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鬼子

时间:2011-08-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序


    《鬼子》这个故事,背景叙在日本侵略中国举世震惊的“南京大屠杀”上。日本鬼子在南京大屠杀中,究竟杀了多少中国人,正确数字无法知道,估计是二十万到三十万人,是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屠杀故事,搜集了不少资料,但都没有用上,因为根本写不下去,太血腥、太残暴、太丑恶了。
    屠杀事件由日本皇军一手造成,写《鬼子》这个故事时,还绝未发生日本文部省修改教科书,掩饰日本侵略军血腥罪行事件,小说结束时,已断定日本鬼子决计不会悔改,果然言中,对于小说写作人来说,自然对自己的眼光感到满意,《鬼子》也始终是幻想小说──幻想日本鬼子会对犯下的滔天大罪,表示痛悔!
    《环》这个故事,是卫斯理故事中谴责人性相当强烈的一个。设想了一个已把人性丑恶部分完全摒弃了的环境,但结果,仍然不免是悲剧。
    人,实在是一种很可悲的生物。


    第一章 日本游客态度怪异


    《鬼子》这个篇名,很有点吸引力,一看到这两个字,很容易使人联想到“鬼的儿子”,那自然是一个恐怖神秘故事。
    然而,我必须说明,我承认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故事。但是在这里,《鬼子》却并不是“儿的儿子”,只是日本鬼子。
    中国历来受外国侵略,对于侵略者,有着各种不同的称呼。俄国人是“老毛子”,助纣为虐的朝鲜人是“高丽棒子”,台湾人叫荷兰人为“红毛鬼”,而为祸中国最烈、杀戮中国老百姓最多的日本侵略者,则被称为“日本鬼子”。
    中日战争过去了二十多年,有很多人认为中国人应该世世代代记着日本鬼子犯下的血腥罪行。也有人认为应该忘记这一切,适应时代的发展,完全以一种新的关系来看待曾经侵略过中国的日本。
    我写小说,无意讨论,而这篇小说的题目,叫《鬼子》,很简单,因为整个故事和日本鬼子有关。
    ※       ※       ※天气很热,在大酒店顶楼喝咖啡的时候不觉得,可是一到了走廊中,就感到有点热,我脱下西装上装,进入电梯。
    电梯在十五楼停了一停,进来了七八个人,看来是日本游客,有男有女。
    电梯到了,我和这一群日本游客,一起走出了电梯,穿过了酒店的大堂,在大门口,我看到有一辆旅游巴士停着,巴士上已有着不少人,也全是日本游客。
    和我同电梯出来的那七八个日本游客,急急向外走着,我让他们先走,随后也出了玻璃门。一出门,炎热像烈火一样,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真叫人透不过气,而且,阳光又是那么猛烈,是以在刹那之间,我根本甚么也看不清楚。
    而也就是在那一刹间,我听到了一下惊叫声,在我还根本没有机会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际,就突然有一个人,向我撞了过来。
    那人几乎撞在我的身上了,我陡地一闪,那人继续向前冲,势子十分猛,以致挂在他身上的一具照相机,直甩了起来。
    那时,我不知道向我撞来的那个是甚么人,也不知道这个人为甚么在发出了一下惊呼之后,动作显得如此之惊惶。
    我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人如果行动如此惊惶,那么他一定是有着甚么见不得人的事在,所以,就在那一刹间,我抓住了照相机的皮带。
    我一伸手抓住了照相机的皮带,那人无法再向前冲出去,我用力一拉,将他拉了回来。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那人是一个日本游客,约莫五十以上年纪,样子看来很斯文,但这时候,他的脸色,却是一片土黄色。
    小说中常有一个人在受到了惊吓之后,“脸都黄了”之句,这个日本人那时的情形,就是这样,而且,他那种惊悸欲绝的神情,也极少见。
    当我将他拉了回来之后,他甚至站立不稳,而需要我将他扶住。
    这一切,全只不过是在十几秒之内所发生的事,是以当我扶住了那日本人,抬头向前看时,所有的人,还未曾从惊愕中定过神来。
    那辆旅游车仍然停在酒店门口,本来在车上的人,都从窗口探出头来,向外张望着,许多和我同电梯下来的日本游客,都在车前,准备上车。
    在车门前,还站着一个十分明艳的女郎,穿着很好看的制服,看来像是旅行社派出来,引导游客参观城市风光的职员。
    眼前的情形,一点也没有异常,但是我却知道,一定曾有甚么极不寻常的事发生过,因为我扶着的那日本人,身子还在剧烈地发着抖!
    我立时用日语问道:“发生了甚么事,这位先生怎么了?”
    直到我出声,才有两个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们也是日本游客,他们来到了我的身前,齐声道:“铃木先生,你……怎么样了?”
    日本人的称呼,尊卑分得十分清楚,一丝不苟,那两个日本人的称呼至少使我知道,被我扶住了在发抖的那个日本游客,铃木先生,是一个有十分崇高地位的人。
    那位铃木先生慢慢转过身来,他脸上的神情,仍然是那样惊悸,我看到他在转过身之后,只向那位旅行社的女职员望了一眼,又立时转回身。
    这时,更多日本游客来到了我的身前,有两个日本人甚至争着推开我,去扶铃木,他们纷纷向铃木发出关切的问题,七嘴八舌,而且,个个的脸上,都硬挤出一种十分关心的神情来。
    我不再理会他们,走了开去。
    我在经过那女职员的身边之际,我顺口问了一句:“发生了甚么事?”
    那位明艳照人的小姐向我笑了笑:“谁知道,日本人总有点神经兮兮的。”
    我半带开玩笑地道:“他好像看到了你感到害怕!”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