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奔跑人生

时间:2020-09-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胡建文 点击:
 
 
  我是一个奔跑者,我喜欢奔跑。   
  在乡下长大的我,很小的时候,就赤脚在山坡上奔跑,在田野里奔跑,在小河边奔跑,在风中奔跑,在雨中奔跑,在太阳下奔跑,在月光下奔跑。不只是我,几乎所有的乡下孩子,从小就养成了奔跑的习惯。我们缺吃少穿,但我们有的是力气,不管什么时候,很少有人慢悠悠在路上走的。即使放学了,我们也要奔跑着赶回家,放牛、拔草、煮饭,家里总有一份活儿在等着我们。 
  
  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我住校了,但我还常常跑回家吃午饭。从学校到我家,只隔着一条河和数十亩水田,直线距离最多两里路,但真走起来就远了,因为中间没有一条笔直的路,来来回回,需要左穿右插,上蹿下跳。河上没有桥,必须跳坝,或者渡水。午饭时间一般是30分钟。我速度很快,且每次都用电子手表计算时间。回去10分钟,在家吃饭10分钟,返回10分钟,从来都没有迟到过。有时候在家里住一夜,第二天清早必须赶回学校做早操,上早自习,田垄间黑黑的湿湿的不好走,我就绕一个弯儿跑大马路。马路上很早就有汽车跑,要是来了跟我同向而行的汽车,我就会加大“油门”,使劲地追。碰到下雨天,就会追得浑身是泥,但我才不会在乎呢,心里只有奔跑的快乐。 
        
  
第35节:放下懒惰:奋斗改变命运(4)         
  初二那年,区里举行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从没参加过任何正规训练的我,被选去代表我所在的鹅塘中学参赛,结果一鸣惊人,夺得200米跑第一名,三级跳远第二名,100米跑第四名,生平第一次得到一笔“巨额”奖金——11元钱。这相当于我们当时一个学期的学费。那时候,区里还没有一所学校修了正规的田径场,因此,200米跑是在孟公镇到傅家村的那一段较平整的公路上跑的。没有任何比赛经验的我,居然一路遥遥领先,第一个抵达终点。 
  
  上高中后,酷爱体育的我,正式参加了学校的体育训练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体专生”。由于身体素质好,经过正规训练后,奔跑能力得到迅速增强。校运会上经常参加100米、200米、400米短跑的我,总是因为独揽多项第一而风光无限。那时候,在县里和地区,我也是小有名气的短跑健将。只要一上跑道,我就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振奋,脚踏在跑道上,就像踏在弹簧上一样,只需一口气,“突突突突”就跑完了全程。带我们训练的张志荣老师说,你的频率很快,起跑后站在你身后看,根本看不清你的脚步,只能看到煤渣跑道上你一路扬起的灰尘,看你跑步是一种享受。 
  
  考上大学后,我虽然主攻武术,但田径成绩也并不差,短跑能力仍然突出。即使现在,匆匆而逝的岁月并没有阻挡住我奔跑的脚步。上班下班的路上,有一道长长的斜坡。我常常忍不住一路小跑,甚至边跑边旋转,或者突然加速。我住在六楼,但即使是天气炎热的夏天,我也不会让自己慢悠悠地像蜗牛一样地爬上去。我乐于享受那种“噔噔噔噔”旋风般卷上楼去的快感。所以,跑得大汗淋漓是常有的事。不过没关系,到家了,自己的天地,把衣服一股脑儿扒光,凉风一吹,体内的酷热便悉数散尽,只有畅快。为了尽情体验奔跑的感觉,在大家都买了摩托车的时候,我依然坐我的“11号车”上班下班,并乐在其中。 
  
  我总认为,奔跑,不单是一种简单的行走方式,更是一种势不可挡的生命状态。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欣赏刘易斯、欣赏刘翔?因为他们用一团奔跑的火焰,点燃了人们内心奋力向前的欲望和热情。 
  
  我喜欢奔跑。若干年后,我老了,我的双腿变得无力,那么,我将用心奔跑。最后,我的心也将老去,与躯体一起腐烂在坟墓里面,但我还会用灵魂奔跑,永不疲倦,永不止息! 
  
  只有挑战极限,才能让不可能成为可能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