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客户当我是透明人

时间:2017-04-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胡震生 点击:
做单(全文在线阅读)   > 客户当我是透明人
 
  在Lucas率领MBI的律师团,和浙江用户就投标不公平竞争条款谈判时,移通总部的李俊杰把雷越和周成叫了过去,首先感谢他们在集采试点的配合,同时也希望他们能息事宁人,不要把浙江的刘总第二次送上法庭,逼到绝路上。
  这件事情说明,MBI在浙江招标中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已经传遍了一通全国,同时驻扎在浙江的律师团,的确给浙江乃至移通总部一定的威慑力,达到了不杀鸡也给猴看的目的。Lucas自然也就找个理由带着律师团退回了北京,等于告知天下,MBI不会起诉移通浙江。
  
  这几天,诸葛和与谢正一直把MBI准备起诉浙江的消息,在湖南的客户和代理中散播着,希望这能对后面的招标工作有所帮助,反正这个事情也瞒不住,莫不如让它散播的更广一些,吧黑暗的东西暴晒在阳光下是对付它的最好办法。
  
  自从在师媚的床上折戟沉沙后,谢正也不敢再去跑到叶莺那里去丢脸,没事的时候自己在酒店的健身房狂练深蹲,希望能恢复往日雄风。诸葛和几次请他去夜总会HAPPY,也都让他拒绝了,心想去了也是白花钱。
  
  张猛的关系有了一丝丝的进展,就是他连骂都懒得骂一句,诸葛和隔三差五的拜访让他非常烦躁。
  谢正去办公室递材料,他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当他是个透明人。
  
  结果半年多的厮混,诸葛和与阮文的关系有了不一般的变化,两个人见面已经开始称兄道弟。诸葛和给阮文儿子提供的那套中考模拟题在中考时起了大作用,居然押中了30%的题目,让阮文的儿子考进了市重点,为此阮文还请诸葛和到家里吃了顿饭以示感谢。
  “谢正,上次招标你们应该见过,就是投错价格哪次。”诸葛和请谢正和阮文一起吃了个饭。
  “哦,谢总您好,好像有印象,北京来的那个。”阮文客气着。
  “对,你儿子的考题,我就是找谢总帮忙从北京四中要来的。他原来在教育系统干过,有一些关系的。”诸葛和一句话,拉近了谢正和阮文的关系。
  “哦,那还多些帮忙,我儿子考上重点高中,多亏了那套考题啊,押的真准。”阮文特意站起来敬了谢正一杯。
  “阮总,最近去北京出场的机会多么”谢正测试性的问道。
  “哪有时间。我的大学是在北邮念的,毕业以后,十多年了,来到长沙就没回去过,一直在华中跑来跑去的,最远也就是趟上海。”阮文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鸡翅。
  大家都你一句我一句抱怨着IT工作台辛苦,和民工没区别,人忙的都没时间出去玩,就算打开了话题。
  
  “阮总,现在湖南的平台规划大概到了哪一步了?”谢正借着酒劲客气的问道。
  “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构想,但是这种大集中方案,我们长沙地方还是小,经验也不是很多,所以进展并不顺利。”阮文也是实话实说。
  “哦,那这样好了,你们也别着急设计。我回北京安排一次参观和学习,把我们设计院小组的人请到北京MBI的演示中心学习学习,也请一些做过国外和国内大集中方案的工程师和设计院的朋友们一起分享一下相关经验,肯定会对咱们设计湖南的平台有些帮助。”技术交流,倒是谢正的本职工作,是应该做的。
  
  “哦,就请我们这个小组去不好吧,要去业的同时参观普惠和NUS公司才行,否则会有人说闲话的。”阮文听上去很感兴趣,可是也明白这种事情很敏感。
  “那我让MBI市场部策划个电信行业研讨会,正式邀请全国一些重要的设计院参加,你们去就名正言顺了,我多争取点名额,你看院领导或者他们的朋友,谁想去北京就去看看呗,到时候我们单独行动。”谢正一听知道有门。
  “恩,这个听着还不错,能行么?时间怕来不及吧。”阮文听的放下了手里的鸡翅。
  “来得及,我搞这个轻车熟路,下周就能搞定,院里一分钱也不用花,MBI负责。”
  “那你试试看呗,我告诉你到时候找院领导的哪位,不花院里的钱,应该不难批。”阮文听着非常高兴。
  “其实这都怪MBI的工作做得不细,厂商应该每年都至少搞一次这样的活动,和大家一起沟通沟通最近的技术变化,普惠也不搞么?”谢正问道。
  “搞,都去搞移通的老总去了,谁在乎设计院啊。你说那些老总懂什么,干活的不还是下面的人。”阮文抱怨着。
  “谢总,这事你可是算是承诺了啊,到时候可别让阮总的老同学失望啊。”诸葛和客气的给大家都倒满了就。
  “放心吧,没问题。”谢正知道湖南的方案还没成型,心里乐开了花,希望北京之行能彻底延后整个招标,拖到广东的后面,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伟大的冒险。
  
  “公司现在审批流程这么长,你能行么?”送走了阮文,诸葛和向谢正问道,怀疑他没时间安排论坛的事情。
  “放心,简单,让红鸟办吧,我们出个名就行。浙江已经输了,红鸟手里的货压着出不去,让它搞个小活动,花点钱还有什么不行的,最后他们不还是想办法找MBI报。”谢正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知道这些代理的灵活性。
  “到时候,让他们公司随便找一些人在会场冒充一下爱其他设计院的人,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这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拖住湖南的招标,让他们在广东后面来。不过,这个得靠你了,诸葛和。”
  
  自从把谢正一脚从床上踹下来以后,师媚没有主动地给谢正打过电话,只是在短信里客气的安慰了他两句。
  谢正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北京,临走客客气气的请叶莺吃了个大餐算是告别,话里话外的暗示她自己这次出差是真的很忙,晚上没有时间和她一起玩。他一心想等到再回到长沙,身体一定恢复了,就算没有了师媚这个交际花,叶莺也还是不错的选择,维持住关系,千万不能搞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