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手心那丝悸动直达心底 > 番外 > (十七)
(十七)



更新日期:2016-10-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完了眼里只有那个快步离去的背影了。

 

    剩下的华亚咬牙切齿的当着一群几乎没有在听课的恍若木头人般的同学无比艰难的讲着课。

 

    “没,没有。”易帆结结巴巴的回答着身后人的话,即使他不说是谁自己也是知道的。

 

    “哈哈,我以为你要睡上日上三竿不得起来呢!昨天晚上明明和我一起睡觉的啊!这么今天早上睡的这么迟起来呢?”冥姚宇一句无心的话,害的易帆一个慌神,闪身往旁边挪了挪:“额,没,没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

 

    “耶?你做什么了吗?”冥姚宇好奇道。

 

    “额……”看着冥姚宇一夜间在自己面前越来越不像之前那个沉默寡言的让自己感觉无比遥远的少年了,易帆怔了怔。

 

    “嗯?你昨天晚上做什么了吗?”冥姚宇依旧问着同一句话。

 

    “没,没什么啊!就是第一次和,额,同性睡觉,所以,额,稍微睡的有点晚。”易帆扯了半天才扯出这么一个理由来。

 

    闻言,冥姚宇也没有一直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含笑的看着易帆问:“要去哪里呢?现在!”

 

    “额,你要和我一起吗?”易帆呐呐道。

 

    “嗯哪,我要和你一起。”冥姚宇无害道。

 

    “诶~”偏偏易帆听了这句话差点误会了,为什么说差点呢?因为冥姚宇还是同一个表情并没有那种符合这句话的表情出现。

 

    “嗯?”冥姚宇已经不动声色的看着易帆,哼哼,这个傻瓜,别以为自己真的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胆小鬼,敢做不敢当!

 

    “那,我打算去寝室玩电脑。”易帆如实道。

 

    “嗯哪,一起吧!我也去。”冥姚宇若有所失的说道。

 

    “啊?啊!你还是别去吧!我,我,我房间很乱的。”易帆反应过来忙拒绝道,关键还是房间里面还有冥姚宇的照片啊!

 

    “嗯~上次帮你拿衣服的时候我都已经见识过了,也还好吧!我都帮忙弄干净了。”冥姚宇略微思索了片刻又接着说:“哦!还有你房间里面的照片,我也看了呢!拍的不错,你要喜欢的话改天我给你拍个够!”冥姚宇露出人兽无害的笑。

 

    “哎?啊?啊!这个……我……”易帆顿时在风中凌乱了,却愣是不知如何解释了,自己的小秘密居然被秘密的主人发现了诶!这个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事情哎!他会不会那样看自己呢!

 

    这厢易帆无比纠结着想着,那边冥姚宇再次开口:“呐!其实你要是喜欢我完全可以和我说啊!我又不是不可能答应你。”

 

    “哎!你答应我什么啊?”易帆傻乎乎的抬头问道。

 

    “你!你这个笨蛋!”顿时,冥姚宇也淡定不下去了,自己说的这句话相当于告白好吗?居然……

 

    “啊!冥姚宇你要答应和我在一起啊!是真的吗?!”终于在冥姚宇正打算转身离去的时刻,易帆反应了过来,下一刻冥姚宇便觉自己的肩膀一沉,接下来耳膜传来了无限的震动。

 

    “嗯!所以搬过来和我住吧!”冥姚宇揉了揉耳朵说道。

 

    “嗯!好啊!”易帆高兴的一把拥住冥姚宇。

 

    冥姚宇坐在易帆的小桌子上面玩着电脑,而易帆此刻正拉出一个行李箱把自己的物品给一一收拾好放进行李箱里面。

 

    因为是大学,一切行动都是自由的,学校不会多加插手。

 

    走在校园的小道上,面对着偶尔擦肩而过的同校生,冥姚宇只是双手插裤兜里,潇洒的走在前面,而易帆则是拉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平稳的跟在冥姚宇背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随行着。

 

    这一对组合一看便是不寻常,说是离别吧!可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一丝那种离别之时的悲戚之感,因此当天下午易帆搬去和冥姚宇一起住这个消息便不胫而走了出去,导致不少学生开始效仿。

 

    不过早前就说了,学校对此是选取不予理睬的状态,所以倒也是没事。

 

    扯远了一点哈!

 

    在一些偶经过的还在暗恋着冥姚宇或者是易帆的那些单身者此刻看着他们两个一起走过竟就那样停下了前一刻还在飞奔的身影,下一刻便顿在了原地,眼里即是羡慕又是一股无法言说的情绪。

 

    将行李箱打开,易帆从里面拿出自己带出来的相框,里面的照片无不是自拍的自己后面就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至于那个身影是谁自是不必明说了。

 

    看着冥姚宇房间里空旷的空间,易帆抱出一叠框有相册的相框,全部都是最近偷拍的冥姚宇。

 

    下一秒,正在玩电脑的冥姚宇便觉自己的台桌上多了东西,移开粘在电脑上的眼睛,扫视房间……

 

    床头上电源上多了一个蜡笔小新的电源小灯,床头桌子上面多了一个铁臂阿童木的杯子,还多了一个相框,里面是自己打球的样子。

 

    窗台上多了一株植物,门口多了一双哆啦A梦的蓝色拖鞋,自己的衣柜打开着,此刻自己的衣服在左边,右边多了一半运动服、T恤、牛仔裤等衣服……

 

    自己的书桌上面多了一个除了自己卖的台灯外又多了一个小黄人台灯,而本来宽敞的书桌,自己的书籍再一次被挪到了左边,右边多了一个组装椅子,还有几本杂志。

 

    自己的电脑桌上多了一个仙人球,还有……相框!!!

 

    无奈揉了揉太阳穴,冥姚宇不知道叫易帆搬来自己这边到底是对的还是错误的。

 

    接下来,冥姚宇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易帆把自己那本来显得有点过于严肃,空旷的房间用各种“动漫”人物来填满,瞬间变得温馨,还有点……幼稚!

 

    当华亚听到易帆居然搬到了冥姚宇的房间里时,平日里那张见谁都笑的脸整个就拉下了,使得一些平日里和华亚关系再好的教师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查看了一下课程表,今天自己没有任课了,华亚踏着工作必须穿的擦的发亮的皮鞋,步伐凌乱却又稳定的往前走着。

 

    来到冥姚宇的班级,扣了扣门,华亚又露出了一个笑容,对正在上课的教师说到:“江老师,我想找冥姚宇有些事交代,你知道的,他是语文课代表……”

 

    “冥姚宇!华老师找!”江亮扯着大嗓子对坐在后头低头看书的冥姚宇“喊”道。

 

    闻言,冥姚宇抬头看向门口,露出了一丝不耐,不过还是不能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让华亚下不了台,便在易帆“含情脉脉”的目光中走向了门外。

 

    随着华亚走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面,冥姚宇开门见山道:“上次是你提出要让我换位置是吧!”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是我!但是,那是因为我……”华亚坦荡荡的承认后又不忘要替自己的行为解释一番。

 

    “因为你喜欢我,对吧!”再一次,冥姚宇打断了华亚的话,接过来自己说道。

 

    “哎!你,你,你,你知道了啊?!”华亚惊住了,傻傻的看着冥姚宇无一丝瑕疵的脸,问道。

 

    “哼!表现的那么明显,你觉得我会感觉不出来吗?还有!尽快打断这种邪恶的想法,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还有!下次不要不顾场合的把我叫出来!没事我走了!”冥姚宇淡淡的说完便挪动脚步打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