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摆脱他人评价的控制

时间:2017-08-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赵昂 点击:
在人生的拐角处(全文在线阅读)> 摆脱他人评价的控制
  
  
  我们渴望荣誉、成就与认可,于是就会被这些东西限制住。当别人对我们的评价是无用、错误和否定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因此给自己贴上无能、愚蠢和失败者的标签,我们可能因此或拒绝,或对抗,或逃避,或陷入深深的无力感。
  
  当被别人的评价控制住的时候,你就再也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辞职没谱
  
  她是一个开朗的女孩,一走进咨询室就是笑着的,欢乐之中,还有一种豁达。她叫晓岚,专门从山东过来做咨询。
  
  坐定后,我请晓岚聊一聊她的情况,以及她对咨询的期待。
  
  晓岚说,她遇到了一个职业生涯的抉择:要不要辞职?
  
  这似乎是一个特别着急的问题,我要晓岚慢慢讲,从读书的时候开始。
  
  晓岚学的是外语专业,读书期间的经历非常简单,喜欢自己的专业,一切按部就班。读研究生期间,开始在外边的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在这份兼职的工作中,不仅有了不错的经济回报,而且还收获了成就感,做得非常开心。
  
  研究生毕业后,家人依靠关系将晓岚安排进入一所大学做了行政工作。本职工作对晓岚来说就像是“在养老”,做得毫无激情,繁杂细碎,很多事情做好了不过如此,应付应付也能过去。于是,晓岚就一直在兼职做英语培训老师。一周五天的工作就像是在熬日子,到了周末才可以开心地教英语。兼职做得不错,教学成果得到了很多家长和孩子的好评,颇有些成就感。而本职工作却总不在状态,感觉领导似乎在和自己作对,总挑错,总批评自己,有一次甚至当着同事的面讽刺自己是靠关系才有这份工作的。
  
  这样的状态简直是一种煎熬,晓岚告诉我,她讨厌现在的工作,喜欢兼职教英语。她的纠结在于,很想辞职,但是如果完全放弃现在的工作,家人不会同意,自己也会没有安全感,不知道英语培训能不能成为自己的“终生职业”。而一想到为了稳定,她要继续忍受这种无趣和茫然,就如坐针毡。
  
  她自己的打算是,真没办法的话,就先忍几年,等生了孩子再说……
  
  晓岚把目光投向我:“赵昂老师,我能辞职吗?我这样的打算靠谱吗?”
  
  内心已有选择
  
  我似乎听到了晓岚内心那个焦灼的声音,那份焦灼如一团火焰,把自己真实的期待烘烤得四处逃窜。
  
  我没有直接回应晓岚的问题,“我们先来看看你希望在工作中获得的价值是什么吧。”我决定先将视野拉高,给晓岚吃下“定心丸”。
  
  做了很久的兼职工作,从新鲜到有些成就感,到有新的发现,到有些担心。现在的工作,从有点不情愿,到开始适应,到无所期待,到焦虑无奈。我和晓岚一起分析每一个阶段的感受以及产生感受的原因。这个过程中,我在分析她最看重的职业要素,也就是最期待从职业中获得的价值。
  
  一轮下来,我们都看到,成就感、安全感、自主性和智慧是晓岚最看重的,这才是“定心丸”。现在大学的工作能让她获得安全感,而在外兼职英语培训工作一旦转为全职去做,在晓岚看来,这几项价值反倒都不确定能够得到满足。
  
  “你已经兼职教英语好几年了,在这份兼职工作中,最让你感觉开心或者兴奋的部分是什么?”我问道。
  
  “和家长们的沟通,最让我有成就感,也最有意思。在教英语时,我有时会主动和学生家长联系,了解孩子们的成长情况,有时一打电话都能打一两个小时。虽然这不是我的主要工作,但是感觉很开心。我自己也尝试着了解了一些家庭教育咨询的职业情况。嗯,”晓岚停顿了一下,“家庭教育咨询可能会是我的兴趣吧。”
  
  看来,晓岚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我进一步试探她的想法:“想去尝试吗?”“想,但是之前没怎么规划过。觉得是不是会更不安全?一个新兴职业。”
  
  “似乎,你现在可以有三个选择的方向:稳定单位的稳定工作;培训学校教英语;家庭教育咨询。在你刚才的叙述中,我听到之所以你不喜欢现在的本职工作,是因为领导对你评价很低;而你出去教英语,似乎是为了逃避在本职工作中生出的不满意,”我指出晓岚之所以纠结的原因,“兼职教英语,让你开心的重要原因也不是教英语本身,而是家庭教育咨询。虽然喜欢,却因为太多的未知而不敢涉足。”
  
  晓岚点头。
  
  我听到了晓岚内心的期待:保持职业现状,有机会的时候,做一些可能性探索。只是,本职工作别让她那么烦。
  
  被在意的东西所限制
  
  “你对自己的定位心里有谱,你的问题不在选择上,而在于对本职工作没有信心。”我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是的,”晓岚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自己的评价挺低的。似乎我的情商也比较低,容易受那个领导的影响,甚至还有些叛逆。”
  
  这里面有故事。
  
  “我想听听你在本职工作中的情况,有没有过成就感?领导对你的评价具体是怎样的?”
  
  对于这个问题,晓岚似乎特别有话要说。
  
  虽然最初是托关系获得这个职位的,虽然也因家人安排并非十分情愿,但是晓岚工作上一直勤勉,自认为能力还行。在她看来,领导似乎就是一个吹毛求疵的完美主义者,以自己的水平,一份出差报告在别的部门一遍就可以通过,但是会被自己的领导要求反复修改三遍。“这已经不是客观的评价了,”晓岚抱怨道,“我感觉领导是故意和我过不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