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新年

时间:2011-08-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序
 

    《新年》这个故事十分有趣,是一个短篇,很有几分寓言的意味,写人内心深处的贪欲,一连串故事中的一个主要人物──杰克上校──就此失踪。
    卫斯理故事在《新年》之后,辍写了相当长一段时期,大约有六年,六年之后再写的,风格上颇有改变。
    这次重新校订,并没有能按照发表的次序,《新年》之后还有几个故事,算是“旧作”。
    《创造》这个故事,可以改名叫“改造”,写两个改造者的失败,而且指出改造永远不会成功,人不能改造人,更不能创造出甚么奇迹来,人人都以自己为蓝本,而在本质上,每一个人都大致相同。
 

    第一章 自天而降的金钥匙
 

    小时候,看儿童读物,每逢过年,总有一两篇文章,解释为甚么叫“过年”。据说,“年”原来是一种十分凶恶的野兽,每到了一定的时间,出来一次,见人就吃,所以到了这一夜,家家都不睡觉,防守着。“年”这头凶猛的野兽,又怕红色和吵闹声,所以家家的门口,都贴上红纸,大烧炮仗。到了第二天,人互相见了面,看到对方还好端端地,没有给“年”吃了去,于是,互相拱手道贺,恭喜一番。
    这种传说,现在的儿童好像不怎么欢喜,至少,很少有介绍这种传说的儿童读物。
    “年”如果是一种凶猛的野兽,那么,这种野兽,究竟是甚么样子的呢?像狮子,还是像老虎,它的胃口究竟有多大,究竟要吃多少人才能饱,为甚么不多不少,每隔二百六十多天出来一次?传说究竟是传说,这些问题,因为根本没有人回答得出,所以也不可深究。但是,过年仍然是过年,过了这一夜,大家见面,还是要恭喜一番。
    街上的人很挤,人人都有一种急匆匆的神态,好像都在赶着去做甚么事,但这些人是不是真有甚么重要的事要去做,王其英对之甚有怀疑。
    所有人都繁忙,王其英是例外,他斜靠在铁栏上,铁栏在人行隧道的出口处,各种各样的人,像潮水一样涌出去,只有他懒洋洋地靠着铁栏,甚至还有空打上几个呵欠。
    王其英打了两个呵欠,拍了拍口,几个人在他面前,一面大声讲着话,一面走过,王其英不想动,因为他根本没有地方可去。
    他是一个流浪汉,白天,到处坐,到处走,到了晚上,就找一个随便可以屈身子的地方躺下来,然后,又是第二个明天,这就是他的生活。
    很少人注意他,偶然有人看他一眼,也全是可怜的神色。然而王其英却不觉得自己可怜,也反而以为那些在街上匆忙来往,不知道为了甚么而奔波的人,比他更可怜得多!
    不过,有一点是最麻烦的,这一点,他和其他所有人,没有分别,他会肚子饿。而现在,他肚子饿了!
    他经常肚子饿,每当他真感到肚子饿的时候,他就不再站着,而是坐下来,将头上戴的破帽子,放在面前,坐上一小时,或者两小时,破帽子内,可能会有十几枚硬币,他就可以解决肚子饿的问题。
    王其英很不愿意那样做,可是,他的肚子却逼着他非那样做不可,他叹了一声,摘下帽子来,抓着乱草一样的头发,蹲了下来,放下帽子低下头,闭着眼睛。
    有多少硬币抛进他的破帽子来,他可以听得到,一枚、两枚、三枚,经过的人多,硬币也来得快些。然而突然间,他呆住了,那一下声响,不像是一枚硬币。
    他抬起头来,向帽子里看了一眼,他看到了一柄相当大的钥匙,钥匙上有一块两寸见方的胶牌。
    他再抬起头来,向前看去,想看清楚是谁抛下了这柄钥匙的,可是他看到的,只是潮水一样来去的人,他甚至不知道抛下钥匙的人,是从哪一边来,又走向哪一边的。
    王其英伸出手,将那柄钥匙,取了起来,一条短炼,和金光闪闪的钥匙,拿在手里,沉甸档地,很重,好像是黄金的。
    王其英呆了一呆,他才想到,这枚钥匙是金的,也已看清了夹在附在短炼上的那块胶牌,是两层的,当中夹着一张纸。
    在那张纸张上,写着很工整的一行字:“这枚钥匙是黄金的,如果你卖了它,可以换来一个时期比现在丰裕的生活,但是— ”
    写到这里,下面便是一个箭嘴,表示还有下文。在纸的另一面,王其英用力扭断了胶片,将纸取了出来,打开,纸的第二面上,写着:“如果你照这个地址,在新的一年来临之前的一刹间,午夜十二时,开门进去,将会有你绝对料不到的事发生。朋友,你自己选择吧!”
    再下面,是一行地址。
    王其英呆住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的?不是甚么人在和自己开玩笑吧?
    一想到“开玩笑”,王其英不禁苦笑了起来,自从他变成了流浪汉之后,所有的人,忽然之间,都变成陌生人了,除了顽童站得远远地向他抛石头之外,他还想不起有甚么人会和他开玩笑。
    而且,那也是实在不像开玩笑,这柄钥匙,看来真是黄金打造的,而且,可能有三两重,如果卖了它,真可以过几天舒服的日子。
    至少,他可以再尝尝睡在床上的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在床上了。虽然有人说,金钱只能买到床,不能买到睡眠,但是王其英却可以千真万确地知道,同样睡不着,在床上睡不着,比在水泥地上睡不着好得多了。
    一想到这一点,王其英连忙将这柄钥匙,紧紧握在手中。人仍然像潮水一样,在他面前经过,他的破帽子里,已经有了七八枚硬币,他将那七八枚硬币,拣了起来,戴上帽子。多少年来,他没有那么急急地走路了,他夹在人潮中,向前走着,走过了很多条街,才来到了一条横街的金铺之前。
    他一下子就冲进了金铺,等到金铺中的所有人,都以一种极其异样的眼光望着他,他才想起,自己破烂的衣服和黄澄澄的金子,实在太不相配。

顶一下
(10)
76.9%
踩一下
(3)
23.1%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