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笔友

时间:2010-11-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序
----------------------------------------

    《笔友》创作于二十多年前,那时,电脑还才开始进入人类生活不久,绝不普遍,所以这篇故事,作了电脑“活了”的设想,颇得好评,被称为是中国科幻小说中最早以电脑为题材的作品。
    这个故事中幻想的电脑“活”了,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少女。那可以算是喜剧,如今人类生活对电脑的依赖,已到了“不可一日无此君”的地步(好快!)要是电脑活了,胡作非为起来,人类自然也只好束手待毙,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而且,那是典型的作法自毙,作茧自缚。
    现在来摒弃电脑,来得及吗?
    不,来不及了,已经太迟了!
    《合成》是一个典型的科学幻想故事──通过外科手术来改造人,故事稍为触及了一下人性和兽性,以及两者之间的冲突,是卫斯理故事中最早讨论这个问题的一篇。
    [NextPage第一章 快见面的笔友]

第一章 快见面的笔友
----------------------------------------

    很多杂志都有“征求笔友”这一栏。笔友不如是谁首先想出来的玩意儿,不论谁首创,首创者一定对心理学有极深刻研究。
    人喜欢想像,人的想像力无穷无尽,凭通信来交朋友,就可以使人的想像力有发挥的余地。两个人,本来是绝不相识的,但是可以通过写信而变成相识,当他们互相之间,了解得十分深刻之际,他们就算是面对面,仍然可以不知对方就是自己的朋友,这又可以满足人的掩蔽心理。
    人喜欢公开自己心中的话,但同时又希望没有人知道自己是甚么人。许多无目的的犯罪,犯罪者就是基于这一点心理。而正因为通信的另一方,可能根本不能和自己见面,所以笔友之间的“交谈”,有时反倒比天天见面的朋友更来得坦白。
    最喜欢交笔友的年龄,当然和一个人最喜欢幻想的年龄有关:根据统计,大约是十五岁到十八岁。
    高彩虹今年刚好足十六岁。
    高彩虹是白素的表妹,我结婚那一年,她还是跳跳蹦蹦,只喜欢吃冰琪琳和汽水的小女孩,但是几年一过,当她穿起高跟鞋、旗袍,眼睛上涂得五颜六色之际,绝不能将她和几年前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了。
    彩虹的生性很活泼,一切流行的东西都会,她也喜欢交笔友。
    我和彩虹见面的机会并不多。我是她的表姐夫,她见了我多少有点拘谨;我猜想她不怎么高与见到我,但是她和白素感情十分好。
    那一天,彩虹竟然破例走到我的面前,我正在阳台上看报纸。这几天的天气,很不正常,闷而湿热,在冬天有那样的天气,真是怪事。
    彩虹来到了我的身前,叫了我一声。
    我向她笑了笑:“你来了么?吃了饭再走,和你表姐多玩一会。”
    我和她之间,似乎只有那几句话可以说,而在经常,她一定是高高兴兴地答应着,转身走开去。可是今天,她的态度却有点不寻常。
    她又叫了我一声,然后道:“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放下了报纸:“只管说!”
    她脸上红了一下,神情十分靦腆:“表姐夫,我有一个朋友,明天要来见我。”
    她的话,听来没头没脑,她有一个朋友,明天要来见她,那和我有甚么关系?为甚么要找我来商量?但是我却没有说甚么,只是微笑着鼓励她说下去。
    彩虹继续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表姐夫,我们是在信上认识的。”
    “噢,是笔友。”我明白了。
    “是的,是笔友。”彩虹道。
    “彩虹,”我略想了一想:“如果是笔友的话,最好不要见面,很多笔友在一见面之后,从此以后不再通信了。”
    彩虹睁了眼睛:“会有那样的情形?”
    “当然会,而且还十分普遍,笔友靠想像力维持,而事实和想像,往往有很大的一段距离,所以见面之后,就… ”
    我没有再说下去,彩虹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少女,她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彩虹低下头去,过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可是,表姐夫,我却非见他不可。”
    我有点不愉快,沉声道:“为甚么?”
    彩虹的脸颊红了起来:“因为… 我爱他。”
    我陡地一呆,大声反问道:“甚么?”
    也许是我突如其来的一声反问,实在太大声,是以彩虹吓了老大一跳,连忙向后退去。就在这时,白素走了出来,扶住了彩虹,接着埋怨我道:“你看你,彩虹好意找你商量,你却将她吓了一大跳,她是将你当作兄长,才向你说心中的话!”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心中暗忖,如果我有一个妹妹,而她又对我说出那么荒谬的话来,我一定先给她一巴掌,再慢慢来教训她!
    但是,彩虹却不是我的妹妹,她甚至不是我的表妹,而是白素的表妹,我当然不能打她,然而我又绝不能像是和我完全无关的人那样对她表示漠不关心,况且,我也难以掩饰我心中的那种滑稽之感。
    我用一种十分奇怪的声调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你爱上了他,现在的男孩子真幸褔,竟然会有一个从来未曾见过面的少女爱上了他,彩虹,但连见也未曾见过他,这算是甚么爱情?”
    我自问我的责问是最为名正言顺的,彩虹一定多少也曾感到她的所谓“爱上了他”是极其荒谬的了才对。
    但是,我却完全料错了!
    因为彩虹一听得我那样问她,立时睁大了眼,当我是一个外星怪人一样地望定了我,然后,又像是我犯了不可救药的错误一样,摇了摇头。再然后,她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你没有老,思想却完全落伍了,你知道么?你们这样的人,已经发霉了!”
    她忽然那样指责我,倒使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发霉了?或者是,比起你来,我自然没有那么新鲜,但是我希望听你新鲜的意见。”
    彩虹一挥手,摆出了一副演讲家的姿态来:“你刚才问我,连见也未曾见过,那算是甚么爱情,对不对?这种问法,便是发霉的问法,是中古时代的‘一见钟情’,现在,还讲这些么?”
    我仍然笑着:“那么,现在已经是和陌生人谈恋爱的时代了?”
    “一点也不,表姐夫,你该知道,爱情是心灵深处感情的交流,是人类最深切、最透彻的感情,那应该是触及灵魂深处的,而不应该是表面的。而一个人,就算我一天看上二十小时,我所看到的仍然是他的表面,而看不到他的内心的,是么?”
    想不到彩虹竟如此会说话,我不得不点头。
    彩虹又道:“可是,我在十三岁开始,就和他开始成为笔友,他在和我三年的通信中,已使我彻底地了解了他的为人,了解他的内心,为甚么一定要见他?为甚么我不能爱他?”
    彩虹的话,听来振振有词,但是那却是属于爱情至上的理论,我不相信她的笔友如果是一个畸形的怪人,她还会维持她那种爱情。
    但一则为了她那种认真的神情,二则,白素正对我频频使眼色,所以我便放弃了出言讥讽她的主意,只是笑着道:“你说得很动人— ”
    想不到这一句话,也引来了彩虹的反对,大声道:“甚么叫我说得动人?你难道认为爱情是靠视觉来决定,而不是心灵来决定的么?”
    我实在忍不住笑,但我还是忍住了:“好,那么我们该从头讨论起,你有一个通信三年的笔友,你已爱上了他,他自然也爱你,他明天要来见你,那么,我看不出这件事,和我有甚么可商量的,但是你却说要和我商量这件事。”
    彩虹犹豫着,没有出声,白素道:“彩虹要你陪她去接飞机!”
    我笑了起来:“要我这发霉的人和她一起去接飞机?给她那新鲜的爱人看到了,不怎么好吧?”
    彩虹一顿足,嗔道:“表姐夫!”
    我看她的脸面涨得通红,真是急了,忙道:“彩虹,别急,我只不过和你开玩笑而已,但是为甚么要我一起去接他呢?你们一定已商量好各自戴甚么标志,以便互相识别,对不?”
    彩虹皱起了眉:“表姐夫,我……很难说明为甚麾,但是你经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所以我才觉得要和你来商量一下。”
    我听了之后,更是大惑不解,这其中有甚么稀奇古怪的事呢?我实在想不出来。
    彩虹看到我在犹豫,她便道:“我先让你看最后他给我的那封信。”
    我知道事情一定有点不寻常,是以我忙道:“好的,他信中说些甚么?”
    彩虹一面打开她的手袋,取出了一封信来,她的精神是十分焦虑:“他写信给我,一直是很有条理的,但是这封信,不但字迹潦草,而且有点……有难语无伦次的样子。”
    我已伸手将信接了过来,抽出了洁白的信纸,那的确这一封极其潦草的信,以下便是这封信的全文:“彩虹,他们一定不让我来见你,但是我却非来见你不可,我一定要来见你,你是我心爱的人,我怎能不见见我的爱人?如果他们的阻拦不成功,那么,我在十二日早上八时的那一班飞机,可以见到你了,当然我希望你到机场来,或者我不能……我不能说甚么,他们一直在阻拦我,但是我想他们不会成功,但愿他们不成功,愿所有的一切都保佑我能见你。伊乐,你的。”
    我迅速地看完了整封信,然后抬起头来:“仿佛有些人不让他来见你。”
    彩虹点头道:“看来像是那样,但是三年来,伊乐从来也未曾向我提及过有人可以阻止他行动。”
    我有点不明白,我道:“难道他只是一个人?譬如说,他的父母,或者他的监护人,或者他是像我那样发了霉的人,不赞成他千里迢迢,来看一个未曾谋过面的少女,而且爱上她?”
    “不,不,”彩虹立时道:“伊乐没有父母,他说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他也没有监护人,他说有六个人照料他。”
    “他是一个富家子?”
    “我想是的,”彩虹说:“不然他怎可能有六个人照料他?但是表姐夫,我却不是为了这才爱上他的,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对这一点,我倒是毫无疑问的,我略想了一想,道:“你是否曾想到,那些想阻止他来见你的人,伊乐信中所谓‘他们’,就是那照料他的六个人?”
    彩虹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从来也未曾想到他的行动,会受人阻拦,而从来也不能想像他会是一个那样没有勇气的人,会因为人家的阻拦,而改变了他的行动,他一定会来的!”
    我看出彩虹在讲那句话的时候,态度神情,都很认真。我又问道:“那么,在你的想像之中,他应该是怎样一个人呢?”
    彩虹一听,脸上焦虑的神情,立时消退了不少,自她的脸上,现出一种异样的光釆来。
    她道:“伊乐几乎是一个完人,他甚么都知道,他学识之丰富,决不是我所能形容,他……我想你见了他,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我笑了起来:“你说得他那么好,那我一定要见一见他。好的,明天我起一个早,你先到我这里来,然后我们一齐到机场去。”
    彩虹不免有点忧虑:“表姐夫,你说他……会不会终于不能成行呢?”
    我道:“那我却不能预言,你应该更明白这一点,因为你了解他,你有他的照片?”
    彩虹摇着头:“没有,我们没有交换过照片。”
    我皱了皱眉:“那么,你凭甚么认出他来?”
    彩虹想了一会:“我想我一看到他,就可以认出他,不知道为了甚么,我有这个感觉,感到他即使杂在一万人中间,我也可以认出他。”
    我没有再说甚么,因为我明白彩虹为甚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她之所以会有那样的感觉,是因为她长期来和伊乐通信,久而久之,凭借着她自己的想像,塑造了伊乐的形像。虽然在她脑海中塑造成功的伊乐,只是她的想像,但是她却固执地相信着这个想像。
    笔友见面,往往会造成悲剧,那是因为想像和事实间的距离,十分大的缘故。
    然而,对于彩虹和伊乐的事,我却并不十分耽心,因为伊乐不管怎样,总是一个环境优裕,而且勤力向学、学识丰富的年轻人。也就是说,伊乐的实际情形,和彩虹的想像,可能不会相去太远。
    我只是道:“好的,你记得明天一早来?”彩虹和白素,一齐离开了阳台,我继续看我的报纸,但是我发觉我的精神不能集中,我放下了报纸,向远处望去。
    远处的山,被浓雾阻隔,形成一层层朦腚胧胧的山影,看来十分美丽,但是山上的建筑物,却也完全隐没不见,我陡地感到,彩虹此际的心情,一定和我此时所看到的景象相类;她有一个朋友叫伊乐,她甚至已爱上了他,但是,伊乐是甚么样子的,她却未曾见过,伊乐躲在浓雾之中!
    我伸了一个懒腰,希望明晨八时,飞机到达之后,浓雾便会消散,我们都可以见到伊乐。
    [NextPage第二章 出色之极的信件]

顶一下
(5)
71.4%
踩一下
(2)
28.6%
------分隔线----------------------------
栏目列表