:“有事!”   

  我便跟她回去了。   

  回到家里,娘对我说:“喜子,你可不能再在那里了!”   

  我说:“为什么?”   

  我娘说:“人都死了,你还在那里干啥呀?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在那里,她家真把你当成女婿了。”   

  我说:“我就是她家的女婿嘛!”   

  我爹在一边说:“喜子,我跟你娘商量了,这个女婿咱不能当了。”   

  我说:“为什么?”   

  我娘说:“你当这个女婿,池明霞就得埋在咱家坟地了,你明白不明白?”   

  我说:“池明霞跟我订了亲,应该埋在咱家坟地里呀!”   

  我娘用指头戳着我的头皮说:“傻孩子,这一埋不要紧,你就成了有前妻的人了,再找对象人家就计较了,你知道不知道?”   

  正说着,萝卜花忽然在院里叫道:“喜子他娘!喜子他娘!”   

  我爹说:“你听,萝卜花来了,一准是说这事的。”   

  我娘说:“喜子你躺在屋里别动,我去跟她说!”   

  她和我爹慌乱地起身,一先一后都去了院里。   

  只听我娘说:“他表嫂子来啦?有什么事吗?”   

  萝卜花说:“什么事你也能猜着。是池明霞他娘叫我来的。”   

  我娘说:“这孩子死得真是惨。俺正准备叫喜子去送刀纸钱过去呢。”   

  萝卜花说:“光送纸钱就行啦?我来是跟你们商量,池明霞怎么个埋法。”   

  我娘说:“怎么个埋法?你们池家祖坟地旁边不是有姑娘坟吗?”   

  萝卜花生气了:“你别装憨卖傻!池明霞是有主的人了,能埋姑娘坟吗?”   

  我爹说:“她有主是有主,可订亲才几天?”   

  萝卜花说:“一天也是有主。再说她两个已经搞了好几年了,你们就不知道?”   

  我爹我娘异口同声地说:“俺不知道,俺不知道。”   

  我在屋里再也躺不住了,就走到门口说:“你们别吵吵了。池明霞就是我的媳妇,应该埋在我们家坟地里。我现在就到那里打圹去!”说罢,我摸过墙边的镢头就朝门外走去。   

  萝卜花将手一拍道:“咳,这才对哩!这才叫有情有义懂得事理哩!”   

  叶家祖坟在村子西北的一个岭坡上,苍苍翠翠一大片柏树,柏树下一大片圆圆的坟堆。我走到那里,但并不知道池明霞的墓穴应该挖在哪里。我估计我爹还会来的,于是就坐在那里呆呆地等。   

  不大一会儿,我爹果然来了,身后还跟了老牛筋。老人走到这里,腆着大肚子看看我,吁了一口气说:“你这孩子,刚订亲几天媳妇就死了,命怪硬!”   

  我说:“你别胡说了,池明霞是叫人害死的,怎么是我命硬克妻?”   

  老牛筋说:“怎么样都是命,都是命。”   

  我爹说:“你快给看看,在哪地方打圹好吧。”   

  老牛筋站在我爷爷的坟前,端详了片刻,向正前方迈了五步,指着脚下对我爹说:“这是你的地方。”   

  我爹点点头。   

  老牛筋再朝正前方走了五步,说:“这是喜子的地方。不过,喜子命硬,应该抢点儿阳。”说罢,他朝着东方又挪动了一步。   

  他接过我爹手中的镢头,在地上划了一个长方形,然后嘴里念念有词:“上青龙,下白虎,左朱雀,右玄武,开圹大吉!”念罢,他抡起镢头在长方形里刨了三下,然后递给我说:“好了,挖吧!       

”   

  我手拿镢头,看着脚下的这块方寸之地。我心想,这辈子无论我能活多大年纪,无论我混到什么地步,这一穴墓地便是我的最终归宿了。到那时候,我将再回来和池明霞呆在一起。到那时候,我和       

她就永远不再分开了。不过,我今后如果再娶老婆的话,这儿很可能是一男两女埋在一起……   

  “有些人思想不纯!”   

  我仿佛听到池明霞又在说我。   

  一阵巨大的悲恸从胸中涌上来。我把镢头一扔,蹲在那一小片墓地上大哭起来。   

  池明霞的爹也领着几个人来了。我爹把我拉到一边,抡起那把镢头,默默地和来人一起挖起圹来。   

  把圹挖好,我和别人一道,回去把池明霞的棺材抬来了。   

  死人入圹是要由亲人带路的。我在老牛筋的指挥下,先行下到了圹里。我在深深的圹里站下,仰起脸流着泪说:“你们把我一块儿埋了吧,一块儿埋了吧!”   

  我爹说:“这小熊孩,净说傻话!你快出来!”   

  几只手一起伸到圹里,将我扯到了外头。接着,众人就将池明霞下葬了。再接着,就挥着铁锨埋土了。   

  过了不长时间,一个高高圆圆的新坟就立在我面前了。   

  在池明霞一家人大哭着烧纸的时候,我扑到坟边哭得死去活来。   

  哭到纸烧完了,哭到天黑,我睁眼看看,这里只剩下了池明霞的娘和两个小闺女,她们和我一样都还在哀哀地哭。正在这时,萝卜花来到了这里。她劝说了母女三个一会儿,对她们说,咱们先回去       

,就让喜子再陪一会儿池明霞吧。   

  母女三个哭哭啼啼地走了,萝卜花也跟在了她们后头。   

  我仍然坐在池明霞的坟前哭泣。我想把我心中无限的哀思都送入坟墓,送到池明霞已经停跳了的心中。   

  过了一会儿,旁边一个黑影一闪。我转脸看看,萝卜花正站在我面前的暮色中。原来她又回来了。   

  她蹲下身,拍拍我的肩膀说:“喜子,别哭了,看哭坏了身子。”   

  我不吭声,还是擦眼抹泪。   

  萝卜花看着坟堆说:“这丫头也真是太傻,摊了那样的事是窝囊,可你也不能就去寻死呀!”   

  我想,萝卜花说得对,池明霞你就是叫人糟蹋了,也不能走这一步呀!那不是你的过错,我会原谅你的。   

  萝卜花继续对着新坟数落:“看吧,你这一死不要紧,大学生媳妇是当不上了,白担了个虚名!”   

  我想,萝卜花这话也说到了点子上。我和你从来还没真正睡过一回,你就直接走到咱们的墓穴里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萝卜花叹口气,摇摇头,转回身对我说:“喜子,看你脸上的眼泪,都流成河了。来,我给你擦擦!”   

  说着,她就撩起自己的袖子要给我擦,我一扭头闪开了。   

  萝卜花尴尬地一笑:“不叫擦就不擦。不过,我真是喜欢你这种有情有义的男人!来,咱们坐在这里陪一会儿她吧。”   

  她往坟边一坐,再没对我有什么轻佻举动。   

  我们两个就那么一直坐着,沉默着,直到很晚很晚才回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