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十三)

时间:2011-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全文在线阅读) > 香樟树(十三)


  司马小松是在狱中突发重症肝腹水而病死的,他的去世,无疑让陶妮和小柯的感情一下子笼罩在层层阴影之中,而他们原本筹划详密的婚事自然也就给耽搁了下来。
  小柯从夏心洁房间里走了出来,司马父跟了上来:“小柯,你妈妈的身体情况怎么样?”小柯担忧地说道:“爸,我看你还是劝妈到医院去住上几天吧,好好检查一下,她的心脏情况不太好。”司马父面露难色:“我是天天在劝她,可哪里劝得动她呀?小松走了已经两

个月了,可你妈妈却还是这么不吃不喝不说不笑的,我真不知道她要把自己折磨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小柯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样下去会出事情的。我看妈妈真的快撑不住了。”
  司马父着急地来回跺步:“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呢?”
  这时保姆小陈从楼梯奔了上来,大声嚷嚷:“小柯哥哥,你快下来,陶妮姐姐和她妈妈来了,在下面客厅里等着呢。”
  小柯对着保姆小陈嘘了一声,紧张地往夏心洁房间看了一眼。然后压低嗓子叮嘱道:“你小声一点,不是叮嘱过你不要大声嚷嚷吗?”
  小陈自知坏了规矩低下头:“噢,知道了。”
  “走,我们下去。”小柯说着便跟着小陈往楼下走去,司马父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司马家客厅的墙上和案几上都放着小松的遗像。陶妮和妈妈在沙发上坐着等候,听到楼上下来人了,她们都抬起头来。
  “妈、陶妮,你们来了?”陶妮有些诧异:“小柯,你在家啊?你不是出差去了吗?”小柯心虚地看了看陶妮:“我……刚刚回来。”陶妮的脸上掠过一丝疑虑:“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小柯一时无言以对。这时陶母看到司马父也从楼梯上下来,赶紧拉了拉陶妮。陶妮迅速迎上一步:“伯伯,你好。”
  司马父微微点了下头:“噢,陶妮,你们来了。”小柯草草地介绍了一下:“爸,这是陶妮的妈妈,这是我爸,你们还没有见过面吧?”司马父回忆了一下:“见过,见过,在吃小松喜酒的时候见过。”“对,见过的。”陶母也想了起来。小柯神思恍惚:“哦,对,你看我都糊涂了。”
  说起小松喜酒,大家的表情都有些黯然也有些尴尬。司马父转移话题:“快坐、坐,小陈,怎么不倒茶啊?”陶母有些拘谨地站了起来:“不用,不用,不用倒茶,真的不用倒茶。”陶妮暗暗拉了陶母一把:“妈,你快坐吧。”
  于是几个人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保姆小陈端上茶来,大家都看着眼前的茶杯想着各自的心事。
  还是陶母最先打破了沉默:“我听说小柯妈妈身体不好,就一直想过来看看,但又怕打搅她休息。所以拖到今天才来。”司马父说:“谢谢你了,让你特地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这是应该的,我早该来了。小柯她妈妈现在好点了没有?”
  司马父摇摇头:“还是老样子。她现在刚刚睡着,所以我就不请你们上去了。她现在的睡眠实在太差了,好不容易才睡着的。”陶母向楼上张望了一下,轻轻说道:“那让她好好睡,我们就不上去了,回头让小柯把我们的问候转达到就行了。”
  这时楼上传来几声咳嗽声,接着传来了夏心洁的声音:“不用转达了,我都听到了。”大家都愣了一下,一起抬头往楼梯上看去。只见夏心洁在楼梯上出现了,她穿着睡袍扶着楼梯的把手慢慢地、一步步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陶母立马就起身:“小柯妈妈,您起来啦?您小心点,陶妮,快去扶一把。”
  陶妮快步上去,想扶夏心洁,可是夏心洁却坚决地把陶妮的手甩开了,陶妮尴尬地站在那儿,陶母见此情景怔了一下,但她马上掩饰住了自己的不解和不快。司马父和小柯上去搀住了夏心洁的手。
  “妈,你怎么下来了?”小柯满脸的惊讶和不安。
  司马父关切地问:“你干吗下楼来呀,下面冷,你还是回屋里去吧。”
  夏心洁重重地一把挥开他们的手:“你让我下去。”
  司马父赶紧和夏心洁商量:“你是不是想和陶妮妈妈打招呼?那我把她们请到上面去好不好?”
  夏心洁用冷淡的眼神扫射着四周:“你让我下去!”
  陶母迎了上去:“小柯,快把你妈妈扶到这个沙发上来。这儿有太阳,暖和。”
  可夏心洁却已经挣脱了小柯的手,径直走到客厅门口,伸手拉开了客厅的门,外面的阳光射在她苍白的脸上,她一下子无法适应,眯上了双眼。
  大家都呆呆地看着她,谁也搞不清她要做什么。陶母走过去想搀扶她:“小柯妈妈,你到这里来坐吧。”
  夏心洁伸手冲她一指:“你别碰我,你走,拿上你的东西,带着你的女儿,快离开这里,我不想看见你们。”
  陶母和陶妮一愣,陶母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小柯难受地说:“妈,你这是干什么呀?”
  司马父也觉得不妥:“心洁,陶妮妈妈是特地来看你的。”
  夏心洁冷笑道:“我知道,可我不想见她们。”
  陶母实在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慌乱地告别:“我们是不是影响你休息了?真太不好意思了,那我们走了,你好好休息,我们以后再来看你。妮妮,我们走吧。”

香樟树(十三)(2)
  陶母和陶妮拿起自己的包准备走人,陶妮看看夏心洁,又看看小柯,脸上不禁升腾起一种非常生气的表情来,她昂扬着头紧咬着嘴唇,从小柯身后走过。
  小柯心里一阵疼痛,他的嘴角动了动,手也提了起来,他拉住陶妮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自己母亲正目光犀利地看着自己。小柯的手一下子无力地下垂下来,他实在不知道夹在她们中间的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
  陶妮和妈妈刚要走出门去,未曾料到,夏心洁突然冲着她们的背影说了声:“拜托你管好自己的女儿,让她别再上我们家来了,我们司马家不欢迎她。”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