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非洲殇子迦太基

时间:2008-11-05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非常不敢说 点击:

 [NextPage1.缘起:我的名字叫红]

1.缘起:我的名字叫红  
  其实红海的海水也是蓝色的,就和黑海、白海、黄海一样,名不副实。红海的得名,还要从下面这段传说讲起:
  
  话说有一天——当然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居住在地中海东岸的渔民走失了爱犬,他到海边寻找了半天,才看到自己的狗叼着一个贝壳跑来。到了近前,渔民发现小狗满脸是血,连忙为其擦拭,抹干血迹后却发现狗脸上并没有伤口,此人于是想到古怪出在狗叼的贝壳里,仔细一研究,原来贝壳里的汁液竟是天然的染料,染出的红色明丽照人,历久弥新。这一发现传开以后,当地人都来捕捞这种本地独有的水产品,提取染料染布。染出的红布自己穿不完就拿出去卖,销路极佳,成一时之风尚。希腊人尤其喜欢这种红颜料染出的衣物,穿这样一袭红袍,走在雅典、斯巴达的大街上,可以得意地向人炫耀:“牌子,腓尼基!”
  
  逐渐地,希腊就把这些穿红衣卖红布的人叫做“腓尼基人(phoenike)”,意思是紫红色的,一来二去,非洲和阿拉伯半岛间,这群红得发紫的家伙经常出没的水域,也就被称为红海了。在汉语里,腓尼基这个译名已经约定俗成,但如果把腓字换成绯红的绯,就更加中西合璧了。
  
  虽然家园在“流着奶和蜜的迦南地”,但腓尼基先民和他们的闪米特近亲犹太人不一样,对这块神赐之地并无特殊的眷恋,更无意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这个民族把全部的智慧和热情用于航海,成绩斐然,东至黑海,西达直布罗陀,北抵北海,南及亚丁湾,到处都能看见腓尼基人的鸟首鱼尾双层划桨船。在大约2600年前,他们还受雇于埃及法老尼科,完成了史上第一次环航非洲,早在达•伽马之前两千多年就到了好望角。
  
  跑那么远,自然不是去兜风的。腓尼基人是那个时代的跨国倒爷,经手的货物除了自产自销别无分号的“腓尼基红”,还有非洲的象牙、埃及的亚麻、也门的乳香、希腊的陶器、塞浦路斯的铜、伊比利亚半岛的白银,等等等等,无一不是贱买贵卖坐收巨利,比如在非洲,他们曾仅用几件青铜器就从黑人手里换来百根上等象牙。
  
  买卖这种做法,想不发财很难。腓尼基人很快赚得盆满钵盈,在地中海东岸营造了推罗、西顿、比布罗斯等一系列各自为政的城邦,繁华无比。尤其是海岛城市推罗(又译泰尔、提尔),“满街堆银如土,堆金如沙”,这气派,搁在今天恐怕要把华尔街的风头都盖过了。
  
  但腓尼基人太热衷于商业了,在武功和智慧方面都没有能与他们财富相匹配的建树,勉强说来,只有一套腓尼基字母还算拿得出手。万般皆下品惟有赚钱高,这种象深圳人一样的务实态度,如果用在21世纪,那就再理想不过,但两千多年前的时候,世界还没达到这种文明程度,在当时周边的强权国家看来,豪富有余而武备不足的腓尼基人,就如同三岁孩童手拿黄金招摇过市,如果不抢他一下,实在说不过去。
  
  好在腓尼基人看得开,南边北边东边,无论哪边的老大打过来,他们都很合作地奉上保护费,接受名义上的统治——反正缴纳供赋比募兵打仗省钱。埃及、赫梯、亚述,前前后好好几拨征服者都这么被他们用银弹攻势打退了。真要碰上个别死缠烂打的主儿也有办法,腓尼基人的城市多是傍海而建,一半在陆上一半在岛上,水道纵横易守难攻,比如推罗就是如此。遇上敌人来犯招架不住,推罗人就乘船撤到岛上,也不用怕敌兵追赶,因为谁都知道,到了海面上就是腓尼基人的天下了。很多强敌就在这座海上堡垒前不逞而退,就像黑旋风李逵碰上浪里白跳张顺一样无可奈何,只能狠狠地甩下一句“你路上休撞着我!”推罗人则很从容地回敬:“我只在水里等你便了。”
  
  公元前九世纪,腓尼基人的国力臻于鼎盛,开始四出建立殖民地,在塞浦路斯、马耳他、西西里以及北非都留下了足迹,后面将要讲到的迦太基城,就肇建于这个时期。腓尼基人毕竟是商人,他们建立的殖民城市并不以征服为目的,其性质更类似于贸易据点,与推罗、西顿等母城保持贸易往来和名义上的从属关系,这与其说是殖民地,不如说是子公司。
  
  腓尼基人在其东方故土的最终命运是这样的:
  
  公元前六世纪,西亚的两河流域崛起了新巴比伦王国,国主尼布甲尼撒二世西顾迦南,先是于公元前586年屠了耶路撒冷烧了锡安圣殿,掳掠犹太族中精英数万人,羁押于巴比伦城,这就是著名的“巴比伦之囚”;随后他又围困推罗,前后历时13年,终于拿下了这艘不沉的航母。不过尼二很快就死翘翘了,而且死相极其难看,他死后,推罗也借机光复,但元气大伤,又维持了二百多年之后,终于在公元前332年彻底毁灭。
  
  圣经里提到了这件事:
  “……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
  人子阿,你对推罗君王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心里高傲,说,我是神。我在海中坐神之位。你虽然居心自比神,也不过是人,并不是神。
  看哪,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什么秘事都不能向你隐藏。
  你靠自己的智慧聪明得了金银财宝,收入库中。
  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贸易增添资财,又因资财心里高傲。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居心自比神,
  我必使外邦人,就是列国中的强暴人临到你这里。他们必拔刀砍坏你用智慧得来的美物,亵渎你的荣光。
  他们必使你下坑。你必死在海中,与被杀的人一样。
  ……”
  ——《旧约•以西结书》
  
  看看犹太人把他们的“主”吹得牛逼闪电的,好像推罗是被他们的神毁灭的,其实这事跟耶稣他爹耶和华没一毛钱关系。看看这个年份——公元前332年——或许你已经猜到谁是凶手了,没错,亚历山大,就是他干的。马其顿王果然气魄非凡,为了打下推罗不惜移山填海,他在陆地上修筑长堤,直通推罗的岛上部分,这一工程竣工之日,就是推罗灭亡之时,八千战士阵亡,三万俘虏被卖为奴隶,这座海上之城的历史就此终结。
  
  红色腓尼基人在故土上红消香断,不过传奇并没有随之划上句号,接下来的篇章,将由他们的非洲支系,迦太基共和国来续写。
  [NextPage2.牛皮圈地]

2.牛皮圈地  
  一般的历史书籍上,都写着迦太基肇建于公元前814年,至于具体是怎么建起来的,则语焉不详。好在民间传说中不乏有趣的演绎:
  
  话说两千八百多年前的推罗老国王有个爱女,名唤黛朵·爱丽萨,该公主聪明美貌深得老王的圣心。腓尼基人是商业民族,思想比较开放,没有农耕民族王位传儿不传女的臭说道,因此老国王打算百年之后并立爱丽萨公主和其弟彼格马利翁王子共同接掌王位。
  
  彼格马利翁跟《天龙八部》里的无涯子有点像,是个有恋物癖的雕塑家,爱上了自己塑造的石像,还因为这段畸恋为现代心理学留下了一个专有的征候名称“彼格马利翁效应”。但这个艺术青年对权力也同样痴迷,老国王晏驾之后,他不甘心与姐姐分享权力,发动政变杀死了身为大祭祀的姐夫阿瑟巴,并准备把姐姐也一并干掉。爱丽萨见势不妙,就率领少数亲信乘桴浮于海,逃了,经过漫长的航行,她和她的船员们在北非登陆。
  
  这一群不速之客的出现,很快惊动了当地的原住民柏柏尔人,其头目伊阿巴斯率众赶来看个究竟。爱丽萨向他讲明情由,恳请收留,伊阿巴斯见这为末路公主明艳照人,不禁动了念头,他同意让这伙人住下,条件是爱丽萨嫁给他做“王后”。爱丽萨现在虽然是落配的凤凰,但毕竟是推罗出来的,见过大世面,她看眼前这位,号称国王,其实不过北非一土酋耳,他的所谓王后,想来也就是个押寨夫人的档次,于是婉拒了。伊阿巴斯在当地牛惯了,一番表白自以为情真意切,不想却碰了钉子,大感下不来台。恼羞成怒下,他命人拿给爱丽萨一块牛皮,告诉公主她和她的手下只能在和这块牛皮一样大的地盘上立足,敢越雷池一步,就把他们拿下交给彼格马利翁。
  
  伊阿巴斯走后,聪明的爱丽萨命手下把牛皮裁成细条,连接起来,圈出一块地,结果竟把一整座山都圈进去了。伊阿巴斯闻讯,痛悔上了这个女人的当,不过这家伙虽然既土且愚,倒有个信守然诺的好品格,真的就把那座山让给了爱丽萨。这座山后来就叫做毕尔萨山(Byrsa),希腊语中意为“牛皮”。爱丽萨和她的部署们在这里建城而居,他们把这个新的家园命名为迦卡德什,意思是“新城”,以区别于附近旧有的腓尼基人殖民地“老城”乌提卡。在希腊人的记载中,这座城被误称为“迦基东”,后来罗马人又以讹传讹,他们大舌头发音不准,把“迦基东”念成“迦太基”,把“腓尼基”念成“布匿”,反倒是这些称谓最终扬名天下。
  
  这个传说还有若干大同小异的版本,都不见诸“正史”,未可尽信,不过无所谓,世界各地的历史都源于传说和故事,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其实,这种欺骗性质的“牛皮圈地”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不过是在十六世纪:据清代人尤侗撰写的《明史·外国传》记载,“佛朗机”人曾用这手骗过菲律宾吕宋岛的土王。
  
  “时佛朗机强与吕宋互市,久之见其国弱可取,乃奉厚贿遗王,乞地如牛皮大,建屋以居。王不虞其诈,而许之。其人乃裂牛皮,联属至数千丈,围吕宋地,乞如约。王大骇,然业已许诺,无可柰何,遂听之。”
  
  中国史书中的佛朗机指的是葡萄牙人,但从殖民吕宋来看,这件事又像是西班牙人所为,明清之际中国人对欧洲的认识很模糊,我天朝上国懒得逐一记清西洋的化外番邦哪个是哪个,因此这巧取豪夺的勾当究竟是谁干的也说不清个所以然了。
  
  言归正传,还是说迦太基。建城之后,迦太基的历史逐渐从传说时代过渡到了信史时代,这里很快成为腓尼基人诸多殖民地中的佼佼者。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迦太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蒙森《罗马史》中对此有如下描述:
  
  “迦太基坐落之处距离巴格拉达斯河入海口不远,这条河流经北非最富饶的农作物产区,城市就在河畔肥沃的高地上,有农舍和橄榄树林,一道缓坡从这里向海边延伸,止于北边的海岬,那里是北非最大的天然良港突尼斯湾,美丽的盆地可供大型船舶停靠,海岸附近有甘美的清泉,因此,无论发展农业还是商业,这里都是最理想之处……”
  
  这格局,真堪称“地振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凭借着地理优势,以及腓尼基人与生俱来的商业天赋,迦太基人在北非落地生根,并在公元前六世纪推罗衰落之后,成为腓尼基世界新的中心。
  
  起初,迦太基人和他们的腓尼基祖先一样采取苟且偷安的治国策略,付给柏柏尔人地租,出了事,就花钱雇佣乌提卡以及利比亚各土著部落的佣兵来摆平,只求把生意做好。但地中海政治版图的变动使得他们无法继续偏安:公元前6世纪中叶,希腊人也在北非登陆,并建立了一片殖民据点,这就是昔兰尼加,许多人听说过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是二战时沙漠之狐隆美尔的扬威之地,其实这是一个有着近3000年历史的古老地名了。
  
  希腊移民不断涌向北非和地中海西部,驱逐利比亚、西西里岛以及亚平宁半岛南部的腓尼基人,这些人逃到迦太基寻求庇护,而迦太基也是希腊人西进的利益受损者,他们的商业垄断被打破,贸易据点也被希腊人蚕食,更为紧迫的是希腊人是怀着征服拓殖的志向来到这里的,远非以往那些觊觎迦太基财富的北非土王可比,不是花两个银子就能打发走的。
  
  希腊人步步进逼,现在,他们已经打算向的黎波里沙漠以西拓展势力,那里可真正是迦太基人的卧榻之侧了。迦太基不得不有所反应,他们采取了一番合纵连横之术,团结所有腓尼基城邦以及亲迦太基的部族,共同抵制希腊的扩张,在公元前535年,迦太基及其盟友在科西嘉岛的阿莱利亚附近打败了希腊舰队,这一场胜利基本奠定了他们与希腊人的边境:西西里岛一家一半,北非以利比亚沙漠为界,希腊世界止于此,此后双方疆界没有太大变迁。到了公元前480年,希腊的新老大叙拉古人大败迦太基军于西西里岛的希梅拉,不过就在这一年,亚洲的波斯王薛西斯率数十万之众大举侵入欧洲,希腊人疲于应对无暇西顾,只能听任迦太基人在地中海一家独大了。
  
  在与希腊人的漫长斗争过程中,迦太基确立了西地中海腓尼基诸城盟主的地位,心态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迁:它的理想不再仅仅是做一座商业城,而是要君临西地中海了。
  
  公元前4世纪起,迦太基人不再向当初收容他们的北非原住民柏柏尔人缴纳地租,没过多久他们又进而用武力使柏柏尔人臣服,从他们手中夺取更多的土地,这德性真跟后来五月花号的乘客们如出一辙。随后迦太基人向西拓展势力,把整个马格里布(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的北部都收入版图。他们还顺便在伊比利亚半岛接管了推罗人早年建立的殖民地加的斯,并占领了今天的安塔卢西亚到格林纳达之间的地区,西班牙这个名字就是这个时期的迦太基人起的,意思是野兔,不用说,他们当年到达这里的时候肯定看见了遍地的兔子。西进的同时是南下,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当时基本还是荒蛮一片,一些部落被迦太基人轻而易举地征服,人民被掳为奴隶,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迦太基人还曾穿越撒哈拉进入西非,他描写了当地的黑色侏儒族,这或许就是今天生活在尼日尔河流域的俾格米人。
  
  迦太基人把北非、西西里岛西部和伊比利亚半岛的全部海岸视为禁脔,严禁其他民族染指,声称一旦在自己的专署海域看到外国船只,将一律予以没收或击沉。这种霸主地位一直保持到公元前3世纪,罗马人出现在这片海上。
 [NextPage3.插页:迦太基议员的一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