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手心那丝悸动直达心底 > 番外 > (十四)
(十四)



更新日期:2016-10-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想去找易帆却又放不下洛桦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怕他这个表哥闹出什么大事来。

 

    纠结的冥姚宇只能怪自己就那样没有先告诉易帆就那样急急忙忙的照顾起了自己的表哥,同时又想那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易帆已经醒了啊……

 

    洗了个澡后,易帆直接穿了一套紫阳的衣服,然后才想到先去冥姚宇宿舍把自己的行李什么的搬出来吧,大不了的话就和紫阳住一起,反正他也不会怎么样。

 

    和易帆同步搞定一切后,紫阳听到易帆说要回去学校,好奇心甚大的紫阳想也不想就要跟着一起去。

 

    于是便有了紫阳勾搭着易帆的肩,有说有笑的出现在一脸担忧的冥姚宇面前这副无比“和谐”的画面。

 

    见到冥姚宇易帆便条件反射的一把打开搭在自己肩上面的那只手,显得有点拘束的站在冥姚宇面前,结结巴巴的问道:“那,那给,冥,冥,冥姚宇,那个,你,你,你表哥他,他……”

 

    “他走了。”冥姚宇看着眼前这个在自己面前消失了一个晚上现在却和另一个男生无比亲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让自己苦苦担心了这么久的人,抢过他的话提前说着。

 

    “呃……哦~”易帆顿时觉得无比尴尬,要说什么好啊!

 

    “咳咳,不应该介绍一下吗?小帆。”一旁一直被忽视的紫阳开口了。

 

    “小帆?!”冥姚宇一脸黑线,青筋爆出,眼睛却是死死盯着易帆看。

 

    “额……这个,这个是我同桌冥姚宇,这个这个,这个是我兄弟紫阳。”易帆转开头,不敢对视那如刀子般的眼,呐呐的开口介绍双方认识,却是一句话便把自己所做的决定无意中表达了出来。

 

    “同桌而已吗?!”冥姚宇的声音不再是平日里的清朗和弱弱的,此刻是沙哑的男生音,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终于,紫阳从中看出来了一丝不一样的情绪,稍加用一下脑便是知晓是怎么回事儿了,无外乎就是小情侣闹别扭了。

 

    紫阳觉得自己再呆下去肯定会很危险的,还有可能成为炮灰,而那个叫冥姚宇的明显是要将易帆就地正法的样子,看准时机紫阳直接说自己有事便马上离开了。

 

    “他是谁?怎么认识的?”冥姚宇周身笼罩着一股黑色气体,漫至十米外都无人敢靠近。

 

    “他,他,他,他是我兄弟,我,我,我,我昨天认识他的。”结结巴巴终于解释完了。

 

    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是自己做错了却仿佛是自己逼他去做的人,冥姚宇终究还是撤去了周身的气息,而是一把拉过易帆的手臂,转头一只脚把门给踢上了,吻如潮水很快把易帆给淹没了……

 

    吻由轻至重,两个人呼吸都可是凌乱了起来,从房间门口开始,冥姚宇便想到了一个把易帆绑在自己身边的方法,而这个方法,就是先斩后奏!!

 

    看着在自己身下迷乱的某人露出一副充满情欲却又把自己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坦荡荡的露出来……

 

    终于,是圣人在最爱的人面前恐怕也是无法做到矜持的,更何况咱们的冥姚宇他还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呢!

 

    看着身边人连睡觉都是带着笑的,又想到了昨天晚上自己的**,冥姚宇附身在易帆唇上烙下了一个吻,而后便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易帆的脸孔。

 

    迷迷糊糊的,浑身没有劲,痛,易帆皱眉,睁开眼,结果就看到了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脸,记忆力倒转到昨天晚上,“轰”的一下,易帆也不顾自己的疼痛了,而是一把连头带脚的埋进了被窝中。

 

    看着这人连害羞都这么的可爱,冥姚宇痴痴的笑道:“别躲了,从今以后除我之外不管男女你都不能与对方牵手或做过于亲密的动作知道吗!还有,我和我表哥真的没有什么,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好到像一个人一样,所以那天我才……”冥姚宇续续而来。

 

    “哦!”易帆蒙在被子里面回答着,对于发生这种关系,易帆其实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没想到会如此快,不过想了想,反正迟早会这样,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看着蒙在被子里面的易帆,冥姚宇痴痴的笑了起来,连被子带易帆整个人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慵懒道:“以后,你可是我冥姚宇的人了,知道吗?”冥姚宇事先将易帆给收服。

 

    “恩。”易帆缩成一坨,却还是忍不住想难道就这样在一起了,感觉很快同时也是自己所希望的结果啊!可是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好了,你今天在家休息我去上课帮你请假。”冥姚宇说完便掀开被子在易帆额头烙下一个吻,然后翻身离去。

 

    捂住被冥姚宇亲过的额头,易帆开心的笑了,脸一红又缩在被子里面,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冥姚宇一个人在有条不紊的换衣服,每一个姿势动作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就像富家子弟一样充满了那种似有若无的微妙气场。

 

    富家子弟!随着冥姚宇离开,易帆便一直想着这个问题,自己对他冥姚宇可是一点也不了解,除了冥姚宇的几个朋友,结果那些朋友个个都是非富即贵的,而且对冥姚宇似乎还有一些唯命是从的感觉,那样不就说明冥姚宇的本身地位也在其中占优势吗。

 

    既然这样,是不是就是说冥姚宇要比他们几个非富即贵的朋友还要有钱有势呢!那样子,自己是否还有机会站在他身边呢?如果自己和他的事情爆过他会不会被危害到。

 

    这是所有人都有的,在恋爱中才会特别明显的“患得患失”感,而出生非一般人也非富贵子弟的易帆同样也是有小女生相法的。

 

    躺在床上的易帆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扣,扣,扣,扣,扣,扣!”敲门声将易帆扰醒。

 

    揉了揉睡眼,易帆直接拿过冥姚宇的浴衣包裹住了裸体,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易帆看着眼前有两面之缘的人,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自在。

 

    洛桦直接把门推开,直接忽视了易帆,大步走进去房间,自顾自道:“姚宇,姚宇……”

 

    “他,他去上课了,就我,一个人,在,在这里。”看着洛桦在自己开口便盯着自己的那双带着敌意的眼,终于在亚历山大之下把一句话完整的表达完了。

 

    “你们是什么关系!”忽的,洛桦厉声问道。

 

    “额……朋友。”易帆虽然奇怪洛桦为什么问这个早先就已经知道的问题,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朋友?只是朋友而已吗?”洛桦的话充满了一股酸溜溜的狐疑之味,眼却是越加凶狠的看着易帆。

 

    “恩,朋友。”易帆再次确认。

 

    “呲拉~”浴衣被洛桦捏在手心,此刻易帆再次赤裸着面对着一室…却不是那个人了。

 

    “只是朋友?!!你拿着你的谎话喂狗去吧!”洛桦指着易帆胸口的红唇印,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

 

    空气中被揭穿的易帆只觉一阵委屈浮上心头,可作为一个男生又不能像女生一样直接哭出来,便吸了吸鼻子,赤红着双眼看着还拿着浴衣的洛桦,开口却是无比平淡:“那你想怎么样?”

 

    “哼!你知道冥姚宇他是什么地位吗?你再看看你自己!他决定是你惹得起的人!小心你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洛桦咬牙切齿。

 

    “我爱他,他爱我!这样就够了!”易帆压制着心里那丝波澜,微颤音却还是无比坚定的说着。

 

    “哼!他爸爸可是属于美国国家级的军人!一个生在军区世家的人,你觉得他会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喜欢同性的人吗!”洛桦狠狠的说出了事实。

 

    看着易帆瞬间无神的的双目,坠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脸色苍白,一脸的茫然与无措,颤抖着的身子,若不是他是易帆,连洛桦自己都有可能控制不住上前抱住他。

 

    拖着行李箱,易帆走出了冥姚宇的宿舍,眼中盛满了不舍,耳边却是洛桦刚刚说的话:“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自己离开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第二,由我去告诉他的爸爸,后果不用想你也知道的,如果真的那样你对的起你的父母吗?她们只想要个安稳的生活,到时候若因为你……”

 

    是啊!自己不能这么自私,而且自己也没有能力去与其对搏,既然如此,不如放弃。

 

    办了退学申请书,易帆就这样休了自己的退路,不能回家,想到了紫阳,那个把自己当兄弟的,虽然才认识的一个可爱的大男孩,易帆拉着行李箱便往紫阳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