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生活态度

时间:2012-04-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国平 点击:

  真性情

 

  一个人在衡量任何事物时,看重的是它们在自己生活中的意义。而不是它们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实际利益,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就是真性情。

  一个人活在世上,必须有自己真正爱好的事情,才会活得有意义。这爱好完全是出于他的真性情的,而不是为了某种外在的利益,例如为了金钱、名声之类。

  他喜欢做这件事情,只是因为他觉得事情本身非常美好,他被事情的美好所吸引。这就好像一个园丁,他仅仅因为喜欢而开辟了一块自己的园地,他在自己的园地上耕作时,他心里非常踏实。无论他走到哪里,他也都会牵挂着那些花木,如同母亲牵挂着自己的孩子。这样一个人,他一定会活得很充实的。相反,一个如果没有自己的园地,不管他当多大的官,做多大的买卖,他本质上始终是空虚的。

  这样的人一旦丢了官,破了产,他的空虚就暴露无遗了,会惶惶不可终日,发现自己在世界上无事可做,也没有人需要他,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在我看来,所谓成功是指把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做好,其前提是首先要有自己真正的爱好,即自己的真性情,舍此便只是名利场上的生意经。而幸福则主要是一种内心体验,是生灵对于生命意义的强烈感受,因而也是以心灵的感受力为

  前提的。所以,比成功和幸福都重要的是,一个人必须有一个真实的自我,一颗饱满的灵魂,它决定了一个人争取成功和体验幸福的能力。

  人做事情,或是处于利益,或是处于性情。出于利益做的事情,当然就不必太在乎是否愉快。我常常看见名利场上的健将一面叫苦不迭,一面依然奋斗不止,对此我完全能够理解。我并不认为他们的叫苦是假,因为我知道利益是一种强制力量,而就他们所做的事情的性质来说,利益的确比愉快更加重要。相反,凡是由于性情做的事情,亦即仅仅为了满足心灵而做的事情,愉快就是基本的标准。属于此列的不仅有读书,还包括写作、艺术创作、艺术欣赏、交友、恋爱、行善等等,简言之,一切精神活动。如果在做这些事情时不感到愉快,我们就必须怀疑是否有利益的强制在其中起着作用,使它们由性情生活蜕变成了功利行为。

  天地悠悠,生命短促,一个人一生的确做不成多少事。明白了这一点,就可以善待自己,不必活得那么紧张匆忙了。但是,也正因为明白了这一点,就可以不抱野心,只为自己高兴而好好做成几件事了。

  没有空玩,没有空看看天空和大地,没有空看看自己的灵魂……。

  我的回答是:永远没有空——随时都有空。

  你说,得活出个样子来。我说,得活出个味儿来。名声地位是衣裳,不妨弄件穿穿。可是,对人对己都不要以衣帽取人。衣裳换来换去,我还是我。脱尽衣裳,男人和女人更本色。

  世上有味之事,包括诗,酒,哲学,爱情,往往无用。吟无用之诗,醉无用之酒,读无用之书,钟无用之情,终于成一无用之人,却因此活得有滋有味。

  一个人何必要著作等身呢?倘想流芳千古,一首不朽的小诗足以。倘无此奢求,则只要活得自在即可,写作也不过是这活得自在的一种方式罢了。

  人生中一切美好的事情,报酬都在眼前。爱情的报酬就是相爱时的陶醉和满足,而不是有朝一日缔结良缘。创作的报酬就是创作时的陶醉和满足,而不是有朝一日名扬四海。如果事情本身不能给人以陶醉和满足,就不足以称为美好。

  有的人活得精彩,有的人活得自在,活得潇洒者介乎其间,而非超乎其上。

  此生此世,当不当思想家或散文家,写不写得出漂亮文章,真是不重要。我惟愿意保持住一份生命的本色,一份能够安静聆听别的生命也使别的生命愿意安静聆听的纯真此中的快乐远非浮华功名可比。

  光阴似箭,然而只是对于忙人才如此。日程表排得满满的,永远有做不完的事,这时便会觉得时间以逼人之势驱赶着自己,几乎没有喘息的工夫。

  相反,倘若并不觉得有非做不可的事情,心静如止水,光阴也就停住了。永恒是一种从容的心境。

  简单在五光十色的现代世界中,让我们记住一个古老的真理:活得简单才能活得自由。

  自古以来,一切贤圣都主张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以便不为物役,保持精神的自由。

  事实上,一个人为维持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物品并不多,超乎此的属于奢侈品。它们固然提供享受,但更强求服务,反而成了一种奴役。

  现代人是活得愈来愈复杂了。结果得到许多享受,却并不幸福,拥有许多方便,却并不自由。

  如果一个人太看重物质享受,就必然要付出精神上的代价。人的肉体需要是很有限的,无非是温饱,超于此的便是奢侈,而人要奢侈起来却是没有尽头的。

  温饱是自然的需要,奢侈的欲望则是不断膨胀起来的市场刺激起来的。富了总可以更富,事实上也必定有人比你富,于是你永远不会满足,不得不去挣越来越多的钱。这样,赚取成了你的唯一目的。即使你是画家,你哪里还顾得上真正的艺术追求:即使你是学者,你哪里还会在乎科学的良心?

  仔细想一想,我们便会发现,人的肉体需要是有它的色和你生理构造所决定的极限的,因而由这种需要的满足而获得的纯粹肉体性质的快感差不多是千古不变的,无非是食色温饱健康之类。殷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但他自己只有一只普通的胃。秦始皇筑阿房宫,“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但他自己只

  有五尺之躯。多么热烈的美食家,他的朵颐之快也必须有间隙,否则会消化不良。

  多么勤奋的灯兔子,他的床第之乐也必然就节制,否则会肾亏。每一种生理欲望都是会餍足的,并且严格地遵循着过犹不及的法则。山珍海味,挥金如土,更多的是摆阔气。藏娇纳妾,美女如云,更多的是图虚荣。万贯家财带来的最大快乐并非直接的物质享受,而是守财奴清点财产时的那份欣喜,败家子挥霍财产时候的那份痛快。凡此种种,都已经超出生理满足的范围了,但称它们为精神享受未免肉麻,它们至多只是一种心理满足罢了。

  一切奢侈品都给精神活动带来不便。

  人活世上,有时难免要有求于人和违心做事。但是,我相信,一个人只要肯约束自己的贪欲,满足于过比较简单的生活,就可以把这些减少到最低限度。远离这些麻烦的交际和成功,实在算不得什么损失,反而受益无穷。我们因此获得了好心情和好光阴,可以把它们奉献给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真正感兴趣的事,而首先是奉献给自己。对于一个满足于过简单生活的人,生命的疆域是更加宽阔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