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震惊 > 正文 > 第15章
第15章



更新日期:2016-10-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记得,在我和我爹将我干爷爷送回石鼓岭埋掉之后,有天晚上我再去麦场睡觉,老牛筋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他说,世上人心先是好,后是坏。坏到底了,就来一场劫难,让人都死光。这一天,老天爷想试试人的心眼儿,就来到下界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要饭的老头子。老头子又脏又丑,走起路哼哼唉唉。       

他走到一家门前说:可怜可怜俺,给一碗饭吃吧。可那家人没有一个吭声。他走到另一家门前说:可怜可怜俺,给一碗饭吃吧。那家人也是没有一个吭声。又走到一家,那家的女人正在烙饼,他说:可       

怜可怜俺,给一碗饭吃吧。那女人连头也不抬,说:俺家没有饭给你吃。老头说:你不是正烙饼吗?女人说:这饼给俺小孩垫腚也不给你吃。要了一家又一家,没有一个给老头饭食的。老天爷心中大怒       

:世上人坏得没治啦,应该处理处理啦!   

  正在这时,他又走到一家,这一家是姐弟二人过日子。一见门口有要饭的,姐姐就说:老头怪可怜的,快送东西给他吃。弟弟听了,搬起一摞饼就给老头。老头说:你姐弟俩真是好人。有件事你们       

记着:九天以后,你们俩到村庙前石狮子那里,拍三下它的脑袋,等它张开口你们就钻进去。不过,这事一定甭让别人知道。说完,化作一道青烟不见了。姐弟俩知道遇上了神仙,就一天天地数日子,       

数到第九天,就去了村庙。把石狮子脑袋拍了三下,那口果然开了。等姐弟俩钻进去,口又立马合上。这时候,只听外边轰隆隆一声响……   

  那声音,整整响了三天三夜才停。第四天上,石狮子的口又张开了。姐姐说:咱们出去吧。弟弟说:咱们出去。姐弟俩就从石狮肚里爬出来了。   

  出来一看可不得了,村里墙倒屋塌,好像还叫大水淹过,反正一个活人也没有了。姐弟俩哭了一阵,又到别处找人。可是东西走了三百里,南北又走了三百里,一个人影也没见。姐弟俩来到一个山       

顶子上,忽然又见到了那个要饭老头儿。老头儿说:世上就剩下你们两个人了,你们就配作夫妻吧。姐弟俩生气地道:俺们是一母同胞,怎能配作夫妻?老头儿说:这实在是没办法了呀,不然,人绝了       

种咋办?姐弟俩还是不应允。老头又说:这样吧:你看那边有一盘石磨,咱把它的两片分别滚下山,如果它们到山下又合起来,你们就必须作夫妻。姐弟俩想:这石磨滚下山,哪能再合到一块。就答应       

了。他俩一人滚了一扇,那石磨就咕噜噜往下滚。滚到山下,两扇石磨竟又滚到一起,一上一下严丝合缝!   

  老头道:这回没话说了吧?姐弟俩叹口气,就拜了天地成了亲,生儿育女过日子,最后繁衍成这一世界的人……   

  我还记得,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十分荒唐的梦:   

  在一片蒙蒙夜色里,姐牵着我的手走到了馍馍山上。   

  我姐说:“我常拿东西给要饭的吃。”   

  我也说:“我也常拿东西给要饭的吃。”   

  “这回咱俩留下作人种。”   

  “咱俩留下作人种。”   

  “咱愿意,不用到山顶上滚石磨。”   

  “不用滚,咱早就愿意。”   

  我们走到山上,去了一棵大栗树下。   

  大栗树够老的,树干有两搂多粗。树皮上裂纹一条一条,都斜斜的,就像树长成之后被造物主拧转了一圈。大栗树的树枝够多的,粗的细的长的短的全撑出去,撑往四面八方像一把伞。这顶伞很大       

很大,以至于遮没了一天星斗,遮黑了半个岭坡。   

  我说:“没有石狮子,咱们上树吧。”   

  我姐说:“中,咱们上树。”   

  “树上,来了大水也淹不着。”   

  “淹不着,咱们就剩下了。”   

  “姐,你先上吧。”   

  “中,你托俺一把。”   

  我姐爬上去了,我也爬上去了。我们越爬越高,越爬越高,最后在一个树杈上停住了。   

  “这里真好。”   

  “这里真好。”   

  “今夜真好。”   

  “今夜真好。”   

  姐摸着我的脸,我也摸着姐的脸。   

  我姐说:“叫我作人种,我一肚子养他十二个。”   

  我说:“那不成了猪啦?”   

  我姐笑着说:“猪就猪。”   

  我瞅瞅周围密匝匝的枝叶,对姐姐说:“你转过身。”   

  我姐就转过身,弓腰抓住了一根树枝。   

  我把脚站稳,伏在了我姐的臀上。   

  我姐回头说:“这不成了猴子啦?”   

  我笑着道:“猴子就猴子。”   

  ……   

  等我蓦然醒来,这梦境让我羞愧难捺痛不欲生。我狠狠揪住自己的头发,在蓑衣上滚来滚去,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