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脆弱如果被洞悉,也要装作不知道

时间:2010-03-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奇岚 点击:

     真正心怀忧郁的人总是面带微笑,就笑真正感冒了的人一直在说没事没事。
   和小女超人Samira一直喝咖啡的时候,她镇定地对我说:“下周我要去医院开刀。”我一愣,前一分钟我们的话题还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和未来,
  出生在那里的Samira总是说自己是“没有国家的人”。Samira有一双无比美丽的眼睛。可是男生都怕她。因为课上她总是反驳一切不顺眼的话题,用词激烈:
   “嘿,你说够了吧,现在你开始听我说了,你刚才根本就是说错了!”追求她的男生几乎都被她骂了回去。提起锲而不舍的追求者,她总是说:“那个混蛋如何如何”,
  她是真心地不悄那些不想回应的追求,她那样强悍。可是强悍的Samira要去开刀。
   “你会来医院看我么?”她问我,问得我措手不及。
   “当然啦。”这样的问题,我不可能回答不。
   “如果麻烦的话,你告诉我,不来看来,也没问题的。”她还是说得好强悍。
   “给我医院地址,我会去。”
  去见Samira的那天买了花。结账时看见有巧克力豆,就顺手买了。踏进病房时,Samira的头包扎得像个粽子。
   “我这时,有个洞。”她指指耳朵。“做过一次手术,失败了。听不清楚别人说话。现在是第二次手术,真叫人沮丧。”
   原来Samira也会沮丧。原来她让别人大声点说话是这个缘故。
   “我带了女人最喜欢的东西给你。玫瑰,还有巧克力!”我找了花瓶,插上玫瑰。继续我们的话题,关于她的故乡以色列的历史和巴勒斯坦问题。她依然兴致勃勃炎得神采飞扬,
  这些和我们现在的生活毫不相干的话题,竟然让我们这样愉快。
  总有一些时刻,我们那样渴望找到一个人陪伴着,陪着自己也陪伴着他。
  以色列建国时,巴勒斯坦有一百万人被逐到家园之外,当年穆罕默德被驱出麦加去了梅迪纳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伊斯兰教。穆斯林的女性披戴头巾并非是被迫,
  而是为了纪念和尊敬先知的妻子……那些遥远的事情,Samira滔滔不绝地讲着。真快乐。
   Samira突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刚刚哭过了,我本来以为一个人没问题。可是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我也紧紧地抱着她。
   “当心身体,觉得痛苦的话,吃一颗巧克力豆,经止疼药管用呢。”
   “你也是,咳嗽那么厉害,不比我好多少。”她语气还是那么强悍,只不过,我明白她的关心。
  窗外是满眼的绿色了,那些鸟儿每天一遍遍从五楼一头扎下然后飞起玩跳楼游戏,我在楼下的草坪上躺着,眯着眼下看书,书签是远方寄来的明信片,我看明信片的时间多过看书,
  我一个人去看马戏团表演,看他们在空中飞来飞去觉得无聊极了,很希望有个人飞到一半突然掉下来,就像我希望有个人突然给我打电话一样,那必然是我讨厌的人。
  而亲爱的人一定不要告诉我在思念我。
   “没事,就是有一点咳嗽。放心吧,已经吃药了。好的,我会去买一些水果吃的。”电话那头是关切的人,可为什么我总对这样的关切有些恐慌。
  脆弱如果被洞悉,也要装作不知道。就象感冒的痊愈,从来都是静悄悄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要打电话问我今天有没有吃药,我只想告诉你窗外的蔷薇开得好艳好盛,叫人睁不开眼睛。和我谈谈天气,谈谈那些与我与你无关的话题就好。
   这样的陪伴,很安静,叫人说不出的感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