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改变命运的夜晚

时间:2010-11-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一、改变命运的夜晚


  世界各国掀起登月比赛 人类将再次踏上月球

  在最后一次“阿波罗”计划宇航员登陆月球后的34年,美国和世界上其他航天大国又掀起了新的一轮登月比赛。

  自从去年8月美国宣布重启登月计划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展了一系列行动。NASA登月计划的预算为1040亿美元。

  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评论说,登月是一次长跑比赛,人类将在未来的10~15年内再次踏上月球。

  现在,欧洲宇航局的无人探测器“SMART-1”是唯一绕月飞行的探测器,这也是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进行的第一次探月活动。但是,“SMART-1”在未来一定会迎来更多的“同伴”。

  中国预计在2006年底或2007年初发射“嫦娥1号”探测卫星,研究月球环境。中国月球探测的“嫦娥奔月”计划分为三阶段:一、向月球发射月球探测卫星。二、发射月球探测器登陆月球。三、发射机器人登上月球。2012年~2017年,中国将会有飞行器在月球表面着陆并采样返回。此后,中国计划派遣太空人登陆月球。

  印度有2万工作人员正在为一项2007年的绕月飞行任务努力。印度的太空预算高达每年6亿美元,雇用的工作人员人数达到2万———与NASA员工人数一样多。该国将于2007年9月发射耗资1亿美元的探测器“月球初航”,这个探测器将围绕月球两极地区2年,并且绘制出一幅月球地表的化学地图。

  早在1990年,日本就向月球发射了“飞天”探测器。未来的数年内,日本计划发射“Lunar-A”和“SELENE”探测器,探测月球地质地形。

  NASA“月球轨道侦察者”的负责人詹姆斯·加文对此评论说,人类奔向月球的探测器和飞船“将会组成一个舰队”。

  大洋网&广州日报 2006-02-18

  甲板上风很大,我的衣角在黑夜里飘扬,猎猎作响。

  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想镇定一下。空气里弥散的腥味从鼻腔直贯入胃里,刚吃过的晚餐,特别是那些新鲜的八爪鱼,好像从胃中的肉糜堆里复活,一涌一涌地折腾着,要从我的嗓子眼里翻出去。

  那不是海水的腥味,而是浓浓的,正满溢流淌着的血腥!

  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我转过身,两个保安模样的人从船舱方向急步走过来。

  “什么事?”一个人说着,手里倒提着的强力手电往我这里照过来。

  “啊!”两个人几乎同时大叫一声,前进的步伐停顿了两秒钟,然后向我箭步冲来。

  奔跑中手电光柱在我和旁边靠在船弦上老人的脸上来回晃动。两张失色的脸,一张发白,一张泛青,一个生,一个死。

  “我……”我刚说了一个字,手臂上一阵温热。我惊讶地低头看自己的右手,那儿有一把正在滴血的匕首。大股大股的红色液体从旁边魁梧老人的胸口喷射出来,溅满了我的右半边身体,顺着我裸露的手臂,分叉成几条溪流,在手掌处汇合,流过匕首锋刃上狰狞的血槽,几乎不间断地密密滴成一道血线,砸在甲板上。

  我张大了嘴,虚握的匕首“锵”然掉落。

  还没等我有进一步的反应,两个人携着冲力扑在我身上。他们明显学过简单的擒拿格斗,而我此时心神失措,无意反抗,转眼间就被摁倒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他们拼了命的压制住,关节处的剧痛让我怀疑是不是已经被扭到脱臼。

  砰!

  原先软软倚着船舷的老人身躯被一个保安的腿碰了一下,失去平衡后狠狠摔在甲板上,他的头离我侧着的脸不足一公尺,我清楚地看见他腮帮子上的肌肉和略有弹性的复合木甲板撞击后的可怕震动。他圆睁的双眼此时仍没有闭上,脸已经被地上大滩的血污了,手电的余光里,像个恶鬼。

  这是2006年的5月。我所在的这条豪华邮轮,名为太平洋翡翠号。

  这是中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远洋豪华邮轮,今年三月刚刚下水。经营这条六万吨级巨轮的上海怡乐邮轮公司手眼通天,安排妥当了自上海出发,沿途停靠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的东南亚旅游航线。

  由于在此前,中国只有前往单一目的地的邮轮,而类似其它国家那种一次经多个国家的邮轮航线,因为入境手续复杂,始终没能有哪个旅行社或旅游公司能办下来,怡乐公司的东南亚航线是头一遭,可见这家有外资背景的客运公司实力是何等的强劲。再加上太平洋翡翠号设施极其豪华,水上乐园、天光泳池、电影院及各种娱乐场所一应俱全,想不轰动都难。

  5月1日,借着五一长假,太平洋翡翠号开始了她为期十六天的首航。怡乐公司遍邀上海各大媒体的记者,免费搭乘太平洋翡翠号旅游观光,听说今后还要开辟欧洲航线,怡乐公司显然希望能和媒体打好交道,今后多多宣传。而我就是晨星报社被邀请的记者。

  其实,参加首航的游客里面,有相当一部份是像我们这些记者一样,由怡乐公司大手笔买单,免费搭乘。全船七百六十一名游客里,往常镜头前频繁出现的文娱明星就有不少,还有一批著名的学者和科学家,可谓又有眼球,又有内涵。这全都是活广告啊,其中的好些人,正经八百地请来拍个广告可得花费不少,这样算起来,怡乐公司还是赚的。

  除了社会名流,剩下自掏腰包参加首航的大多也是商界精英,据说最贵的一个舱位,费用高达18000美金。

  5月1日早九点,太平洋翡翠号从上海外高桥码头缓缓驶出,不多会儿就把长江口抛在后面,以二十九节的速度,航向东南。海面上薄风微浪,几乎不能撼动这艘巨轮庞然的身躯。

  我第一次乘坐这样等级的邮轮,仅次于此的经验就只是七岁的时候坐过一艘千吨级的海轮由上海去舟山群岛,除了站在甲板上望出去都是无边的大海之外,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可堪比较之处。

  我和新闻晨报的记者同住一间,虽然不是最高等级的舱房,但也足以与五星期酒店的标准房相比,就是空间略小一些。船上所有的设施都免费开放,我最喜欢的还是游泳,顶上蓝天,四周碧海,椭圆形的天光泳池池水随着邮轮的破浪前进而泛着微波,这种别致的感受是寻常市内泳池,甚至海滨浴场都不曾有的。

  在那晚之前,这场略带工作性质的豪奢旅游让我十分快活,唯一的一次不太愉快的遭遇发生在离开马尼拉的当日下午,就在天光泳池。

  事情的发生莫明其妙。中午吃得很饱,我游了一会儿,就爬到了张浮椅上,四仰八叉一躺,困意很快袭来,闭着眼睛回味着上午匆匆逛过的西班牙王城。走在这座位于马尼拉市中心的城中城时感觉就像在欧洲的古老小镇,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并不能领略这世上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城市,在脑海中把那些影像意境重新建构起来时,犹自觉得很遗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