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月亮

时间:2011-07-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序

 

    《红月亮》中的外星人,罩上宽大的白袍,套上头罩,看起来外形和人差不多,其实,完全不是,形状怪异莫名──同样的描述,后来又用了一次,用在《盗墓》这个故事之中,所不同的是三个小外星人,可以凌空飞行,罩上一件白袍,俨然人类。
    人穿衣服,衣服之下的身体,通常不为人所见,所以,许多丑恶,也能藉衣服来掩饰,这种情形,引申到了文学语言上,就另有寓意,也就有了“衣冠禽兽”这样的成语,意思是,衣服是外表,外表堂皇华丽,内在的污秽就被遮掩,不容易看出来。
    然而,不容易看出来,不等于不可能看出来,掩饰得再巧妙,总有暴露的时候。
    对于一切看来人模人样的东西,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第一章 几千人看到了红月亮
----------------------------------------

    听说过“异种情报处理局”这个机关么?
    这个机关的来头不小,它是海、陆、空三军联合派员成立的,但是,当我来到了这个“异种情报处理局”门口的时候,我却几乎要笑了出来!
    这来头如此之大的“衙门”,原来只是一幢十分旧而且在墙上生满了青苔的石屋,这所屋子,看来根本不是住人,而只是堆放杂物的,所以它可以说没有甚么窗口,只有两圆形的小洞。
    而唯一看来十分神气的那块铜招牌,上面刻着:海陆空三军总部直辖机构,异种情报处理局。但是招牌上已生满铜绿了。
    我早已知道这个所谓“异种情报处理局”,并不是热“衙门”,而是一个十分冷门的机构,但是却也想不到它门庭冷落到这种程度!
    我之所以知道有这样一个名称古怪的机构,是我在夏威夷认识了巴图之后的事情。
    巴图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我必须用最简单的方法将他介绍一下。
    他大约四十四岁,说他“大约”,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多少岁,他自己是一个孤儿,被一个比利时的传教士在中国东北呼伦贝尔盟科尔沁右翼中旗的草原上发现,带回北平。
    当时,草原上正发生过可怕的争杀,尸横遍野,然而巴图却一点也没有受伤,那时他只有两岁多,骑在一匹小驹子上,也没有哭。那位比利时传教士只学会了一句蒙古话,就是“巴图”,巴图者,英雄也,所以就替他取名巴图。
    后来,比利时传教士回国,将巴图也带了去。从此之后,巴图的经历太精彩了:他在比利时读过神学院,到过比属刚果,参加过好几方面的黑人叛乱军,在连土人也视为畏途的刚果黑森林中,生活了一年之久。
    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在比利时和荷兰做过地下军,又曾成为法国抗纳粹地下军的一个相当重要的负责人。
    他也曾参加正规军,被俘后在集中营中,领导过一次大逃亡,在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期,他的年纪虽然还不大,但却已是盟军最出色的情报人员之一。
    大战结东后,他退役了,成立了一个私家侦探社。以他的学识、才能而论,他的私家侦探业务,应该蓬勃非常,压过所有的侦探社才是的,可是运不如人,他的私家侦探社,却是一点生意也没有,他穷得几乎要抢银行(以他的能力,是一定可以抢成功的),以后才算是有了小小的转机。
    那就是“异种情报处理局”成立了,兼任局长的是他在战时的一个老上司,想到了他,才派他去担任那个局的副局长。
    他虽然是一个局的副局长,但是他的手下,却只有一个女秘书(兼档案管理员)和一个有着中尉衔的副官,这个副官兼了一切应该做的事情。
    但好在这个局的经费相当充足,是以他无所事事,可以周游世界,东逗留一个月,西逗留三个星期,倒也逍遥自在。
    巴图来到夏威夷,本来是只准备住上一个星期的,但是遇到了我,却陪着我一连在夏威夷住了将近三个月。我并不是在自我吹嘘,有着吸引人的力量,我和巴图之所以相处得那么好,全是因为我们两人有一个共通的特点之故。
    这个特点便是:一切怪异的事情,在我们看来,全不是“不可能”的。
    我们都一致认为,人类的科学是在极其可怜的萌芽时代,一切不可能、被认为荒谬的事,全是以现在的科学水平作为根据而出发的,这等于一个三岁孩子不知道雷是如何被发现一样:也就是说,人类还太没有资格去评论一切不可思议的事。
    说起来,“异种情报处理局”所做的,也正是这一类事情。
    所谓“异种情报”,并不是敌军进攻、间谍活动、冷战、热战这一类情报,这一类情报是热门,而“异种情报”则是冷门。
    所谓“异种情报”,是指一些还不明白究竟是甚么事的事,而经过了各方面的研究之后,仍然得不到甚么结论的事,交给“异种情报处理局”去处理。
    举例来说,某地上空忽然有不明的发光物体在空中飞过,有人目击。自然,目击者先去报告警方。由于发光物体是在空中发现的,警方自然将一切转报告给空军当局。
    空军当局,便对这件事进行研究。
    如果空军当局研究不出名堂来,那么,这件事,便会移交给“异种情报处理局”。
    照这样说来,“异种情报处理局”的工作,应该是十分之繁忙的了。
    然而,当我向巴图问到了这一个问题时,巴图却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原来事情和我想像的完全不同,因为,任何方面,明明接到了他们所弄不懂的问题,但是却也不肯认自己不懂,偏偏要不懂装懂,想当然地作出结论,那么,档案有了结论,自然轮不到巴图来工作了。
    所以,这个局的“生意”十分清淡。清淡到了这个局的唯一实际负责人可以陪我在夏威夷的海摊上,一起拾取各种各样的贝壳和天南地北地闲谈,一陪就是三个月的程度!

顶一下
(14)
82.4%
踩一下
(3)
17.6%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