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上帝还是组织?

时间:2019-06-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凯瑟琳·泰勒勒 点击:
洗脑心理学(全文在线阅读)   > 第2章 上帝还是组织?
  
  
  
  如果连上帝都支持我们的话,还有谁敢反对?
  
  
  
  《罗马书》,第8章31节
  
  
  自从1950年第一次有“洗脑”这一概念的阐释起,它就一直在世俗文化中作为一个贬义词使用。它潜伏在电影和惊悚剧中,并越来越多地受到学术界的鄙视,人们普遍认为“洗脑”是特定极端精神创伤的结果,是评论者在处理无法解释的问题时万不得已采取的权宜说法。这种创伤不是偶然,通常由一个或多个人受政治或宗教动机驱使而强加给他人。本章中,我将探讨究竟这些动机是什么,以及它们得以兴起并变得如此危险的社会和心理背景。
  
  
  被诅咒的强权
  
  
  
  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近期最严重的精神创伤发生在美国。2001年9月11日的清晨,一架载满乘客的喷气式飞机撞击了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大楼中的一幢。在这发生后的几分钟内,全世界都以为这仅仅是一场可怕的意外事故。但紧接着,第二架飞机又撞击了双子大楼的另一幢,第三架撞击了五角大楼,第四架飞机在宾夕法尼亚被乘客制止,因为他们通过手机得知了之前的几次袭击,设法制服了劫机歹徒。世贸中心的双子大楼倒塌了,死亡人数也达到了上千人。那些和我一样,亲眼看到整个事件发生或是看到电视直播的人,都不会轻易忘记当时记者报道时发颤的声音,就连他们都觉得难以置信,他们竭尽全力描述所看到的一切。对于那些卷入其中的人们和美国人民来说,“9.11事件”留下了深深的伤疤。
  
  悲剧发生之后的最初几天,在搜寻尸体和恐怖袭击实施者的同时,有人将“9.11事件”描述为极其邪恶的举动。当然,也有人很快否认了这一说法。不仅在之前曾有过试图破坏世贸中心的行为(那与基地组织有关,“9.11恐怖袭击事件”也与这个组织有关)发生,而且美国之前也遭受了来自本国民众的,发生在本土的恐怖事件。1995年4月19日,蒂莫西.麦克维出于政治动机,轰炸了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政府大楼,导致168名政府人员和平民死亡,超过500人受伤。麦克维袭击本身就是最近的一次由政治和/或宗教动机引起的恐怖袭击,世界性的恐怖主义事件远可追溯到1950年之前。自从“洗脑”一词诞生,该词的黑暗面就不断地引起一轮又一轮的讨论,“9.11事件”也不例外。
  
  
  宗教和政治
  
  
  救赎它的是……的观念,以及对这个观念的无私信仰——可以为此调整、跪拜,甚至牺牲。
  
  
  
  约瑟夫.康拉德,《黑暗的心》
  
  
  在改革后的西方,宗教和政治越来越趋向各自为政(至少是在原则方面),比如:美国宪法和法国政教分离政策。但基地组织的情况表明,在其他国家并非如此。这个截然不同的组织的头目是富有的沙特异政者奥萨马·本·拉登,他被称作是“激进的穆斯林”,但这个组织除了传播伊斯兰教以外,还声称其政治目标是消除西方,尤其是美国的霸权。例如,本·拉登声称的政治目标是:把美国军队赶出沙特阿拉伯。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这是由宗教原因导致的,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人褒渎了这块神圣的土地。政治和宗教在“9.11事件”及许多其他冲突之中紧密交织,密不可分。
  
  英国世俗评论者惯于利用大加润饰的宗教形式,经常对宗教冲突的独特危害性评头论足。但值得争论的一点是:究竟该不该归罪于宗教。事实上,即便是要区别宗教动机与其他形式的动机,那也相当困难。比如:人们经常谈及的典型宗教冲突地区北爱尔兰,当地两大团体的瓦解就是各种复杂的动机所致:对于地位、人权、民主权益的担忧,以及害怕遭到镇压、击溃,甚至消灭的恐惧。
  
  但毫无疑问,某些特定动机,包括宗教和政治理想,能够促使人们对他人实施可怕的暴行。对比为自由而战的法国革命和为真主而战的巴斯克民族主义,抑或是基地组织,尽管这些动机表面上不尽相同,但他们似乎有着一些共同特征。他们都运用抽象、模糊、承载价值的思想,将其同强烈的情感联系起来,然后利用这个综合体为贬低反对者找到合理借口。
  
  
  概念
  
  
  政治和宗教都将某些相当抽象的概念作为核心概念(如自由、国家、上帝),我宁愿称之为“虚无”。这些虚无的概念非常模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正是由于这种模糊性,使得理性辩论无法与之抗衡;其实,这种理性辩论的参与者是在彼此迷惑。他们常常运用这种“粉饰法”掩盖其目的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暗藏的陷阱以及其他邪恶的因素,抑或是希望唤起众人的情感回应,从而提高受众对其议程的投入程度。同抽象与模糊这两个特点一样,虚无概念也承载着价值(第9章会具体探讨这个话题)。这一点极其重要,因此他们背负着沉重的情感包袱,鼓励其信徒建立某种优越感。
  
  
  情感
  
  
  虚无概念的抽象性特征使其信徒避免专注于实际困难和实际问题(比如:怎样确定上帝想要什么,或是究竟何时才能实现自由),但这些概念并非远离现实。这些概念将自身同具体的、高度情绪化的例子联系在一起,从而获得力量。人类的大脑习惯于同时联想感知到两种刺激。一个熟练的演讲者会利用这一点,比如设法将一个或真或假不公事件同虚无概念联系起来。英国内战后不久,约翰·弥尔顿把一个有点抽象的宪法问题——议会是否有权利处死查理一世——同战争、毁灭和屠杀联系在一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