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手心那丝悸动直达心底 > 正文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6-08-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体育专长生穿着语文课代表的衣服从浴室出来后,正在看书的语文课代表眼不斜视的说道:“洗完了?”

 

        “嗯。”只听见体育专长生闷闷的嗯了一声。

 

        语文课代表好奇回头,只见全身湿漉漉的体育专长生穿着自己的衣服如同女生穿上了紧身衣一般,八块腹肌一览无遗,连自己的衣服都被撑的无一丝弹性。

 

        “噗嗤…”终于语文课代表一个没有忍住还是笑了出来。

 

        “咚咚咚、咚咚咚、”语文课代表黑着个脸,站在体育专长生的宿舍门口,为自己笑了的后果,也就是要来帮体育专长生拿衣服而一脸不愉快。

 

        “谁啊!”宿舍内有人问道。

 

        “冥兆宇!我来帮易帆拿衣服!”语文课代表面无表情的公式化道。

 

        “咔嚓!”宿舍门打开,门内站着一位身穿T恤牛仔裤,头发凌乱着却突显帅气的,约一米八六的样子的男生,此刻正一脸错愕的看着只有一米八三的语文课代表,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是对于语文课代表来说只怕是一点印象也不会有。

 

        “那个,他的房间是哪一个?”语文课代表看着房间内那整整洁洁的大厅,眼瞄向那紧紧关着的三扇房门问道,压根没有多看这男生一眼。

 

        “那个,我叫杨启,坐在你前面第三个位置,担任英语课代表一职……”那男生自顾自的自我介绍道。

 

        “那个,他是哪个房间?”语文课代表皱起清秀好看的眉,看着自己面前的大男孩杨启问道。

 

        “那个!”杨启被语文课代表那没有一丝人情味的语气给嚇到了,忙伸出手指向最里面那间。

 

        双眼紧随语文课代表的背影前行的杨启此刻彻底被这个在这所男子学院,一直从入校便担任校草一职,深的老师喜爱,也让不少屌丝天天连做梦都是他,让强势的男生欲罢不能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入校几年还一直没有一个朋友的语文课代表给深深吸引着,却不想自己是完全托室友的福才得以与他交流半句。

 

        进入体育专长生的房间,语文课代表看着这衣服裤子都在地上,床上的被子此刻如一个娃娃卷缩着,电脑还没有关闭,篮球摆在卧室中间,自己连踏脚的地方的不明确,顿时满脑子黑线。

 

        碰到一下把房间的门关上,弯腰把体育专长生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整理好,然后又帮体育专长生叠好被子,把篮球卡在体育专长生自备的一个小篮球框内,又帮忙体育专长生收拾好桌子,起身关电脑的同时,语文课代表看向电脑桌面,居然是自己睡着了的,嘴角还挂着可疑的液体的,趴在课桌上面,背后是那打开的窗,漂浮着几朵白云的场景。

 

        嘴角抽了抽,脸却不自然的红了,随手点进相册里面……

 

        看黑板的自己,看书的自己,走路的自己,喝水的自己,发呆的自己,拿着情书一脸厌恶的自己…

 

        每一个自己在体育专长生的照片里面都显得那么美好,美好的有点不像自己了。

 

        一把将电脑关闭,语文课代表又拿了体育专长生的衣服,顺便瞄了一眼房间的大概,刚刚收拾东西都来不及大量,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墙壁上面不是篮球之星的照片就是自己的照片……

 

        无比尴尬的出门,本来还透着红色的脸蛋,在看到还站在门口,一脸充满爱意的看着自己的大男孩杨启的时候,又彻底黑了下来。

 

        面无表情的关上体育专长生的房间门,提紧了手中装着衣服的袋子,大跨步从杨启身边不做任何停留的离去。

 

        “喏,你的衣服!”语文课代表顶着路道两旁那无数屌丝的目光来到这所建立在几乎不会有人来的,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宿舍里,将衣服递给做在自己床上玩着自己电脑的体育专长生。

 

        听到语文课代表的声音,体育专长生的眼睛才从电脑屏幕上面移到语文课代表手中的那个袋子上面,然后一把接过袋子,拿出里面的衣服,当着语文课代表的面就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嘴里还边说着:“下次我把我的衣服也拿过来你这里吧!不然下次又没有衣服……”

 

        “不要!不要拿过来我这边!”语文课代表一听到体育专长生那话便急忙拒绝到,脑中却浮现出一张充满邪气的脸。

 

        “为什么?我们是朋友哇!”体育专长生快速把衣服穿好,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语文课代表问道。

 

        “不要就是不要,朋友只是朋友!没事你就先回你住处吧!”语文课代表皱眉看着体育专长生说道。

 

        “铃铃铃,铃铃铃……”电话铃响起来,语文课代表健步如飞的跑到一米外的电话旁接起电话。

 

        “喂!”语文课代表不由自主的把声音软化下来,惊的体育专长生差点在床上都摔一跤。

 

        “……”

 

        “表哥,你要过来我这里吗?!现在!”语文课代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体育专长生的。

 

        “……”

 

        “不是!表哥!什么!二十分钟后就到啊!”语文课代表瞳孔中慌张胜过激动。

 

        “……”

 

        “好!那我等你。”语文课代表说完便挂了电话。

 

        然后又是一个忙乱的步伐跑到体育专长生身边,一把抓起那个装衣服的袋子往体育专长生怀里面塞去。

 

        嘴里急急忙忙的碎碎念道:“你快走!我表哥要来了!”

 

        “没关系啊!正好介绍你表哥给我认识啊!说不定以后可以一起玩啊!”体育专长生转手把袋子往旁边一放,撑着下颚看着急的脸色通红的语文课代表。

 

        “他不需要你这个朋友!”语文课代表急了,一把胡乱答着。

 

        “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需要不需要?”体育专长生皱眉看向语文课代表问道。

 

        “因为他是我表哥!你快走!现在!立刻!马上!不然你下次别想出现在这里!”语文课代表一把拉过体育专长生,急急忙忙的再一次把袋子往体育专长生怀里塞去,然后捉住体育专长生的脚给套进了鞋子里面,竟不知此时他们的动作有多么的暧昧。

 

        一把拉过体育专长生的手,语文课代表便往门口跑去,全然不顾步伐忙乱,一脸震惊的体育专长生此时的心情。

 

        “咔嚓!”一声,语文课代表打开了门。

 

        “你快走!”语文课代表甚至都来不及看一看门外便对身后的体育专长生说道。

 

        “谁快走啊?恩~小宇?”一道充满邪魅的声音响起。

 

        体育专长生明显感觉到此刻牵着自己的那只手已被汗透湿,而且在听到那道声音的同时颤抖了一下。

 

        没有多想,体育专长生便反手握住语文课代表的手,却不想对方如触碰了烫手的山芋般,一把挣脱开自己的手。

 

        “表哥,没什么,我要我同学快走,他刚刚打完球来我这边换个衣服,等下他要去和他女朋友约会,所以我才让他进来的。”语文课代表直接把房间门打开来。

 

        门外站着一位穿着黑色休闲装,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薄唇,菱角分明的脸,无一不透露着霸气的约一米九一的,看起来足有二十的男生。

 

        体育专长生在空中与他对视,明显感觉到了他看自己时眼中的那丝充满不明的笑意。

 

        皱眉的同时,体育专长生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来:“你好,我叫易帆,是冥兆宇的同桌兼朋友。”

 

        对方也形象的伸出手与体育专长生轻触道:“恩,我是冥姚宇的表哥洛桦,今年二十。”

 

        而语文课代表至洛桦出现后眼便一直挂在他身上,直到他与体育专长生轻触指尖的时候他才有反应,所谓的反应不过是眼睛不自觉的看向洛桦的手接触体育专长生的手。

 

        “你先回去吧!”语文课代表皱着眉,一脸不愉快的看着体育专长生说道。

 

        “诶。小宇,既然是你朋友就一起留下来玩吧!”洛桦收回手,抚着语文课代表那一头柔顺的贴着语文课代表头上那略带黄色的头发说道。

 

        “恩!”红了脸的语文课代表细小的声音响起。

 

        一旁的体育专长生心里如倒了八坛老醋,嘴里如吃了一缸老坛酸菜般,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了起来。

 

        满腹酸味的体育专长生耐住自己那胡乱跳动且不断抽搐的心,毅然留下来了,只为坚守语文课代表的清白。

 

        坐在沙发上面,洛桦无比熟练的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剧看电视,而体育专长生则看的漫不经心,眼一直在目光一直至洛桦出现就不曾离开的语文课代表与电视之间轮回打量着。

 

        看着语文课代表顶着一脸纯真的笑容,无比单纯的看着洛桦,甚至都忘了体育专长生这号人物。

 

        “咳咳!”体育专长生装作漫不经心的咳嗽了一下,寓意是再好不过的提醒语文课代表:“这里除了你和你表哥外还有一个我呢!”

 

        听到声音的语文课代表猛然回神,眼转移到体育专长生身上,却没有了那笑容。

 

        “那个,你什么时候走哇!我等下和我表哥出去吃饭,你……”语文课代表面无表情道。

 

        “我……”体育专长生顿时尴尬了起来,竟不知说什么好。

 

        “没事,一起去吧!我等一下就要走!”洛桦眼盯着电视,嘴答道。

 

        见自己表哥发话了,自小就以自己这个有家教又浑身上下充满磁性的学习从来都是第一,而且人缘也是好到爆的无比帅气的表哥为荣的语文课代表自然是有求必应。

 

        餐厅,包厢内,三个人坐在宽大的餐桌上面,语文课代表正准备坐到洛桦身边的时候,洛桦却出声:“等下我女朋友也来,记得喊表嫂啊!说不定这一个就是永远的那一个了!”说完满脸都是语文课代表从来都不曾看过的幸福表情。

 

        而在语文课代表惊愕的同时,体育专长生却露出了自见到洛桦就不曾在出现的笑容了。

 

        一切似乎都那么自然,但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看着对面的洛桦和那个长的无比清纯,一双含满水雾的双眼似孩童般不受污染的——自己未来的嫂子,童沐。两个人打情骂俏的。

 

        语文课代表免不了心中一抽,低垂着头,修长的睫毛掩盖住那双盛满悲伤的眼,筷子拨动着面前碗里那一看就让人食欲大涨的菜肴,双耳布满了洛桦和童沐的笑声。

 

        语文课代表闭了闭眼,抬头又是一脸笑容的看着洛桦道:“表哥,表嫂,你们先吃吧!我突然想起我还要去图书馆借书。这个是老师特别要求要借的书。”说完脚在桌子下面踢了踢正在放开胃口大吃特吃的体育专长生。

 

        虽然在吃东西,不过在感受到脚上的那股力量时,体育专长生便无比配合的点了点头,咽下口子的食物,拿起手绢儿,擦了擦嘴角的那丝污渍,才回答到:“对的对的。表哥,我们还有事儿,那我和冥姚宇先走了啊!”说完朝冥姚宇的表哥洛桦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无比自然的拉起语文课代表,也就是冥姚宇的手,不顾那一如初次般触电的感觉,往门外走去。

 

        出了餐厅,冥姚宇便从体育专长生,也就是易帆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尾音带着鼻音道:“谢谢,我先走了。”说完便不再看背后的易帆一眼,独自一人离去……

 

        余留下的易帆失落的站在原地,目光无触点的落在自己那微扬的手,却又不似看着自己的手,心里也是一阵绞痛……

 

        眼看着出租车离去,留下一串虚拟的尾巴随风散去。

 

        易帆将目光转移到冥姚宇的身上,双手匡住冥姚宇薄弱的肩,眼与冥姚宇那无神涣散的双目对视着,口中呼出的气直抵冥姚宇的脸颊:“冥姚宇,你给我醒一醒,别那么傻好吗!冥姚宇你看着我!你说!你到底喜欢洛桦他那一点!啊?他有那一点是值得你喜欢的!啊?首先他性取向正常,你觉得他会为了一个你而改变自己的性取向吗!他洛桦也没有说过喜欢你啊!你又何必自作多情的去幻想呢!冥姚宇你给我看清楚眼前!给我认清事实!”

 

        “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管!你怎么知道他想什么!你凭什么这样说他!”冥姚宇双目慢慢回过神来,低沉着声音充满了敌意的对近在咫尺的易帆说道。

 

        “你!你个榆木头疙瘩!你这个傻子!笨蛋!你!你!你!魂淡!他那一点让你这么喜欢!他又哪里值得你喜欢啊!”易帆气不打一处来,控制住手上的双肩有力地位来回晃动,想要借此让冥姚宇的大脑清醒过来,不那么一根筋死搭在那个洛桦身上。

 

        “我!我!”冥姚宇眼神瞬间迷惘了起来,是啊!自己喜欢他什么啊?喜欢他小时候处处护着自己?是喜欢他对自己与对别人的不同而让自己误会了?是喜欢他的那份决然?是因为自己的追求者都被他赶走而产生了歪念头?还是……

 

        盯着眼前那此刻呼吸急促,面色因为愤怒而潮红的易帆,冥姚宇不由心跳加速,慌乱的往后退了半步,硬是拉长了自己与易帆的距离,可整个脑子却像一根打结的绳子一样,甚是纠结。

 

        看着眼前特意离开自己的冥姚宇,易帆眉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嘴角却是闪过一丝苦笑,看着因为少了那对肩而空荡荡的手,易帆心里充满了无奈……

 

        “易帆,你说,我喜欢他什么啊……”冥姚宇仰头看着天边那无迹的黑暗问道。

 

        易帆苦恼遗留在脸上,口头却答到:“你喜欢的只不过是那种习惯!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喜欢就是……”就是我对你这种,有感情的喜欢,想要你成为我一个人的,会因为你而吃醋的喜欢,是情绪时刻被你牵动的喜欢。易帆在心里把话接了下去。

 

        “喜欢是什么……”冥姚宇疑惑了,迷茫了,无主见了,傻了。

 

        “喜欢,喜欢,喜欢就是在一起不说话也会很幸福,喜欢就是见不到对方与他人有任何的暧昧,喜欢就是想要占有对方而不是去袖手旁观……”易帆一口气把心里对冥姚宇的感情给表达了出来。

 

        冥姚宇眼神渐渐清澈开来,喃喃自语道:“所以……对表哥我只是依赖,习惯了以前的他,所以以为是喜欢,其实……只是依赖,习惯而已……”想通了这一点,冥姚宇脸色微好转,唇角终于露出一丝发自真心笑容,让易帆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