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生活工作要严格分开

时间:2018-07-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胡震生 点击:
做单(全文在线阅读)   >   生活工作要严格分开
 
 周一下午两点
 诸葛和已经订好长沙最大的会议室,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刚刚拿到的标书。
 
 “我定了整整一周,不会有人打扰我们。这是刚刚拿到的标书,小谢你看看吧。我看过了,和你当初设计的差别不大。”诸葛和也没时间客气,把最新的标书递过来。
 谢正忙拿起来,扫一眼最关键的地方,的确架构上和自己当初设计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些细的指标更改,应该不会影响整体。
 “想不到这个方案这么顺,客户就发出来。”谢正看着自言自语道。
 “小谢,那你马上根据这个标书做个价格分析,折扣按照集采的计算,让北京那边先看一眼,周成正好还在那里,可你帮你催催他们。”雷越说的是MBI的成本分析部门,每次确定价格策略前,都需要他们做一个成本评估,以供高层的决策。
 谢正拿出以前做好的文件,里面包含方案和基本的竞争价格分析,和新标书确认没有新的更改后,直接发给北京的产品经理严谨,她手下有人负责全国关键性的项目的成本和价格竞争分析。
 
 “周成,我刚刚把方案和方案价格分析发给产品经理,你给帮忙催一催严谨,问题应该不大,都是按照我当初设计的。”谢正又打电话给还在北京的周成,希望早点能拿到公司正式的评估结果。
 “诸葛和,你对这次投标的价格策略是怎么看的?”雷越在会议室里征求着大家的意见。
 “肯定还是低价吧。客户没有开技术交流,所以我们没有机会介绍产品优势,而普惠的产品客户一直在用,所有人都对他们的产品很熟悉。而且普惠是找的分销商,看样子也是想走低价策略。”诸葛和看着谢正,因为来之前,两个人就协商好,无论任何人问,都要统一低价策略的口径。
 “我也是这么想的。否则客户买我们的理由是什么呢?我们没有一点关系基础,这是事实。”谢正忙跟上诸葛和的话题,希望能一起影响雷越的想法。
 “我们的给客户一个买MBI的理由,不打价格牌怎么办?”谢正看雷越没有反应,,忙追着说几句。
 “那好,按照你的逻辑,普惠什么优势都有,高价?”雷越的话,把两个人问住了,如果普惠是高价,那MBI当然不应该用低价策略,等于是白送钱。
 “普惠的产品客户熟,他们和湖南也有合作,信任度也有,你是普惠你怎么办?”雷越问诸葛和。
 写正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踢一脚诸葛和,意思让他还是要坚持刚才的说法。
 “恩。。。。。其实通过这段时间的沟通,普惠和客户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好。”诸葛和明白谢正的意思,想想说道。
 “哦,不好在哪里?”雷越盯着诸葛和问道。
 “主要是以前卖的太贵,客户很不满意。这次浙江普惠甩低价,同样的机型,比以前便宜20%多,让湖南的领导和总部解释起来很尴尬。听底下的人说,张猛为此还特地把普惠的销售大骂一通,一位刚刚半年前,湖南升级同样的机器,普会说什么也不降价。”诸葛和说得清款式最近的变化,这倒也不出乎大家的意料
 “你说的有道理。普惠以前在湖南卖的的确太贵。。。。”雷越正和大家讨论着,会议室的电话响起来。
 
 “喂,哪位?我是诸葛和。”诸葛和看看大家,按道理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打进来骚扰。
 “我是周成,你们都在么?”电话里周成的语气有些焦急。
 “大家都在。我是雷越,什么事情?”雷越接过来。
 “谢正在么?”周成追问道。
 “我在,怎么了?”谢正忙凑到电话边。
 “这个方案是你做的么?普惠没有修改过?”周成焦急的问道。
 “是我做的?怎么了?”谢正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听周成的语气,情况真的很严重。
 
 “谢正,上次新产品培训你参加了么?”周成很严肃的问道。
 “我,我参加了。”谢正想起来,那次培训因为俞可可宫外孕的事情,自己挺一般就离开了会场。
 “你知不知道,我们鲸鱼的最高配置是绝对不可以推荐给客户的?”周成的话,让大家大惊失色,都回头看着谢正。
 “我,我,我不知道。”谢正脑海里飞速的转着,没有这方面的一点点印象。最近持续的抑郁,让它一直在逃避工作,更没有仔细钻研过新产品。
 “你他妈的闯祸了,你知道么?”周成忽然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起来,让聚在电话旁的几个人都不由得躲在一边,只剩下谢正手微微哆嗦着撑在那里。
 
 “周成,你别生气,仔细说说看,我是雷越。”雷越按住谢正的肩膀,接过话题。
 
 “产品经理再三强调,不要在客户那里推荐鲸鱼的最高配置,虽然报价没变,但生产成本增加一倍。这他妈的还怎么和普惠打?谢正,你现在就给我回北京,自己和公司解释,现在所有人都他妈的在骂我。”轴承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啪的把电话摔了,看样子肯定是刚刚被骂完。
 谢正的汗一下子冒出来,忙打开自己的电子邮件,手忙脚乱的查看上次培训的文档。
 雷越和诸葛和都沉默了
 “叮叮。”雷越的手机也响起来。
 “国总。”雷越看了一眼,示意大家都不要出声。
 
 “啊,对,我也是刚刚知道。”
 国顺昌肯定也是在追问方案出错的事情。
 “对,对,对,我们在开会想办法,看怎么补救。”雷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样子国顺昌也没有口下留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