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诚足以成大事

时间:2015-05-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杨在田 点击:

你不可不知的财富故事(在线阅读) > 真诚足以成大事

  1936年初,红军将被俘的东北军团高福源释放回营,让他做张学良的工作。高福源经瓦窑堡启程,8日下午6时前到达肤施城,关于入城之安全,请张先生妥为布置。乙、双方会商之问题,敝方拟为:(1)停止一切内战,全国军队不分红白,一致抗日救国问题;(2)对全国红军集中河北抵御日寇迈进问题;(3)组织国防政府、抗日联军具体步骤及政纲问题;(4)联合苏联及先派代表赴莫斯科问题;(5)贵我双方订立互不侵犯及经济通商初步协定问题。
  4月8日,周恩来到达肤施东北的川口。4月9日,张学良自驾飞机抵达肤施。周恩来与张学良以前从未见过面,但彼此并不陌生。一位是威名赫赫,并带着浓厚传奇色彩的***领袖;一位不仅是东北军少帅,而且是全国的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
  刚一落座,周恩来就说:“张将军,我也是在东北长大的。当时,在奉天(沈阳)第六高等小学堂读书。现在多么想回去看看,可惜回不去了。”提起东北,令张学良感到亲近,又引起了张学良的感触。他说:“周先生的经历我了解,在东北的情况,我听我的教师张伯荃说过。”周恩来很奇怪,就问:“张先生是我在天津南开学校时的校长,怎么会是你的老师?”张学良爽快地回答:“我原来抽大烟、打吗啡,后来听了张先生的规劝完全戒除了,因此我就拜张先生为师。咱们是同师啊!”于是,谈判在轻松亲切的气氛中开始了。
  首先,他们谈到了国家的前途。周恩来问道:“张将军,你看中国的前途如何?”张学良心事重重地说:“我看国民党已经是没有希望了。当前中国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走共产党的道路,一条是走法西斯的道路。两年前,我从意大利回国,曾经相信法西斯主义可以救中国,因为德国、意大利都是在法西斯统治下强大起来的。所以我主张拥护蒋介石做领袖,实行法西斯主义,领导全国抗战。但现在看来,现实与我想的并不一致,内战不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日寇赶出中国呢?”
  周恩来说:“张将军这般开诚相见,请允许我谈谈我们的看法。我们认为法西斯主义是帝国主义的产物,它主张个人独裁,压迫人民,摧残群众,把资产阶级统治最后的一点表面上的民主都抛弃了,因而是一种反动主张。中国要抗日,必须实行民主,必须依靠民众。群众的力量是伟大无比的,只有依靠它,中国的抗日才可能胜利;否则,就不会树立真正的抗日信念,也绝不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周恩来指出:“打内战,只能为亲者痛、仇者快,让人民遭殃,让日本帝国主义喜欢。只有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才能把日寇赶出中国。”
  接着,他们又讨论了对蒋介石的态度。***原来是主张反蒋抗日的。此时,周恩来真诚而虚心地说:“我们原来主张反对蒋介石,那是因为大革命失败以来,特别是‘九一八事变’以来的事实教育了我们。不过在今天的形势下,我们愿意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关于这一点,我们愿意听听张将军的见解。”张学良认真地说:“我认为,蒋介石是现在中国实际上的统治者,中国现有的主要地方都是他在统治着,全国的主要军事力量也都被他掌握着,其他如财政、金融和外交大权也都掌握在他手中。我这两年同他的接触很多,关系很密切,据我多方观察,他还是有抗日的可能性。抗日不应该反蒋,统一战线也应当把蒋包括在内,而且我们东北军是他的部下,财政上也靠他,如果提反蒋抗日,工作起来有困难。在国民党的要人中,一些人也佩服蒋介石尚有民族情绪和领导能力,故希望他抗日。”张学良说:“我们现在正想增大抗日力量,为什么要把他所掌握的这一股力量排除呢?当然,蒋介石左右有不少亲日派,要蒋介石下决心抗日是不容易的,还需要做许多工作。”
  关于张学良与蒋介石的关系,他表示,他现在不能反蒋,将来蒋如果真降日,他一定离开蒋另作打算。周恩来说:“张将军的意见很重要,值得我们重视。共产党由土地革命的阶级斗争,转到各党派联合抗日的民族革命已经变了一步。我现在可以表示,我同意张先生逼蒋抗日和联蒋抗日的主张,不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针政策问题,我愿意把这个意见带回去,提请我们中央郑重考虑以后,再作最后答复。”张学良高兴地说:“那好,你们在外进逼,我在里边劝,我们对蒋介石来一个内外夹攻,一定可以把他扭转过来。”
  关于不分红白、停止内战、一致抗日问题,张学良说:“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我完全同意。但是,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前,我还不能不接受蒋介石的命令进驻苏区。蒋介石已经有电报骂我隔岸观火,但我们事实上可以合作。”张学良接着说:“我很清楚红军是真心抗日的,剿共与抗日不能并存;联共抗日才是前途。”双方谈定,红军可在适当时候退出某些地方让东北军进驻,以打假仗的方式应付蒋介石。
  周恩来指出加强抗日教育与培训抗日干部的重要性,提出将这一项列入正式协议。张学良深受启发,表示十分赞成,双方决定:红军开办红军大学,东北军创办军官训练团,彼此合作。
  关于全国红军集中河北抗日问题,延安会谈时,中央红军主力已组织了中国人民抗日先锋军,由陕西渡黄河东征,进入山西。张学良问:“红军东渡黄河的目的是什么?”周恩来说:“准备占领太行山,东出抗日,以推动全国抗日局面的早日到来。”张学良说:“蒋介石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集中了几个师的嫡系部队,配合阎锡山的部队,事先对太行山进行了控制。我认为,红军去河北恐不利,在山西也难立足,不如经营绥远较妥。但如果红军决定出河北,我可以通知东北军对红军不加阻拦。”说到正在艰苦转战中的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六军团,张学良说:“贵方四方面军如北上,东北军陕甘部队可让路;二、六军团须要取得中央军同意方可,本人可以从中斡旋。”
  说到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问题,张学良同意红军的主张,认为这是中国当前的惟一出路,并说他愿意尽力向蒋介石提出来促成实现。对于“八一宣言”中所提国防政府的十大政纲,研究后再提出意见。
  关于抗战准备问题,周恩来提出,要加强物资准备,特别是通讯器材、医药品的贮备,如果缺乏这两种物资,会使部队在将来的长期抗战中遭受极大的困难。张学良当即说明这两种物资他都有充足的库存,可供东北军和红军长期作战之用;并说他还有一笔私人存款,必要时愿意拿出来作抗日公费。关于经济通商,普通购物,红军可在东北军防地设店自购,无线电、医药等军用品由张学良代办,子弹可由张学良供给。为了表示诚意,张学良还决定,当即拨出2万银元送给红军,以后再出10万元法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