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手心那丝悸动直达心底 > 正文 > 第四章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16-08-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拿着书,冥姚宇直接去了宿舍,因为去了陌生人家里,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要洗澡去!

 

        打开房门,冥姚宇感觉不对劲,往床上一瞟,果然看见某人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正香着。

 

        微皱眉又展开来,冥姚宇轻手轻脚的把书放在了书桌上面,然后打开衣柜拿出换洗衣服,轻轻的走向了浴室。

 

        被微涨的小腹憋醒的易帆半睁开眼摸索的进去浴室,痛苦的解决了自己的不舒服来源,易帆才彻底醒过来了,顺便伸了一个懒腰,才反应过来,才听到耳边的水声。

 

        易帆以为水管爆裂了,猛的一下转过头,就看到了全身是泡沫的冥姚宇站在淋浴下面,对方正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

 

        “啊啊啊啊啊~~~~~~~”易帆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转身慌慌张张的从浴室门口冲了出去,留在门口背对着里面,脸涨的通红,仿佛要爆炸般,不安的说道:“你,你,你,你回来也不哼一声,我,我,我,我,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在在在在这里洗澡,那,那,那什么,我,我,我会对你负责的。我我我……”我了半天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易帆干脆把浴室门用力一关来掩饰自己的情绪,然后一把扑倒在床上,把头埋进去被子里面。

 

        而被易帆那话语唤回来的冥姚宇脸也彻底红了,却没有多说一句话,结果却听到对方说要对自己负责,瞬间——身体也红了……

 

        穿上浴衣,冥姚宇磨磨唧唧了老半天终于还是出去了,结果却看到刚刚还说要对自己负责的某人此刻正缩在被子里面,缩成了一坨。

 

        看着那不断翻来覆去的一大陀,冥姚宇终是不忍,怕闷坏了易帆,于是也就把刚刚那事给抛之脑后了。

 

        出声道:“嘿,出来吧!我可不想明天警察叔叔包围我的宿舍说我参与了什么什么谋杀案之类的。”说完便转身打开电脑,坐在椅子上面,直接忽视了某位已经悄悄探出头来的某人。

 

        易帆从被子里面探出来半个头,脸还是那么红,结果却发现当事人压根没有理会自己,想了想,易帆还是直接从被子里面出来了,默默的走到了冥姚宇身后,犹如小媳妇道:“那个,我,我说到做到,我,我,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会对你负责的!对!”

 

        本来把这句话当玩笑的冥姚宇见他竟是如此在意、如此强调,不由把视线从电脑上面转移到了易帆的身上,难得一笑道:“噗,都是男生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没事了别放心上了,也不用对我负责什么的了。”

 

        这一笑可把易帆的魂都要给笑离开身体了,不过听到冥姚宇的话,易帆又不开心了,疑惑的问着:“你是不是在我之前就有被别的人看过了……”问的如此没有底气,问的如此谨慎。

 

        这倒是让冥姚宇吃了一惊,不过这个问题真的是太尴尬了,就算再怎么忍也忍不住心中因为这句话而引起的涟漪。

 

        尴尬道:“那个,易帆,真的没事儿,不必如此那什么我了,都,都是男子汉嘛……”

 

        “不行!你不说我就要对你负责!”易帆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

 

        冥姚宇满头黑线,愣是硬着头皮道:“没有了,你是第一个……”

 

        闻此言的易帆心中顿的犹如有万皮马在奔腾,却也更加坚定的要对自己看中的这个男生负责来着。

 

        看着一路尾随着自己的易帆,冥姚宇又是气愤又是无奈,只能怪自己当初没有过份的要求对方向“界限”看齐了,如今对方居然以一句“我要对你负责!”这句话一直跟着自己,这简直比“我们是朋友!”这句话让冥姚宇更加捉急。

 

        看着前方走的越来越快的冥姚宇,易帆急忙大跨步追去,直接以保护者的姿势随行在冥姚宇左手边。

 

        终于,忍无可忍的冥姚宇停下来了,看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的易帆,冥姚宇张嘴吐字:“易帆!我们都是男生,真的没有必要搞的如此夸张的,完全没有必要的,我也不介意呀!我们现在像什么样子啊!搞的好像我是女生一样。”说完定定的看着易帆的脸不断的垮了下来。

 

        心中无奈:“唉,易帆不是我想这样,只是我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自己知道,你应该拥有更好而不是我这种,而且,你应该朝正确的那方面发展,我不应该再染指你了!趁我们都还没有那个意思的时候保持一定距离。”冥姚宇看着一脸既尴尬又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表情的易帆,在心里说着。

 

        “好了,你走吧!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的!”冥姚宇狠下心说道,然后转身大步离去,而心里的苦只可自己吞咽下去。

 

        看着冥姚宇寂寞且单薄的背影,易帆糊涂了、迟疑了,难道他感受不到自己内心的那份喜欢吗,为什么……

 

        想不出个所以然的易帆干脆靠着路旁的树干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双手插入裤兜中,一脸的迷惘。

 

        冥姚宇依旧自顾自的走着,却也是毫无目的的,想到这几天来,自己对他易帆已经破例好多次了。

 

        一向不喜欢肢体接触的自己却唯独和他易帆牵手数次,这是连曾经以为是喜欢的表哥都没有过的事情。

 

        不欢迎他人入室的自己不仅仅允许他易帆入室而且还允许他在自己的那张洁白的只属于自己的小床上无限制的翻滚着。

 

        喜静的自己居然会习惯他在身边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不易表达情绪的自己在他面前露出过最脆弱的一面,连自己对自己表哥有好感的事情他也知道了,这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有太多的事情里面多了一个他,好像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好像已经把他当出了习惯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那节课上的指尖相触,是图书馆那次牵手狂奔,还是那次拥抱,还是更多呢?不清楚,或许连自己的不知道吧!

 

        易帆靠在树干上面,数秒后眉间一松,露出一抹释然的笑,既然喜欢的话就要去追啊!而且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明明就有很大的变化了啊!若是在此时就因为他的话而放弃,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想到这里,易帆终于露出了一丝笑,然后追去冥姚宇去的方向。

 

        好不容易追远了终于看到了那抹离开自己不到十五分钟的身影,喊到:“冥姚宇,等等我!”

 

        远方的身影轻微一颤,然后停顿了下来,等待着那声音的主人。

 

        等易帆追上后,冥姚宇转头看向他,结果却看见了他此刻正满头大汗,却不忘露出自己那标准的笑颜。

 

        心尖一颤,冥姚宇竟不觉中掏出了自己裤兜里面的手巾,然后看着易帆的笑脸慢慢化为震惊,不由轻笑的将手巾抚上易帆的脸颊,轻柔的擦着。

 

        手巾下面的那张脸此刻如煮熟的螃蟹般火红。

 

        “我……我……我自己来……”终于某人禁不住这忽然来的柔情举止,一把按住冥姚宇拿着手巾的手,小声的说道。

 

        “嗯哼?你自己来?你确定吗?”冥姚宇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轻笑道。

 

        “额!”懂得了冥姚宇的意思,易帆又一把松开手,两只手又局触不安的抓住自己的裤边,甚是尴尬,脸色也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呵呵~那你自己来吧!”冥姚宇被易帆的举动给逗到了,一把抓过易帆的手把手巾塞进去他的手心,说着。

 

        然后不再看他,转身往前走去。

 

        “那个,冥姚宇,我们去哪里啊?”易帆小心翼翼的问着。

 

        “打篮球!”冥姚宇淡定的回答道。

 

        “哎!你,你,你会打篮球?!”闻言,易帆无比惊讶的看着前面的那个背影说出了心底对我疑问。

 

        “嗯呐,会打一点吧!”前面的那人逆光停了下来,回头给了易帆一个模糊不清的笑脸,复尔又转身仿佛不曾有所动作的离去。

 

        易帆呆滞在原地,三秒后才反应过来,冥姚宇这位两年不曾一笑的“校花”对自己笑了,而且还是那种千万人口口相传的“回眸一笑”诶!

 

        这是一所私人球场,单单从那守在门口的黑衣人就可看出来,拥有这个篮球场的人身份不凡,一进去看才发现,这不单单是篮球场,里面遍布了体育器材与各项运动工具还有休闲活动。

 

        看的易帆那叫一个眼花缭乱啊!

 

        随着冥姚宇往一个小门进去,里面才是真正的篮球场,宽大的篮球场此刻已经有几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在打球了。

 

        “呀!姚宇!啊……”球场上一位染着白发的少年第一眼瞟到了门口,看见首位的冥姚宇惊讶的喊到,以至于忽视了队友传来的球,结果就造就了那声最后的惨叫的因缘。

 

        “嘿!姚宇今天咋有兴趣来这里啊!”这时候一位混血儿从球场上走来,顺手拿起了一条丝帕擦着脸与脖颈处的汗渍。

 

        “易帆!我朋友!”冥姚宇没有理会对方的问话,相反的先把易帆介绍给了对面那少年,那少年明显一愣,稍后便露出一抹邪气的笑道:“欢迎,我是这里的主人吴昊铭!”说完便要形象的给易帆一个拥抱。

 

        结果手伸到一半便见冥姚宇拉住了易帆的一只手臂朝大部队走去。

 

        吴昊铭满不在乎的收回自己的手,喃喃自语道:“这木头怎么会选择比自己还要强的人呢!”说完便又摇头晃脑的跟上了他们。

 

        “嘿!你们都过来一下,给你们介绍一个人。”随后跟上的吴昊铭一个闪身便到了冥姚宇他们前面,朝那几个少年说道。

 

        “谁啊!过去干嘛!”一位头顶爆炸头,脸却是雪白的像女生一样的少年嘟嘟嚷嚷的说着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走过来了,看了眼易帆,而此刻易帆也在打量着他,见他走到了自己的身旁,自己刚准备说话,身边的冥姚宇便开口了:“他是我朋友,易帆!”

 

        闻言,少年露出了和吴昊铭一样的表情,不过也是片刻n便恢复过来到:“你是姚宇第一个带过来自己承认的朋友,既然你是姚宇的朋友那便也是我的朋友了,欢迎来到我们私家俱乐部,我是吴昊铭的弟弟,吴秉。”说完又转头指向篮球场上面几个人一一介绍道:“那个刚刚被篮球打到的小子是蓝吉骏!那边那个吸着烟的小子是程成,混黑道的。那边那个光头的是关上郧,姚宇隔壁校园的老大。那个角落里面那个喝着奶茶的是金鑫,姚宇学校的会长大人!”介绍完之后便看见易帆一脸震惊的看着冥姚宇,见此,吴秉不由挑了挑眉道:“小子!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家姚宇的底细就和他做朋友吧!”

 

        “额……这个,”易帆傻了,想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关系如此复杂,一时竟脑子一片空白了。

 

        “咳咳,瞎说什么呢!我和他们没有关系!”冥姚宇没有一丝不悦的说出了这句话。

 

        “哦!我还没有给你解释姚宇对吧!他父亲是美国军队大队长,他母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华人。”说完欲想搭上易帆的肩。

 

        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些消息,易帆才发觉自己好像就一个国家教练级别的老爸和一位每天只知道作画的画家的母亲,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哎呦!都认识就一起来玩吧!你会不会篮球!”吴秉又转头向易帆问道。

 

        “他是体育专长生!”冥姚宇抢先代替易帆回答道。

 

        吴秉笑意中明显多了份看好戏的成分。

 

        “易帆,过来一起打篮球!”吴秉说道。

 

        丢下冥姚宇一个人站在那里眺望着远方。

 

        篮球场再见他们六个人围一个圈,由篮球上面的打气塞绝对各自的队员。

 

        结果出来,易帆同吴秉,金鑫一组,而吴昊铭和程成,关上郧一组。

 

        开赛,没有裁判的赛场依旧激烈,易帆不愧是体育专长生,在球场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一个闪身之际球便到了易帆手中,一个优美的跳跃,手起球进!

 

        终于对方不由提防着易帆了,由吴昊铭防着易帆的一举一动,可易帆如一条泥鳅一般,愣是没有被拦住,左恍身右闪身,眼疾手快的看出吴昊铭往右边微挪的脚步,立马一个矮身便从吴昊铭左手边过了吴昊铭的防备范围,而这一切也不过发生在瞬间。

 

        趁着吴昊铭呆愣之际,易帆一个健步如飞便闪身在关上郧面前,一个微笑展现片刻后,关上郧才发现手中的球此刻到了易帆手中,便要里面去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