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家书

时间:2010-06-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奇岚 点击:


老爸老妈:
见信好!
终于是有时间给你们写邮件了。从踏上德国国土开始就脚不停蹄地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没法坐定好好写。
今天我还是浑身酸痛,因为提包时使了太大的劲,肌肉有些不适应。
从头说起吧。
前天,也就是3月23日。走出海关的时候,就发现,中国人的安检人员只欺负中国人,因为他们不会英语,只能拿我们两个看起来好欺负的人来履行一下职责,显示一下权威。
当时真是一头冷汗,幸好最后还是放行了。
我想那个时候你本来打算哭的吧,但是看看好像有技术性问题横在眼前,心里也跟着我们一起着急,就一时难过不上来了。
其实昨天煽情的情节还是很多的。。
比如说,我在随身的钱包里面放了全家福,
比如说,你说如果重就把小番茄扔掉,我说我才不扔呢,那是你一颗一颗洗的。
其实很多人在我走之前问我,是否伤感,有没有难过和不舍得。我前面几天,真的没有。因为于我,都是一个一个技术问题要去解决,例如箱子里面放什么东西,随身带什么东西,与奖学金机构联络,与语言学校联络等等。顾不上难过。而且之前到处吃告别饭来着,吃来吃去,反而很快活。
可是我懂你们的。虽然老妈口口声声说要让我学习烧菜,但是一直很积极地在我走之前给我煮很多好吃的。那种矛盾的心情,我懂的。
心疼我将来吃不到好好的中国菜,所以又想让我学,又想烧给我吃。最后,还是烧给我吃了。
嗯,真好吃的。
我想,离愁别绪,大概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来找我。当我腻了烦了这儿的生活之后,当我深深怀念上海的好,当我看到全家福突然百感交集的时候,我才会真正体会吧。
其实在离开家的车程上,我的心确实酸楚了好一会儿。突然明白,为什么电影和电视里面正在离别的人儿都要望向车窗的外面,看灰仆仆的风景。
因为,如果转头看就要离别的亲人,大概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一阵一阵地不舍涌上心头。
在车上,爸爸嘀嘀咕咕地说“呀,我们真的老了。我们的头发都白成这样了。”这样的句子平时也常常听到,就不会在意。
可是那个时候,就突然觉得,很不舍得,很不舍得,很心疼。眼前就是爸爸的白发,我怎么就要走了,又惹他思念,多添华发。
哎呀,我写到这里,不当心小哭了一场。

幸好后来大家转移了话题,然后机场马上就到了。开始处理技术性问题,等人,上飞机等等。
我们调整了一下行李,然后就到了飞机上。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脚边,登山包才能塞进行李架子。
漫漫11个小时,我虽然努力睡觉,但是飞机的发动机实在太吵。睡不着。而且旁边还坐了一个温州的女孩子,是个话痨,一刻不停地跟我说话。
这个女孩子有三个姐姐,三个哥哥,都在欧洲,于是她18岁就到德国来了。可是她不喜欢读书,就一直打工打工,从在饭店跑腿开始,现在嫁了一个12岁就到德国来的中国男人,两人一起在德国开了一个中餐馆。她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挣钱挣钱再挣钱。
她拿的是LV的包,看得出是真品,她可以去意大利吃东西一周吃掉1000欧元。她现在生了两个孩子,小的才8个月,但是她狠狠心就把两个孩子都送到温州让父母带了,因为她在德国又要忙餐馆,又要照顾孩子,人都累疯了。她也找不到好的保姆,或者不想多花钱找好的保姆。她在飞机上汤汤水水的,一看原来她特地带了两大包海蜇皮,我急忙给了她一个塑料袋。
她非常胖,还穿着有网格的衣服,露出白白的肉,几乎要从网格里面鼓出来。染发,修眉,笑起来很痛快,前面坐位的人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她就把脚伸到前面坐位上去放松。是个很好玩很没有规矩的孩子。现在也三十好几了,但是我觉得她的一生就是那样了。她说她的人生理想是挣钱到50岁,然后回中国颐养天年。她很嫉妒温州同乡的女孩子们当初办置的地产都飞涨,但是她自己的幸福也就是建立在了欧元和人民币的汇率上。在中国或者德国,都是各有得失的。德国的生活水准,或者中国发展的速度和机会,两个只能选一个的。
我想我也是一样的。
 
 
 

 
2 奇岚姐姐的家书... 
 昨天在街上走,突然很有感触,就是我绝对不会在这个国家待一辈子。很多人都喜欢这里的生活质量或者水准。但是看着街上的人,我知道我与他们,这辈子都没有相干。
我是个有生命热情的人,一定需要找到自己的人群才会觉得快活,才有活力做事。走在上海的街上,看着周围的人群,我知道我可以影响其中的一部分人,但是在德国不能。一个对人群和生命热情有所追求的人,不会太享受安逸的生活条件的。
如果有,当然好。但是往往两者无法兼得。人的最终愿望是追求幸福,可是于我,幸福包含了太多关乎精神和理想的内容。
我看《华人纵横天下》这书,很喜欢里面的一句话:“有梦想,有人爱,有事情可做,有期待,现在、将来有影响力的人。”
我要成为这样的人。
有理想和希望总是好事。

扯远了。
飞机晚点,所以就晚到了。到达法兰克福机场已经是晚上7点了。忙着出境,找行李。在出海关的时候,作为中国人,我们又被歧视了。
突然一个德国人冲到我的前面,用手掌猛拍了一下墙,吓了我一跳。毕里巴拉地呵斥,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就停了下来。然后他说他是海关检查人员,要检查我们的箱子里面有没有违禁的东西。然后他猛地拿出一把刀来,开始动手挑开我的箱子的包装带。
反正箱子里面都是衣服,也不怕他看。开就开。我们很配合地给打开了箱子,然后解释我们是要去读书的学生,云云。在飞机上那个温州女孩子说,在德国,人们的尊敬程度是“第一小孩,第二老人,第三女士,第四狗,第五男人。”
我上前开始说话之后,海关的人员态度好像缓和了一些。我想德国人的教养里面,就是从小被教导对女子要有礼貌,否则就是很丢脸的事情。但是小郁就吃亏了很多。
然后他们就翻啊翻地,然后指着我带去的头胞拉丁问,这是什么。我说是感冒药。然后他叽叽咕咕地说,啊,药是不可以带入境的,不过这次算啦。然后就让我们出关了。他们不检查其他的白人,黑人也不检查,只对亚洲面孔有警惕。
我想,也不完全是他们天生对亚洲人有歧视,据说越南人在德国经常冒充中国人做坏事偷东西,现在中国人远不如当初那样被尊敬了。而且很多中国人也在这边不够争气。
中国人在外国和本国的海关都要受气。这次深深地体会了。
然后去做火车,还好,还有一班火车可以到波恩。到达波恩已经是晚上11点了,我们被两个箱子折腾死了。因为火车开门关门才两分钟,搬上搬下都要算好时间。幸亏黑包包没有带,否则一定来不及。
到达住的Kreuzberg是晚上11点半了。出租车司机很好心地帮我们提了箱子,等候我们确认是不是正确地址。虽然车费是9元,但是后来我们给了他10元。出租车是奔驰车。
我们按了很久很久的门铃,没有人理睬。很着急。旁边经过了一个在深夜遛狗的德国女人,她就跑过来帮我们一起拍门,最后终于开门了。
呀呀,很惊喜的,是两个修女!修女Majusa和修女Susi。她们带我们去各自的房间,告诉我们在哪里洗澡、怎样使用洗衣房。然后问我们是不是要吃点东西,我们就很不客气提说是啊。然后她们就拿来了面包和果酱,还有红茶。
那天晚上虽然很累,但是我为了我可怜的皮肤,我坚持做了一个补水的面膜,才把飞机上被吸走的水分给补了回来。
啊,那个时候真的有些感谢上帝。在我们又累又饿的深夜,有人等候我们,有面包可以吃,有热水可以洗脸,有软软的床可以躺下。
第二天起来,还有丰盛的早餐。
其实也没有那么丰盛。就是牛奶泡脱水的玉米杂粮,面包。他们的黄油很甜很好吃,果酱也不错,巧克力酱尤其出色。
中饭很简单,四个人一个单位,分一盆饭,一盆土豆,一盆黄瓜色拉,一盆番茄蘑菇酱汁,大家分一个大大的面饼。
好了,先写到这里,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又可以写很久。
我下回分解啦。。
附件里面是我拍了一些照片,就是我住的地方。虽然是个双人寝室,但是现在是我一个人住。修女告诉我,我可以一个人一直住到5月底,然后6月份再会有人进来住一个月。8月份也会有人进来住一个月,其他时候都是我一个人。于是我就很嚣张地把东西铺得到处都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