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教育和思想意识

时间:2020-03-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凯瑟琳·泰勒勒 点击:
洗脑心理学(全文在线阅读)   >  教育和思想意识
  
  
  在这里我们必须寻求的首先是宗教和道德准则,其次是绅士作风,最后才是智力能力。
  
  
  
  托马斯.阿诺德,《针对橄榄球学者的讲话》
  
  
  不幸的是,教育时常缺乏这些高尚的意图。教育不仅在传授思考能力和批判性分析上常常失效,而且还会无法避免地遭到由塑造未来市民的思想所引发的思想虐待。《爱尔兰时报》(2003年8月14日)报道过一个前苏联白俄罗斯共和国的极端案例。如果你还在通过英国国家课程初选文摘以寻求思想加载方面的证据的话,以下的例子会给你的研究带来灵感:
  
  
  
  昨天,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总统下达命令,发起了一场被后人批判为苏维埃式教化的运动:从白俄罗斯的每个企业中挑选“思想”教师来教育政府工作人员。“渗透每个人的灵魂和思想当然是一个极有挑战性的艺术,也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工作在这些机构中的)人们必须获得最高级的资格才能胜任这项工作。”卢卡申科先生在一场政府思想会议上如是说。
  
  这种引人注目的极权主义态度并非卢卡申科总统所特有。有些学校就把穆斯林男性儿童训练成自杀性炸弹的牺牲品,有些种族主义者教自己孩子说黑人应该被驱逐出英国,如有必要可以采取暴力驱逐。一些美国学校反对讲授进化论,因为这和圣经的创世论背道而驰。教育和宗教的关系是争论的根源,但宗教是唯一特别显著的意识形态实例。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实例。由于篇幅限制,我仅再举一个例子:一名新纳粹教师的惊人案例。
  
  这个故事发生在加拿大亚伯达省的一所学校。发生在加拿大这一点本身就十分令人意外:如果我随机选取一些市民让他们列举最有可能有极权主义教育制度的国家,加拿大的得票数不会很多。但是,一个叫做吉姆·吉格斯卓的极富感染力的基督教教师却能够成功地将极端的反犹太主义思想强加于高中学生,以至于这些学生全盘接受了纳粹意识形态。一个学生写道,在种族大屠杀发生之前,“受犹太人操控的暴徒在公园里游荡,重击儿童的头,强奸妇女之后把她们淹死,切开男人的胃使其流血至死”。发生在加拿大?当家长投诉并要求处分吉格斯卓时,接任他的老师向学生们展示了纳粹集中营的照片,人们最终发现吉格斯卓所描述的都是伪造的假象。一个学生直到被送到德国的达豪集中营参观之后才转变思想。在纳粹暴行正待完全凸显的20世纪30年代,吉格斯卓并没做什么,他付诸行动已经是二战后几十年的事了。该案例形象地体现了教育被极权主义者利用的危险性。
  
  
  ※本章小结
  
  
  
  洗脑一词经常被用于广告和教育领域中,因为这两者都关注于改变人的观念。当然,没有哪一个广告可以把一个自由思考的人变成行尸走肉的消费者。但是,大量累积的消费文化充斥着极其老套、未经检验的假定。我们或许认为自身已经对这些假定产生了免疫,但社会心理学的大量证据显示并非如此。只因为我们往往对假定不加细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一直忽视它。消费文化的一个基本假定就是:财富带来幸福,每一个需求都能够,也应该被立即满足,追求体格完美是权利也是义务。这些假定观念在西方已经广为接受。但极少甚至根本没有证据表明,我们比以前更开心更安全。
  
  广告试图把我们变成快乐的消费者,教育力图把我们变成优良的公民。尤其是,教育企图控制年轻人的思想,这使得教育被指控为洗脑。而毫无疑问,一个社会的思想意识原则就是来自教育,这与广告类似。尽管教育时常缺乏实践,但其目的却是提升个人自由。在某种程度上,买东西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借助可能梦想的描绘,广告也会给我们带来过高的期望。“买它可以使你们幸福”就是一个信息,我们买了,但发现自己仍然不开心。相比之下,教育并不明确承诺幸福,但它致力于更大的收益,以此来使更多人进入它的消费场。最糟糕的情况是,它可以扭曲和损毁年轻人的思想;而最好的情况是,它可以传播一种至关重要的技能一~停下来思考并辨别真假。我们沉浸在信息的海洋里,但如果没有理解、选择和分析的能力,我们不可能很好地运用这些信息。
  
  下一章中,我将探讨另一个被指控为洗脑的领域,这个领域有着强有力的反响,即:奇怪而令人不安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
  
  
  
  Marcus Tullius Cicero(公元前106年一公元前43年):罗马共和国著名演说家和政治家,被誉为“拉丁语雄辩家”、散文家。也被认为是三权分立学说的古代先驱。
  
  Louis Althusser(1918—1990):法国共产党员、哲学家。他的《保卫马克思》和《阅读〈资本论〉》在国际上赢得了读者。在马克思早期著作影响下,他的作品出自于对当时为人们所广泛探讨的人道主义和黑格尔主义主题的挑战,从而提出了一种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概念,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Stephen Leacock(1869—1944):英国出生的加拿大教师、政治科学家、幽默作家。他是20世纪初英语世界最著名的幽默作家。
  
  Signumd Freud(1856—1939):犹太人,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家。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他认为被压抑的欲望绝大部分是属于性的,性的扰乱是精神病的根本原因。著有《性学三论》《梦的释义》《图腾与禁忌》《日常生活的心理病理学》《精神分析引论》《精神分析引论新编》等。
  
  Edwanl Bemays(1891—1995):奥地利裔美籍人,公共关系和宣传领域的先驱,被称为“公共关系之父”。他把古斯塔夫·勒邦和威尔弗雷德·特洛特的群体心理学思想与其叔叔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思想结合了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